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赌场之行带来的思考

打印 (被阅读 次)

大西洋赌城曾经很辉煌,离我家也不远。有时候我会带国内来的朋友去开眼界,想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震人家一下。但是有一回,我被震到了。

那时候还生活在东部,总有迎来送往的事儿。那回是招待国内来开会的大学同学。

同学是北京一所大学的党委书记,来华盛顿开个战略研讨会。光听这会议名字,就知道不是个等闲之辈,高了我不止一个级别。但是,这是我最亲的同学,每次回国必见的人。如果我没有从北京路过见她,她会坐飞机来看我。我们见证了彼此蹉跎过的岁月,年轻时候一起臭美,中年时候一起焦虑,现在又一起无奈。在接受她无数次招待之后,我这是头一回在美国招待她。

同学毫不客气。一进家门,就直着嗓子喊,“我要吃饭!吃干饭,吃米饭”。一个星期的西餐,直接把她吃吐了。

第二天,我带她去了大西洋赌城。

同学不赌,只买了一件名牌风衣。赌城有很多名牌店,我们挨个逛。我赌性也不大,一般设定了指标,钱撒完就走。原则是带进去的钱不带出来,也不再续,能玩多久玩多久。同学在一旁看着,一会儿欢呼,一会儿懊恼。但是自己绝对不碰。我真是服了她的自制力。

大多数时间我们都在海边的步行道上散步。步行道的一边,是连成一排奢华的赌场大厦,一边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大西洋。

大西洋赌城是东海岸最大的赌城,离费城六十迈距离。和阿拉斯加赌城各盘据美国的东西两端。这里曾经热闹非凡,有过历届美国小姐选美,有每年的空军飞行表演。这个城市在1976年通过赌博合法化法案后,1978年开始逐个建成了九个豪华赌场。最大的一个仅工作人员就有六万五千人。这里还有通向大西洋的五个大码头和七迈长的海岸木板路。

我带同学玩过,吃过,逛过,感叹过之后,最喜欢的还是海边散步,回忆曾经的美好。大西洋的风暖暖的,习习吹过,抚慰着我们俩被岁月无情锤过的脸。海鸥三三两两不时地落在步行道上,大摇大摆地和我们并行,并不飞走,像我们遛的宠物一样,只在被踏上的瞬间,闪一下躲开。路旁的商家们拼命兜售着各种义乌产品。我们俩肚子里塞满了自助餐的海鲜,可能得走到天涯的尽头才能消完食儿。

想起我们上回一起散步是二十年前,我离开中国的最后一个夜晚,在天安门广场。那是五月的一个夜晚,也是微风阵阵吹过。走过城门的时候,我们停下来,摸着城门上年代久远的门钉,沉默无语。各人心里都迷茫地想着未卜的前途,她当时在念哲学,而我要到地球的另一端去探索人生。那天一直走到最后一班车要开了,我目送她消失在地铁站通道口。然后转身去机场,搭第二天一早的飞机来到了美国。

二十年过去了,我们终于又一起散步。岁月除了在我们身上脸上留下痕迹,也重新塑造了各自的灵魂。

下午时分,渐渐走累了。我们拐进路边的一家豪华宏伟的赌场,坐在门厅里歇脚。环顾四周,一群年长的人们在安静地等待着什么。我带同学坐下,邻座的一位老太太衣着整齐,容妆精致,很和蔼的点头回应我的问候。

接着,很突兀地,这位老太太开口问我,是否可以帮她买个旁边机器里的巧克力,她有点饿。

我相当吃惊,赶紧判断一下。这位看起来像是有身份的令人尊重的老太太,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开口求助于陌生人?我忙不迭站起来去买了一堆零食和一瓶水。递给她的时候,她感激地看我的眼神,让我差点落泪。没想到,这位和我妈一样年纪的老人,坐在奢华的赌场里挨饿。

她快速吃喝了起来,像是饿坏了。然后告诉我。门厅里的一群人都来自各个养老院。每周一次,赌场有车去载他们过来,发二十块钱赌资,下午再送他们回去。

按说二十快钱不够吃大餐,但是路边的小吃应该够。老太太可能把钱用于别处了,落到了饿肚子的地步。当时已经下午三点,离车来接还有三小时,加上回程两小时。老太太一顿早上饭垫底儿,得再饿五小时。她可能在求人和继续饿肚子之间矛盾了一阵子,才决定向我开口。

我的心沉甸甸的,酸楚楚的。脑子放开了缰绳往远处想。寂寞的养老院,孤独的数着过的日子,想出门惬意一回,还饿了肚子。不管她到底是什么原因,在这样的地方,有个这样年纪的人饿了肚子,都是一件不太愉快的事儿。

当我翻译给同学的时候,她睁大了眼睛,眨呀眨的,眸子里翻起了滔天大浪。要知道我这同学长得特别像电影明星赫本,眼睛贼大,贼漂亮。双眼皮儿双得一层一层地。她蹭地一下站起来,义愤填膺地说,“这真是万恶的,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社会呀”!

接着,我同学大义凛然地对着我,作了半小时的政治思想教育报告,一一列举并批评了美国的政治体制和社会问题。

多么熟悉的感觉,我一下子穿过岁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出国前正在开着的大会,领导在台上做报告,我在台下打瞌睡。我的思绪开始飘了起来。

这里省略一万字。

最后,同学目光炯炯地看着我,像领导抓住了一个打瞌睡的。问,“二十年前你出国的时候我就问过你,为什么去美国。你说去看看为什么资本主义腐朽没落了那么多年,怎么还不崩溃。你都看了什么?你看到了今天这样的事儿吗?”。

我说,“是啊,是挺腐朽的。就是纳闷儿了,怎么还没有崩溃?我还得继续观察”。

她又问,“你站那高度能看见啥?人家都融入主流社会了,你啥时候融入呢”?

