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理论匮乏致政治乱伦 毛苏情结迫习左转(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近日,在中国学术界和媒体舆论中,有关“宪政”、“信仰”、“崇毛”等意识形态方面的讨论出现一个很突兀的“爆发期”。包括《解放军报》、《红旗文稿》、《环球时报》在内的一些党媒,在几乎没有任何新闻源的情况下纷纷发文就这些议题展开讨论,而主要论调则一致“左倾”。对此有观点认为这种情况并非事出无因,而是如此前外界所传“七不讲”、“新三反”一样,均来源于所谓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中办发【2013】9号)的通知。也被认为是本届中共领导层在意识形态问题上“全面左转”的信号。多维亦曾在《观察站:习近平的治国方略 毛体邓用》、《观察站:政左经右下的舆论收紧和改革共识》有过解读。

但是从目前出现的初步舆情来看,中共党媒这次“左转”显然并没有得到过多的支持,“二次文革”、“新反右”的猜测再次在民间出现,而中国社会现实中所出现的种种矛盾激化现象似乎也正在让这些媒体和文章撰写者成为“众矢之的”,引发舆论界中的非议,尤其是自由派学者的强烈质疑。而习近平对于毛泽东和苏联解体的表述更被认为是他的两大“心结”,也是为什么导致其“全面左转”的重要原因。而中共目前更陷入一种“政治理论乱伦的困境”, 只能不断地用马列证明毛泽东,用毛泽东证明邓小平,用邓小平证明习近平,然后再用习近平的所作所为反证马列,在一个类似于红色家族的封闭圈子中来回打转,执政理论进入了“死循环”。

(image)

中共七常委

初步归纳近期这一系列文章可以看出,目前问题讨论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宪政,如5月21日《红旗文稿》所刊人民大学教授杨晓青所写《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和《环球时报》5月22日“社评”《“宪政”是兜圈子否定中国发展之路》。二是对毛泽东的态度。还是《红旗文稿》,在5月13日发表李慎明《正确评价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称“毛泽东时期一无是处不是糊涂就是别有用心”。5月15日,大陆学者刘小枫在一场读书会活动中,称毛泽东是开国“国父”,并称文化大革命是“人民民主”、美国的平等是在中国的刺激下发生。三是信仰问题,5月22日刘亚洲在《人民日报》上所发表的《坚守神圣的“党性”》一文,即被大肆炒作的“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

对于左右双方的学者,无论观点怎么对立冲突,目前唯一达成的一个共识就是无论宪政、信仰还是崇毛问题,双方讨论的都不是一个简单意义上的学术问题,而是背后所隐含的政治矛盾——即今天中共是否还有足够的理论依据支撑自己执政的合法性?一党执政是否在今天中国还有存在的土壤?究竟什么主义才能继续领导中国前进?党和法究竟谁大?中共是否还应该背负着“如何评价毛泽东”这一类的历史包袱前行?在今天,也许是更值得深辩的症结。

中共的“政治理论乱伦化”

这次党媒“异口同声”地发力批“宪政”,显然出乎很多自由派人士和法学家意料。因为在过去十年,宪法作为中国根本大法的观念愈来愈深入人心,“依法治国”也成为中共高层频谈的内容。2004年曾被视为中国宪政之起点,人权入宪,建设法治政府,民主法治也被认为是和谐社会的基本特征,与当年的胡温新政紧紧捆绑在一起。虽然在2007年十七大前后经历过反复,但在党内与社会上已无太多异议。而在2012年12月4日,习近平甫一接过总书记之位,就在北京参加“首都各界纪念中国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大会”并作讲话,强调“依法治国、依法执政”,发出明显的政治信号,这被解读为习的“宪政梦”,也由此引起了随后的“南周新年贺词”事件。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此次党媒一齐“讨伐”宪政,所有的猜测指向最高层之时,外界才对这种“左右反复”感到不解。事实上从目前情况来看,较为准确的解读是包括习近平在内的整个中共领导层从未对“依法治国”产生摇摆,他们所担忧的是自由派借“宪政”之名动摇中共一党执政的合法性基础。这一点也在这批党媒文章中有所袒露,“坚持共产党领导是宪法确定的基本原则,共产党没有经多党竞选而上台执政有不容置疑的合法性。但以宪政理念为标准,就无共产党的领导地位”。

