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名嘴许子东教授复旦《白鹿原》讲座遭学生举报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告密者——是潜伏在我们身边的幽灵!!

成都一大学女生去食堂吃饭,发现没带饭卡,就用微信转账给食堂阿姨,转头她就把阿姨给举报了,因学校饭堂规定只能使用饭卡,用其他支付方式会被罚,结果阿姨被罚两万,而该女生获得两千元奖励。原本阿姨出于好心为她行使了便利,她却以德报怨,令网络哗然。今天说说告密这种无耻卑劣的人类品格,说说告密者这种声名狼藉的幽灵。

告密行为,是人性深处最卑劣的品质。我对告密深恶痛绝,最早记忆来源于读小学二年级。有位同学被老师罚站在走廊,寒冬的湘北刺骨的冷,我见同学冷得鼻涕横流,擅作主张要他休息,并帮他在老师办公室门口放哨。这家伙休息完后,跑到老师那告密,说我鼓励他不遵守惩罚。

老师非常生气,转头就表扬这家伙,并让我罚站两小时,这次是站在学校操场的雪地里,把我冻成了个雪人,我妈把我这根冰棍抱回家用被子包了很久才回过暖来。这事发生后,小小年纪的我,很长时间内都有阴影,对谁都不敢说真话,总是疑神疑鬼。

直至成年懂得了一些道理后才发现:告密虽然是多数人所不齿的行为,但在几千年里却如长了翅膀的瘟疫肆虐于神州大地,催残和折磨着无数人的肉体和心灵。这里成了告密者的天堂和乐土,告密成为缠绕人群挥之不去的梦魇。

告密这种幽灵至今还徘徊在我们周围,我认为原因主要出现在两方面:一是很多地方依然还鼓励告密,并给告密者以奖励。另一方面是我们还未拥有“认识人”的教育,还无法理解和分辨出公私域界限。

在英语中告密者,即可耻的人的意思。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中,告密者应该被唾弃,因为这是一种人格上的破产。在鼓励告密的环境里,信任感被严重剥夺,人人自危、惊恐猜疑,会让群体陷入一种近于歇斯底里的狂躁、捕风捉影的猜疑和朝不保夕的恐惧之中,这种残酷的道德摧残,会吞噬掉人群间的基本信任,催生漫山遍野的谎言,因为大多数人都不敢对他人报以信任。

可是,从历史来看,我们不幸生活在一个鼓励告密的环境里。在这样的境遇下,人与人间信任感被严重剥夺,捕风捉影、惊恐猜疑、人人自危,这样的时代已成为历史痛点。但是,或许我们太健忘,对于曾经给我们这个民族带来灾难的“告密”,我们总有着难以割舍的情结。“文革”过去四十余年,“告密”事件时有发生,甚至“遗传”到了下一代,原因何在?只因为我们将告密赋予了某个意识形态上的正确性,甚至我们还鼓励告密。

凡是盛产告密者的地方,一定缺乏良知和人性。漫长的封建社会中,就能找到告密的脉络。比如,武则天时代的告密成风,酷吏横行;朱元璋时代的东厂西厂,特务政治;康雍乾时代的文网密布,以言治罪。这些都太遥远了,告密之风使得夫妻反目,父子相告,兄弟阋墙的悲剧反复性地上演,谱写了历史的悲歌。而现在,告密之风又沉渣泛起,比如那些XX群众,就是行走在我们身边的幽灵。

我相信那位女学生,在举报那位好心帮助她的食堂阿姨之后,内心还是“拥有正义感”没有任何愧疚心理的,她根本未意识到人性的卑劣。因为我们很多教师,至今还在培养这些小告密者,鼓励同学间打小报告,这种看似为了“班级公共利益需要”而貌似显得具备正当性,实际上是牺牲个体基本人性为代价的。

事实上,这种鼓励告密的行为,归根结底就是想控制他人,这种教育是与教育的真缔背道而驰的。我真心希望如果你是教师,千万不要鼓励学生打小报告。如果你是家长,你的孩子有打小报告的苗头,马上告诉他这是卑劣的行径,因为告密者的下场都你那么好。

告密对人类脆弱道德具备致命打击能力,让人群弥漫着猜忌与仇恨,调动起人类身上最卑劣的恶,极大瓦解人群之间的信任。有人把“举报”与“告密”混为一谈。在我看来,举报应该严格限定在刑事犯罪范围内,即刑法规定不能做的行为,而不是某个小圈子的规章制度,比如学校这个小群体制定的规则,因为没有象刑法那样拥有国民让渡的强制规范力量,就不应该属于举报的范畴,如果要打小报告,那就是无耻的告密。

假若成都那女学生以食堂阿姨违反学校制定的规则为自己辩护,是不构成消解自己告密这种行径的卑劣的。

告密者只适合呆在地狱的最深处。我希望在一个拥有着告密传统的地方,每个人都有独立的审视能力,别丢掉了人性的基本底色,因为告密者没有立场,也没有未来,丢弃人性而邀功领赏,这是人所唾弃的最卑劣品质,这种人最终的归宿,就是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