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阎润涛 - 纪念老阎

打印 (被阅读 次)

阎润涛已经过世三年了。在老阎过去的三年里,我常常想,如果老阎还在,他会怎么样分析当今世界,又会提供给我们怎么样脑洞大开的想法。我是他的铁粉,也常常重读他的文章。我希望继承老阎的精髓:不盲从,独立思考。对待老阎的文章,我也是这个态度,作为他的铁粉,我爱提出与老阎不同的意见,我以反驳老阎为乐。

最近重读了老阎的文章《聪明与智慧的区别》, 链接如下,我十分喜欢这篇文章。我喜欢老阎对曹操为什么要等到生命的最后才确定曹丕为继承人的分析。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1666/201712/18751.html

  • “赤壁之战输了后,曹操还没放弃自己能打下天下的自信,直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曹操已经得出自己打不下天下的结论了。
  • 那谁能打天下?善良的曹植是不可能的,唯一能打天下的就剩下有志向的曹丕了。曹操在得出自己不能打下天下后再也没有其它选择了,只能是靠曹丕打天下了,也就只能留下司马懿以辅佐曹丕,二人都具有残暴狠辣的战争狂人个性,是打天下的好搭档。如果曹操身体健壮在死前能打下天下,那曹丕的个性是不适合搞歌舞升平无为而治的,而曹植与杨修二人是最佳人选。为了让曹丕不杀掉曹植,只能在曹操死前杀掉杨修。没有了杨修,曹丕就认为曹植势力单薄对他不构成威胁而放他一命。
  • 曹操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说不定有天然的机会自己打下江山呢?所以,他一直存着曹植能当接班人的幻想,直到他死前100天才杀了杨修。此时他常常昏倒,确定不可能打下天下了,而且来日无多,打下天下的重任就只能交给曹丕了。“

但是无法认同老阎的分析。老阎的分析惯常有很多问题,当然并不仅限于这篇文章,他的大多数文章都有这些问题。

问题之一:就是老阎的文章常常阐述一种错误的想法:事物可以由单一的一套逻辑来解释。曹操为什么要等到生命的最后才确定曹丕为继承人,老阎的解释是:曹操不知道今后的天下大势,如果是战争就选择能战的曹丕,如果是和平建设,就选择能搞建设的曹植。其实曹操为什么要等到生命的最后才确定曹丕为继承人,可以由另外多种逻辑来解释。其实等到生命的最后才确定继承人,是君王的惯例,并没有稀奇的。这其中的最大原因就是君王对权力的敏感和眷恋,过早设立继承人,会导致臣子提前向接班人靠拢,从而威胁君王的权力。君王通常的处理方式是:不明确谁是继承人,让几个孩子相互掐,同时臣子形成几个集团,也相互掐,而君王自己作为总裁人,平衡几方的争夺,直到最后自己生命快要结束时,才宣布继承人。其实这种操作在王位继承中很常见。曹操完全有可能早就确定了曹丕为继承人,但是使用曹植来牵制曹丕。

问题之二:就是老阎的文章常常阐述,人只使用单一的一套逻辑。老阎的这种思维就很可笑了。其实老阎对曹操等到生命的最后才确定继承人的逻辑,和我的逻辑都有可能的对的。人的行为的动机非常复杂,不应该是由某个单一动机驱动的。在心理学里面,常说人的行为收到多重动机影响,比如内在动机、外在动机等等。就算我们回国探亲这种简单的行为,也必然是由多种动机驱动的,比如:对父母的思念、对中国新发展的好奇、对儿时美食的向往,等等。曹操在确定接班人这人问题上,肯定是在使用多种动机在思考问题。

