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流动是SARS时6倍 未来4周大城市面临大考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当前来讲,中国超大城市特大城市在全力防输入的同时,要高度重视做好防扩散。特别是节后返程客流即将到来,这对于原有的防控体系与防控能力构成巨大挑战。 中国国家卫健委的数据显示,全国除湖北外其他省份每日报告的确诊病例数从2月3日890例下降到2月8日509例,连续5日下降(过去四日分别为:890、731、707、558例)。 不过现在说疫情拐点还为时尚早。

尤其是,伴随返程高峰和复工在即,各大主要城市面临着较大的防控压力,未来中心城市、城市群如何联防联控?各地如何在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之间更好地平衡?武汉封城以来有哪些需要吸取的经验教训?

围绕这些问题,第一财经记者9日专访城市问题研究专家、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研究员冯奎。

第一财经:当前中国城镇化已进入到中心城市带动城市群,进而带动区域经济发展的阶段。未来哪些地方会是联防联控的重点? 冯奎:相比较2003年的SARS,人口在空间结构上集聚的特征是:中心城市、城市群人口加快集聚。十三五规划的19个城市群,占全国人口的75%。

交通基础设施特别是高铁发达,人口流动性大大增强,现在全国人口流动的规模大约是17年前的6倍。春节及返乡及节后返岗又是推动形成了流动峰值。这个时候,中心城市和城市群就成为联防联控的重点区域。

结合城市群与武汉大都市圈的关系来讲,武汉都市圈及长江中游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京津冀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城市群联防联控的任务就特别重。这些城市群中都有核心大城市,它们是人口经济活动最密集的区域。未来四周,北京、上海、南京、杭州、深圳、广州、成都、重庆、长沙、合肥等,可以说将面临严峻考验。

第一财经:武汉封城后到现在十几天了,有哪些不足和教训,是其他城市需要汲取的?

冯奎:必须承认,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是迫不得已,综合考虑了各方面的情况,武汉作出了牺牲、留守城中的武汉人作出了牺牲。但是也需要总结其中的不足与教训。 最大的不足是:封城之后隔离措施没有跟上。封城的目的是要阻断疫情,但武汉没有做到在第一时间征用到足够数量与条件的宾馆酒店、体育馆、党校等大型设施,没有对疑似病患及早全面隔离收治和留院隔离处理。一些有发病症状的市民成为移动的传染源,一些家庭出现成员集体感染。 其他城市需要汲取的教训是:现在就要保持高度警惕,避免走到所谓封城这一步。如果要封,要划小隔离单元。要瞄准传染源,精准隔离、彻底隔离、科学隔离。

对于确诊、疑似、有热症状的,分级分类进行隔离,并由专业医护人员接手处理,彻底切断传染源与外界联系。建议大中城市,现在都要做两个预演,一是小型社区要有隔离响应;二是在没有大规模爆发的时候,要有建设集中隔离点、救治中心的预案。 就武汉自身来说,封城及其解禁,在这次防疫中具有标志性的意义。随着隔离到位,收治到位,应创造条件调整封城策略。开禁可分阶除段进行,比如从封城走向封区,再走指定几个区域隔离,逐步走向全面解封。

这样做也可以向国内外展示中国成功抗击疫情的进展,增强战胜疫情的信心。

第一财经:数据显示,武汉与周边地区的人员流动十分密集,未来武汉与周边地区如何联防联控? 冯奎:武汉与周边的8个城市,构成了武汉都市圈,人员流动十分频繁。查看百度迁徙发现,武汉封城前的几天,从武汉出发的热门目的地排行榜首的城市为黄冈市,其次为孝感,这两个城市各占武汉出城人数比例15%,加总有150万人左右从武汉回到这两个城市。 疫情防控要落实属地责任,同时也要联防联控。

