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网红哲学老师读别字 “毛至之年”刷屏了(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image)

  朋友圈被一个“毛至之年”刷屏了,搜索才知,这来自一段小视频。

  复旦大学的网红哲学老师陈果,在视频中说到:“不论你是中年、少年、青年,还是mao zhi之年,不论你是体力劳动者……”

  接下来的排比句没有展示出来。mao zhi,毛至,就是这么来的。所有转发这个短视频的,都知道陈果讲错了。

  那是“耄耋(mao die)之年”,一个因为“难认”而被很多人刻意记住的成语。

  一、网红老师被揪住错误几乎是必然

  耄耋,形容人的年龄非常大,在“古稀之年”的后面,相当于现在的八九十岁。

  陈果老师犯下的,是一个普通人都容易犯的“读半边”的错误。

  读错一个成语,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大学老师读错,多少有点尴尬,而读错“耄耋之年”多少有点不应该——“耄耋”因为生僻难认,是中学语文常考的题目。

  陈果是这两年不折不扣的“网红老师”,这位哲学博士,因为口才极佳,而深受学生欢迎。

  据说,她在复旦开设的思修课非常火爆,复旦大三学生邱泽宇在《开讲啦》节目中,曾自曝刷了两年都没有刷到陈果老师的课。同学们把选她的课和“双十一”抢购畅销商品相提并论。

  几年前,陈果讲课的一些视频,就开始在网上流传。到了短视频时代,她的课堂片段经常出现在社交媒体上。她取代了电视时代的于丹,而成了新媒体时代的“网红教师”。

  (image)

  网络上的陈果上课视频。

  选不到她的课,把她“女神化”“神秘化”,这更加速了她在社交媒体上的传播。

  有人喜欢,也就有人以更严谨的目光来审视她。“耄耋之年”不是她犯下的第一个错误,也不是她第一次陷入争议之中。

  之前,她就曾因为一个关于黑暗的比喻,引起了朋友圈的嘲讽。或许可以说,在短视频时代,像她这样的“网红老师”,被受众挑出错误是早晚的事,没有哪个老师在课堂上能够永远正确。

  二、比读错字更可怕的是课堂内容鸡汤化

  坦白说,让我震惊的并不是“耄耋之年”这个错误本身,而是陈果在课堂上讲课的表情。表情那么投入,仿佛沉浸在对真理的沉思之中,但是讲出的却是没有什么营养的东西。

  她在课堂上经常说出一些充满哲理的金句,有人整理了她的语录: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我自风情万种,与世无争。

  把有意义的事情变得有意思,把有意思的事情变得有意义。

  告诉他们,我度过了幸福的一生。

  真正成熟的人,都活成了一束光……

  我能想象得出,她讲出这些金句时抑扬顿挫的样子。这让人想起新年跨年时人们对罗振宇跨年演讲的评价。

  寻找到那些看似有力的、深刻的句子,把它们合理安排在PPT或者文章中,在社交媒体时代,这些金句能够促成更多人的转发。

  但是分析这些句子,它们的道理和营养到底何在呢?这些都是“鸡汤而已”。

  相比之下,前两天火遍全国的“流浪大师”沈巍,所说出的句子,可能还更有“哲理”一些。

  但是,沈巍毕竟只是街头的“流浪汉”,人们没有权利要求他能够深刻而系统的表达。

  陈果是在大学课堂授课,是“网红老师”,如果“网红”的成分越来越浓,并且最终伤害到“老师”这一身份的时候,它的负面效应就更为显著。

  三、走红与流量并不等同于“好老师”

  陈果的口头表达能力非常强,声音、形象和节奏感也都出色,这些都是她作为一个老师的优势。

  她最终凭借这些优势,在课堂上收获了掌声、赞叹和流量。

  陈果自己是哲学博士,但是她所讲的内容,还谈不上“专业”。当然,她所开设的课程,只不过是基础课,这样的公选课,能够吸引更多人来听,来感受,如果有一部分同学产生了对真正知识的好奇,转而去进行深度阅读,也算是受了启发。

