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大预判:习连任 汪升总理 李不裸退 无接班人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图:Julian Finney/Getty Images)

距离中共二十大的举行还有不到一月,在两次政治局会议以及习近平出访中亚后,我想现在没有多少人会怀疑他不能连任了。那么关于二十大有哪些值得关注的事项,尽管这段时间谈的人很多,我也提出我的看法和推测。

第一个事项,中共二十大的政治主题会是什么,我认为很可能是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国的复兴,对未来五年乃至十年如何建设中国式现代化做出规划和部署。有几大迹象显示了这一点。

一是前不久《求是》党刊发表了习去年在十九届五中全会关于经济发展新格局的讲话,该讲话对中国式现代化作了阐述,指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具有许多重要特征。世界上既不存在定于一尊的现代化模式,也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现代化标准。中国所推进的现代化,既有各国现代化的共同特征,更有基于国情的中国特色;既切合中国实际,体现了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也体现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要坚定不移推进中国式现代化,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断为人类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二是在今年7月举行的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关于二十大的专题研讨班的讲话中,习又表示,在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的长期探索和实践基础上,经过党的十八大以来在理论和实践上的创新突破,中共成功推进和拓展了中国式现代化。世界上既不存在定于一尊的现代化模式,也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现代化标准。中国推进的现代化,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必须坚持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坚持把国家和民族发展放在自己力量的基点上、把中国发展进步的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这两个讲话均谈到中国式现代化,要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人民日报7月还以本报评论员的名义就中国式现代化发表了一篇评论,题目就是“以中国式现代化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8月政治局会议宣布20大10月举行的新闻报导中,亦有“继续扎实推进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继续有力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继续积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团结奋斗”的表述,而中国式现代化的内涵,包括“共同富裕”、“党的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等。

习为什么要把中国式现代化作为二十大的主题?在我看来,是因为中共如果走出一条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就可以宣称,它打破了西方垄断的现代化标准,为人类探索出一个有别于西方普世价值的、适合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现代化发展模式。而习显然认为,在他的领导下,中共能够做成这个事。以此回应外界包括党内对他连任的质疑。所以,习很可能在他统治的第二阶段,要高举中国式现代化的标识,作为其连任的合法性依据。

第二个事项,党代会上中共领导层会有什么变化。对此我的判断是,现有的政治局七常委格局会保留,“七上八下”的所谓规矩也会保留,但在某些习认为的重要领域和系统,如外交系统,如果没有合适人选,也有可能破除这个规矩。

习会把自己的亲信和信得过的人安排进政治局,并占据大多数关键职位,但是也会把政治局的一部分名额和少数重要岗位分配给其他派系,以显示中共这个最重要机构的权力来源多样化而非他一家独占。从比例上说,政治局习氏人马至少要占到六成以上,军队、政法公安、组织、宣传、反腐败等系统要有习的亲信和信得过的人掌控。

习暂时还不会指定接班人,也不会把总书记改为党主席制。尽管党主席形式上的权力要比总书记大,但习的总书记权力含金量已经达到党主席这个职位应有的程度,他没有必要在二十大改;还因为如果改党主席制,谁做总书记大概率就是接班人,而习现在还没有想好这个问题,他不会在二十大指定接班人。

总理人选,汪洋的可能性要大过胡春华。原因在于,汪的资历和能力要强过胡,汪和邓小平时代的改革派的联系与资源也要超过胡;如果经济建设重新成为党的工作中心,习会需要一个既然执行他的意志又能干的总理,汪会是一个更合适的人选;胡成为总理,其党内排名要超过现有的三位常委,这不符合中共论资排辈的传统,虽然习打破了很多规矩,但要胡越过三位常委的可能性还是不大。

李克强不会裸退。因为李裸退与否不是李个人能决定的,如果李裸退,映衬习恋权,所以习会以党的名义要求李不能裸退,李在二十大的角色是党内排名老二的人大委员长。

上述人数安排是正常的逻辑预测,也有另一种可能,即“七上八下”的规矩被习废除,政治局及其常委会完全被习所控制。但这应该还是一个小概率事件。第三个事项,二十大后中共会有什么样的政策变化或优先举措,我的看法是:

经济方面,鉴于经济是做好各项事情的基础,以及中国目前糟糕经济状况,为避免经济持续下行对民生的冲击造成某种不可控的后果,中共在党代会后很可能重新把经济作为其中心任务,一定程度上放松对资本的管控,减少折腾。

国内政策方面,共同富裕是习的施政目标,也是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内容,未来五年中共会在国民的收入分配上加大调节力度,有可能会出台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国内政策的另一重点是做实全过程民主,强化全过程民主的宣传攻势,从而中共就能宣称是民主执政,中国是民主国家,和西方争夺民主话语权。至于中国民众关注的动态清零,最快今年年底,最慢明年两会后应该会取消,主要取决于全球疫情在今年冬天的变化以及中国经济未来几月会不会有所好转。但不管怎样,这一政策的荒谬性越来越显现,民众接受的程度越来越低。

至于反腐,习会保持目前的力度,至少不会强化,甚至有可能弱化,因为他要让官员和衷共济,集中力量搞建设。继续大力反腐会让官员躺平,这是习不愿看到的。

外交政策方面,会延续目前的态势,重点在三个层次:一是尽量保持对美斗而不破的局面,但是不会对美抱有任何幻想,会做好和美国摊牌的各项准备,如果两国最后不得不摊牌的话。二是台湾问题依然是外交的重中之重,在台湾问题上会反守为攻,提出新的对台方略,制定一国两制的台湾方案,加强统一台湾的准备和部署,围台军演后,中国事实上进入了以武逼统模式,台海战争有可能在未来五年发生,假如美台关系取得更深突破的话。

三是和俄罗斯深度结合,两国组成事实上的同盟关系;同时通过一带一路,加强和东盟、中亚与中东、非洲、南太岛国、南美的经济合作,在第三世界国家寻找和扩大潜在的反美力量。

(※作者为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全文转自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