从毛泽东到邓小平,中共虽然以理论型政党自居,自1921年7月建党、1949年建政之后,中共就一直试图从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中寻找源泉和基石,为自己一党执政寻找合法性所在,从最初的“人民民主专政”到后来的“三个代表”,皆是如此。当封建社会“父传子、家天下”的执政基础逐渐散去之后,中共首先通过宪法和党章规定,试图在民众之间树立这样一种观念——作为领导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政党,中共也应该继续领导中国人民实现共产主义。在江泽民时代,由王沪宁一手起草的“三个代表”将这种统治的合法性继续加以阐述,其表达的核心含义在于“中国是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而中共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的利益,所以应该由中共来执政”。但是不得不承认,中共骨子里实际上一直是个“实用主义”、“实践主义”政党,从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到邓小平的“摸着石头过河”,直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中共执政恰恰源于和他们将理论与中国实践的结合。

时至今日,当随着社会矛盾的不断增加,对于中共一党执政合法性质疑不断的时候,今天这批执政者回头在中共的“理论武器库”中再次寻找时才发现,他们的理论武器最后的资源几乎被挖掘殆尽,理论道路越来越狭隘,甚至出现了“理论家只能是总书记,总书记必须需要理论才能正名”的怪相。同时也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幽默”——一个以理论丰富自居的执政党,竟然只能不断地用马列证明毛泽东,用毛泽东证明邓小平,用邓小平证明习近平,然后再用习近平的所作所为反证马列,执政理论进入了“死循环”,甚至可以略显粗暴地称之为“政治理论乱伦”。

实际上正如舆论所认为的那样,习近平骨子里是一个很务实的人,他在反腐、亲民等方面的所作所为今天已经为中国民众所接受。但中共几十年积累下来的各种矛盾和执政理论的匮乏确使他无法面对海内外的质疑,不得不再次祭出中共以往惯用的那种死板、僵硬的宣传模式,也使他不得不提出“中国梦”这样一个感性、飘在空中的词来作为他的理论成果。可以预见,在未来十年,如果习和他的智囊团队不在意识形态上面有所突破,这将很有可能成为他执政生涯的“短板”。

毛泽东并非中共执政合法性所在

除了理论的匮乏导致中共无法直面“宪政”问题,从而导致他们只能生硬地把“宪政”与资本主义挂钩进行“文革式”的批判外,中共直至今天难以挺直腰杆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沉重的历史包袱,这包括对于历史上的延安整风、建政前借“宪政”之名批评国民党、建国后的反右、文革直至六四等种种问题,而其中最核心的一个议题就是对毛泽东的评价。

作为中共的创始人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的领袖,毛泽东对于中华民族的重要意义自然不言而喻。但是中共也必须要直视,“东方红、太阳升,东方出了个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年代已经过去。1981年由邓小平一手推动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已经对于毛泽东的历史地位有了明确的定位,而民间对于毛泽东“建国有功,执政有过,文革有罪”的评价也已深入人心。虽然对于毛泽东近乎“教主”一般的崇拜在大陆一直有市场,甚至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唱红打黑”亦被认为是高举毛泽东旗帜。但必须要承认,“毛泽东思想”不等同于“毛泽东”本人,毛泽东思想中“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三大法宝在今天依然有借鉴意义,可是毛泽东在建国后尤其是文革期间以“运动”、“权斗”、“阶级斗争”方式扰乱国本的事实毋庸置疑。毛泽东那种“马克思加秦始皇”的做法,那种“党在国上、人在党上”的被推上神坛的教训,值得中共今天的执政者们吸取教训,而非意图借此为自己正名“复辟”。

从更现实意义来说,在很大一部分人尤其是知识分子(即使他们不是自由派)看来,毛泽东并非是一个英明的领袖,这个名字已经深深的烙上了“左”、“反右”、“斗争”的符号。这也是为什么当习近平提出了“两个不能否定”,以及《光明日报》爆出在2013年1月5日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习近平发表的重要讲话中称“如果当时全盘否定了毛泽东同志,那我们党还能站得住吗?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还能站得住吗?那就站不住了,站不住就会天下大乱”等新闻,即是在中国舆论引起了强烈反弹的原因。