  那些学生把陈果奉为女神,这就是短视频时代的“知识状况”——那些严肃和深刻的内容,很少有人问津,而鸡汤化的所谓“干货”和“语录”却大行其道。

  走红和流量,本身都不是坏事,但它只意味着“传播广”而已,并不意味着输出它们的人就是“好老师”——可能只是个“好演讲者”。

  而流量的逻辑延伸到大学课堂之中,却有点让人担忧,何况是在文史哲学科底蕴深厚的知名学府。当学生把肤浅当深刻、把鸡汤当干货加以膜拜的时候,他们能够延续什么样的知识传统?

hellwatser 发表评论于
我只想说难道不是因为老师好看才成网红的,跟读不读错有什么关系
rdsman 发表评论于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难道尼采听过陈果的课?
tuxy1 发表评论于
陈果,微信拉群,逼人分享,病毒传播,骗人,卖课。团伙作案。现在是个诈骗集团。
阿宽 发表评论于
一个对网红眼红的人的文章,说人家都是鸡汤,有本事你自已上去讲讲,现在的通讯手段这么发达,鸡汤谁不认识,如果都是鸡汤,她早就被轰下台了。
小信人 发表评论于
读错字其实很正常,特别是受文革之害没念好小学直接上中学的这一代。不过不认识就别卖弄了,直接说老年不结了。
bopingw 发表评论于
本就是个没什么文化的人,流露出那些没有深度的苟且偷生的理论,居然还大言不惭的授之于人,真正提现了无知无畏。
lio 发表评论于
有些就是常识,而不是每样都要什么统计数据。比任何字都笔画多,又男写,不是常识是什么?搞笑!


/////////////////////////////
海陬观者 发表评论于 2019-03-30 23:59:04
(之三)

“ Uarenotalone 发表于 2019-03-30 15:56:05 --
这个字的读音应该改成“至”。让大多数中国人读错的注音只能说是注音不对,必须改。”

你说 “大多数中国人”。 这话说时要小心。 除非你有实际数据,否则你不过是说,你 ‘觉得’ 许多人会读错。 一下子跳跃到 “大多数人”,那是 想当然耳 式的逻辑。 这是推理的大忌。




农民大伯 发表评论于
虚心一点吧,耄耋真不算有多生僻,特别是对于一个名校文科教授。而且又不是必须用的字,不认识大可以不用,有必要瞎用念白字吗

-----------------------------
海陬观者 发表评论于
(之五)

请问文学城的编辑,你一再删除我发的帖子,所根据的理由是什么? 我的跟帖都举出实例,并无任何谩骂,或者人身攻击。 有别人骂人的帖子,你并未删除,为什么我 平实论理的帖子,你反而删除呢?
水墨轩 发表评论于
耄耋之年是常识吧,基本上看过几年书的都应该知道吧。
海陬观者 发表评论于
(之四)

“gladys 发表于 2019-03-30 08:02:31 --
那两字有多少人能认识,改为“毛至”音,方便国人,不是很好吗?
很多国家的语言是不需要认字的,能说就能阅读,中文把自己搞得这么高深,搞得中国人自己不方便。我们的学生把大好时间花在回字的四种写法里。”

1) 所谓学生在学习 回字的四种写法,现代根本没有实例。 据此而为理由,有以讹传讹的嫌疑。
2) 改为 “毛至” 音,是不通的。 汉字的造字有所谓 六书的原则,除去偏旁以外的 形声,仅仅是六者之一。 事实上,对多数人而言,‘耄耋’二字并不构成困难。这是语文教育的失败,而不是造字取音的失败。二者是有区别的。
3) 外国的拼音文字并不都是康庄大道。还记得六十年前,有人倡言,中国非废弃汉字,否则无法强国吗? 现在还有多少人相信这种说法了?
4) 我给你几个例子,就明白了。 英语里面的 debt, indict, 都不完全遵循拼...  查看完整评论
海陬观者 发表评论于
(之三)

