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聿文:照这样清零下去 20大前会有意料不到的事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邓聿文



上海抗疫出现的种种乱象让越来越多的人对习的能力和统治失去信心。(美联社)

最近外界又在传习近平的权力被架空,甚至有说法称习被软禁,而中共之所以没有宣佈,是出于维稳的考虑,到20大,自然地解除习的职务,恢复党的任期制。这个传言的背景,是中国的疫情近期再次恶化,特别是上海的封城导致清零政策在党内外遇到极大质疑,也造成经济一落千丈。民众要求自由和恢复经济的压力让党内似乎浮现两条路线的斗争,姑且称为清零派和救经济派的斗争。

前者当然以习为代表,强调控制疫情少死人是中国当下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对习而言,抗疫既然早已政治化,那就不能只从经济的角度看待清零政策,不死人、少死人才是衡量抗疫成功与否的标志。所以才会有政治局常委会用严厉的口气宣示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坚决同一切歪曲、怀疑、否定我国防疫方针政策的言行作斗争,打赢大上海保卫战。后者以总理李克强为代表,作为中国经济的直接负责人,经济不好,民生艰难,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儘管中国经济的决策大权被习抢走了,但总理的分管领域和主抓事项毕竟是经济,如果因清零和封控让内资躺平,外资逃走,民不聊生,作为第一责任人的总理自然是要首个被问责的。可李也不想就这样轻易被替罪问责,但对他来说,不想被问责就只能救经济,而救经济就必须改变清零政策,和病毒共存。

这是外界一些人臆想的中央两条路线的斗争。在他们看来,现在正是中共权力斗争激烈的时候。由于这波疫情对经济的衝击实在太大,而经济向来是支撑中共合法性的基础,以致习近平也担忧封控太严造成经济突然休克影响20大,从而不得不向救经济派暂时退让,因此外界才看到政治局会议对稳经济的高度重视,并做出一系列部署。换言之,这次中央两条路线的斗争,以习近平的失势李克强的胜利结束。它的表现是李近来的媒体曝光度大增,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官媒党媒不时有李的照片、新闻和讲话登上头版二版,抢了习的风头。连某些权威的外媒也以李的新闻曝光率来判断中国政策在最近的调整,以及习李二人关係的微妙变化,似乎李在他总理任期的最后几月,要硬气一把,对习说“不”。

专制政体的决策内幕是人们无法知晓的,外界多半从一些蛛丝马迹去揣测政策的调整信号和领导人个人关係的变化。儘管如此,出现路线斗争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目前虽是中共的非常时期,但鉴于习对高层的严厉控制以及李谨慎的个性,还有怕担分裂党的罪名,他不大可能公开和习唱反调。不过,路线斗争没有,不等于不存在政策分歧。另外,此次传言流出,也反映中国社会包括党内有相当多的人对清零政策以及严苛抗疫的不满,希望习下台,让中国重回正轨。中共向来强调所谓党心民心,习倘若真正在乎这点,他应该看到,党心民心正在发生不利他的变化。这一趋势确定无疑。

上海抗疫出现的种种乱象让越来越多的人对习的能力和统治失去信心。上台9年多,习在党政军和意识形态各层面建立起了一个维护其一人统治的独裁体制和局面,现在它受到了疫情的衝击,导致习的权力和地位有一定程度的动摇,但要把他从金字塔顶端拉下来,现有的民怨和党心民心的不满还远远不够。大众的不满基本是在网络发洩,虽然这也很重要。而在现实中,这种不满和反抗更多是以一种零散、个案的形式呈现,尚未串成一线,更不用说一片。

但按目前情形,中国的清零政策照这样走下去,20大前,还会出现一些意料不到的事情,好比上海,谁也没想到它的抗疫会一团糟。因为作为中国最现代化的大都市,它的管理水准和市民的素质在全国差不多是最好的。故有了上海这个例子,未来几月哪个地方再出现疫情失控都不奇怪。即使没有上海这般惨重,对习也会是如临大敌。他最担心的就是疫情影响20大,对他来说,一切的一切,是确保20大如期顺利召开,所以务必在20大前防范各种黑天鹅或灰犀牛事件,尤其防范它们由疫情引发。



有了上海这个例子,未来几月中国哪个地方再出现疫情失控都不奇怪。(美联社)

在过去这些年,儘管习的反腐,对官员的高压,对资本和知识精英的打压等,让他得罪了很多人,但基本没有遇到像样的反对力量,除了武汉疫情爆发初期,那两三个月他几乎成了孤家寡人,若不是封城后较快控制了疫情,以及随后疫情在西方蔓延,估计在全民讨伐下会遭遇党内逼宫提前下台。现在是他疫情以来的第二个艰难时期,不过其地位要比前一个时期稳得多,即便再出现上海这样的惨状,党内也无男儿敢向他发起挑战,除非民众先反。

然而习没遇到像样反对,不表明在当下他的权力不会得到某种程度的削弱,发生某种变局。假使这种情况出现,会在人事上得到体现。习应该在去年下半年就在酝酿20大中央委员会的人事佈局,包括政治局和常委会的人选。以中国去年抗疫取得的结果和经济增长的水准,他的政治权威达到了上台后最稳固阶段,中共的六中全会就是证明,因此那时他对人事安排和政策议程有绝对主导权。但上海的疫情破防让他的政治权威受损,虽然他理应还能主导人事,可是也不得不听从其他派系的意见,安排他们的人马进政治局和常委会。

上海市委书记李强能否入常是检验习现在的权威还有多大成色的一个标籤。若没有上海这波疫情,李强是笃定入常,甚至有很大可能问鼎总理,然而现在未必。我早前讲过,假如习硬要把李强塞进常委,其他党魁亦无可奈何,然而这样一来他就不得不面对外界的诘问,强行安排李强入常的理由是什么。习总不能说李是自己的亲信,要找别的理由。李强的强项据说是经济,这次上海疫情李也被安排负责抓经济,而把抗疫的任务交给中央派下来督导的副总理孙春兰。有人因此说习是有意要保李强。不管习有没有此意,也不管李之前将上海治理得怎样,上海的防疫搞得天怒人怨,作为上海的最高领导,李强脱不了干係。安排这样一个人入常有著严重的政治后患。习当然可以为凸显自己的权威逆众意让李入常,可恐怕连他的其他亲信都会滋生不满。但牺牲一个李,对习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而且李空出的常委名额还可安排其他亲信。所以在这件事上习应该还有基本理性,虽然李对他忠心耿耿。

其他派系当然会借著眼下中国身处疫情和经济的双重困境,习政治权威受损的时刻向他提更多要求。习的应对之道一方面可能对他们敲打恫吓,另一方面也要照顾这些派系的情绪和利益,不能完全置之不理。所以在20大的人事安排上,他会和他们协调,听取意见和建议。

目前,各方就高层人事特别是政治局和常委人选,还在讨价还价,没有定数。假使未来几月中国疫情或经济再失控,习怕要释出更多权力给其他派系。因此从时间上看,中共20大的人事安排大概要到8月底9月初才能定案。8月初的北戴河休假是习和各派系及元老进行最后协商的时间,9月距20大的召开也就一个多月,如果9月还确立不了人选,时间来不及。所以对习来说,不管发生什么大事,这个时间点前必须确保人事佈局完成,否则就真出大问题,20大恐怕得延迟。

※作者为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