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勇闯关救妹妹

在国内外报刊发表过小说、故事。
打印 (被阅读 次)

关月马/文

    我叫屈明,是溏山市某拳馆轻量级职业拳击手。我每天高强度训练,准备下个月参加全市MMA(Mixed Martial Arts,综合格斗)比赛。因父母早亡,我与妹妹屈洁相依为命。这天傍晚,我训练完,在外吃过晚饭后回到出租屋,妹妹不在,她经常和俩闺蜜游手好闲不干正事儿。我坐下来,想打妹妹的手机,就收到妹妹的短信,刚想看,手机响了,是妹妹打来的,我一接,对方竟是个男的,他一开口就问,你就是屈明?我说是,并问对方是谁。对方不说,只说你妹妹和俩闺蜜得罪了龙虎帮,你要带钱来赎人,一人10万,三人30万,晚上9点前交钱,只准你一个人来,地址我刚发了短信给你,你到了就说找老虎,如果你不来,兄弟们玩过后再卖到夜总会打工一个月。我大惊,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我妹妹怎么得罪你们了?你们别乱来,我要报警。对方哈哈大笑,说行啊,你报警吧,我等你,我们讲道义,9点前,我们不会乱来的,说完对方挂线。

    我急忙打开短信,地址就是某夜总会,还挺远的。我没有10万元,而且银行关门了,ATM机也限取几千元,离9点还不到3小时,我上哪儿凑10万?我急忙打电话报警,接线员记下案情,说会派民警处理的。我放下电话,依然忐忑不安,我对本地的武术界有一些了解,龙虎帮的背景是龙虎拳馆,教的是龙虎拳,属于中国传统武术,他们的小混混很多是出自龙虎拳馆。龙虎帮黑白两道通吃,势力很大,但是,传说他们又很讲江湖道义。想起烧烤店案和铁X女事件,我就不寒而栗,虽然与龙虎帮无关,但与其坐等警方解决,不如赌一把,自己解决。我坐上出租车奔往夜总会。

    在车上,我焦急成分,回想起十几年前,父母车祸身亡,我和妹妹被送到福利院。妹妹矮小体弱,常受其他孤儿欺负,我一定站出来保护她,并揍那些小坏蛋,当然,我也常常被人围殴。所以,妹妹从小就很粘我,也很崇拜我。长大后,我们离开福利院,因为没有什么学历,我们只能当普工,也算够吃够穿。后来,我迷上了拳击,白天上班,晚上进拳馆学拳。我勤奋好学,悟性好,进步神速,很快成为职业拳击手,参加各种拳赛成绩非常好。我现在的目标,就是全市MMA轻量级冠军,将来还要夺全省冠军,全国冠军。而妹妹,干活朝三暮四,频频跳槽,最近又和福利院的两个孤女走得很近,那两个孤女是损友,教妹妹抽烟喝酒赌博,她们整天不务正业,其中一个孤女的男朋友就是龙虎帮的小混混。

    车开到了夜总会。因为疫情,很多娱乐场所不准开,但里面依然有灯光。我用力敲门,一个小姐开门,问我找谁。我说找老虎,小姐领着我去中心舞池。十几男的凶神恶煞瞪着我,一张长沙发的中间坐着一个老男人,叼着烟,左拥右抱两个小姐,四周不见妹妹。