类似于武汉都市圈,联防联治应是下一步重点方向。有这么几个建议:一是在湖北省层面建立武汉大都市圈的协调机制,共同研判疫情防治的突破重点。 二是全国援助湖北,就要发挥武汉作为总指挥部的作用,从而高效地协调全国资源力量,尽快地控制住武汉大都市圈的疫情局面。 三是要充分利用武汉的科技资源,可以考虑开展远程的智慧医疗专家会诊服务。 四是加强物资等的统一调配。比如与武汉相隔100多公里的仙桃市是全国有名的一次性无纺布口罩生产基地,本身产能不小。前期由于武汉和周边城市的道路被封闭,物资在武汉与仙桃之间中断,现在就需要统一调度,快速提升并转运仙桃的口罩支持其他城市抗疫。

第一财经:在武汉封城之后,武汉之外很多地方封村封路,带来了哪些负面影响?如何在防控的同时,避免这些负面影响?

冯奎:我不赞成将封城作为一个经验不加条件地加以推广。封城、封村、封路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休克疗法。负面影响是:第一,它会伤及正常的经济活动,特别是危及到中小企业存活进而影响到就业等;第二,它是最高等级的应对手段,用力太猛以至于走到了极限,这样可持续性不强;第三,从社会心理上,它可能会加剧整个社会的恐慌。 我的建议是:全国的城市要分成不同类型,疫情极度严重的城市、严重、较为严重、预警性城市,这是一个序列。有些湖北以外的城市,确诊以及疑似病例绝对数量较少、在总人口中占比不高,且无明显增加,这些城市主要是要将防控的关口前沿,加强预防,制定预防应急方案。在需要隔离时,应在较小尺度上实施区域隔离、并尽快将疑似病人转到专业化的医学隔离点。

第一财经:当前返程高峰来临,10日非湖北地区企业将大面积复工复产,包括珠三角、长三角、北京等地流动人口数量庞大,这些地方如何做好疫情防控与复工之间的平衡?

冯奎:疫情重灾区或者说在处在疫情危急阶段的城市,疫情防控就是一切。疫情严重程度较轻的城市或者说疫情已过了最为严重的阶段,就要考虑到恢复生产,二者的比例是9:1,还是1:9,还是5:5,这就需要平衡。 我觉得在考虑平衡点时,应有两个平衡点的考虑:一个平衡点是从整个城市或区域的角度,来做好疫情与防控的平衡,当前全国的城市在总体上还是应将主要精力放在防控疫情上。 第二个平衡点在于,应建立由城市监管部门、企业、员工共同接受的评估与防控机制。这就需要企业根据复工条件进行复工申报;企业内部进行员工健康管理与日报制度;行业主管部门、企业、职工责任要有共担制度,例如行业主管部门的在线监测,企业的救治责任等需要明确规定;最后还需要建立起企业与防控体系之间的应急反应制度。有的国际化企业管理规范,就应让他们复工。而且这些制度未来也能成为企业卫生健康管理制度的重要内容。

第一财经:当前多个地方都提出要有序复产,企业复产如何做到有序?哪些企业应该重点保障? 冯奎:我注意到有的城市建立了企业复产白名单做法,这是有序复工的一种有效做法,是值得借鉴的。 对于湖北以外城市的企业有序复产,我认为应在充分考虑风险的情况下,以积极的态度予以支持。主要理由有两个。

一是企业力量加入,其实有利于调动物力、财力,消化防控成本。二是有序复产,也使复产节奏可控,与防控进程实现较好地匹配,这样总体利益也能最大化。 对于复产的企业,应综合考量。从企业类型来讲,重点保障的就是应急必需的企业。如工业企业类,重点是要保障涉及疫情防控必需、保障城市运行和企业生产必需、群众生活必需等企业。

服务类企业优先是要保障为大城市生产生活提供服务的企业,特别是物流企业。重点民生工程企业,主要是一些重大工程项目企业。 其实也要对企业的防控措施有必要评估。如有的企业员工基本为本地的企业或者防控措施到位,那应该可以尽快实现复工。

第一财经:在当前返程高峰之际,当前一些地方对外来人口采取劝返策略,比如有些地方要求对湖北、浙江、广东、河南、湖南、安徽、江西等疫情重点地区的外来务工人员,一律劝返。那么对外来务工人员返程,应该怎么防控?