这种将中共命运系于毛一身的思维更来源于中共将执政的合法性系于毛的身上,否定了毛,就否定了中共为什么能执掌中国。实际上,中共执政合法性最为直接的原因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的压迫,使中国走出了清末之后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甚至有可能“亡国灭种”的局面,并在建国尤其是改革开放后使中国走上了富强道路。这不是毛泽东一个人的功绩,而是属于中共这个政党。即使对于理性的毛泽东支持者而言,客观评价毛泽东的功过并不会对中共执政合法性产生根本性动摇,而今天的执政者恰恰需要这种能够客观评价毛的政治勇气。

中共当有直面社会主义国际论战的勇气

同样是外界所传的习近平内部讲话,除了对毛的态度外,还有对苏联解体的态度。习认为苏联解体一个重要原因是理想信念动摇了,一夜之间“城头变换大王旗”,苏共“竟无一人是男儿”。鉴于与习近平关系密切的刘亚洲引用中共烈士方志敏“我们的信仰乃是宇宙真理”名言、强调中共党员信仰作用,以及中共在习近平上台后所展开的一系列“清党”、“整风”措施,可以看出,习近平在“毛泽东”和“苏共解体、和平演变”两个问题上有很重的心结,只是截至目前,他也许都没有一个特别完整的想法去解开这两个“结”,只能一步步尝试性地推动和试探。

理论的匮乏、历史包袱的沉重以及信仰的缺位,导致时至今日,中共已经几乎不再国际场合过分强调自己的社会主义属性了,只是一再表示自己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来自于毛时代那种就“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孰优孰劣”引发国际论战的自信已然全无。这当然来源于国际交往间意识形态不再对立和交往的增加,但是对中共自身来说,如果都没有勇气和自信在国际间引发论战,重申自己国家的社会主义性质,那在国内野蛮、枯燥的打压“宪政”、对几个“茅于轼”口诛笔伐就显得“小家子气”十足,毫无一个拥有八千万党员的大党的气度。

时至今天,距离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发布已经过去32年,距离1945年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已经过去68年,中共是否已经到了再出台一个决议,对历史上邓小平、胡耀邦、六四等人物、事件给予重新定位的时候?以便在总结历史的同时扔掉包袱,为确立中国下一阶段的路线纲领提供历史和理论上的依据,也为重新分配国家和党内的权力再次提供历史和理论上的依据?从目前看来,出台一个新的《决议》是有一定必要的。而距离上世纪50年代和80年代的大讨论,也已分别过去60年和30年,多维一直认为中国在“是否需要社会主义,需要什么样的社会主义,怎样建社会主义”等问题上需要一场大辩论,左右、宪政等议题的讨论已经开始,虽然目前仍是一个酝酿过程,但极为明显的是,今天包括中共在内的各方都已在起跑线上就位,只等一声“枪响”,讨论拉开序幕。
Ecocitymeng 发表评论于
曾经有人骂邓搞“垂帘听政”,其实是对邓的最大误解,凭借邓当时在党内的威望,他完全可以成为党的总书记或国家主席,但他都没有做。他的经历使他并没有恋位,而是竭力完成权力的过度。
华的倒台,是因为其延续毛的极左路线;
胡的倒台,是因为太过于“做好人”,对极右的不作为;
赵的倒台,是因为对自身权力的不满足,想学苏俄的葛氏,并在关键的时候搞政治动作,直接导致六四大悲剧。
也有许多人骂江,因为他“六四”后主政,韬光养晦,“退而不休”;
更有不少人骂胡温,不搞政治改革;
现在又轮到开始骂习了...真是搞不懂这些人是真的寄希望中国人能过上好日子,还是为挣些自己的狗粮。