    开门的小姐冲着老男人说,老虎哥,有人找您。老虎问我,你就是屈明?我说是。老虎冷笑地说,怎么?听说你报警啦?我吃了一惊,他怎么知道我报了警?难道,他们在警方有内线?老虎见我愣在哪儿,哈哈大笑,瞧你这傻样,别指望啦,警察兄弟不会来的。我心想,跟警察称兄道弟,果然猫鼠一窝。我问,我妹妹呢?老虎反问,你带钱了吗?我说带了,但先我得知道,我妹妹怎么得罪了你们?老虎说,她的一闺蜜和我们一兄弟混江龙闹分手,你妹妹和另一个好姐妹,一起上来吵架,最后打起来,你妹妹用啤酒瓶砸伤了我的兄弟。说罢,老虎指了指旁边一个头包纱布的瘦男,他就是混江龙,正恨恨地瞪着我。我说要见妹妹。老虎招了招手,一个混混进了一间包房,把三个被捆绑封嘴的女孩押出来,妹妹就在其中。我冲上前要拉妹妹,却被一群人拦住。老虎冷冷地说,我们龙虎帮最讲道义,交钱放人。我无奈地说,老虎哥,我一个打工仔,没有10万块?老虎问,那你有多少钱?我说,反正不够给,警察想必也不会来,不如我们换一种方式来解决?老虎一愣,问什么方式?我的表情略为放松,老虎就要落入我的陷阱。我说道,江湖传闻你们龙虎帮有很多金牌打手,欺负几个女孩不算英雄,老虎哥能不能派三个金牌打手先后跟我单挑,不准抄家伙、用武器,我打赢一个,您就放一个女孩。老虎愣了愣,还没出声,两旁的兄弟们早就按奈不住,嚷嚷着要打我。老虎是个老江湖,仔细地打量了我一番,我1米75,偏瘦,在北方不算高大。老虎谨慎地问,你干哪行?我说在工地搬砖。老虎冷笑,哟嗬,搬砖工,有什么资格跟我们龙虎帮的兄弟们打?还敢挑金牌打手?我说我打遍工地无敌手。混混们哈哈大笑。老虎也笑了,哦?打遍工地无敌手,有力气是吧?哼!打赢一个抵10万?想得美呀!混混们听了又哈哈大笑。

    我冷静说道,老虎哥,三女一男吵架,我妹妹就用啤酒瓶砸了男的,莫不是男的想动粗,想操家伙、动刀子吧?

    此话一出,全场鸦雀无声。混江龙尴尬地辩解道:你、你胡扯!老子根本没动手。

    我冷笑道:我胡扯?敢不敢扯下她们的封口胶布当面对质?

    混混们一阵窃窃私语,觉得我的话有道理,混江龙可能骗了大伙儿。老虎依然吸着烟,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我继续说,况且,混江龙也是个练家子,现在还倍儿精神地站在那儿瞪着我,看来也只是皮外伤,不严重,连住院都不用,哪需要赔10万元汤药费?另两个女孩就更不甭提。再说了,龙虎帮,响当当,龙虎拳更是威镇溏山,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孩,您开价10万,难道,你堂堂龙虎帮一个金牌打手就开不起10万的价吗?

    我刚说完,全场哗然。我句句打中老虎的要害,老虎略显尴尬,脸上有点挂不住。大家群情汹涌,叫嚣着要比武。老虎果然是老江湖,面部表情很快阴转晴,呵呵一笑说,行啊小子,口才不错啊,好!既然你想打,小弟们都想打,我就满足大家。说罢,老虎左右瞟了一圈大伙儿,兄弟们挥拳叫嚷,我来!我先来!我先打!老虎微微一笑,小弟们群情激动,让他很有满足感,成就感。

    老虎对着身边一个师爷模样的眼睛男耳语几句,眼睛男点头,跑进包间。我莫名其妙,不知黑老大的葫芦里卖什么药。不一会儿,师爷拿出一包东西,摊开在茶几上,大家一看,原来是一堆拳套,有全包型拳套,打拳击用的,也有露指拳套,综合格斗用的。我心想,太好了,这不正是我天天练拳要戴的吗?戴拳套是一种武术文明,在海绵的保护下,能把人打倒,但不容易打成重伤,看来,老虎也是行家,要保护兄弟,龙虎帮果然和其他黑道不同。眼睛男叫我过来挑一个拳套。我装作懵懵懂懂地走过去,挑了一对露指拳套,左看右看,好像分不清左右手,最后笨拙地戴上了。我斜瞟了一眼妹妹,她拼命低头忍住笑,幸好她头发长,大家都没留意她。哼!你个死丫头,还好意思偷笑?