冯奎:我注意到,前两天,苏州市不允许来自疫情重点地区的车辆进入苏州,在高速路口予以拉截。之前,还有一个湖北人开着湖北牌照的车上路后,遇到各处封堵,他无处可去,只好在车里生活里了十几天。 这些做法可以理解,但可以做得更好。关键就是要建立责任分担机制,要把返工人员变成联防联控的力量,而不是作为阻力。 怎样找到更好的措施应对以上出现的问题?最重要的,我觉得应该将三个责任落到到位。一是城市主体责任;二是企业或机构的主体责任;三是个人主体责任。 对于城市管理者来说,要创造基本的隔离条件,特别是监督落实14天的隔离要求。对于企业或个人,也需要落实责任。比如一个人要返岗,那么所在企业或个人就应向目标城市申报,这时候企业或个人可以通过缴纳应急保证金、提供健康信息等方式,来承担主体责任。

第一财经:超大城市特大城市流动人口很多,应当做好哪些预案?

冯奎:疫情今年走了,明年可能还会再来。应从加快现代化防疫强国的角度来看超大特大城市的疫情防控。在武汉疫情中,《传染病防治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卫生部法定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信息发布方案》的规定没有完全得到落实。部分原因是有法不依,部分原因是法律规定滞后,特别是武汉这类大城市责任主体没有落到实处。因此,我建议:应明确提出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人口在50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具有发布疫情的主体资格并承担相应责任。 当前来讲,超大城市特大城市在全力防输入的同时,高度重视做好防扩散。特别是节后返程客流即将到来,这对于原有的防控体系与防控能力构成巨大挑战。预案当中,应特别是注意发挥疫情直报系统的作用;另外建立全市一盘棋的思想,充分进行联防联控各项措施的实战演练。比如能不能在短时间内对疑似病人应收尽快、集中诊治就需要统筹调配各类资源。

gameon 发表评论于
做为全球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的中国,如果经济因为疫情遭到重创,绝对会影响的其他国家,包括美国。

所以那些幸灾乐祸的人,势必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饭碗,能不能端过这个夏天,股票会不会变垃圾。
喜得利 发表评论于
等着烤包子。
股隆 发表评论于
中国的经济损失是惨重的,再不开工国家经济会崩盘,所以共产党强行要在2月10号开工。这将带来全国范围内,特别是北上广深的爆发。
dreamstory 发表评论于
看少数道德标准低的武汉人,夸口说 “武汉人封城做牺牲拯救全世界”,殊不知,把病毒关在武汉市内失败了,已经蔓延到了全国每个角落,全国人民原谅他都来不及,就自己开始表功啦。
这种低下道德水平姿态,消灭了任何相互理解和尊重的空间,只剩下脸皮厚。

pasadena18 发表评论于
武汉的几个焚死尸的炉子24小时不停在运作,火葬场员工透露每天要烧300个尸体, 政府报了多少? 活人患病, 死人数目还是国家机密, 历害国的居民就是贱民, 瘟疫来时, 连狗都不如, 真不懂贱民还愿接受党骂的统治。姗姗来迟的非典是苍天有眼, 专治贱民,屋毛。
水扑蛋2013 发表评论于
应该再等等 全国都会像武汉一样 人间地狱
XM25 发表评论于
太冒险了。不把人命当回事
munchenxx 发表评论于
“比如与武汉相隔100多公里的仙桃市是全国有名的一次性无纺布口罩生产基地,本身产能不小”


这些根本就不是医用口罩。。。转产医用口罩来得及?
好奇心想象力 发表评论于
是不是应该再等一周或两周复工才好?
刚满十八 发表评论于
错误在于武汉城市规划。十年时间,将人口从500万升到一千万,建筑面积翻了一倍。一封城全部都跑不掉。
JailHer2016 发表评论于
The judgment day is getting closer and clo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