忆岳父

打印 (被阅读 次)

岳父是浙江桐乡人。 出生于1933年4月, 卒于2024年2月。 享年90岁余。 

上世纪80年代,我和妻子正在恋爱期间。 一日岳父陪岳母到济南省亲,顺便来看看我妻子。 我正好在, 一开门未加思索就叫了声爸爸。 按山东风俗, 只有订婚后准女婿和准儿媳才应改口叫爸、妈。 据说还有“改口费”。 我们从来没有那个订婚环节, 也根本没想过什么改口费。 妻子后来问我, 你怎么突然改口叫爸爸呢? 我说是矢口, 没有原因。 其实不然, 岳父和我父亲身材相仿, 脸型接近, 我从他身上看到了我父亲的影子。 我和他似乎前世有缘。他的家庭和身世在某种程度上和我有些相似之处。

1949年5月份,他的家乡解放。6月份仍在读高中的他16岁就参加了解放军,考入华东军政大学学习。 一年后被选入华东军区青年干部培训学校学习。 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央军委机要局做译电员,任西南组组长。 他参与了西藏和平解放的秘密电报翻译工作。 亲自翻译了毛泽东主席与西藏的谈判电报。 1953年初,他和他的小组被派往朝鲜战场志愿军司令部, 参加了抗美援朝后期的决定性战役-金城战役。 那场战役中志愿军68军第203师609团第2营和第607团的一个侦察班组成的作战支队摧毁了南朝鲜首都师王牌军白虎团团部。 即闻名世界的奇袭白虎团。金城战役使得陷入僵局的停战谈判继续进行,迫使韩国总统李承晚在停战协议上签字, 为战争结束奠定了基础。岳父带领的译电小组做到了电报命令翻译零失误。 受到当时志愿军总参谋长谢芳的表彰。 

岳父于1953年底回国, 临时住军委机要局香山办事处等待转业分配。 他们本是机要局工作人员, 去趟朝鲜战场怎么不让回机要局工作了呢? 岳父解释很简单,他们的职位已有别人顶替。 那些“别人”是什么背景, 岳父从来没提及, 或许根本不知道。 但可以想象, 中国几十年战乱,当时百废待兴, 工作职位不是那么多。 军委机要局(当时由中国唯一没带过兵打过仗的大将李克农主持)是个非常热门的单位。 像岳父这样没背景的人自然要被转业。 话说回来, 他若留在机要局, 他的命运是否改变也不得而知。 

他被指定由煤矿总局(煤炭部前身)安排工作。 后来被分配到煤矿总局1953年设立的淄博矿务局。 历任办公室主任和宣传科长。 岳父一表人材, 身高1.78左右, 站如松,坐如钟, 谈吐不凡。 和书记一起出差, 接待方总误认为岳父是大领导。 

他出身于书香门第。 他祖父借论语李生论善学者典故为他取名善学。他父亲民国时期曾任安徽桐城县教育科长。他支持过大刀会。 解放前夕回到家乡。 后来任教于桐乡一中。 他母亲是大家闺秀,受过良好教育,在一小学当老师。 1957年6月反右运动开始。 桐乡一中拟定他父亲为右派。 那时他大妹妹刚刚考取南京大学。 他父亲知道被打成右派是什么后果。 他一直自疚,认为他的背景已连累了儿子,不能再害女儿了。在桐乡一中宣布结果的前一天晚上在学校附近的北港河投河自尽。 岸边放着他心爱的怀表和一张年仅八岁的小儿子照片。 那只怀表记录着他一生的坎坷。 小儿子自然是他的牵挂。 据官方不完全统计, 反右运动有50多万人被划为右派。 4000岁人“非正常”死亡, 他父亲是其中之一。岳父一直没跟子女提起此事, 直到晚年才跟他大女儿说了此事。 但从不提及详情。 岳父那时只有24岁, 刚成家不久。 我也是不满25岁失去父亲。 巧合的是他父亲和我父亲都是讳名凤池。 两人都是51岁离世。他的母亲小学教书收入微薄。 他时常接济弟妹, 并资助大妹妹读大学。 顺便提一下, 前些时间“天才译者”金晓宇的故事刷爆国内报纸和网络。金晓宇的母亲就是岳父的大妹妹曹美藻。 她上大学的机会可以说是她父亲用生命换来的。


