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之殇 爱之歌–收留疫中小留

打印 (被阅读 次)

情之殇 爱之歌(3)–收留疫中小留

一路沉默,除了Jenny这个可人儿,我实在没有太多和teenage打交道的经验。尝试了几次挑起话题都被Jack冷冷的“嗯”“哦”“不清楚”“不知道”搞得心灰意冷。偷偷瞄了眼后视镜中那张口罩掩盖着的脸,凌乱的头发,耷拉的眼皮,一副满不在乎。宽大不合身的衣服像个麻布口袋罩在他高高瘦瘦的身上。“就当他是个房客吧”我对自己说。开进车库,还没停稳,Jack就开了车门下车,径自打开后门,拿出行李。我只好赶快紧随其后,指引他走进家门。

“Mommy, did you see daddy? Jenny baked cookies. They are sooo cute!” 门刚半开,Vivian就一路小跑着边喊边迎过来。“Vivian,这是Jack哥哥,快叫哥哥。” “哥哥,哥哥,原来我的Christmas wish Santa收到了,他一定是迷路了,这么晚才把你送来。”小丫头边说边咯咯地笑起来,她的小嘴一直是顶顶甜的。我选择忽视Jack那紧皱的眉头和眼底一扫而过的厌恶感。“Vivian,what’s so funny?”Jenny 带着像只猴子一样吊挂在她身上的Lowrance也艰难地移过来。“Jenny,this is Jack. He’s gonna stay here for a while. You guys are at same age, maybe you can do homework together.”“Hey Jack, nice to meet you. I live next door. Oh, Lily, I hate to say, but you are so typical Asian parent. Homework always!”Jenny做了一个夸张的鬼脸, 逗得Vivian和Lowrance放声大笑。Jack却连口罩也没摘,冷冷地说了声hello。我把他领进了给他准备好的客房,一一交代好各项事宜,交给他一套大门和他卧室的钥匙,这才舒了一口气。

Jenny 善解人意地主动提出可以待到我做好晚饭。我轻轻敲敲Jack的房门,“Jack,晚饭想吃什么?有什么过敏或者不吃的吗?”门没有开,只传来一声“随便。”我刚想转身离开,“我不喜欢人家叫我Jack,我叫昊宇。”“好吧,昊宇,厨房随时都有吃的,你饿的话可以先吃些点心。”厨房的抽油烟机开到最大,轰鸣的声音正似我复杂的思绪,我有些后悔接回了这个烫手山芋。简单地做好了四菜一汤,打包好了一盒咕咾肉递给和我们告辞的Jenny。安排孩子们坐在餐座前,“yeah, mommy做了我最爱的咕咾肉。” Lowrance等不及要开吃。“小馋猫不要急,我们要等哥哥一起吃哦”Vivian像个小大人一样煞有其事,“我要先做偷吃的小老鼠啦。”“No,Lowrance!”伴着姐弟俩的笑闹声,我走到Jack的房门前,“Jack,哦,sorry,昊宇,吃饭了。”“我不饿。”还是冷冷硬硬的口气。我叹了一口气,回到餐桌前,把各个碗里的菜分了一半到保鲜盒里,放进了冰箱。然后告诉Jack,饭菜在冰箱里,肚子饿了自己微波炉热一下就行。照顾孩子们吃完饭,洗漱上床,一切安顿好,喧闹的一天终于恢复了平静。收拾完厨房,估摸着这个时间国内的逸楠已经起床,发了一条微信报平安,“昊宇已经接回我家了,一切安好。”半天也没有回信。

洗完澡,换上了衣柜里那条前几天结婚纪念日不能回家庆祝的先生网购送来的真丝睡衣。刚在床上躺下,先生的facetime打了进来,“一切都好吗?孩子接到了吗?”“都好,接到了,挺好的。你没事吧?”“好着呢。睡裙穿上了啊,我太太真美,让我好好看看。”“别油嘴滑舌,今天在医院门口看见你,好开心。”说着我的鼻子酸酸的,眼泪就要下来了。“哎,我家的大宝贝不许哭啊。今天同事都羡慕我呢,有个这么好的太太,把我心里美的。你看,我红酒都喝上了,配你送来的熏鱼,实在太好吃了,你也去倒点酒,陪陪我吧。”看着红光满面的自家老爷,我也心情愉悦起来,起身下楼去倒酒。刚走下楼梯,猛然看到厨房里有个身影,突然意识到家里有人不能穿睡衣下来,脚下一个踉跄踩上了Lowrance没有收拾好的玩具,不由得惊呼一声。厨房里的人也吓了一跳,抬起头,张开塞着满口食物的嘴,错愕地看着我。我赶紧上楼换好衣服,再下来,厨房间以及空空荡荡了。我犹豫了一下,想着要不要去问一下Jack有没有吃饱,又怕再碰一鼻子灰,索性算了,自我安慰到“他是半个大人了,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吧。”于是倒了酒就上楼了。

清晨,照例是被Vivian银铃般的笑声叫醒的,还未起身,就传来她夸张地惊呼声“mommy,发财了,发财了,我们家有好多好多钱啊!”我抱着睡眼惺忪的Lowrance循声而去,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一叠钱。我走到Jack的门前,敲敲门,“昊宇,客厅的钱是你的吗?”门还是没有开“是给你的房租。”“你随身带着这么多钱吗?”“早上去ATM取的。”“我没说要你的房租啊,你把钱收回去。”房间内没有传来声响。“是你爸爸让你给我的吗?”还是没有回答。我只能先把钱收起来。

早饭Jack没有出来吃,我用托盘把食物放在他门口。一上午在孩子们的吵吵闹闹中很快过去。去喊Jack吃午饭时,发现托盘上的早饭没有了。但是他还是不出来吃午饭。午饭后,Vivian开心地去隔壁找Jenny 玩,刚哄Lowrance睡下,逸楠来电。岁月真是把营养过剩的猪饲料啊,我简直不敢相信视频中那个油腻中年胖大叔就是曾经那个清爽阳光的大男孩。“不好意思,合妍,昨晚在应酬喝醉了,现在才醒。”“没事,我只是和你报个平安,昊宇已经接回我家了。”“实在太感谢了,你给我个账号,我把生活费汇给你。”我心里一动,果然昊宇给钱的事不是逸楠授意的。“不用,他住我这儿又不花钱。 ”那怎么行呢,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怎么还能让你贴钱呢。”“那就花了多少我记下来,等他走时和你算吧。”“也行,老提钱显得咱俗了不是?唉,我现在就是一个市侩的生意人了,你失望了吧。对了,昊宇这小子从小不听话,如果他犯浑,你们千万不要和他客气,揍他。”我有些无语了,借口孩子叫我,匆忙挂了电话。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