Ecocitymeng 发表评论于
接前:
因此,邓小平推行“实事求是”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提出“不争论”和“不论白猫、黑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的实用主义理论。
当然,也有人攻击邓的实用主义哲学。但是,不能否认正是以邓为主导,才从思想上进行了拨乱反正,提出科教立国,法治立国,并带头废除了领导人的终身制。
对于中国现在推行的以共产党为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客观造成的一党独大,也不能就简单的进行攻击和谩骂;从系统和科学决策理论而言,中国共产党所推行的民主集中制并不落伍或过时,而是好过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中不同利益集团在决策中的“内耗”、“扯皮”和“平衡”。
Ecocitymeng 发表评论于
但凡读过《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的人都知道,共产主义制度实现的两个最基本的前提是:生产力高度发达和人的道德水平极大的提高。原苏联和改革前的中国社会政治制度,也就是不少人攻击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可以说在社会阶级矛盾尖锐化的历史条件催生下“早产”的,这不能怪当年的无产者或人仁志士通过暴力革命,推翻封建帝制、跨越资本主义的社会发展阶段。怪也只能怪当时的统治集团过于残暴或过于忽略民生问题。蒋家王朝在大陆的覆灭从根本上说也是忽略了中国普通大众普遍关心的民生问题。
或许说“早产”有些不恰当,但不能不否认因为先天的“缺乏营养”,导致了后来及现如今的“畸形发展“。但这并不是说,这种政治制度就不好,而恰恰相反,是因为过于超越了经济、文化、和社会道德之发展条件。
云峰 发表评论于
无论社会主义还是共产主义都完全是西方文化中的垃圾,彻底违背中华传统文化!无论从历史与现实的角度看,马列主义都是反社会反人类反民族反文化甚至可以描述为人类历史上一场大灾难。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是走不通的死路!这条路最后造就的是官财阀垄断资本官僚资本。现行中国社会完全共产党执政的官阀资本主义,导致整个社会人心不古,道德伦理丧尽,国民素质低劣!哪还有一丁点礼仪之邦之风!
平心之论 发表评论于
[东方明月]的评论很有条理。本来马恩的理论就是行不通的。列斯用枪杆子强行实践。毛也依样画葫芦。结果近70年的实践,共富的理想走到共贫的地步。邓看的真切,马上走资。但完全走资会丧失权力。所以仍然高举马列大旗,用不争论来掩盖言行的矛盾。江胡当然不会有什么建树。习也不见得会有什么突破。红二代们要继续用邓的资致富,用列斯毛邓的枪杆子维护他们的地位和利益。
ecocitymeng 发表评论于
老毛的失误就是迫于当时的情势,过于强调政治,以阶级斗争为纲。
在任何时候,泛政治化与泛民主化(或无政府论)都会造成社会的混乱,对社会及民生有害。
对于当前的中国,需要的不是一场政治革命或政治方面的重大改革,更不需要否极泰来式的矫枉过正,象过去那种烧掉一个皇宫再建另一个皇宫式的做法要不得,只有中国人的敌人才希望那样。
中国人最为缺失的恐怕仍然是对法律与秩序的敬畏!
菜根谈 发表评论于
“发展经济和社会生产力本身就是中国当前最大的“政治””

这和邓的猫论出自一辙。邓就是过份强调了发展经济和社会生产力是中国最大的“政治”, 现在其缺陷是显而易见的。经济发展了,老百姓的诉求自然就
提高了。不单单是要吃饭,还要有干净的空气呼吸,还要有自由的空气呼吸。
看看韩国从独裁发展到民主的成功例子,现在缅甸都自由进步了,难道有几千年文
明史的中国,连学习的胆量都没有?
X723 发表评论于
中共非但理論匱乏之外,還要加上話無論次亂話連篇,和出而反而的朝令夕改.最好的例子是一面高舉馬列主義大旗,另一面又反對'西方的所謂民主'.斥之為不附合中國國惰.要知馬列主義肯定百分之一百的進口貨,就它附合中國的國情?苏聯一直是中國的老大哥,從中共党的建立到中國現政府都看到苏联的影子.就是它的大會堂也是標凖的俄式建築.唯一中國特式是中國的封建主義的愚民政策.
东方明月- 发表评论于
毛泽东思想,毛也曾自嘲:“自己常是自己的对立面,上半夜和下半夜互相打架。”
邓小平理论,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样,他自己最后只好下令“不争论”。江泽民,
胡锦涛,习近平更没有货了。只好代表中国人民做一个和谐的中国梦。

