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割了韭菜,感慨一下

打印 (被阅读 次)

常到城里闲逛,阅读博文,收获甚多。股市波澜起伏,最近被割了韭菜,感慨一下 。 我是辽宁人,当共军和国军在白山黑水殊死厮杀时,我父亲和母亲都是六,七岁,爸爸家是辽南的财主,乡绅。妈妈家是铁岭的地主。后来的故事就都可以猜到了,共军赢了,共产了,我爷爷和妈妈的爷爷由于是各自的一家之主,怕受杀害,流离他乡,临终也没有回到家乡。

总之就是悲剧,大时代的悲剧。我小的时候父亲鲜有提及,母亲偶尔会谈及她小时的生活。说起来想必城里的博友们也有人有类似的故事,后来问及父母此事,由于那时他们太小,颠沛流离的日子好多,但大都忘记了。去年回国和父母谈及此事,父亲说,事情很久了,不愿提了,想来父亲不愿让过去的事情影响子女们的未来。

人要向前走就得忘掉过去,记得哪个电影里听过。历史有时会成为人一生的包袱。猜想父母能不计过往,平静的书写自己的人生,也是一种大智慧。 生活在加拿大近二十年了,对中国的事关心甚少,而且在国内的时候也是忙于生计,和政府交集也不多,有时看到不同意见的争论,哑言失笑。

共党是以暴力取得政权的,依此逻辑,一定以暴力维护。无产阶级专政,或又说人民民主专政,所以期待民主,平权,真的有太长的路要走。认清了这一层,才可得以无牵挂的移民异国他乡,开始新的生活。

近代中国,内忧外患,千疮百孔。共党赢得政权,面对积贫积弱的国家,也是一筹莫展,内争外斗是免不了的。滚滚洪流,要保全自己,真是难上加难。当时由于有家人卷入共军,我父母家侥幸被定位富农,我父母才得以战战兢兢保全自己的生活,作为教师,相遇而结合与于偏远的的乡村学校。虽清贫一生,但清新寡欲,得以长寿。上次谈及此事,父亲笑言,他的退休金不低,可是老朋友没几个啦。真是因祸得福。

苟全性命于乱世,即使是太平盛世,其实有时也不容易,更何况要保全财产?被割韭菜也时常发生。有多少人失去财产,尊严,自由,甚至生命?在过去,现在,未来,都不稀奇。

KMT88 发表评论于
在东北地区,常常是一个村的老乡,有加入国军的,有当土匪或共匪的,然后兄弟之间相互斯杀,那些所谓的民族英雄其实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lostman 发表评论于
村子里有个人,国民党撤退前给他在县里安排个小职员,结果以后没有好果子吃了,儿子取不上媳妇,女儿嫁不出去,那时候,一般女子18岁就开始嫁人,他家的女儿都是28,9岁才出嫁给不好的人家,村里开会都是他和另外一个富农在村子里面喊人。
另外一个富农,在镇上开过铺子,吊起来打,要他交出大洋,他这么敢交,一旦交出来,就会说你交的不彻底,邪恶的组织把人性的邪恶充分调动出来,但是那些炮灰,接着就被锁在农村,连去城里都要开介绍信。
这个邪恶的组织一直撒谎,一直有人信,或者就是一种集体迫害个体,在这个国度里,没有几个好人,能出来就是好,别看国内现在的人有几个小钱,哪天一下拿走,屁也不许屁民放一个
★火眼金睛☆ 发表评论于
中国古代县令以下就没有官员了,实施的是乡绅自治,即使官员也大都信奉耕读传家。所以应该说旧时地主大都是维护一方的好人,往上几代追溯也都是勤劳耕作才得以发家致富的。
发表评论于
地主中肯定有很坏的人,但财产不能公有,权力不能私有,否则否则更乱——— 约翰?洛克。
fonsony 发表评论于
中国农村的地主大多数都不是好人、恶霸占多、地主婆的恶劣更甚、至中国下层的官员与农乡头头等的老婆都是劣婆娘、这是中国的传统吧了。当然我这应指出不是对楼主父母不敬、、
lao-fei 发表评论于
唉,润涛阎的爷爷也是这样的。所以他的文章里,对新中国也充满微词,从没说过好话,可以理解。
姜泽 发表评论于
偶发议论,没想到得到朋友们的共鸣。

