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看懂 数百万冤魂的杀戮战场 成活摘器官的深渊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近日连连传出恶质的诈骗集团将台湾人骗到柬埔寨的案件,原本对未来充满期待的被害人,在诈骗集团眼中,却不是“人”,而是“猪仔”。有些沦为诈骗集团帮凶,有些则是被殴打、性侵,或是被当成“货品”转卖给其他诈骗集团,也有人惨遭抽血、强摘器官,死亡后甚至被弃尸荒野,令人不寒而慄!



近日连传恶质诈骗集团将台湾人骗到柬埔寨的案件,被害人惨遭殴打、性侵,甚至丧命。合成画面。背景为柬埔寨“吐斯廉屠杀博物馆”。翻摄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

这么庞大的犯罪集团存在于柬埔寨国境内,柬埔寨官方却似乎不愿作为,放任这些犯罪集团不断吸收受害者,让各个犯罪集团互相竞争又合作、“异业结盟”,从电信诈骗到器官贩卖“一条龙”似的产业链发展营利。

《苹果新闻网》为读者说明,柬埔寨官方“放任”外国犯罪集团在当地肆虐的脉络,以及柬埔寨这个历史悠久的王国,却成了东南亚国家中“杀戮战场”的历史源流。

●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杀戮战场”

柬埔寨的前世曾是建立超级大城“吴哥窟”的真腊,元朝的周达观在《真腊风土记》中记述了吴哥窟城郭规模之巨大,“州城周围可二十里”,并盛讚国强民富是“富贵真腊”。

然而,当年的“富贵真腊”到了20世纪的今生,却成了人间修罗场。1975年共产组织“赤柬”夺取了政权,当时的领导人波布(Pol Pot)採取“大清洗”的方式,集体性的、计划性、规模性的屠杀反对份子。

从1975年到1979年短短4年时间,“赤柬”屠杀了将近200万人民,占了当时柬埔寨约700多万人口的四分之一。为了让人民“听话、服从”,几乎将国内的知识份子屠戮殆尽。而且,全都是柬埔寨人杀自己柬埔寨人。

至今,柬埔寨仍有多处万人塚,首都金边附近的“吐斯廉屠杀博物馆”(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就是其中一处集中营。博物馆中满满的人骨、刑具,置身其中似乎仍可听到当年的哭嚎声,也印证了当时已成了修罗场的柬埔寨是一个人比鬼可怕的“杀戮战场”。



柬埔寨“吐斯廉屠杀博物馆”由被害者头骨组成的牆面。美联社资料照片

因此,见惯了“大场面”的柬埔寨军警,似乎已对犯罪集团的暴行无感,反正死的也不是当地人。

●贪污横行的柬埔寨官场

柬埔寨的警方“手脚不乾淨”并不只是民间的刻板印象,根据具有国际公信力的“国际透明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今年4月公布的“2021年全球清廉印象指数”(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柬埔寨在全球180个国家地区中,排名第157名,跟伊拉克与辛巴威同级。台湾则是第25名。

柬埔寨总理是现年70岁、军人出身的洪森(Hun Sen),他已经实质掌权超过38年。根据路透报导,在他的强势主导下,他所领导的执政党“柬埔寨人民党”(Cambodian People's Party),已经通过决议,未来的接班人将是他长子,现年45岁的洪马内(Hun Manet)。



柬埔寨总理洪森(左)与接班人、长子洪马内(右)。路透资料照片

洪森靠著军权掌握政权,深信“枪杆子出政权”,先安排长子掌握军权,目前已是官拜陆军中将,并负责掌管皇家陆军,将枪杆子牢牢掌控在自己家族手中。

柬埔寨政权牢牢掌控军权,至于在金权方面,柬埔寨恶名昭彰的外国犯罪集团大本营“西港”等地,则靠著发给网络游戏、博奕公司的特许证,每年进帐高达50亿美元(约台币1513亿元)。

除了“上交”的钜额款项,当地的军警则靠著“业外收入”壮大势力,对于外国犯罪集团的各种绑架、贩毒、卖淫、人口买卖与贩卖器官等罪行则採取放任的态度,以最原始的丛林法则让这些犯罪集团互相竞争、打杀。他们对这些外国犯罪集团以分而治之的方式,让其自生自灭,只有事情闹大了,或是“业外收入”不满意时,再出面“处理”。

●国际政治紧跟中国

柬埔寨身为“东南亚国家协会”(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ASEAN)的一员,是10个会员国中,最紧跟中国政治风向的东南亚国家。

2020年1月时,中国武汉爆发COVID-19病毒大规模传染事件,柬埔寨总理洪森还下令民众“不准戴口罩”,也不会从中国撤侨、断航,甚至还说他要亲自访问中国北京,以表达对中国的信心与支持。

中国则援助大量基础工程,包括兴建超过2000公里的高速公路、7座横跨湄公河的大桥、可容纳6万人的现代化体育场,还有其他大大小小工程与经济援助。其中,有许多工程都是透过洪森政权的上下游体系承揽、转包,洪森的人马个个雨露均霑。

在国际政治上紧跟中国,纵使贪污横行、纵使实质掌权超过38年、纵使培养儿子接班、纵使国际犯罪集团以柬埔寨作为基地,柬埔寨政权依旧有恃无恐。



惨遭凌虐与弃尸的被害人。翻摄微博/环球博讯

柬埔寨政权靠著发放给外国人的博弈公司、网络特种游戏的特许证,除了将这些外国公司集中在“西港”的特定聚落,对当地民众影响较小,又能收取钜额的特许费;至于在国际政治上则紧跟中国,不理会国际社会对其实施民主与法治的呼声,让柬埔寨这个从数百万冤魂走来的杀戮战场,成了国际犯罪集团摘取人体器官的罪恶深渊。(国际中心/综合外电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