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陆配身分接受BBC采访后,我被墙内粉红挂了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上官乱(本名凌怡),四川人,前媒体人、作家、女权主义者、台湾社会观察者,著有《九观音》、《“女流氓”之辈》、《这样走,才能看见真台湾》。

2020年这位“成都才女”嫁作台湾媳妇移居台湾,此后的创作并未停顿。2022年5月,上官乱开设自己的YouTube频道“上官亂”,发布的视频多与台湾生活、台湾观察有关。

2022年9月22日,上官乱接受了BBC的采访,以陆配身份表达了对两岸政治/社会的一些个人看法。9月29日,上官乱在个人YouTube频道分享了一些采访后续,例如她遭到了一些中国墙内小粉红的攻击。同时,她也提到“小粉红”并非大陆特产,对于台湾的威权历史与民主未来进行了一番简评。

 

 

原始报道:

陆配或新住民?新移民女性如何观察台湾生活及两岸政治

“我已经从‘陆配’毕业了!我是前‘陆配’,曾经的‘陆配’,已归化的‘陆配’,你们也可以称呼我‘台配’,台湾籍的配偶......”

这是来自中国大陆大连知名“陆配”(大陆籍配偶)莉雅(Lia)最近在YouTube发出的影片诉说的心情,在网路上引起讨论。移居台湾六年多,莉雅是台湾小有名气的网红(YouTuber),与台湾丈夫住在台湾新北市并育有一子,她在疫情后以“焦虑主妇”开始,常在网路分享她在台湾养育小孩的甘苦谈,并对台湾教育乃至防疫政策的个人观察,广受台湾媒体报导。

事实上,自新冠疫情爆发至今两年多,许多在台湾的中国籍配偶,不管是初来乍到或定居台湾多年,都开始经营了“自媒体”,制作影片上传到YouTube或中国大陆的网站(西瓜视频)等,蔚为风潮。她们讨论并分享台湾的生活或对两岸制度的比较及观察,引发两岸网友高度兴趣。

此外,一些经营较久或者对于政治议题不避讳的陆配,在YouTuber常有极高的点阅率,也有些人也凭藉网路名气及流量,做起了团购等小生意。

但是,陆配也时而要面对一些小粉红或台湾言论过激的网友抨击。譬如,莉雅说,这几天她在发布自己拿到身份之后,在中国大陆定居的台湾艺人黄安,随即转贴她的照片到微博并对其讥讽,引发争议。

无论如何,在台湾这些外籍新住民的发声,业已是台湾舆论新鲜且引人注目的声音。台湾一些电视频道,以制作节目广邀世界各地的新住民,分享意见以及在台湾生活的大小事,颇受欢迎。

BBC中文访问了两位在台湾的陆籍配偶,分享这几年她们在台湾的生活及自我认同的反思。

根据台湾内政部移民署统计,截至2021年7月底,台湾累计有近35.1万陆配人士,女性占33.1万。

据分析,约20多年前,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两岸经济越来越紧密,近百万台商前往大陆设厂公干,间接在两岸搭起婚姻桥梁。但彼时两岸通婚初期,管理及审核不易,有关两岸联姻的消息,在台湾舆论通常聚焦在“假结婚真卖淫”或人蛇集团等负面信息,外界鲜少听到陆配自己的声音。

这种情况来到当下社交媒体挂帅的新时代,在台湾的婚姻移民也学会经营自媒体。特别在疫情期间,在YouTube等网络媒体,可以开始看到在台陆配及其他外籍配偶,广传制作影片,分享他们在台湾的养儿育女或成家立业的心路历程,抒发自己在台湾生活的高高低低或针砭时事。

其中陆籍配偶面对的身份认同问题,一直是各界最感兴趣之处。

陸配或新住民?