说到底,这是理论成了权力的遮羞布后的必然结果。
老戗 发表评论于
马克思理论的根本就是要消灭剥削制度!当年邓要改革,就必须绕过这一条。所以,邓确定了不争论的原则。如果一旦回归到马克思理论,改革就要面临被否定命运!
东方明月- 发表评论于
不是理论匮乏而是理论没有逻辑
• 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主义的人民通过一人一票当家作主,中国共产党却说那是邪路。
• 马克思主义希望通过公有制消灭剥削,中国共产党却把自己变成了资本家。
• 马克思主义高举国际主义大旗,认为无产阶级没有祖国,中国共产党却把爱国主义当成它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 马克思主义认为国家是阶级分化的产物,把消灭国家当作是革命的最终目的。中国共产党却把国家变成神圣不可侵犯。
• 马克思主义认为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中国共产党却说它们是人民的大救星。
• 马克思主义反对任何形式的等级制度,中国共产党内却等级分明,连走路坐凳子都必须按严格的排名顺序。

中国共产党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凡是马克思主义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马克思主义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可以说,全世界任何政党都要比中国共产党更接近马克思主义。...  查看完整评论
Ecocitymeng 发表评论于
WhyWo:
问题的根本不在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做了什么,而是不管你做什么都是不对的,他们总是在骂,为骂而骂。
顾永昌 发表评论于
简直是胡说八道,当前社会的官场风气什么样子!习总针对当前如此不正的风气,提出了八条,这怎么是叫左转啊!真是混帐话!希望你们去看看小说“官场现形记”吧,当前社会比起小说当中写的官场有过之而无不及!你们要中国不“左转”,希望现在这种官场风气继续发扬光大吗?那你们就是中国的罪人,是真正的混蛋!
Ecocitymeng 发表评论于
至于菜兄说,“中国是用经济换政治,两手政策。但是不发展政治文明,经济发展已到了发展的末期。 不是不发展经济, 是说不发展政治文明,经济就发展不了。”只能说是部分正确,因为:
1)发展经济和社会生产力本身就是中国当前最大的“政治”。经济永远是社会发展的基石、原始动力和目标。中国近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的成功之处也在是于始终以经济发展为中心。
2)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始终伴随着经济体制改革在探索中稳步推进,从来也没有停止过。或许其步伐慢了一些,不能令人满意。但是,比原苏联因先政治民主导致解体所经历的经济大倒退要好。试想,一个科技与教育高度发展的苏联,其政治民主化后的命运就已经如此了;那十几亿人口科技文化还很落后的中国呢?我宁愿选择在某些人所谓的“独裁”统治之下生活,而且日子越过越好,越来越有尊严的活着。
何况,现在在中国大陆也并不象某些人妖魔化的那样,没民主没人权,相反似乎,人们想说啥...  查看完整评论
Ecocitymeng 发表评论于
两党或多党制并不是政治民主或政治文明的唯一形式。
Ecocitymeng 发表评论于
两党或多党制并不能政治民主或政治文明的唯一形式。
Ecocitymeng 发表评论于
只要是切实实行民主集中制,完善中国共产党的集体领导,进行科学决策和管理,无所谓一党还是多党。
Ecocitymeng 发表评论于
回菜根谈和Anson:
你们所言的"政治文明”和“社会良知”这两个问题太大,本人愚钝,实在无法从政治学和伦理学的层面用三言两语回答你。
事实是:毛泽东晚年的确是犯了很严重的错误,主要的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将政治斗争扩大化,制约了国民经济的发展,并伤害了许多人。对此,没有多少人为他辩护,中国共产党也做了实事求是的评价。但是,我们并不能因此全面否定其在中国社会发展中所做出的巨大贡献。
中国共产党,同样也是中国人,的聪明、智慧、与进步也正表现于此,对历史及历史人物的评价一分为二,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
至于改革开放以后的政策是否就都是正确的,也有许多值得讨论的地方。但是,象中国这样的一个大国,要发展需要最起码的政治稳定。
回顾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历史,我们也不难发展,中国要乱先乱在思想或意识形态领域;其中,首当其冲的又是以攻击毛泽东、无限放大毛的错误为主...
WhyWo 发表评论于
大家冷静一些, 其实中共上届领导人, 还是有很多科班出身, 说话办事, 虽不靠镨至少也是自我吻合的. 这一届党的领导人, 要不是工农兵大学生, 就是党校在职生, 说宪政不是社会主义的, 不符合我们大中华的文化, 好了, 现在有人提出, 既然如此, 咱们回去恢复帝制好了, 一说到帝制, 大家豁然开朗, 现在就是帝制, 只不过帝是中共而已. 看看, 中共的领导人是不是愚蠢之极?一个理论一种说法, 都不能自圆其说.
象老毛那样, 不管其理论是多么荒谬, 至少人家是能自圆其说的..
aacdeffagg 发表评论于
有人总说毛为了个人私利,怎样怎样。毛一辈子下来,家里面人都死得七七八八。他七老八十的还有啥私利。若不为国家而为私利,何不学华盛顿,跟下面人妥协。交出的是权力,得到的是“民主”,“国父”,“禅让”等各种好头衔。