    就在戴拳套的过程中,我快速思考,用什么比武策略?戴拳套可以装外行,但打起来还要不要装外行呢?如果一开始就暴露实力,容易被认出是职业拳手,老虎就会警惕,会派两个高手接着打;但如果一开始收敛锋芒装外行,慢慢打,虽然可以麻痹老虎,但要延长比武时间,而且要打三场,还没得休息,体力消耗大,对我也不利。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呀,如果我第一场胜,带走妹妹就行了,那两个损友,带坏我妹妹,我没义务救她们。

    我正在思考,只听老虎说,秃鹰,你出来。一个20几岁,黑瘦光头男子走出来,1米7几的个头。看来,老虎真讲道义,找身材对等的人来和我打。

    秃鹰戴上一对全包型拳套,大喝一声,分开双腿往下沉,扎起了马步,双拳紧握在腰侧,然后一边喊“嘿哈嘿哈”,一边向前打出几下空拳。我认得,这是传统武术的扎马,秃鹰的马步扎实,下盘很稳。但是,拳击这一行从不学扎马,只学实战。这时,我想好了比武策略。没等秃鹰攻击,我一个箭步冲上前,用密集的组合拳揍向秃鹰的头部,秃鹰根本招架不住,被揍得仰面倒地,哇哇大叫,我蹲下来继续打。那个阵势,就像当年武术打假狂人徐小冬几秒钟闪电战KO(击倒)太极老雷。秃鹰口鼻挂彩,倒地不动,老虎赶紧叫停。我停了手,站起来。秃鹰被人扶到沙发上休息,小姐拿来棉花和纱布帮忙止血。混混们惊呆了,惊恐地望着我。

    我说,老虎哥,请先放了我妹妹。老虎说,不行,当初我可没答应先放谁,你妹妹要最后一个放——来人,放了小梨。小梨是和妹妹一起来帮闺蜜的。我暗叫失算,缺乏江湖经验,被黑老大黑了一把。

    老虎问,谁来打?刚才那股群情激动不见了,变成面面相觑。这时,一个约40岁的壮汉拨开人群站出来,身高1米8。他左手举起一罐未开封的可乐,右手伸出食指说,小子,让你见识见识龙虎帮的一指禅神功。混混们又恢复了激动,大声叫,九爷,让这小子开开眼,杀他的威风,九爷,戳这小子几个窟窿。我愣住了,一指禅?武打片和武侠小说中有,属于传统武术,真实的没见过,有多神奇?只见九爷将全身力气运到右食指,大喝一声,猛戳可乐罐。卟的一声,可乐罐被戳出一个洞,可乐顺着洞流出来。混混们一片拍手喝彩。九爷心里满足极了,笑道,小子,要不要认输啊?

    我说,我和老虎哥有言在先,请你放下武器,再和我打。大伙一愣,随即全场爆笑,九爷笑问,什么?我的可乐罐是武器?你小子怂包啊?可乐你也怕?说罢,九爷把可乐扔一边,挥拳上场。我拦住他说,等等,戴上拳套啊。全场又一片爆笑,九爷笑岔了气说,我戴了拳套还怎么发挥一指禅神功啊?怎么?你小子真的怕啦?我说那倒不是,你可以戴露指拳套啊。九爷冷笑道,呸!你奶奶的!老子习惯了打裸拳。我装作戆傻一笑,望了望老虎,老虎冷笑道,戴不戴拳套随便,你要觉得不公平,你也可以摘下拳套打。我心想,我才不会摘下拳套,我在拳馆用惯了拳套,再说,戴拳套还能挡住他的一指禅。