譬如,来自四川成都的“上官乱”,这个名字是她写作的笔名。上官乱告诉BBC,大学念的是传媒,后来就一直在中国文化界工作,她在2014年首度来台湾,开启与台湾的缘分。2017年全职写作,在大陆出版了有关台湾文化历史的书籍,受大陆书市注目。之后,她与台湾籍的先生在大陆相识,2020年成婚,在疫情蔓延全球之际,她移居到台湾北部桃园中坜市定居。

来台两年,上官乱持续发表她对台湾及两岸政治的观察。她也经常以女权视角臧否台湾及大陆社会变迁,逐渐受到台湾舆论关注,并被台湾电视台谈话性节目邀请,广谈在台湾生活的经历。

也许因为其作家背景,上官乱的影片多半是有关政治及历史的介绍,她经常到台湾各地历史景点,介绍一些即便是台湾人都不熟悉的历史,譬如日本殖民统治时代发生在台湾的一些事件。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上官乱并不避讳批评家乡中国的一些政策。譬如,采访之际正逢她的家乡成都防疫封城,上官乱彼时便在网上提到母亲住的小区,有女性性工作者因为封城,没有收入正挨饿的遭遇,让她感慨万千,并对记者提出她的批评。

这种直来直往的态度,也表现出她在看待自己身为“陆配”的认同上面。

因为,根据台湾移民法律,在台陆配适用法条是《两岸人民关系条例》,陆配拿身分证叫做“定居”,须在台湾住满6年才可申请身分证及护照,其他外籍配偶则需4年。而外籍配偶在台湾,则只需要先取得居留证后先住1年,之后合法居留台湾3年以上即可申请身份。

在政策上的显著差异,一直以来招致许多两岸联姻家庭或人权组织抨击。后者强调这种差别待遇即是赤裸裸的歧视,需要废除。同时,或有一些陆籍配偶不满被称以“陆配”或“外籍新娘”称呼,因而希望被称为“新住民”免去陆配标签。

针对这议题,上官乱的回答出乎意料。

她告诉记者,就这称谓,她不认为需要特别政治正确。她强调个人绝对认同陆配应争取权益,但她认为同时不能刻意忽略所谓“陆配”这个称谓就是两岸关系缩影:“我觉得不需故意忽略两岸关系的特殊关系。要不要叫我陆配或新住民,对我来说不是特别重要的。”

换言之,上官乱认为,相同待遇不代表就是真平等,有差异也未必是歧视。她又说:“大陆籍的配偶与其他外籍配偶在制度上的差异,对我来说,就是以两岸关系为基础。而两岸关系与台湾与其他国家的关系,譬如越南就是有差异。两岸关系紧张,大陆对台湾的军事威胁也一直在,我不想忽略这个议题,而且这议题我认为也不该忽略。”

上官乱补充说:“其实最重要的,我为什么要强调陆字,因为我就是来自大陆啊,我永远会带着这个印记,因为我有责任用我亲身经历的一切,耳闻目睹的一切,诚实地告诉自由世界的人民要怎样珍惜民主和自由......”

当被质疑是否只“报喜不报忧”,上官乱回应称台湾当然有许多缺点,譬如老旧的危楼建筑,交通十分紊乱,汽车机车与行人抢道,海洋环境污染等等,都有很大的改善空间。而台湾也有华人世界都有的人情包袱等等,她都不讳言存在。

但是,在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8月访台后,两岸关系更显紧绷,有些人也将矛头转向陆配家庭。她在网上说,最近有一些支持北京的台湾网友(红湾)批评她是“绿配”让她哭笑不得。上官乱称自己先生一向是蓝营选民(亲国民党),应该叫她“蓝配”比较适切。上官乱说,父母对于她嫁到千里之外的台湾当然也有过担心,但她强调自己身为作家,不会停止探索这个世界。

“台湾身分证对我的意义”

“我记得我刚来台湾,在百货公司当柜姐的时候,隔壁柜也有一位陆配,她学了台语,每次都跟我说台语,一直提醒我该学台语。我记得,有次一位客人问她哪一省份过来的,她马上说她不是大陆人,只是小时候爸爸在大陆工作,她过去读书,所以有大陆口音这样。我当时真的气爆了!我的家乡有很多缺点,但不妨碍我热爱它。就像台湾也有很多缺点,也不妨碍我融入它......连自己的妈妈都不爱?说是爱国吗?我不相信。”

