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那位用汉语祝我们“新年好”的日本老人

打印 (被阅读 次)

我们以为他的那句话是在跟我们挣脸,其实他依然是在给日本拔份。

各位好,今天是大年初一,祝各位阖家团圆,生活幸福,龙年大吉。

早上的时候随手刷新闻,看到一则不幸的消息,世界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先生因心力衰竭,已于2月6日在东京自己家中去世了。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当夜发表谈话,称他是一位“伟大的指挥家,是日本引以为豪的传奇人物。”

大家都知道,我是个古典乐迷,也很喜欢小泽征尔的指挥风格,所以我忍不住在年初一写一篇文章纪念一下这位伟大的指挥家——虽然他是个日本人,这在很多国人眼中,似乎并不那么讨喜。

第一次知道有小泽征尔这个人,是在看央视转播的2002年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当时就看见整个乐池里,一群高鼻深目的洋老外在演奏,而指挥他们的却是一个身材矮小、头顶一头乱发的东方人老头。说实在的,这一幕其实在童年的我心中挺震撼的,因为那个时代,一个东方人能够在世界顶级的音乐会上出现,而且还是担当指挥这个最重要的位置,这确实让同为黄种人的我们感到注目——这人是中国人么?我估计刚看到这一幕的中国人有很多,会如当时的我一样想。

当然中场解说的时候,主持人会告诉你,这个老头是国际乐坛驰名的指挥家小泽征尔。这多少让我们有些失落,但到了音乐会即将结束,指挥家要向全世界发表新年致辞的时候,令我记忆至今的那一幕出现了。

常规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致辞,都是指挥简单说两句,然后全体乐手一起用德语说“新年快乐”。但小泽征尔那一次,他玩了个别出心裁,全场安静之后,他如指挥乐曲般往乐池的某一个方向一点,一个乐手应声站起来,用自己所属国家的语言说了一句“新年快乐”!紧接着,随着小泽的指挥棒,一个又一个乐手站起来,用英语、德语、法语、捷克语、波兰语、瑞典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甚至俄语,相继说出“新年快乐”。不同的语言交错汇成了一首语言的交响乐,而
小泽征尔也宛如在指挥一首独特的华美乐章。

在这个过程当中,身为中国人的我们,有一点小小的遗憾,毕竟这些语言里没有中文。

但致辞的最后,有趣的一幕出现了,首席小提琴手站了起来,用一口显然练了多时的纯正日语说到:“新年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全场顿时大笑,因为这下子小泽征尔本人就难办了,他面露难色,似乎在思索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祝贺新年。

也许所有人都会认为他会用最通用的英语,或者奥地利东道主所用的德语。谁知,小泽征尔敛容,用非常纯正的汉语说到“新年~好!”

全场顿时欢呼,连当时担任解说的赵忠祥也练练惊呼:哦!小泽征尔先生居然用中文、他用中文!祝福全世界乐迷新年快乐。

这一幕让我记忆犹新,也是从那一届新年音乐会起,央视采访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摄制组,只要有专访这一年指挥家的机会,就会教对方用中文说“新年好”。理由当然也容易想到,因为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舞台上,像小泽征尔那样用汉语说上一句“新年好”,给我们文化所做的宣传效果是不言而喻的。

可是,再少有指挥家在那个舞台上用汉语说“新年好”,偶有人说一句,其发音纯正与郑重程度,也都不再如小泽征尔在2002年那句最后一锤定音的“新年好”。

文章写到这里,你也许会认为我会说小泽征尔的那一幕有多么可贵而让中国人感动……

不,我并不想说这个。

实际上小泽征尔的出身就牵连着那段中日之间不愉快的历史,他出身在中国沈阳,甚至他的名字,用今天很多人的标准看也涉嫌“辱华”——征,取自板垣征四郎,而尔,则取自石原莞尔,这两个发动九一八事变的战争罪魁,是当时被军国主义洗脑的日本民众心目中的所谓“民族英雄”,小泽征尔以他们的名字命名,用今天严格的逻辑看,确实是非常辱华的。

事实上,如果小泽征尔依然生活在他所出生时的那个旧日本,他用汉语在国际舞台上说“新年好”,恐怕也是要惹麻烦的。因为日本当时正在兴盛所谓“ABCD包围网”的理论,认为美国、英国、中国、荷兰,这“四大国”正在包围他们,想要绞杀日本的崛起之路。所以小泽如果敢在当时用汉语在这么重要的场合去“一锤定音”,日本国内肯定有头绑着膏药旗的“忧果青年”打到他家里去质问——“八格牙路,你到底是何居心!?居然在那种重要的场合说中文,替帝国的敌人张目!你这个卖国贼!死啦死啦地,天诛!”