    九爷大喝一声,主动进攻,双拳挥打,并时不时瞅住空档,用右食指戳向我的头。我跳跃着步伐,左避右闪,再用拳、肘格挡。九爷的右食指戳在我的拳套上,指力凶猛,像铁棍拄,我有些痛,但能忍。九爷见我总是闪躲,便越发得意,攻势越发凶猛。经过十多个回合,我摸清了对手的套路,九爷打的就龙虎拳馆的龙虎拳,比秃鹰的功夫专业多了,而且相当有架势。但是,这些架势,例如飞龙在天、龙腾虎跃、猛虎下山、大鹏展翅、黑虎掏心、白蛇吐信等,在我看来都是华而不实的,拳击从不教。就他这等实战水平,连咱拳馆的普通学员都不如。我不想再浪费时间。这时,九爷又重复一个套路:一记左勾拳打来,准备瞅准空档用右食指戳我的眼。我避过他的勾拳,趁他左侧下方露出空档,突然右脚一记迅猛的中扫踢,踢中九爷的左肋,九爷吃痛弯腰,但依然用右食指戳我的脸。我左拳快速格开他的右食指,右拳一记上勾拳,打中他的下巴。九爷真的有功夫,下巴中拳向后仰的瞬间,居然还能飞起右腿踢我的裆部。虽然我提前戴好的护裆,但我岂是等闲之辈,能让你等人踢裆?我非但不避开,反而迎上去,双手握住他的右脚,用力一扭一甩,九爷几乎摔倒。我趁势对着九爷金鸡独立的左腿一记凶猛的低扫踢,九爷啊的一声,摔倒在地,我继续扭他的右腿,将他身体反转,并骑压在他的腰部,我的左腿压住他的左腿。九爷彻底动弹不得,想抬起头,却被我摁倒,九爷的脸又嘣地撞向地面,痛得哇哇直叫。老虎大喊住手,我只好放开手,站起来。满脸披红的九爷被扶到一边包扎。

    经过此番交手,我明白了,所谓一指禅神功,虽然可以戳破硬物,让人震惊,但细想,此功并不适合实战。一根手指再强,也很难戳伤运动中的对手。九爷肯定是花了大量时间练一指禅,才能练到戳破可乐,但练拳的时间就会相对减少。一指禅误导了大众,让不懂行的人以为,一指强,指指强,握拳更强。

    这时,老虎喊,放了小甜——你们,还有谁来?良久,一个约1米95的大汉站出来。我吓了一跳,刚才怎么没发现这个大高个?原来,他一直是坐着的。大高个虽然像个巨人,但很冷静,完全没有刚才那两位的嚣张。他说,我叫大石,我知道你是职业拳击手,还会摔跤,太巧了,我学过龙虎拳,也学过拳击和摔跤,跟我打,你会很辛苦,你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喝点水?我愣了一下,对方不像混混,倒像拳击界的行家。我打了两场,有点累,但体力消耗其实不大,如果喝他们的水,又怕有毒。大石看出我的心思,笑了笑,搬出一箱未开封的瓶装纯净水,说,来吧,你来撕开包装,喝一瓶。我也笑了,上前撕开塑料包装,抽出一瓶,大石也抽出一瓶,我们边喝边聊。大石说,我是重量级,你是轻量级,加上你打过两局,我得让你,不能消耗你太多时间和体力,所以,我想跟你打两局限时赛,第一局比拳击,3分钟,第二局比综合格斗,也是3分钟,如果我不能KO你,就当你赢,怎么样?我说同意。大石望了望老虎,老虎也点了点头,他对大石充满信心。

    大石也戴上了一副露指拳套。他掏出手机,调好闹钟。我们相视一笑,回到舞池。这是一场不对等的比武,大石的身高、体重、臂展都碾压我。平时在拳馆训练时,偶尔会有巨人来挑战,最高的有2米2,例如健身教练、武术爱好者,甚至黑社会,但因为他们不专业,统统被我轻松打败,只有参加比赛,才会按体重分级,碰不到巨人。而这一次,大石是专业的巨人,我不要说打败他,3分钟不被他KO都很不容易,但为了救妹妹,我也得拼了。

    第一局刚开始,大石就猛烈进攻,他知道我的实力,没必要试探,出拳又快又重又准,果然是职业选手。我找回了和同行比赛的感觉,比拳击,我有一定把握,因为大石的块头大,身体挪动比较笨,反而容易被袭击。

    第一分钟过去了,大石的点数比我多,也就是他打中我身体的点数,比我打中他身体的点数多,说白了,就是我吃亏,很痛,但能忍。第二分钟,还是我吃亏,但双方点数差距拉近了,也就是说,我打中他的点数多起来。虽然这不是比赛,没有裁判,不计点数,只要将对方打倒、制服,或者对方体力不支才叫赢。被打中的点数越多,体力消耗越大,而且是加速消耗。我的体力还行,平时高强度训练一整天都不累,而且我看出了大石的弱点,虽然他也是职业选手出身,但他的状态,明显是训练不足,可能是加入黑帮后疏于训练。我有了底气,还有一分钟,一定能耗过去。

