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四字点睛评“打的”这事:一蠢,再蠢!(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image)

北京观察

习总能遇几多蠢?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是几年前走红网络的流行语,它是否也能对新君习近平半年新政做某种解释,包括耸人听闻的“习打的”?

(德国之声中文网)3月1日晚7点,家住北京远郊平谷区的“的哥”郭立新,在鼓楼西大街拉的那趟8.2公里、26分钟的活儿,绝非“梦游”。他在动物园批发市场东边榆树馆桥下等红灯时,才发现副驾驶坐上的乘客太不寻常,当听到这位乘客笑着说:“你是第一个把我认出来的司机。”激动得满头热汗,哗哗流了三分钟。

乐了近50天,热汗总算也没有白流。那过了胶的“一帆风顺”四个蓝色圆珠笔的题字和乘客没有要的车票,50天里不知有多少人疯抢着看过。但是从4月18日下午5点半始,郭立新乐极生悲了。近一个多月,这位无辜的司机不知内心遭遇了多少折腾,那装在镜框里,放大了的题字,还能挂在他家水泥抹的墙上吗?

(image)

习近平“打的“一度引起轰动

“临时起意”事与愿违

3月1日晚,被的哥郭立新认出来的总书记习近平,事后立即告诉中办:“我临时起意打了次出租车,就不要报道了。”

不成想4月18日连的哥照片,带他的题字,没要的车票,还有长篇报道,一同刊登在香港《大公报》上,甚至连“鼓楼西大街”的街牌,“榆树馆桥”和目的地“钓鱼台大酒店”,都被拍成照片上了大公网。立刻“微服私访”占据了所有门户网站的头条,还有世界媒体的热炒。

习总询问栗战书

当天,中办已经热闹成一锅粥。原来习总问中办主任栗战书:“不是不让报道吗,怎么报道了?”栗战书十分紧张,赶紧追查。原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也称“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四局的一位副局长听说3月1日习总打的不寻常的经历之后,认为是好事,就透露给香港大公报。

这家自1972年第一个在北京设立办事处的香港老大喉舌报,今年2月26日才在北京正式挂出北京分社的牌子,当然要摩拳擦掌。由分社社长、报社社长助理王文韬,和《大公报》副主笔兼北京分社副总编辑马浩亮,两个社级大笔杆子联合操刀,完成了这篇重头报道。3月1日晚,习近平打的沿线地界、街景都是这两位亲自拍下来的,给了读者一个完整的实景复制,结合文字报道内容,几乎就是一部短纪录片翔实的脚本。王文韬加入《大公报》之前,是新华社北京新闻信息中心副主任,担任新华社北京分社记者多年,对北京市人头、地理熟之极,占新华社的先机一点不为怪。

据说,新华社18日上午,一直给中办打电话,但是没有找到人。中午两点许,@新华社中国网事宣布:“‘总书记打出租’确有其事,北京市交通部门和率先报导此事的媒体都向新华社记者表示,确有此事,相关情况都是真实的。”全国无数家网站和晚报都赶做大头条,紧追大新闻。

新华社奉命“辟谣”、《大公报》违心“致歉”

16点人民网刊出了记者采访来的报道《北京的哥热议习近平打车:下面人还敢公车私用?》看来媒体都要大展拳脚了,局势岂不更要难以收拾?这促使栗战书做出最后决定,立即召新华社来中办。

(image)

习“打的“原来是假新闻?

国新办还有一块牌子“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一个副局惹出这么大的事能不走风吗?17点作为近水楼台的各大门户网,率先开始将挂了近十个小时的头条新闻不声不响隐身。更令人佩服的是“朝中有人”的四大名晚:《北京晚报》、《今晚报》、《新民晚报》、《羊城晚报》,都没有跟进当天的头号大新闻。

17点半,新华网的消息发出:“4月18日香港大公报刊登的《北京的哥奇遇:习总书记坐上了我的车》一文,经核实,此报道为虚假新闻。”此时中外媒体人都惊得目瞪口呆,但还都想探个究竟:新华社干嘛和大公报过不去?

(image)

红墙内的事情总是扑朔迷离

又过了半个小时,大公报“向读者致歉”的声明通过网站刊出了:“经核,此为虚假消息,对此我们深感不安和万分遗憾。由于我们的工作失误,出现如此重大虚假消息是极不应该的。对此我们诚恳地向读者致歉。我们将以此为鉴,用准确严谨的新闻报道回馈公众。”架在老编、记者鼻梁上的眼镜,大概这会儿才真跌下来了。

全国行动开始,收回已经上市的晚报,忙着修改网页。只有微博和外媒兴奋无比,舆情爆炸,比白天还热闹。

四字箴言画龙点睛

据悉,此时习近平对中办又讲了四个字:“一蠢,再蠢!”