别说这么批判了,那个时代的日本这么干的人都不少,比如据说同样能说几句纯正中文、与孙中山先生交好的日本首相犬养毅,就被刺杀了,罪名之一就是亲华“卖国”。

所以,2002年那一刻,当小泽征尔急中生智,说出那句“新年好”时,最大的意味是什么呢?是小泽征尔这个老先生对华特别友好么?是中华文化的软实力当时已经崛起,“全世界都在说中国话,中国人的话,越来越国际化”了么?

我觉得这些原因固然有,但主要原因并不是这些。最主要的原因,是日本这个国家自身确实发生了变化。没有人再回因为你一个公众人物在公开场合说一句外国话,表现的过于亲近某个国家,或者给这个国家文化“打广告”“肥水流了外人田”而去找你麻烦。当然,生活在军国主义迷梦中的傻x肯定依然有,但这些人不敢像旧日本时代那么嚣张了,社会的法制对公民自由权益的保障,他们不敢去找小泽征尔先生的麻烦。

正因为有这样的社会基础,小泽征尔先生才敢那样用汉语说——“新年好”。

所以,若干年前,当他用汉语说“新年好”时,我们以为小泽征尔这话是给咱中国人涨了面子,扬眉吐气。但若干年后,回首再看这件事,你会发现他这样说,终究还是在给日本本国挣面子。因为只有一个开放、包容、自信、起码保障公民有说话的自由而不会被傻x找麻烦的现代文明国家,才能支撑小泽征尔的这个举动。

小泽征尔用一句汉语的“新年好”,说明了新日本是这样一个国家,这不是最牛的给自己国家挣面子,是什么呢?

由此想到大年初一看到的一些新闻,比如我们的媒体上会报道,全球华人在各地欢度春节,不少洋老外也来共襄盛举,纽约的帝国大厦,日本的东京塔都在除夕夜彻夜亮起了中国红,一起欢度新春,而且已经都持续很多年了。

全世界都在过中国年。

我们过去看到这种新闻,本能都会觉得:哎呀,祖国不愧是强大了、软实力提升了,你看全世界都过起了中国年,咱可是扬眉吐气了一回等等。

可是你顺着刚才的那个逻辑再想想这件事。美国、日本、欧洲都能大大方方、开开心心的欢度中国年,而没人说这是“文化入侵”、指责过中国年的本国人都是“洋奴”都是在“跪舔中国”,这是不是也说明了这些国家文化已经达到相当包容、自信的程度,并且可以充分保障每个公民的切身权益了呢?

所以全世界都在过春节,表面上看这是我们的成功、我们的自信、我们的面子,但讲深一层,与小泽征尔的那句“新年好”一样,这何尝不更是他们的成功、他们的自信、他们的面子呢?

过年了,那个用中文说“过年好”的小泽征尔先生走了,我觉得他至少留下了几点思考给我们。

第一,眼下很多人都在热议梅西对中国香港的“侮辱”。可若干年以后,还有多少人记得当年小泽征尔对我们如此的友好呢?还有多少中国人在这位老人离世的时候,愿意为这份示好报偿一份哀思?就像我之前文章说的,与他人交往,不能只记仇,不记好,不然你交不到朋友,记住那些曾对我们好的人,比仇恨那些侮辱我们的人更重要。

第二,小泽征尔先生走了,今后还会有多少这样国际级的大师,愿意在国际舞台上展现对我们友好、替我们传播中华文化的举动?
过去很多人有一种思维,认为世界终究是弱肉强食、强者为尊,所以中国只要强大了,自然会四海宾服,全世界都说中国话。可是最近这些年,很多新闻其实已经证明了这种想法未必正确,强大未必一定等于获得尊重,多交小泽征尔这样的朋友,多获得世界的好感,这其实是一个要凭技巧、看真诚、更考验我们现代意识的技术活。

第三,什么时候,我们也能诞生小泽征尔这样伟大的指挥家、音乐家,成为我们民族在世界上的一张名片,或者我们也许已经有了这样的人,那我们什么时候会不介意他们,在公开的国际场合,在展现民族身份的关键时刻,说一句英文、甚至日语?我们的受众可以因为他们这样的表态不发怒么?能不去找他们的麻烦么?甚至,我们会像当年金色大厅的观众们一样,为指挥家的这份幽默与包容鼓掌欢呼么?

我想,什么时候,我们真的做到了这一点,那将是我们民族,我们文化最大的荣耀,因为这证明了我们不仅重回汉唐盛世的自信、开放与包容,还多获得了一份现代社会对个体公民自由的尊重与保障。

谨以此文,纪念小泽征尔先生,并仅以他的那句中文,祝福所有我的读者:新年好!

 

 


作者:海边的西塞罗

sandstone2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觅音' 的评论 : 谢谢。
觅音 发表评论于
好文!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