    大石也感觉到时间不多了,不甘心被我耗掉剩下的一分钟。他紧张地盯着我,准备瞅准空档再进行猛击。我小心地闪跃着,心里像明镜般透亮,我早就看穿他的套路和状态。这时,大石一记左勾拳打我的头,我右拳格档后,大石右勾拳打我面门。哼!又是这个套路。我左拳格档后,突然身体下沉,左拳突袭大石的右肋,打中了!没等大石挥拳砸来,我迅速向后闪躲。我们身高差距大,我打他头部不容易。

     接下来多个回合,我打中他腹部、腰部、下巴等三拳,他打我的头部一拳。大石还想继续进攻,手机闹钟响了,双方住手。小弟们都看傻了眼,想不到我会撑过3分钟。老虎虽觉意外,但脸上很快恢复自信的微笑,最后一局综合格斗,可以摔跤,大石的赢面非常大。

    大石重新调好手机闹钟,最后一局开始。我心想,最好不要被他抱住摔跤,而避免摔跤的方法就是闪躲和密集的攻击,但这两种方法并不绝对奏效。我一边腾挪闪跃,一边用组合拳快速攻击大石的头部和颈脖,并配合中扫踢和高扫踢。大石的头、颈部挨了我很多拳,肋骨和腰部中了我很多脚,他的疲态加速,拼命忍住,但双眼开始有点像在冒金星,看来,他确实很久没练拳了。大石一直要找机会摔跤,但一直被我闪过并偷袭。大石也知道,再这样缠打下去,他挨拳越多,体力加速消耗,会被我轻易地撑过3分钟。大石喘了一口粗气,没有进攻,反而后退一步,和我绕了半个圈子,把我绕到吧台边。突然,大石大吼一声,使出饿虎擒羊的中华传统武术招式向我扑来。我立刻明白,他要最后一搏,不顾我的快拳砸脸,也一定要抱住我。如果真被他抱住了,就糟了。果然,我快拳砸向大石的头,他手臂挡住,继续扑过来,我又砸一拳,他没挡住,下巴捱了一拳,他忍住了,继续扑。大石越扑越近,我越退越后,但后面就是吧台,退无可退。大石终于得逞,搂住了我的上半身,刚想用力紧箍,我近距离一记猛拳砸中他的鼻梁,大石嗷的一声,双鼻孔喷血,这一瞬间,延缓了他手臂的箍力。我趁势奋力向下一沉,脱离他的臂箍,想闪开溜走,但头部被大石居高临下砸了一拳,我痛得跌倒在地,背靠吧台。在这狭小的空间,我一时间溜不掉,只能与他狭路相逢,斗智斗勇。我擅长综合格斗,摔跤也是内行。眼看大石就要踢我,我就地一滚,绕到大石的左下方,双手搂起大石的左腿向后一扭一拖,大石失去重心,身体向左前方倾斜,下巴猛磕在吧台的大理石边缘,比吃我一记上勾拳还狠,他的牙血顿时溅出,虽然剧痛,但双唇紧闭,喊都喊不出来。我继续用双手扭他的左腿,将他的身体扳在地上,并用身体压住他。我用左手继续扭住他的左腿,腾出右手紧箍他的脖子。大石不甘心被压住,想奋力撑起并翻身。他的力气很大,我有点箍不住他,眼看他就能翻身成功,就要反客为主,把我压住。我绝不能给他机会,你想凭力气大撑起来?好!我就把你揍下去,就像刚才我揍九爷一样,我抽出双手,左手摁住大石的后颈,右拳猛砸他的头部,就像武松打虎。