这是已经定居台湾11年,近40岁的陆配何新瑶的感慨。

来自中国大陆北部某大城,网友习惯称她大瑶,她几乎一周就有一只影片上传到网路上,成为人气陆配网红。

她向BBC解释自己与台湾的缘分,来自20多岁时,当时她在澳门一家包装公司工作,刚好一位台湾同事来澳门开年会,就坐在她旁边,主动找她攀谈。这名台湾同事三个月多后,成为她的丈夫。一年多后,她也决定搬到台湾中部,并诞下一女。至今两夫妻已经度过第11个年头。

何新瑶表示,在几年前,开始在YouTube及大陆的西瓜视频上传介绍自己在台湾的观察及家庭生活,也因此在现实生活中结交了许多陆配姐妹,大家在台湾会彼此照应。但是,随着两岸关系变化,每当政治关系有任何变化时,她跟许多陆配姐妹相同,都要应付许多来自两岸过激的质疑或批评。

“其实,我刚开始做的是在大陆平台上放影片,常收到人身攻击的私讯。最近两个月,就没在大陆网站上传影片,只做YouTube。但还是有一些人还能翻墙过来,私讯骂我是双面人!再难听的话都有,或者造谣生事。”

“坦白说,刚开始我受这些谩骂的影响很大,有抑郁症倾向,当时会哭啊还失眠,要靠安眠药入睡,真的特别难受。后来是我们教会的长老开导我,要我别把情绪交给别人,现在我就好很多。但还是有少数人私讯来骂我小孩或我妈,骂得无底线,特别难听,我不能接受,碰触到我的家人我一定会嘴死他,那是我的底线。”

确实,今年8月佩洛西访台当夜,她也收到许多在大陆亲友或网友的关心, 担心她身家安全,因为在大陆网上,当晚有关大陆攻打台湾的信息铺天盖地,也有人对她谩骂。但当时,她反而跟许多台湾人一样,不是特别紧张。而且,隔日她跟先生还开车去探视一位初来乍到的陆配姐妹,后者刚嫁到台湾半年,但当晚因为恐惧战争爆发,已经在准备逃难。他们笑着看着前晚朋友给自己准备的逃生包中还有防辐射衣物(怕核导弹),同时吃吃喝喝舒压,嘲笑自己的“过度反应”,也过了一天。

何小姐向记者表示,其实早在几年前她就能去申请身分证及护照,但是这两年她有一些心态上的转变,比较开放地去理解台湾的种种,因此才正式动心去申请台湾护照及身份。她解释说:“其实不管去哪个地方,有那个地方的(身份)证件,会比较便利,买房子可以贷款,台湾房贷利息还比较低......以前没有身分证买房要全款,我压力大得受不了!当然还有很多方便的事情,这要讲讲不完的。”

那天去领了身份证,台湾当地政府还送了何新瑶一条棉被,意思是恭贺她落籍台湾,并祈愿她幸福“一辈子(一被子谐音)”。

何新瑶强调,刚拿到台湾身分证的当下,眼泪就在户政事务所控制不住掉了下来。回家后,她还哭了整晚。原因并非是台湾身分证带来的便利,而是一个私人原因。

她说一领到身份证件,背面“父母栏”印上了自己已逝父亲的名字,才让她情绪激动。因为她的父亲8年前因为心脏病猝逝,生前一直想来台湾看看日月潭,心愿未了。而且,在大陆人过世后,户口本上就没有已逝者名字,去派出所也无法查底稿。因此,在自己热腾腾的台湾身分证上,还印有与自己感情深厚父亲的名字,对她而言,这是意义最为深刻之处。

每年都会回家探亲一次的她,已经开始在打点探望母亲及亲友的行程了。

偶偶地来一发 发表评论于
什么逻辑。我在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这么说。你只能推论出我不在台湾。