感谢楼下朋友们的留言。

“夹皮沟”的故事,想起来真的有趣,可惜我这只拙笔,也许有一天能磨出来????
方玉 发表评论于
夹皮沟的老百姓们怎么看这个事情?
家宴 发表评论于
“人要向前走就得忘掉过去”, 深刻。可惜记忆力不听从。
polebear 发表评论于
赞头脑清醒
赵登禹路 发表评论于
用暴力得到的必得用暴力来维护。是这个逻辑,在中国,至今依旧。在中国以外,这个逻辑有变更,谓之共和与社会和解等等,中国人至今不解,硬要说马王堆出土的东西一万年不变。所谓改革,在当代中国,要改的就是这个逻辑——政治文化。
姜泽 发表评论于
抱歉不能一一回复来访的留言了,今天工作较忙。

在历史长河中,个人的确是渺小的,好多时候都不能逃脱命运的驱使。个人的认识取决于成长背景,教育,和个人感悟。城里有学识的人真多,在下十分佩服。

再次感谢朋友们的留言,生活在这里不觉孤独。
息于目-好于心-候于手 发表评论于
老辈们的意识都是有点钱了就置地,,,结果就被割韭菜,,,!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也可以说是在特定的时期站在了历史的反面。
当年在南美,学习历史感触很深的就是玻利瓦尔与格瓦拉的对比,两人都是做的同样的事情,但前者被称为南美解放之父,建立了玻利维亚,后者是学习玻利瓦尔而去了玻利维亚,但被玻利维亚人出卖杀死。
生活在不同历史阶段,面对的社会需求不同,出于同样的目的做同样的事结果就不同。在历史面前人是渺小的,这是人们学习和理解历史的原因。
Nosohard1 发表评论于
你祖輩是怎麼變成財主的呢? 你可以講一講這個故事,說不定除了被割韭菜還有人想扒你的皮.
阿迪2000 发表评论于
我家在50年代被割了一回,那时,30岁的爷爷差一点丢了命,所以他一辈子信奉,有饭吃就信了,别弄那么多家产。现在,老爸又恢复了部分家业,周边邻居又非常嫉妒,让我在海外特别担心。
姜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信马由江' 的评论 :

也没什么,管子不是说,仓廪足而知礼节,会好的。

至少,能和这么多朋友在网上交流,感觉好多了。

谢谢来访。
信马由江 发表评论于
一声叹息。只是感叹中华民族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个魔咒。
姜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七色花瓣' 的评论 :

是的,就是讲故事,不过历史学多了,总能找到些真相。
谢谢留言。
七色花瓣 发表评论于
所以在中国也别学历史,没意义。朝代更替,第一件事就是改历史,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改。
姜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reamsweetdream' 的评论 :

谢谢,周末愉快!
姜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arkyang' 的评论 :

年代久远,知之甚少,都是听说,就是故事。

谢谢留言。
dreamsweetdream 发表评论于
喜欢您的故事和感慨
markyang 发表评论于
那个时代被革命的那个不是韭菜,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革命史,就是后来想当皇帝的推翻前面的,200多年一个周期,概莫能外
姜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星战风云' 的评论

谢谢来访,周末愉快!
星战风云 发表评论于
写得好!与生命相比,其它都是小事。虽然这一年很不幸,损失惨重,但我感恩身在美国,还活着并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
姜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笔名老忘06' 的评论 :

您的理解错了,没有啥可得瑟的,祖上也是创关东的移民。我自己不过是社会的边缘人而已。就是故事而已。

谢谢来访
笔名老忘06 发表评论于
世道变了,现在流行从前地主的后代出来得瑟,个个标榜自己出生大户人家,祖上多么荣光。呵呵。
姜泽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是股市啊,我在这自我疗伤呢。

1946大撤退时,整个学校的学生都参了共军,后来由于是军属,地主降为富农,只是山,地都充公了,保住了命。

谢谢来访。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被割了韭菜”! 还以为在股市啥的被被割了韭菜!
您说的那个”割韭菜“,那可不是割韭菜就完了,那可是要“割命”的!
Dalidali 发表评论于
”共党是以暴力取得政权的,依此逻辑,一定以暴力维护。“
有道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