“ Uarenotalone 发表于 2019-03-30 15:56:05 --
这个字的读音应该改成“至”。让大多数中国人读错的注音只能说是注音不对,必须改。”

你说 “大多数中国人”。 这话说时要小心。 除非你有实际数据,否则你不过是说,你 ‘觉得’ 许多人会读错。 一下子跳跃到 “大多数人”,那是 想当然耳 式的逻辑。 这是推理的大忌。
todaytoday 发表评论于
复旦已成乌毛大学,乌毛成群…
想不开1 发表评论于
P大点的事情。
edm_guy 发表评论于
It is easy to comment or criticize others, ask yourself, can you speak out the same "chicken soup" words? If not, shut up, and review your own shortness.
lio 发表评论于
再说,在中国哪天习主席这么念,你也得跟着改!




lio 发表评论于
+1 ·文字和语言首先是用来表达和交流的。这种国学就是害人。

//////////////////////////
gladys 发表评论于 2019-03-30 08:02:31
那两字有多少人能认识,改为“毛至”音,方便国人,不是很好吗?
很多国家的语言是不需要认字的,能说就能阅读,中文把自己搞得这么高深,搞得中国人自己不方便。我们的学生把大好时间花在回字的四种写法里。



ivypa 发表评论于
有人知道40多年前的那个德育副教授吗?一类人。
海陬观者 发表评论于
(之二)

“gladys 发表于 2019-03-30 08:02:31 --
那两字有多少人能认识,改为“毛至”音,方便国人,不是很好吗?
很多国家的语言是不需要认字的,能说就能阅读,中文把自己搞得这么高深,搞得中国人自己不方便。我们的学生把大好时间花在回字的四种写法里。”

所谓 回字的四种写法,是鲁迅在小说《孔乙己》里面说的。 今日的中国,还有哪个字有四种写法吗? 更重要的是,还有哪家学校真的去教同一个字的数种不同写法吗? 即使是鲁迅的年代,不同的写法属于不同书体(楷书、行书、隶书、..等等)的变化居多,而事实上绝大多数字是有一种标准写法的。
至于 “很多国家的语言是不需要认字的,能说就能阅读,” 。 我认为你可能简化了外国的状况。 我们从英文来看。 有很多字是需要教,需要死记的。 债务 的 debt,b 是不发音的。 起诉 的 indict,c 是不发音的,而且 i 应发长音。 我曾经遇到一位长辈,告...  查看完整评论
海陬观者 发表评论于
没有人是不犯错的。 只要知过能改,虚心认错,以后不再读错,就比那些随便乱猜,凭借运气读对的人还强一些。 人生的经历是教育的一个重要内容,如果能从这件事上举一反三,学到其他的东西,那未尝不是一项收获。

中国的语文教育一直未臻完善。至少,课本中没有尽量利用汉语与汉字的脉络。 这种教材给外国人学习也倒罢了。 对语文背景比较深厚的中国学生来说,往往有事倍功半的辛苦。
老头衫 发表评论于
呵呵呵 我就知道水平不高 现在调整成较低 文科生不会认耄耋 那赑屃更不认识了
Uarenotalone 发表评论于
这个字的读音应该改成“至”。让大多数中国人读错的注音只能说是注音不对,必须改。
sanpablo 发表评论于
看歷任北大校長的字跡就知道中國的教育水準了
lzh0007 发表评论于
我一直念成毛鳖,说明以前还是查过字典的
夏日的清风 发表评论于
讲了半天,到底咋过念?
Educator 发表评论于
以此让妇蛋大学成为世界级名校,于丹第二,不会有第三了。
Huilianghu5 发表评论于
陈果被捧成标兵。标兵出错就意味着大家都可以出同样的错。宽衣也应该允许了。
其实我也读毛至之年,不过从来没读出来让人听见。
wumiao 发表评论于
一个漂亮的简单的化学勾兑鸡汤师傅。
一条小路 发表评论于
寬衣吧.
Yazai 发表评论于
谁都有不认识的字,问题是要知道自己有不认识的字。 如果是念别人写的稿子, 承认自己不认识;如果自己的讲演,文章,负责一点,认真一点,真诚一点,为人师表么。不过学生也不厚道,大肆张扬,他们对她期望太高,有错不够包容。
layala121 发表评论于
网红就是没文化的代名词
问题哥 发表评论于

elfen2299 发表评论于 2019-03-30 09:01:22
圣上的稿子上直接写的是毛碟之年,应该不会读错
农字看成衣字,秘书表示无能为力,背锅的应该是验光师
========