rain77 发表评论于 2022-09-30 10:01:20偶偶地来一发 发表评论于 2022-09-30 08:16:44
女拳同婚的最好都去台湾。你们过的舒服,我们也舒服。
———————-
所以言多必失,你还是会透漏出你在大陆翻墙出来的事实哦。是在监狱翻墙上班吗还是自己翻?自己翻小心警察敲门请喝茶。
偶偶地来一发 发表评论于
@湾区范儿 台湾跑大陆的人可多。用脚投票这事你们吃亏。
湾区范儿 发表评论于
大陆人去台湾,就是以脚投票,因为大陆的情况比不上台湾。墙内粉红护照都没有,国外都没见识过,让他们自嗨就好。
人间不值得007 发表评论于
一楼笑死我了 收关。
rain77 发表评论于
偶偶地来一发 发表评论于 2022-09-30 08:16:44
女拳同婚的最好都去台湾。你们过的舒服,我们也舒服。
———————-
所以言多必失,你还是会透漏出你在大陆翻墙出来的事实哦。是在监狱翻墙上班吗还是自己翻?自己翻小心警察敲门请喝茶。
偶偶地来一发 发表评论于
女拳同婚的最好都去台湾。你们过的舒服,我们也舒服。
彼采荇兮 发表评论于
"在台湾舆论通常聚焦在“假结婚真卖淫”或人蛇集团等负面信息," 原文引用哦。 看来您认为不是歧视,而是事实喽? 所以 您又出来卖了?

我要真普選 发表评论于 2022-09-30 04:29:00ROUTARD: 怎樣待遇差被歧視?是被戶籍歧視,孩子不能在當地上學?還是醫保被歧視?
彼采荇兮 发表评论于
"在台湾舆论通常聚焦在“假结婚真卖淫”或人蛇集团等负面信息,"
言论自由么
指鹿为马 发表评论于
虽然她还有很多顾忌,她比在墙国的任何奴才都自由。

Liantao 发表评论于
傻X无毛 利用美国的新闻自由在这里搅浑水 却要说他人因言获罪是应该。
Campylo 发表评论于
我要真普选,你这个曾说出“宁可在香港当苟,也不在大陆做人”的四川人真无聊。你现在还是一句粤语也不会说吧?但是拼音输入繁体字比以前错误少了。记住啊,繁体字和简体字不是严格一一对应的关系
吃货2001 发表评论于
楼下熊猫是受过女人什么伤害?还是帕金森发作?
功夫熊猫茶 发表评论于
活/该
功夫熊猫茶 发表评论于
活该
功夫熊猫茶 发表评论于
活该,自己捞了好处
功夫熊猫茶 发表评论于
用这个发子捞了好处,活该被骂
Bslrim 发表评论于
没啥奇怪的,路都是自己选的
百家争鸣2012 发表评论于
陆配的称呼应该是台湾人这么叫她,她自己觉得自卑而已。一个自卑的人,自然要坚持强调台湾身份。
大西洋渔夫 发表评论于
经厉过中国愚蠢的清零的人都非常反感政府的淫威。我现在特怕听“我的祖国厉害了”之类。我的祖国就是一团翔
不重复的用户名 发表评论于
蛙嗷!女拳威武!上下两张嘴,横竖都有理!
我要真普選 发表评论于
感謝Campylo支持台灣獨立、感謝Campylo反對習近平
topten 发表评论于
陆配在台湾嗨嗨生活就是了, 参与政治就是自讨苦吃
Campylo 发表评论于
同是四川人的“我要真普选”那个羡慕嫉妒恨呀!不会说粤语的他曾大喊“宁可在香港当苟”都没人理
Campylo 发表评论于
其实在台湾,陆/大陆似有贬义。差不多十年前在某台湾朋友的FB上,看到另外一个在大陆工作的台湾人大谈“426”们请他吃饭和他交朋友,其他台湾人也用调侃语气附和嘲讽“426”。我搜了一下426就是“死阿陆”。艹,这看来代表了许多台商的立场:在大陆赚钱,却看不起大陆人。
我要真普選 发表评论于
ROUTARD: 怎樣待遇差被歧視?是被戶籍歧視,孩子不能在當地上學?還是醫保被歧視?
ROUTARD 发表评论于
陆配在台湾的待遇还不如东南亚配偶和外劳。就这样被歧视对待,这位还要舔。
Nosohard1 发表评论于
自找的, 你嫁人就嫁人, 犯不著點評這個那個, 誰都不是你點評的.
要點評, 你點菜大媽,他被罵死都不會害臊的, 臉皮厚
泰傻 发表评论于
无论你身在祖国,还是近在台湾,或是远在海外,你,只能说我们爱听的,说党爱听的,说习主席爱听的,否则,文学城党支部及全体留守成员就要踏上一万只千年不洗之脚让你百年不得翻身十年喘不上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