问题之三:老阎的文章太多的assumptions了。 比如:曹植是善良的;曹丕是有志向的;杨修是忠诚的,等等。

老阎的文章给了我很多的快乐,我现在还在怀念老阎。他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当然他的视角未必对。

cng 发表评论于
是的,要研究一个问题,形成一套理论,必须有一套assumptions才能建立体系,开宗立派,阎师也不能免俗。

比如欧几里得几何的基础是建立在两点确定一直线,平行线不相交,等等不证自明的公理。
而现代经济学的一个最重要的假设前体就是,人的经济行为是rational的,理性的,LOL, 这大概解释了经济学为什么不象数学物理学那样成功。
smithmaella 发表评论于
怀念老阎!
最西边的岛上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哈哈哈,俺是加拿大人,出来37年了,现住在与西雅图一海之隔的岛上。

不讨论一点儿问题也没有呵,Let's just stop here, and agree to disagree. 谢谢(你的礼貌)哈。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您如果认为美国人和中国人,一样滴搞“个人崇拜”,哈哈,俺们认知的差别太大,最好绕道走,不要打照面,更不要讨论或辩论。:)看了你的帖子以后,俺不确定您在哪里生活。如果您长期生活在美国,俺实在找不出理由,您为什么会产生了这样的观点?:):)
———-
最西边的岛上 发表评论于 2023-12-03 11:06:30
最西边的岛上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觉得“个人崇拜”在哪里都会有呵,不然怎么解释“一月六日国会山”的事情呢?

老阎不是神,但也不止于众多“喜欢网上聊天侃大山”人的之一。觉得就像下面网友们说的,他被大家尊重的原因不是因为他没看错过没说错过,而是因为他“独立思考,独特角度”的思想和有意思有内容有“嚼头”的文章,更是因为他的真诚和对网友们的同等尊重和尽力帮助。所以觉得老阎是文学城里不会被遗忘的“人坛”(大写的呵)上的一个人啊。 Just my 2 cents.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阿留 发表评论于 2023-12-03 07:16:07
......
===========
谢谢阿留。俺几十年来发现,凡是有老中群居的地方,必然会有盲目的“个人崇拜”。这是文化而不是政治因素决定的。在当今的土共国,又有亿万人民,从心里把老毛当神一样的崇拜。这一次,俺觉得,真的不能说,完全是土共宣传机构推波助澜的结果,而是浸透在血液里深入骨髓里的封建等级意识,轻而易举地把毛又捧上神坛。

把老阎从文学城的神坛上拉下来,让他回归“喜欢网上聊天侃大山”的本质,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
諸葛就是不亮 发表评论于
老閻的文章的重要在于思想性,独立思考,独特的角度带给人全新的思考。不论对与错,都是非常可贵的。
阿留 发表评论于
妙文,深有同感,尤其是到了他晚年和颜宁打官司的时候,那一大群明明不懂专业却盲目群殴的阎粉,让人感到老阎到头来还是像孙悟空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还是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他不幸把自己塑造成了个小教主和偶像,那个他博文中最反对的形象。。。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2023-12-02 16:31:05
...在他不幸英年早逝后,文学城甚至部分海外华人网站对他的歌功颂德甚至个人崇拜愈演愈烈,对此俺很是感慨。共产党对老毛和当今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和神话,哪里只是党派效应,实际上是中国严重等级精英文化使然。这是俺当时写的一篇小文。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66614/202011/37749.html
最西边的岛上 发表评论于
回复 'ahniu' 的评论 : Aren't we all "peasants" somehow and in some way?
ahniu 发表评论于
一个逝去的老农民思维的文化人。
石假装 发表评论于
北美平民2015 发表评论于 2023-12-02 13:29:33
他家人整理文集有结果吗?
==================
我也常想这件事。
诚信 发表评论于
@busboy:

You are SO stupid.