哈哈,+100
另外我在另一个帖子里面回了你指责,结果不知何故被小编删了。我的眼睛没问题。那药专利期已过,国产仿制药已经合法(文章里面也写了),现在去谈判降价,是有些问题的。
XM25 发表评论于
什么鸡汤, 鸡汤还有营养。她的是味精水。毫无内容。
Kaile 发表评论于
浅薄浮躁得连字典都懒得去查就敢瞎说。
ParamusNJ 发表评论于
野鸡大学里的野鸡
levinzx 发表评论于
人红是非多
小王爷 发表评论于
通篇不知所云,无聊至极
云之岚 发表评论于
知道她但是一直没有刷过她的讲课视频,没想到被毛至这两字给坑了啊:)
cobraa 发表评论于
就是个哗众取宠表现欲极强的人。普通人读错情有可原,一个名牌大学的文科老师读错了,怎么教人?
elfen2299 发表评论于
大陆哲学老师,呵呵,马哲嘛,大家都懂的
norman103 发表评论于
思想注水,肯定是一锅鸡汤。这娘们绝对谈不上有什么思想,到是很善于给思想注水。
思蜜达 发表评论于
读过高中的都应该会读吧!
好酒 发表评论于
麻辣隔壁的,我就喜欢陈果。谁能读每一个中国字? 康熙会读错,你也会读错。
树屋 发表评论于
女孩都要去学舞蹈,以免站不直。
XM25 发表评论于
我就不会读这个字。问题不是读错字, 而是耍嘴皮子而没有思想。不配当哲学老师。
elfen2299 发表评论于
圣上的稿子上直接写的是毛碟之年,应该不会读错

农字看成衣字,秘书表示无能为力,背锅的应该是验光师
HiThere123 发表评论于
谁都有读错别字的时候
科普扫盲 发表评论于
一个歪瓜劣枣的剩女,一个扭曲的灵魂,满口华丽空洞的浓鸡汤
心囚 发表评论于
错的好!!!最讨厌某些无聊的人追究别人的错别字。语言是拿来表达思想的,谁管你度毛至还是毛谍。这一点我非常支持韩国的文字改革。把汉字这世界第一的文化垃圾扫进垃圾桶,中文一律拼音话。
低端人口1982 发表评论于
啊!原来中国的名牌大学的名教授的国学基础还比不上以前的乡间秀才呢!可悲!
挺没劲 发表评论于
等皇上念这个词时就可以把他正音为毛至或者老老了,看皇上临场怎么发挥
dhy98 发表评论于
一个歪瓜劣枣的剩女,满口华丽空洞的浓鸡汤, 居然是大学生的偶像, 这社会令人担忧呀。
tobright 发表评论于
这个应该是中国初中课本里的吧?不算很生僻的,一般也做“耋髦”,这老师讲错这个是小事,主要看讲的内容真的是华丽空洞,哗众取宠。
wujiandao 发表评论于
看成毛死了,舞茅死越多越好。
北美文学城读者 发表评论于
读: 老老之年
小矛 发表评论于
复旦老出这样的人和他们党建工作做得好有关。
gladys 发表评论于
那两字有多少人能认识,改为“毛至”音,方便国人,不是很好吗?
很多国家的语言是不需要认字的,能说就能阅读,中文把自己搞得这么高深,搞得中国人自己不方便。我们的学生把大好时间花在回字的四种写法里。
bashfulx 发表评论于
Cynicism comes from maturity.
泰傻 发表评论于
只许你宽衣
不容她毛至
fugang888 发表评论于
比读错字更可怕的是课堂内容鸡汤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