(岳父的大妹妹,天才译者金晓宇的母亲曹美藻)

岳父有多彩的人生经历,才华横溢,文笔出众,非常敬业。 在淄博矿务局洪山煤矿工作似乎有点埋没人才。 其实, 他如果能在这种相对普通岗位上平安无事, 就是奢求了。 他父亲阴魂还没散尽, 厄运又降到他的头上。 文革开始了。他的背景不知怎么被挖出来的。 一夜之间成了暗藏的阶级敌人。 他参加抗美援朝,转业后在淄博矿物局工作,起草过无数工作报告,出过两本书, 撰写全国劳模五四采煤队的宣传资料。 这些功绩似乎不能抵消他唯一的过错, 就是他父亲的背景。 他父亲被定为“畏罪自杀”, 抗拒无产阶级专政。 1969年文革进入高潮, 他被揪走关牛棚。 每天“正常”日程就是遭批斗, 写认罪书。 当时岳母正怀着他们的小儿子, 逃到乡下亲戚家躲避, 以免遭受揪斗,殃及腹中的胎儿。 关牛棚遭批斗没人管饭。 他们12岁的大女成了他们的联络员。 每天走十几里路为父亲送饭。后来小儿子出生, 他没能陪在妻子身边, 连去看一眼的权利都没有。 当大女儿告知他这个消息时,不知她是否看到父亲强忍的眼泪。 或许她不理解在她离开时,父亲为什么突然转身掩面。 

文革过去了, 中国迎来改革开放。 邓小平和胡耀邦拨乱反正, 给反右运动一个“说法” - 反右扩大化。 99.99%以上的人都得以平反。 就是说真正右派寥寥无几。 文革也被定为十年浩劫。 若非父亲的背景, 岳父文革期间也不会受牵连遭迫害。 他的人生轨迹也许不同。 一切都过去了, 似乎柳暗花明。1981年他终于被接纳为共产党员。 人已近半百, 生命如斯矣。

1993年离休后,算是他人生最安逸的年月。 子女都已成人,他有机会周游世界, 享受晚年。 我是2019年最后一次见他。 2020初新冠疫情爆发后, 他一直没有离开过淄博。 2022年疫情已缓解, 国内逐渐解除限制。 他可以在子女陪伴下,游览淄博周围公园。 他89岁高龄仍是满面红光,行动自如。 血压、血糖、血脂都在理想范围。 不服用任何药物, 从不相信保健药。 医生和家人都认为他能活过百岁。 2023年初他因发烧去医院检查, 结果是新冠阴性。 本以为侥幸逃过新冠病毒。出院回家几天后发现在医院期间传染上新冠病毒, 返回医院治疗。 遗憾新冠摧毁了他的健康,接下来频繁住院。 后来卧床不起。 2023年四月初一,他在病榻上度过了90岁生日。 

今年元旦后他因发烧再次住院。 卧床一年有余,多年积累的体能几乎消耗殆尽。 加上多次住院,用遍了各种抗生素等药物, 身体已不再对治疗有明显反应。 身体每况愈下。 我妻子2月初赶回去守在他床边。 北京时间2月7日上午9时,他瞑目辞世。 

岳父兄妹四人,他是长兄。 大妹妹曹美藻排行第二。 还有一个妹妹是桐乡屠甸中学老师, 已退休。 小弟弟生前住在北京女儿家, 两年前已去世。 兄妹四人,三年内三人先后离开。 

我从此失去一位良师益友。 希望他知道我们对他的崇敬和爱戴永无止息。 愿老人家在天之灵安息!

清水仙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elee' 的评论 : 或许是。
Melee 发表评论于
让他转业就是因为他的家庭背景吧,借机纯洁队伍而已。不然可以继续留在部队其他部门,不至于失去军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