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珊终于确诊了

打印 (被阅读 次)
苏珊今年50出头,是一位来自波兰的移民,与多数新移民一样,在美国经过几年的奋斗,做上了一名执业理疗师。
 
七年前,苏珊曾经在我的门诊看过病,翻了一下记录,的确来过一次我的门诊,但只来过一次,也许因工作太忙,也许是疾病已痊愈了吧,以后也就沒见随诊了。
 
新冠大流行改变了地球上每个人的计划,甚至命运,生与死,工作与失业,居家与返岗,诸多矛盾与对立,有时候面临的是十分艰难的选择。
 
大流行至今许多门诊仍然只看紧急需要看医生的那些病人,其他病人要用远程医疗系统。
 
然而十天前,苏珊就预约了门诊,那是我每周唯一的一天门诊。我已记不清苏珊的模样了。在进入房间的时候,苏珊带着口罩,所以还是看不清她的模样。
 
从她的谈吐,可以看出她的焦虑。她迫不及待不停地说着,不希望被打断,
希望一口气把要说的话全说出来。
 
在大流行期间,许多病人心理上也不敢亲自到诊所看医生—害怕这该死的新冠病毒,在他们眼里,那儿是病毒最集中的地方。所以像苏珊这样要到这儿看医生一定是有问题的,也需要有胆量的。
 
我静静地听着苏珊的陈述,一边在电脑上记录一下病史。苏珊告诉我,她是位理疗师,病人很多都是从老人院来做理疗的年长者。三月下旬开始,她有点全身不舒服,有几天发烧,咳嗽,咽喉不适,去了紧急门诊,当时查了流感等,结果阴性后回家。一周后感觉好点,继续上班。两周后,又开始发烧,咳嗽,她便在家呆着,也不想去看医生,只是给她的家庭医生打了电话,医生告诉她在家隔离,有加重症状时去急诊室。
 
这种处理方法似乎是那个时候的标准答案,也许是因为检测试剂远远不够的原因。说着说着苏珊就莫名地哭了起来。
 
在家开始隔离时,每天吃点泰诺降温,喝水,睡觉, 苏珊本来就是只身一人, 这下感到孤独无助了。几天后她开始感到走路不稳,头晕。不过她觉得,等烧退后,一切都会好的, 尽管她不知道是什么病因。
 
在家五天后,她烧开始退了,也不咳嗽了。但走路还是不稳,仍然感到头晕。苏珊又给家庭医生打了电话,家医这时让她再去紧急门诊,在那儿苏珊终于测了鼻咽拭子,第二天医生告诉她,Covid-19核酸检查是阴性。
 
但是,自打发烧以来步态不稳,头晕却仍困扰着她。更摧残她的,是昔日的亲朋好友都不敢接近她了,她感到很伤心,即使发烧已逾一个月了,鼻咽核酸是阴性。
 
这个日子,看一般医生也不容易,返工也不容易。苏珊很想上班,哪怕心理恐惧仍在,按照指南,工作单位要求她做血液抗体检测,她的家医给她开了检查处方,苏珊去实验室抽了血,结果Covid-19 IgG 是阳性! --确诊了,成了一位曾经的新冠感染者。
 
听到家医打电话告诉她抗体阳性后,苏珊的一颗心反而变得踏实了,无论如何,她有了诊断,即使还是有些步态不稳及头晕......
其其 发表评论于
据说核酸检测在感染的头一个星期比较容易,三个星后基本上查不出来了,但这并不意味你好了,只是代表你的口腔和鼻腔里病毒的浓度不高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