毛是理想主义者。他要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原教旨主义。不肯和任何凌驾于人民之上的势力妥协。而这一点,恰恰是不现实的。毛恰恰是违反了辩证法。或者说是违反了阴阳平衡之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然而人的权力太大了,容易产生“对全局进行彻底的怎样怎样”的想法。因为他觉得自己有这个能力。其实,妥协才是硬道理。即使不妥协,也要在妥协中坚持自己的不妥协。西方的统治术,不论是对国内,还是对世界,都是这个哲学。

老毛显然比不上具有几百年经验的贵族资本家的集体智慧。
cucudog 发表评论于
中国进入了政治争鸣的时代。
菜根谈 发表评论于

“不知道“菜根谈”在说什么,难道不发展经济就一片光明?”

小朋友不懂政治就好好地先补一下课。中国是用经济换政治,两手政策。但是不发
展政治文明,经济发展已到了发展的末期。 不是不发展经济, 是说不发展政治文
明,经济就发展不了。

你的明白?
Ecocitymeng 发表评论于
呵呵,应该是毛祖爷爷了。
Ecocitymeng 发表评论于
“中国靠GDP增长来维持政治稳定的办法已经走到穷途末路了”??
不知道“菜根谈”在说什么,难道不发展经济就一片光明?真是混蛋逻辑,精神分裂!
牛气冲天 发表评论于
写文章的人乱伦惯了,所以就用最擅长的拿来做写作素材。政治乱伦??哈哈,好笑。
cgz 发表评论于
毛贼东, 共产党, 就是彻头彻尾的骗子. 得江山前大讲自由民主和宪政, 夺取政权后, 马上变脸, 搞一党专政, 搞独裁.
这样的政党, 再耍什么花招,永远也无法让民众相信.
ecocitymeng 发表评论于
乱伦的怕是作者的思维和写作此文的动机及出发点!暂且不论毛泽东与毛泽东思想的确是既密切相联而又相互有区别的两个概念或范畴,但从此文的标题及文中的用词之恶毒,便可了解作者的用意了。
微言小议 发表评论于
江泽民时代,。。。“三个代表”。。。表达的核心含义在于“中国是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而中共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的利益,所以应该由中共来执政”。
—————————————————————————————————
正确的表达: “中国(应该)是人民当家做主的国家,(如果多数中国人认为)中共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就)应该由中共来执政”。
时空穿越 发表评论于
毛年代是共同富裕吗?那是共同贫穷!除了极少数高官。

给大家一个数据:那时的城镇贫困线是人均收入每月8元。而三十斤米要4元。

大多数人家也就人均15~20元。每人每月四两油。每人每年几尺布。也就只够做一两件衣服。

如果没过过那样的生活,请问问你的父辈或祖辈。他们一定还记得。
PYXZ 发表评论于
看看普世们的表演,嘴上口口声声民主,却听不得不同的声音。眼看自己短期内忽悠不了多少人了,便什么东西都喷出来了。难道就不能做个好样子让别人相信你们的民主是真的吗?不过你们要真能那样做,还不如相信母猪能上树呢。
wang620101 发表评论于
照现在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劳动人民的觉醒速度发展下去,30年之内中国政治应该会有深刻变化.
菜根谈 发表评论于
“中共就是中共,不是它理论匮乏,而是它的那套专政、独裁的“理论”,现在越来
越不被人民接受,他们现在想做的就是又想被人民接受,但又不想改。这怎么可能?
不改,寸步难行;改,海阔天空,就这么简单。讲其它的,都是在骗人。”