    这种打法,就和刚才打九爷一样,极其危险,在综合格斗比赛中是犯规的,会被裁判叫停并拉开。可是,现在不是比赛,没有裁判,我要跟黑社会车轮战。九爷戳眼、踢裆犯规在先,大石重量级打我轻量级更不合拳规,所以,我也不能死守拳规,要将他们打趴为止,否则,非但救不了妹妹,连我的命也保不住。虽然黑老大可以充当裁判,但只要他怕手下受伤而叫停比武,那就等于认输。

    我以为这么近的距离一定能将他打趴,而且能把他揍得脸撞地,可大石毕竟不是九爷,他的抗打能力真的超强,捱了几拳后,没有被打趴,反而用右手抓住我的右腕,阻止我继续拳击,并仗着大块头的优势,成功翻身45度斜角。我大吃一惊,如果被他全部翻身,我就糟了。我马上使出了巴西柔术的必杀技——裸绞,双臂紧箍大石的脖子,身体和双脚压住大石的身体。裸绞的威力非常大,杀伤力也很大。可是,我日常训练时只跟教练和队友练过裸绞,比赛时也用过,但从未在巨人身上用过。我一时不适应他的大脖子,右手臂没箍到位。大石马上感觉到我的破绽,他右手猛力向上一抬,就推高了我的右臂。糟了,裸绞被破解,接着,大石就要大翻身,我体重轻,压不住他的大块头,很难阻挡他翻身,怎么办?怎么办?

    就在万分紧张的一瞬间,我突然灵光一闪,你不是想全部翻身吗?好!我就让你全部翻身,就让你面朝上。我趁着他翻身的瞬间,先后抬起左右腿,并绕到大石的身后。这时大石已经全部翻身,并顺利地坐了起来,我双臂又一次紧箍大石的颈脖,双腿紧缠着大石的上半身。这,也是巴西柔术的裸绞,只是方位不同。我有了上次失误的教训,这一次,我双臂箍他的脖子非常牢固,没有破绽。大石被我死死地绞住头部和腹部,上下吃痛 ,奋力挣扎,无论推、扳,依然破不开我的双臂。大石体力几乎耗尽,难以反抗,如果我上下合绞再坚持一分钟,他也怕窒息而死。大石已经呼吸困难,短暂缺氧,说不出话,只好摇摆着双手,示意不要再打了。我不回应,也不松手,大石毕竟是混混,怕他有诈。我抬眼望了望老虎,老虎尴尬、失望加无奈,可作为黑老大,一言九鼎,只好冲我挥了挥手说,行了行了,放人。黑老大的一句放人,让我放了大石,他们放了我妹妹。我松开了手脚,大石像泥一般软摊在地上喘着粗气并咳嗽着……

    我叫了计程车,将三个女孩接走,分别送各自回家。我警告那两个孤女,以后别再来找我妹妹,同时也警告妹妹别再跟损友来往。妹妹见我满脸的青瘀,口鼻流血,也羞愧不已,答应以后不再见她们。

    一个月后,我参加比赛,很遗憾,只拿到第五名。赛后,我计划拜师本市一家传统武馆。妹妹大吃一惊,大惑不解,说哥你不是很崇拜徐小冬吗?不是一直看不起传统武术吗?不是一直认为现代武术的实战性最强吗?我苦笑道,没错,可那只是比拳脚,而我这次要学器械,本地只有传统武馆有的学。妹妹依然不解,哥,你的综合格斗术全市第五,很了不起啦!为什么还要学器械?我叹了口气说,你还记得烧烤店打人案吗?我们以前还去那儿吃过烧烤,万一碰上黑社会要强暴你,我可以一个打几个,但如果他们用刀或匕首,我怎么还击?只要我学过器械,带着双截棍或伸缩钢鞕,就可以应战,就算平时出门带这两种器械,警察查到了,也当我是个武术爱好者用来防身的,不会把我怎么样。我在这家武馆报名学短棍班和双截棍班,当然,拳击格斗我也会坚持练。

    妹妹听罢,眨了眨大眼睛,露出了天真、惊愕、敬佩的笑容。在我的影响和资助下,妹妹在我以前的拳馆报了拳击班,从此不再游手好闲。

2022年9月

关月马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refox01' 的评论 : 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
Firefox01 发表评论于
故事精彩,配图得当。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