友梨江莉 发表评论于
老阎的很多文章远超中国的大腕,其发想、逻辑、观察、文笔、思考,都令人受益匪浅。

可以不喜欢他、不认同他,但不得不承认,真是为文的大家。

我个人觉得,这些年来能与之媲美的作家实在不多,也就是王小波、王朔等人。
busboy 发表评论于
然而你说的那几件有争议并没有定论的事,在你那里直接用上“污蔑诽谤”这样的词。在看过老闫这些事前后的人看来,你这种伤害,确实反映出你的道德水准偏低。
-------------------
诚信 发表评论于 2023-12-02 18:57:53

文学城网友主体来自中国大陆, 由于毛主席统治方法的原因, 总体道德水准偏低。 即使在这个群体里, 阎润涛的个人道德水平也低于平均线, below average。

他有不少优点, 但夸赞他的品德, 距离事实太遥远, 令人难以沉默。 比如, 他对刚离世的张首晟教授的污蔑和侮辱, 对颜宁教授的极端恶性的,长期的,多方位的诽谤, 以及与网友争论时,经常性的否认自己言论的说谎行为等。

评价一个人, 无论喜好, 尽量实事求是, 才不会对被伤害的人造成更多伤害。
游海儿 发表评论于
岂言陵霜质,忽随人事往。
一帖 发表评论于
本来是不想点开这博客的,因为老阎已去,任何有礼貌的人都不会在他身后非议什么。所以纪念他的文字一定是赞譽,不会有什么可读的新意。意料之外的是读完后觉得此博文很有可圈可点的独到之处,就是理性和诚恳的开诚布公。中文网站有这样风格的网友不多。

顺便也追念一下老阎。


诚信 发表评论于

文学城网友主体来自中国大陆, 由于毛主席统治方法的原因, 总体道德水准偏低。 即使在这个群体里, 阎润涛的个人道德水平也低于平均线, below average。

他有不少优点, 但夸赞他的品德, 距离事实太遥远, 令人难以沉默。 比如, 他对刚离世的张首晟教授的污蔑和侮辱, 对颜宁教授的极端恶性的,长期的,多方位的诽谤, 以及与网友争论时,经常性的否认自己言论的说谎行为等。

评价一个人, 无论喜好, 尽量实事求是, 才不会对被伤害的人造成更多伤害。


Armweak 发表评论于
老阎在文学城很活跃,喜欢写,也喜欢下结论。和他有交集的话题不多,所以相互接触并不多。他似乎喜欢分析共产党政府内部的窝里斗,对此俺不感兴趣。在他不幸英年早逝后,文学城甚至部分海外华人网站对他的歌功颂德甚至个人崇拜愈演愈烈,对此俺很是感慨。共产党对老毛和当今习近平的个人崇拜和神话,哪里只是党派效应,实际上是中国严重等级精英文化使然。这是俺当时写的一篇小文。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66614/202011/37749.html
goodmum 发表评论于
英年早逝走得太早,身边没有知音,知音全在远方,无法近距离照顾这位天才
晓青 发表评论于
有时候不在于说他真的懂得多少,能说对多少,而是他这个人的真实,真诚和有修养。
先做成了他那样的人,说话办事,对人对事,分析问题也就有了根基。
尊重他人的人,他人也尊重你,不是高高在上的人,是一个平易近人的人。
还记得他参加我们的秀芳华活动,跟大家互动得特别多... ...
还没发现第二人,就像园姐说的,还有谁能做到?
怀念阎先生!
天山冰雪 发表评论于
一个影响了很多人的人!
OnStrike 发表评论于
要是有老阎再开来分析一下时局就好了
北美平民2015 发表评论于
他家人整理文集有结果吗?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怀念老阎。首先他是一位诚恳热心,坦坦荡荡的人,可以说是有求必应。我每次问他一个短短的问题,他都要回复一篇长长的文,热诚之心每每令我感动。其次,老阎是文学城的一名知名写手,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至于大家伙儿同意不同意他那些时不时显得有些执拗或脑洞大开的观点,他不在乎。我也不在乎,谁还不能有些别人并不认同的想法呢。哪一天文学城不复存在了,老阎仍然会活在我们大家伙儿的心里。除了老阎,还有谁能做得到?
最西边的岛上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阿留' 的评论
回复 '笑薇.' 的评论

