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独联体国家说俄语的人越来越少了?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2023年是独联体国家俄语年。但在苏联解体后的30多年里,俄语的地位已然发生变化。它曾将所有苏联人民联系在一起,使中学毕业生能够轻松进入苏联任何一所大学,阅读苏联出版的所有书籍,或者只是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阿塞拜疆首都巴库或摩尔多瓦首都基希涅夫的街道上相互相打个招呼。

独联体不能没有一种所有人都能理解的语言。2022年底,独联体国家元首举行非正式会议,俄罗斯总统普京强调,俄语“是联结独联体各国的强大力量”。

今年,独联体计划开展一系列支持俄语并提高其作为族际交流语地位的活动,这无疑将有助于充实所有独联体国家居民的精神文化。

那么,俄语在独联体国家的地位如何?

俄罗斯和白俄罗斯

目前,俄语在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具有国家语言地位。

哈萨克斯坦

俄语在哈萨克斯坦是官方语言。根据1995年《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宪法》第七条,“在国家机关和地方自治机构中,俄语与哈萨克语一样,平等地正式使用”。这一规定载于1997年7月11日颁布的《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语言法》。

吉尔吉斯斯坦

根据2010年6月27日通过的《吉尔吉斯共和国宪法》第10条,俄语在吉尔吉斯斯坦也是官方语言。2000年5月29日颁布的《吉尔吉斯共和国官方语言法》规定了俄语的地位。

塔吉克斯坦

根据1994年的《塔吉克斯坦共和国宪法》(第二条),俄语是族际交流语。

2021年俄罗斯国立普希金俄语学院的“语言全球竞争力指数”指出,从日常和科学交流作用的综合数据来看,俄语在世界12种主要语言中排名第5,仅次于英语、西班牙语、汉语和法语。

值得注意的是,排名位置并非由“语言的使用人数决定”,而是由其满足人对教育、信息、社会和专业互动需求的能力决定。

报告作者称,后苏联空间最尖锐的问题是俄语教育的缩水。30年来,各级教育机构中用俄语学习的学生数量减少近一半。

中小学

在后苏联国家(不包括俄罗斯),用俄语学习的儿童总数下降到19%——是1990/1991学年的一半。从绝对数字来看,人数从920万下降到410万。只有白俄罗斯是例外——增长11%。

但过去十年也有积极趋势:用俄语学习的儿童总数逐渐增加,他们主要来自中亚共和国(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哈萨克斯坦),以及阿塞拜疆。报告作者认为,这不仅与人口增长有关,还与俄语教育的高竞争力以及历史偏好有关。

教师

目前,南奥塞梯的俄语语言和文学教师在中小学教师总数中所占比例最大,达到11.8%。最小的是拉脱维亚,只有1.7%。

学院

研究表明,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以及白俄罗斯在讲俄语的学生数量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库曼斯坦、立陶宛和拉脱维亚的中等职业教育学校几乎不使用俄语。乌克兰的职校和学院几乎停止俄语教学:2019/2020学年只有347人用俄语上课。在爱沙尼亚,只有私立教育机构有俄语教学班。

大学

哈萨克斯坦高等教育机构中讲俄语的学生人数减少近10万人,拉脱维亚减少近4.5万人,格鲁吉亚减少近3万人。

同时,白俄罗斯讲俄语的学生人数增加4.5万人,塔吉克斯坦增加1.2万人,吉尔吉斯斯坦增加1万人。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已经完全改用俄语作为教学语言。

科学

事实证明,俄语是独联体的科学语言。在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有大量科学家在俄罗斯RSCI基地发表文章。同时,亚美尼亚、波罗的海国家、摩尔多瓦和土库曼斯坦的作者人数要少得多,但引用指数更高。

俄罗斯教师如何助力独联体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俄语教育?

2022年,来自49个地区的350多名俄罗斯教师前往七个国家开始自己的2022/2023年学年,在参与“俄罗斯教师在海外”人文项目国家的200所学校里授课。

据了解,俄罗斯教育部的“俄罗斯教师在海外”人文项目,旨在促进俄语和俄罗斯教育在国外的发展,自2017年起与伙伴国的国家教育部共同实施。项目地理范围不断扩大,如今提高海外俄语教学质量的综合工作覆盖了7个国家:越南、吉尔吉斯斯坦、蒙古、塞尔维亚、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耳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