有道理。这就是为什么经济发展了,老百姓的诉求自然就提高了。不单单是要有饭
吃,还要有干净的空气呼吸,以后还要有自由的空气呼吸。中国靠GDP增长来维持政治
稳定的办法已经走到穷途末路了
占波 发表评论于
社会主义与否,不是看名字要看实质,加拿大,澳大利亚,德国和北欧一些国家的现行体制都带有很强的社会主义性质,以色列的生存环境特殊,很多社团带有典型的共产主义特性。马克思的理论点中了资本社会的要害,使资本社会得以依据其理论进行改良;反垄断,增大遗产税,捆绑中产阶层.....等等措施缓解了资本社会的矛盾,全球化也使发达国家内部的劳资矛盾转移,形成了国家种族之间,放大了的资本社会,富国剥削穷国的性质和本国资本家剥削本国劳动阶层没什么区别,只是资本榨取血汗的对象转移罢了。
Steven8888 发表评论于
多维就这点见识,如此狭隘的心胸怎能写出指点江山的激昂文字。多维只会以自己的小人心态去杜撰别人。
一个政策(或政治)能让绝大多数人群(95%以上)受益,就是好政策,虽然损坏了1%人的利益。
31971042 发表评论于
毛的一言堂,聰明的人,能幹的人,有創造的人,凡是有本領的人,不同意見的人,是一條死路!大鍋飯,平均主義,沒有競爭,聰明的人,能幹的人,有創造的人,凡是有本領的人,不同意見的人得不到應有的報酬,中國就只有成為朝鮮那樣的國家。
gmruo 发表评论于
本來就是斯大林弄出來的,算是返祖現像。
没头没脑 发表评论于
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政治经济明确阐述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相对统一,阐述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矛盾,生产关系即上层建筑也就是政治结构是有生产力来决定的。马克思的理论也完全符合人民创造历史的基础,国家和民族的取得的发展成就最主要是人民的觉醒,政党是次要的因素。没有当时港台与大陆的巨大反差对比,就不会促进执政党的内的有识之士的改革,没有港台和海外侨胞把在大陆已经灭绝的企业精神像星火燎原一样在大陆的传播。改革开放绝对没有这么成功。官倒经济将会持续好几年,石头要多摸十几年。人民是历史的缔造者,不是政党不是个人所能缔造的,中国的文革浩劫最主要也是人民的罪和领导人的罪之结合的结果,是不可避免的结果,在今天没有强大人民的觉醒,这个浩劫发生的可能依旧存在。但是即使再发生一次也阻挡不住人民的前进的步伐,那些螳臂当车着终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如果毛的罪行是历史条件下的罪行,那现在的历史条件下还能发生这样的浩劫,那一...  查看完整评论
刘峻羽 发表评论于
为修车师傅的发言鼓掌。
刘峻羽 发表评论于
为修车师傅的发言鼓掌。
六月鹅毛雪 发表评论于
放眼望去,地球上的社会主义国家也就那么一两个。看来,马列主义毛思想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甚至被绝大多数的人所唾弃。怎么办呢?
修车师傅 发表评论于
独裁制度不是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不是独裁主义,不是一党专制,不是人治。马克思主义不反对民主选举,不反对法治.
恩格斯说:什么是无产阶级专政?看看巴黎公社吧。巴黎公社实行的就是民主选举公社委员。
毛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实行独裁主义,建立帝皇统治,实行人治.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打倒党内的反对派。剥夺中国人民的民主权利,破坏法治。实在是挂羊头卖狗肉,为一己私利而已
马克思其实是个伟大的经济学家,他的《资本论》是一部很有水平的著作。只是他的后继者太不济,从斯大林开始,全都打着他的旗号,实行害国害民的独裁主义。毛,邓,江都是斯大林主义者,不是马克思主义。现在看来,习也是斯大林主义者而已。