嗯,我应该泡一大杯茶再去慢慢细细地读读。
诚信 发表评论于

文学城是智慧沙漠,很少见到智慧光芒, 多数时候让人感到着急和无奈, 不得不把温良暂时放一边。

笑薇. 发表评论于
我说它把正史按照野史写说的是写作风格,把野史不加实证的当正史写也是他的风格。仔细读不难发现。
阿留 发表评论于
您讲的阎先生有时文章过长,很有同感。这正是缺少直接证据的体现,所以要推个一路十三招,问题是如此一来,只要其中一环有问题,整个结论就靠不住了。: )

“凡文,笔老则简,意真则简,辞切则简,理当则简”,感觉前三条老阎都不缺,最后一条到是有欠缺之处,因为“理当”是要以事实为依据的,不充分掌握和尊重史料,坐在书斋里单凭推理,那就要事倍功半了。福尔摩斯那么厉害,也得去实地取证的嘛。

最西边的岛上 发表评论于 2023-12-02 12:06:29
回复 '笑薇.' 的评论 : 正史多是胜者的历史。所以觉得“正”和“野”是相对的,野史不一定不正,正史也不一定都正,结合起来看看是比较好。

也喜欢老阎的文笔,只是他的文章很长,常常要去喝点儿吃点儿再接着读。感觉他写起来是不是会很累? 他走的太早了。
阿留 发表评论于
很中肯的评价,每一条都非常赞同。润涛先生的文章有鲜明的风格,也有真知灼见,但确实存在您说得这些弱点。尤其是,人性本来就既有理性也有感性的一面,试图用逻辑推理完全还原事实,而不是尊重实实在在的证据,这种想法容易在谬误的路上越走越远。试图用n步推理代替直接证据的价值,可能也是他科研论文中的弱点之一吧,晚年的那次网争表现得尤其突出。但总的来说,作为博主,他非常成功,也给大家带来了独到的视角,怀念老阎。
最西边的岛上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笑薇.' 的评论 : 正史多是胜者的历史。所以觉得“正”和“野”是相对的,野史不一定不正,正史也不一定都正,结合起来看看是比较好。

也喜欢老阎的文笔,只是他的文章很长,常常要去喝点儿吃点儿再接着读。感觉他写起来是不是会很累? 他走的太早了。
笑薇. 发表评论于
他的文章经受不住实证。他最拿手的是把野史写成正史,把正史当成野史写。他自己不提供实证依据,读者也完全找不到实证的线索。他的文笔非常好!!
valore 发表评论于
老阎肯定知道事情不会是单一原因。他喜欢写主要原因,把复杂的人文社会问题用几个简单的主线,规律来概括。这种思路给预测提供了可能性。印象比较深的是在民主社会,他对于群体人心的理解很精确,包括沉默的大多数。对于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欺骗人物,一眼看穿,从不走眼。
Californian 发表评论于
老阎后期好像对老习还是有一定的期待,人总有走眼的时候。但老阎政治眼光敏锐,风趣幽默,治学严谨,待人真诚,高质文章颇多,的确是位受人尊敬的学者。
最西边的岛上 发表评论于
人无完人,都会有所缺陷的。我是在大家惋惜他的去世时才看到并开始读他博文的,觉得除很有独立思想见解和有哲理有意思的内容外,他还是一个非常诚实和诚恳的人,非常可惜。

一般人离开一个地方不久就会被忘记,他走了三年了,网友们还这么惦记着,所以他就是那种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的人吧。

也顺赞一下博主的字,更喜欢第二张:松弛有力,赏心悦目。


car88 发表评论于
当年润涛阎说川普无法连任,遭到文学城绝大多数人的反对,许多人还说老阎的头脑不行了。后来老阎先去世了,而川普果然没有连任。尽管不能连任有很多理由,但事实上确实是未能连任。从这事看出,老阎的确有两把刷子,非常人能与之相比拟。
Firefox01 发表评论于
”问题之三:老阎的文章太多的assumptions了。”

这恐怕是学理工、搞科研出身的人,看待社会问题时,不自觉的、出于习惯思维的一种潜意识的表现。先提出个assumption,然后再求证。不过,我对老阎的文章也是欣赏有加,感觉他是位受人尊敬的学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