还有那位外宣办副局,听说挨了个处分,捅了了这么大的篓子,没人不说“活该”。

作者简介: 高瑜,中国独立记者,专栏作家。原在中新社工作,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参加八九民主运动,两次系狱。作品广有影响。
中号打狗棍 发表评论于
新华社奉命“辟谣”、《大公报》违心“道歉”???????????????

到底哪个是真的?我党还有没有真的?党性难道高于真相,高于道德?高于做人的原则?

能在党魁身边鞍前马后,狐假虎威的都是一些什么人呀?稍微有点儿性格,有点儿做人原则的人,肯定干不了!
蜓听雨荷 发表评论于
不论何事,都是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只有白痴才只相信某一家报纸。
sanmudashu 发表评论于
假如如川"打的"是真的,那么总书记有什么权力封住媒体的嘴!?
瘟斗士 发表评论于
哈哈~ 这篇东西的娱乐性强悍,没把老夫笑死!

资讯太杂乱,已经搞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有得乐就偷着乐吧。

想起一个老笑话:
翁,有子愚钝。翁宴客,恐愚儿失仪,提前教习诸般礼仪,又嘱:看老夫眼色行事。
客至,愚子殷勤端敬一如所教,翁甚喜。
宴毕,翁送客,愚子随后。客久坐汗湿,后襟夹入臀沟而不自知。愚子见之,以二指拽出。客惊问,愚子惶恐不知所答,以目询父,见父不悦,自知错了,遂立掌将客衫复塞入客臀沟。
alber6666 发表评论于
哎,一群蠢货,逢华毕反。既然如此地讨厌那个国都,你就不看那里的新闻不关心那里的事不就行了吗。

但是,如果那样做,就没奶吃了。可悲,以唱衰中国为饭碗,----------------
大侠独孤求败 发表评论于
英台:您说的是多少年前的事啊?都半个世纪了。当今的老共还是当初的老共吗?听说过30多年前的改革开放吗?您就不能找点新的范例?

俺倒是有几个“普世们”本世纪用以到外国杀人放火的案例。请问伊拉克的“WMD”和利比亚的“禁飞区”是假的吗?HINT:普世们往利比亚仍的上万枚大炸弹,炸的每一个会“灰”的东东。

真是服了普世们了。有时记性特好,有时记性忒差,就是太有选择性。您们咋都那么典型尼?
---------------------------------------------------------

英台 发表评论于 2013-05-24 18:30:21

亩产数万斤、十多万斤

也是假的吗?
忽然俺有很强的预感 发表评论于
俺觉得习总这是说自己临时起意打的是一蠢,再找中办过问此事是再蠢
京A18569 发表评论于
编的象一点,行不?!
webtan 发表评论于
this article is really stupid.

don't believe that some guys will even believe these sh't.
笔名已被占用 发表评论于
回 qqbb2 “反党就是反华吗?”
----------------
你不知道有一些人把反党与反华无差别对待吗?
steven8888 发表评论于
Ansan是Ouki的马甲,典型的反华小丑,华人中的败类,TA唯一的正面作用就是:可以作为一个标杆--- 凡是与之观点相近的都是人渣。大家可以数一数楼下有多个Ansan的同类。
mooge 发表评论于
习近平讲了四个字:“一蠢,再蠢!”

是说这个高瑜,中国独立记者,专栏作家是蠢驴吧。

编得像真的是的。中共此事运作过程他全知道?
TroubleTrouble 发表评论于
我也相信日人民报,因为它从来没有出过假新闻(邓亚萍说的)。
英台 发表评论于
亩产数万斤、十多万斤

也是假的吗?
但愿你飞^o^ 发表评论于
呵呵,习总精辟。。。
charwu 发表评论于
一蠢做戏,再蠢而竭,三蠢而衰。。。习总严令:蠢不过三,否则亡党亡国。
IfuleYou 发表评论于
共产教的座右铭是“实事求是”
neoreturn 发表评论于
信用破产的"德国之声",不相信。
----------------------------------
新华社能不能去告"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的报道摆明说我新华社说慌了.
qs70 发表评论于
信用破产的"德国之声",不相信。
sherelot 发表评论于
编,接着编。
neoreturn 发表评论于
到底信谁的?
无情 发表评论于
一春,又一春!
贾庆皋 发表评论于
大家对中办的事情这么熟悉呀,高层保密工作很差吗?!

当然【学“习”粉丝团】是另外一个话题。
太可恶了! 发表评论于
高愈最蠢!蠢蠢欲动。
鸿渐 发表评论于
掩耳盗铃之举,非常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