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之秋——2021魁北克公园游记(一)

走的多,见的就多,见的多,想的就多,想的多,悟的就多
打印 (被阅读 次)

在一个地方住久了,自然会熟识你的邻居。然而很多安省居民,对近邻的魁北克省却了解不多,甚至有种隔阂感,因为我们的邻居说一种不同的语言——法语。提到去魁省旅游,在很多人的眼里不过是去一趟蒙特利尔和魁北克城。魁省地域辽阔,有众多公园,而我一直习惯在安省公园露营旅游。加拿大最美是秋天,九月下旬至十月初,是赏枫佳期。我的这趟行程就是沿着圣劳伦斯河(St. Lawrence River)向东一直到Gaspe半岛,游玩沿途的各个公园,看山、看海、赏秋。

2021.9. 20 Day1 启程,第一站:Mont-Tremblant National Park之前总觉困惑,魁省的每个公园都称为国家公园,其实它们就相当于安省的省立公园,真正的国家公园只有两个:Forillon 和La Mauricie National Park 有关系吗?有。如果是魁省公园需要在:sepaq.com上查信息订营地;而国家公园在Park Canada的网站上。

Mont-Tremblant Park,占地1510平方公里,是魁省最早、最大的公园,伸展的Laurentian群山中分布着400多个湖泊、河流。公园有四个入口,几百个露营地,足见其大。

我们开到公园的Pimbina入口大约用了八小时,旅行的第一天就耗费在路上了。提一句:从多伦多出发可走401高速,经Montreal 到达;也可走Hwy 7经Ottawa到达,沿途乡村风光,途径大小湖泊,多个安省公园,包括以前去过的Bon Echo公园。

傍晚,在Lac-Lajoie湖畔,我们安营扎寨。入夜,一轮圆月从山间升起,四周万籁静寂。忽然想起明天就是中秋节了,一种莫名的情愫滋生,一首小诗自然流淌出来:

月升两山间,

鸟掠平湖上。

平日不思君,

月邀君相伴。

Day 2 晴  隔壁营地的老哥开始以礼貌、审慎的态度与我们交流。早晨他划着kayak从湖中回来,礼节性的问候后,我从钓鱼切入话题,一聊如故。他给我讲了很多钓鱼的知识。从鱼饵开始,向我展示了他的鱼饵盒,滔滔不绝地介绍不同鱼饵的功用。比如挂亮片是为了通过水中阳光的反射,吸引鱼的注意力,它本身不是诱饵。他说这个湖里有鳟鱼, 可两天来他一无所获。我问:如果对湖不熟悉,如何判断垂钓鱼之处?他说,找到溪流或河流的入湖处,那里水温低,营养丰富,鱼多会在那里觅食。

然后我们的话题转移到他的房车,他向我展示车内的配置和功用。他的房车是德国大众产,新车至少八万加币,他花了两万买下这辆二手车,里面除了没有厕所,其他应用俱全。他是个木匠,他的儿子是机械师,都是动手能力强的人,把这辆车维护得新车一般。

最后是他的人生故事。他年过60了,结过两次婚,还没退休,一个人驾车跑遍了加拿大,酷爱钓鱼,喜欢一个人沉浸在大自然里。那辆改装后的山地自行车宽厚的轮胎非比寻常。他说腿伤过,不能徒步,只好骑车了。他说那年五月,他在河里钓鱼,不慎滑入急流中,在冰冷的水中挣扎。所幸岸边的人及时报警,最终被直升机救起,送到医院ICU抢救,挽回了性命。那以后,他忽然发现身上起了牛皮癣,越来越重,求医问药,不得其治。有道是:治病不治癣。

他就要起身回Montrel了,我们却聊得意犹未尽。相逢何必曾相识。我帮他把Kayak 抬到车顶。妻子忽然注意到他穿的T恤胸前的房车图案。他说在买房车之前,他就有了这件T恤衫,那时候房车还是他心中的一个梦想。现在,那个T恤上的房车与我眼前的房车简直一模一样。在这美丽的湖畔,上天再次向我开示:“Secret”的力量!

老哥驾车走了,我们开始了一天的行程。公园内有26条步道和众多湖泊,可以体验多种户外活动,骑车、徒步、划船、钓鱼。我们先走了营地附近的LEnvol Trail,这条穿行枫树林中的步道,往返4公里,易行。我们给它起名:哇!”走到第一个观景台,眼前一亮;走上最后的观景台,俯视整个La Pimbina 山谷,放眼望去,不禁发出“哇”的一声赞叹!俺不由得诗病发作:

霜红千倾木,

日照万物荣。

湖光山色间,

拾了一叶秋。

我们离开时,一对老夫妇也上来了,从我们身后同样传来那一声“哇!”,我们相对会心一笑。

接下来,我们驾车沿着那条贯穿公园的颠簸的石子路,边停边玩,走了三个短距的瀑布trail。

La Chute-aux-Rats

La Chute-du-Diable

Les Chutes-Croches

最后走了Discover Centre附近的La Roche Trail,往返5.4公里。路遇一只白尾鹿,开始还警觉地竖起耳朵,后来在我们静静的注视下放心吃了起来。这张手机照,一米之距。

登上山顶的观景台,Lac Monroe山谷和周围连绵的山峦一览无余,一路爬山的辛苦得到最好的回报。若不是下雨了,我还坐在那里不愿离去。

下山后,我发现停车场附近的Discover Centre不仅可以蹭网,还有24小时的热水淋浴,真是喜出望外。洗澡出来,一身清爽。发现一只大个的野鸡正在门外溜达。旁边一位老兄说,别靠近它,这家伙脾气不好,有攻击性。

还是沿着那条曲折颠簸的石子路回营地。阵雨过后,灰尘不起,路边野鸡一家在散步。这是不是到了它们的饭点呢。

回到营地,天色已黑,我点起篝火。我管玩,妻管吃。热气腾腾的牛肉面上桌了,一杯小酒,温暖在手。外面雨滴答地下起来了,帐内夫妻对饮。今天是中秋夜,却阴云密布,不见昨晚的皓月当空,道是:月饼在哪都能吃,吾心安处是故乡。

苍茫天地黑,

静寂唯雨落。

酒酣耳热时,

一盏孤灯照。

Day 3 阴雨 账外雨丝飘飘,湖面上雾气氤氲,不时传来一声水禽的鸣叫。夏天在Algonquin 露营时,得见发出这样奇特叫声的水鸟,正飞过我的头顶。看着旁边空荡的营地,有些怅然若失,那位Montreal 老哥的音容笑貌仿佛还在那里。他是一位普通的木匠,可如果从小有这样的一位父亲,学习懂得生活,该是多么幸运的成长。

早餐方便面加咖啡,平日里很少一碰的东西,现在吃的津津有味。这样的阴雨天适合坐着发呆,可实在不想一天躲在帐篷里避雨,雨中的公园是否别有一番风味呢?换上雨裤,我们驾车从公园外绕道前往Mont-Tremblant Village,避开园内的那条石子路。虽然阴天,这一路上心情舒畅,不断收获美景,几次停下来驻足拍照。

Mont-Tremblant高度875米,Tremblant英语的意思是trembling,令人发抖的山。这里是魁省最著名的滑雪地,山脚下的度假村(Village)我们华人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翠湖山庄”。登山有多条路线,Information Centre的工作人员建议我们走那条Grand Pix trail。我们沿着山道,在细雨中登山。如果不是阴天,坐在这个大红椅子上一览湖光山色,该是多么的赏心悦目。

雨越下越大,路越走越陡。没有退路,风雨中,我们努力前行,脚下湿滑,身体湿冷,气喘吁吁。经过1小时15分,最终坐上了山顶的红椅子。那份辛苦后的喜悦,坐缆车上来的人是无法体会的。

坐缆车下山后,我们去Village里转了转。红红绿绿的各式建筑坐落在山腰间,别具欧式风情,这里是购物休闲的好地方。

这家快餐店会做生意,Poutine和Beaver Tail两种特色小吃一起卖。旅游区的东西,价格不菲,品质一般。Poutine还不如魁省的IGA超市里卖的好吃。

傍晚时分,回到营地。幸好之前在Screen House上加了一块防雨布,方在飘摇的风雨中吃上一顿热乎饭。我们的营地是那种rustic campsite,条件简陋,只有一个旱厕,连饮用水都没有。这个营地只有5个点,除了隔壁营地,别的营地都分散开来,互不相见。除了我们住帐篷,别人是都开房车来的。隔壁老哥走了以后,他的营地就一直空着。今晚整个营地只剩下两家人了。这是我住过的最安静的营地,如果我们俩把嘴巴闭上,除了偶尔传来一两声水鸟的鸣叫,别无他声。如果我们把头上的照明灯灭了,就如同掉进一个黑布袋子里,伸手不见五指,此言不虚。如果你想远离喧嚣的城市,找个地方静一静,这黑暗静寂的湖畔可以让你静得心里发毛,你可沉下心来?

雨下了一整夜。第二天早晨,我们拆帐篷的时候,雨停了一阵,仿佛特意帮我们一把。在以后的旅行中,下雨似乎成了一种常态。雨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就像好运气和坏运气如影相伴,我们只需懂得随遇而安即可。出发前,回首我们呆了三天的营地,忽然有种恋恋不舍的感觉。诗和远方,Mont-Tremblant的山水让我重拾那份失去的心境。

 

 

 

 

枫叶树下 发表评论于
简直是不谋而合啊
五湖以北 发表评论于
我们差点在营地碰头。9月17,18原定在公园露营,后来改成住旅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