修车师傅 发表评论于
习近平说:“叶利钦在坦克上发表讲话,军队完全无动于衷,保持所谓‘中立’。最后戈尔巴乔夫轻轻一句话,宣布苏联共产党解散,诺大一个党就没了。按照党员比例,苏共超越我们,但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
---------------------------
“军队完全无动于衷,保持中立”就对了。军队是保卫国家的,不是支持某党某派的。军队保持中立,是真男儿。
“戈尔巴乔夫轻轻一句话,宣布苏联共产党解散,没什么人出来抗争”。这就说明,共产党不得人心,得不到人民的支持。共产党员们也都知道共产党不得人心,所以不出来抗争。这些共产党员们顺应民心民意,他们才是真正的男儿。
“六四事件”时,拒绝带兵进入北京镇压人民的前解放军38军军长徐勤先,是真男儿。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
杨林余刚是真男儿,说话掷地有声:
中国社会最大的问题就是一党执政,就是专制。腐败只是专制制度表现出的一种现象,专制不去除...  查看完整评论
望高山 发表评论于
斯大林毛泽东的权力是私权力!按照社会科学要求,无论是谁掌握权力,这权力都应该是公权力!
望高山 发表评论于
我们坚决反对法论功,就是因为他们是搞个人崇拜的邪教!无论任何马、恩、列、斯、毛、邓、的个人迷信与个人崇拜我们一样坚决反对!
nitaiyoucaile 发表评论于
邓小平说,既要反右也要防左,主要是防左。
弄波 发表评论于
除了耍流氓外,根本就不讲道理,哪里来的理论?
tzbcwbc 发表评论于
邓小平路线发展的最终结果将是武装暴力革命轮回。
tzbcwbc 发表评论于
回到毛年代的共同富裕之道路,去掉毛年代的强人专制,是中国的根本出路。
东四刘石匠 发表评论于
不是有个马列隔壁的翻译局吗?看来还得把那个乱搞妇女关系的局长请回来,他发明了床上自信,床下自信,脱了裤子更自信,3个自信
quzhiz 发表评论于
劉鐵男的名字喻義“鐵血男兒”,可惜最後卻成了一個貪腐齷鹾之人。習近平南巡時感慨蘇共解體時竟無一人是男兒,他現在應該著急的是,中共已腐敗到朝中竟無一人是清官、是好人,這樣一群人渣組成的“中國共貪黨”,怎麼可能有什麼好男兒呢?
nurhaci 发表评论于
說啥都沒用。重要的是:一,把經濟搞好,二,縮小貧富差距。還有就是對一和二越來越重要的法制,廉潔透明度媒體監督等。
alwayszxing 发表评论于
中國民眾很清楚中共就是毛澤東的政黨,靠暴力和謊言維繫,所以誰也沒有指望中共去否定毛澤東,誰會指望納粹黨去否定希特勒?但習近平如果想既供奉著毛澤東,又讓外界改變對中共的看法,那就奇怪了,那就是他又開始做他的“中國夢”了。
zfbc 发表评论于
中共就是中共,不是它理論匱乏,而是它的那套專政、獨裁的“理論”,現在越來越不被人民接受,他們現在想做的就是又想被人民接受,但又不想改。這怎麼可能?不改,寸步難行;改,海闊天空,就這麼簡單。講其它的,都是在騙人。
jingjin9 发表评论于
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就是,習近平是好的,手下那些人思想僵化。試問中辦這麼重要的文件,如果習近平不授意、不點頭,能出來嗎?如果不是習近平明確表示不能否毛,左派會在這段時間變本加厲嗎?
望高山 发表评论于
政治应该是社会科学,以及社会管理,政治不是信仰!就是用科学的态度方法,管理国家,为民族谋发展,为人民谋福利。不是封建迷信!不是个人崇拜!远了不是孔子、马克思,近了不是毛泽东邓小平!科学不是以个人性为主,科学是以科学的理据为主的!现在是扯着虎皮当大旗的时代,各个自己没本事的阴谋家,只会借尸还魂!以这种封建的方式来治国,仅仅适合于强人统治,现在谁是强人?谁最有权威?比毛泽东还大?别玩火!这样会长久吗?维持政权都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