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回国路:上海,你让我哭泣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我不相信眼前看到的景象,是走进国门的上海。这个曾经让我骄傲的城市,变得越来越陌生。

你越热爱这个城市,越心痛眼前的一切。

浦东机场依然空空荡荡

01

浦东国际机场,是国门,也是上海的脸面。无数海外朋友在走下飞机的那一刻,从这里感受上海的包容与开放,每一个从海外归来的上海人,也曾在这里感受家乡的亲切和温暖。

但今天,在这样我找不到以往的那种骄傲和快乐。

曾经车水马龙的浦东机场切割得像一个工地

原本敞亮宽广的机场大厅,被临时隔板分隔得七零八落,像一个年久失修的工地;以前窗明几净的航站大楼,如今在地面上、墙角边、电梯里,到处积着灰尘破乱不堪;曾经门庭若市的繁华空港,屏幕上显示只有我们这班悉尼飞来的MU562一个航班,像是一个冷落的边陲小镇。

机场的警示牌

我从没见过这样凄凉的上海。

我不相信一个世界级的空港,如今会是以这种方式迎接四面八方的人们?

去年的九月,也在这个同样的黄昏,我走下机场的时候,因为那种满满的幸福感和内心的安全感,当晚写了那篇#在上海的国门,遇见那道白色的风景#

今天,我却没有一点心情、找不出任何理由,去赞美这个眼前的上海。

很久没看到“大白”了

拖着消毒过的行李,那些湿润着酒精气味的一切,突然面对许久未见的大白们,没有曾经的那种好感和温暖,那种飘然的白色显得有些刺眼,像是给原本就凄凉的机场,增添了更多的冰冷。

去核酸检测点的路像地道战

我不喜欢以这样的方式,踏上家乡的土地。开始怀念,以前每一次归来,总那么期待、快乐、温暖。

02

除了天价的回国机票,在悉尼飞中国的旅客,与别的国家不同。在二天前,我就开始为回国之旅忙碌。

悉尼史密斯航班人声鼎沸

第一是必须做多次核酸。

按中国政府要求,必须在航班起飞前做两次核酸检测。

第一次是起飞日减去2天,比如我是9月28日起飞,那第一次核酸就是9月26日完成;第二次核酸检测在悉尼国际机场起飞前当场做。做完后要等一个半小时后拿好报告,才能去排队办登机手续。

第一次核酸检测和第二次核酸检测,都必须选择在中国驻澳洲大使馆指定的核酸检测单位进行,且必须不是同一家检测机构,并发送你指定邮箱并要打印纸质报告。

许多老人没有邮箱,将是件麻烦的事。

悉尼的核酸检测费用还都不一样,从79澳元(人民币400多元)到150澳元(人民币700多元),就是说每人得增加一千多元人民币的成本。

第二是必须扫各种码。

首先,在取得48小时前核酸阴性证明后,要按中国驻澳使馆要求,下载防疫健康码国际版,注册后会有一个咖啡色的二维码,表明你尚未上传审核资料。等你取得48小时前核酸阴性证明后,再点击打开,选择回国人员入口进入,按步骤填写准确才行。必须事先准备好护照、回程航班行程单、核酸检测报告的截图照,完成填写,确认无误后,点击上传审核,这时候会出现审核中的粉红码。

一般在三、四个小时后,会有审核结果发到你手机上。我是改了两次才显示绿码,没有绿码是办不了登机手续的。

其次,在办理登机手续后,还得当场扫中国海关的健康申报二维码,填写乘机人详尽的一堆资料,上传后拿到一个海关健康QR码,方可以扫登机牌进入行李安检区域。

如果没有海关健康QR码,中国航班会拒绝你登机。我当场看到一个中国老人不会扫码填写,急得满头大汗求助别人,差点误了登机。

如果是飞往中国普通舱的乘客,差不多得提前6个小时到机场,我的许多同机旅客,早晨4点多就起身,为了防止某个环节出问题,误了高价的回国机票。

每个环节,就让回家这件幸福的事,稀释着心里的快乐。

泰戈尔说过:我们误读了世界,却说世界欺骗了我们。

03

疫情这三年,我不断穿梭在悉尼和上海之间,我在史密斯机场和浦东机场之间,看着东方和西方。

早上出发的时候,我在悉尼史密斯机场的人群里,看到了一个人声鼎沸的场景,羡慕澳洲人开始了自由自在的生活。

悉尼史密斯机场的恢复了所有的国际航线

十个多小时近万公里的飞行,我的航班在下午7:40降落在了浦东国际机场。

这个晚上,巨大的浦东机场,仅仅只有我们一个国际航班。而我抵达上海宾馆隔离酒店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

一路,我像一个被加工的零部件,安放进了流水线需要的程序里,没有温暖、没有效率、没有热情。

一个多小时等待,看不见交接人员

下机的那一刻起,就如走在地道战的场景。上楼下楼、七转八弯,第一件事是做核酸。我不知早晨登机前刚做的规定核酸还有啥意义?隔离时前3天不是每天还要做核酸吗?

接着填写及查验海关的《健康申报码》,等待行李消毒;接着扫码《机场入境旅客信息二维码》,接着去寻找自己的行政区等待。

等待区像是边陲小镇的汽车站,零乱不堪的样子,让谁都不解而心痛,眼前的一切与一个国际大都市的上海挂不上边。

疲惫的旅客在等接待人员

我和另一个旅客在静安区,从晚上9点起等待,整整一个多小时没有接待人员。我看了一下其他区域,徐汇、虹口、松江,杨浦等大多一样空着。各区的接待点,大多挂着“交接班”牌子,甚至没有联系电话。

走道里满是拖着行李箱己折腾了一天的长途旅客,没有商店、没有食物,甚至找不到一点水喝。

如果有人叫呼,那怕等待是亲切的。

如果有口水喝,那怕疲劳是温暖的。

但这一切,却在已经有三年防疫经验的上海,在国门内的第一站,不知不觉中消失殆尽。

那个“欢迎您回家”的广告文字很温暖,拖着行李的旅客看着空空荡荡的滩位,除了等待,除了耐心,我想,谁都不会喜欢眼前的这个上海。

欢迎标语柜台没有接待人员

莎士比亚说:爱是一件甜蜜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