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沌口及父亲的遗愿》

打印 (被阅读 次)

十月十八日,第七届世界军事运动会在我的家乡武汉举行,我和其他海外武汉藉华人一样万分激动。当得知武汉体育中心位于汉阳之郊的沌口经济开发区时,我的心情在激动和自豪之余,又涌出了许多悲伤和自责。

武汉是我的故乡,汉阳却是我生长的地方。在汉阳钟家村十字路口南隅,曾有我奶奶娘家的祖屋。而在这乡情背后,还有一份我为父亲没能看到今天的军运会盛况之悲伤,和当年没能完成父亲的遗愿自责。

二零一五年六月,在美国已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我们全家,陪已是九十高龄的父亲回国探亲。在我二个二十多岁儿子借助轮椅的帮助下,一切计划都顺完成,仅剩去汉阳及沌口经济开发区的计划待落实。然而就在这个当口,父亲病倒了,住进了武汉市一家医院的高干病房。在我还没有时间去调整自己情绪的情况下,一场貌似感冒的不适,在一夜之间转变成肺炎综合感染。父亲突然离世。

当精疲力尽地安排好追悼会事宜后,我沒有忘记父亲的遗愿,计划侍奉父亲的骨灰去汉阳及沌口经济开发区还愿。不料,其间我的小儿子突然发高烧不退,将计划打乱。最后,我们只得在极度的悲伤之中,带着没能完成去汉阳及沌口经济开发区的计划的遗憾返回美国。

父亲走后的这四年,我自己曾一度陷入因悲伤和自责到几近成忧郁症的状况。那时候,我精神恍惚,整日眼前都是父亲的影子。甚至没有能力独自待在家里。如果我比老公先到家,我便在车里等老公回来一同进屋。当时,连工作都受到了影响。

百般无奈下,我便试着把精神上的巨大负荷转移到笔头上。几个月下来不知不觉中,百篇纪念父亲的文章和诗歌问世。我为父母建立了网上纪念馆,将稿件发表到纪念馆栏目中,每天花几小时为父母做敬献纪念品和悼念仪式。与此同时,我的眼泪几乎没有停过,造成了视力迅速衰退。我意识到自己的状况,也设法让自己走出来。

后来,我的自由体诗歌已不能满足我纪念父亲的表达需求,我便开始自学写近体诗,即律诗或绝句。我注册了文学城微博,到 [诗词欣赏] 论坛参加相动。这样,我的思路逐渐放开了,开始写其他一些方面的文章和诗词。同时,我强迫自已参与美国居住地华裔组织的工作,负责每月为该组织做文字刋物宣传工作。殊不知,我学习华尔兹等社交舞蹈和中国民族舞表演也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始的。

现在,我终于使自己回归到正常人的生活状态。但是,为父亲去汉阳及沌口开发区还愿的念头始终没有实现。因为,我还一直没有勇气重回武汉去面对四年前父亲突然离世那悲痛欲绝的旧景故情。我甚至都一度不愿去考虑返回中国之事,因为那些侍奉父亲骨灰返美时,过安检和飞行途中所经历的一切的旧忆都令我窒息。我在等待。等待一个有勇气重回武汉的自己。

我知道,一定会有那么一天,我手捧父亲的照片,陪父亲去汉阳及沌口经济开发区还愿。而第七届世界军运会所在的武汉体育中心一定是我必将光顾的地方。

北极湖 发表评论于
无论我们住在哪里,我们都是湖北人!
斯人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北极湖' 的评论 : 北极湖兄,在诗坛就猜想你是湖北老乡。没有想还是这么近的老乡。幸会了!
北极湖 发表评论于
我老家就在沌口!
北极湖 发表评论于
我老家就在沌口!
斯人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李培永' 的评论 : 哇!在这里遇到老乡了。是呀,应该尽快回去看看。我们在汉阳区已没有什么亲戚了。那年和父亲回去,主要在汉口和武昌及青山亲戚家。但除汉阳外,我感情较深的是汉口海关那边。以前在那里工作了十多年。谢谢来访。
李培永 发表评论于
中国有句古话,何处黄土不埋人。去世的父亲葬在哪里,还是以后人扫墓方便为宜。不过,你确实该回汉阳去看看。我今年回武汉住了三个多月,深感家乡变化之大,我在武昌住,偶尔去汉阳,感觉都不认识汉阳了!祝福你现在一切都好!
斯人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omiao' 的评论 : 常感谢您的光顾和建议。理所当然,我们应该将父亲安葬在武汉。然而其它一些情况让我们没有那样做。首先,在那之前的二年(2013年),我母亲已在美国先行去世,且已经安葬在美国我现在居住的城市。那时,为了办好这件事,我和先生花了很多时间。最后一旦找到合适选择,我和先生决定在父母位置跟相邻的旁边,为我们自己也买了位置。父亲积极参与了这最后的决定。父亲对百年之后能与我们同处一处而非常欣慰。所以,我们感到父亲应该回美国与母亲在一起。第二,我是父母的唯一子女。我在美国已定居近三十余年。父母也在美国定居十多年。如果让父母双双安息在家乡,我们不仅无处祀拜父母,也无法照顾父母的墓地。在现在的安排下,我能够大约每三周去父母那里看看。我觉得挺安心的。多谢关心!
xiaomiao 发表评论于
建议:像楼主这样的情况,应该尽早将您父(母)的骨灰安葬在故乡汉阳为好。您父亲90岁时回到家乡时去世,他应该是想“落叶归根”。楼主应该了解您父亲的心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