我没脸没皮地笑了笑,说,“老子就是主流社会,等着别人融入呢”!

她狠狠地剜了我一眼,长长的睫毛恨不能夹死我。

我和党委书记肯定说不到一起了。我们起身出门,继续走在木质结构的步行道上,我们的脚步声随着风沓至而来,一阵接一阵,一阵高一阵低,一阵急一阵缓。像极了我们在各自领域的生活,也像磨走了我们青春的蹉跎岁月。

我也痛苦地意识到,分开我们的不止是岁月,还有渐行渐远的价值观。我们出发的起点都是那间教室,那间寝室。但是出发后的几十年时间里,我们读的是不同的历史,看的是不同的世界,思考的是不同的问题。这种不同造成了我们今天对同一件事情,作出了完全不同的诠释。

我看着我最亲的同学那张熟悉的赫本脸,一阵悲哀从心底深处缓缓升起,我不忍地转过头来,去看浩渺无际的大西洋。心里在想,人和人之间最远的距离是什么?海面上远远飘过来一句话,“是面对面的时候,仍然感觉相隔千山万水”。

悲哀了一会儿,我也安慰自己。我们争吵,说明青春还有一息尚存。我们之间虽有裂痕,但都不愿意松开彼此的手,相忘于江湖。因为我们共同拥有着难以忘怀的过去。在人生的路上阅人无数之后,我们都决定将彼此留在心里。

至此,同学见识了赌城,我见识了同学带给我的震撼。大西洋赌城之旅,不虚此行。

下面这张照片可以看出来,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热情如火的赌场大厦,中间是木制的步行道。我和同学一起走在水和火的中界线上。

 

这张是赌场街景。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哎呀,回来了!好久了!新年快乐!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怎么不祝我节日快乐啊,哈哈哈。我回来了,向你报到:)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水星大哥过节好。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妹妹圣诞快乐!
麦姐 发表评论于
祝花姐姐和家人圣诞新年快乐!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祝花花全家圣诞新年快乐!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1问好花花,祝圣诞快乐,该更新了,哈哈哈!:(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问好花花,祝合家圣诞快乐!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子同' 的评论 : good to see you. happy holidays.
子同 发表评论于
我会 口衔木舌 心敲暮鼓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明麗草原' 的评论 : 确实如此。

等花花更新!
心中之城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哈哈!花花可是北美妥妥的女汉子啊!还有啥好怕的呀? 呵呵 我们这里又下雪了。。。
心之初 发表评论于
“岁月除了在我们身上脸上留下痕迹,也重新塑造了各自的灵魂”。新中國最要緊的兩個人:耄和鄧。本是同根,卻是兩根筋。一個只要革命,一個只要有錢,兩根筋擰了六十多年,把中國人性擰成了麻花。現在有來個蠻橫,也不知道他能執政多少年。江山代有强人死,中國才也許死去活來又一回。比照一下華盛頓、林肯、羅斯福。。。問好。
南山松 发表评论于
在不同的政治体系下分别生活几十年,见解不同也是有情可原了。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明麗草原' 的评论 : 说的好,不聊,还有着挂念。
明麗草原 发表评论于
好文。 岂止是老同学,和家人亲戚也是渐行渐远。 不聊吧,还有着挂念, 聊吧,有避不开某些主题。无奈。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河边的人' 的评论 : 欢迎这位新同学。是啊,小心呵护着。分开时间久了问题都来了。
大河边的人 发表评论于
写得真好。感觉那边的朋友除了单元化灌输教育造成的惯性思维和事业成功感觉良好外,还有一颗玻璃心,听不得你过得更好。我的大学组长曾经亲自送我出国,但一句这边没有雾霾的话后,再也不理我了。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城城过节好吗?咱就剩下个脸皮厚了。
心中之城 发表评论于
-我没脸没皮地笑了笑,说,“老子就是主流社会,等着别人融入呢”!花花金句啊!太幽默了。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园姐,绝对是这样,心酸。你过节还好吧?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读完后,我心里酸酸的,为那位饿着肚子的老太太,为花花与老同学的渐行渐远。花花,感恩节快乐!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Tigerlily66' 的评论 : 百合过节好!我是得小心呵护了,反正割舍不掉。
Tigerlily66 发表评论于
花花好文。是的,有些话题必须绕过,在这个前提下,一起经历过的青葱岁月也许仍然可以让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麦子过节好。就是不忍相忘于江湖,所以困扰。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痴一生' 的评论 : 一生大哥,祝您节日快乐!“将平等置于自由之上的社会将一无所获。将自由置于平等之上的生活将高度兼顾两者”,凝练!
我们都是成年之后才出了国,都有割舍不掉的过往,所以困扰我。感谢您真正理解我。也感谢在文学城遇到您。
麦姐 发表评论于
花姐姐犀利,是呀,本来很好的朋友但遇到这些话题只能绕开,为此割袍断义会很心伤。祝花姐姐节日快乐!
痴一生 发表评论于
虽身处闹市却感孤寂,虽近在咫尺却觉远隔千山万水。这样的反差对比加强了失落惆怅之感。幸运的这只是一时的感觉。很高兴你思考后的结果:多年的友情值得珍惜,求同存异是王道。
两种制度的冲突带来了生活在制度下的人民的价值观的冲突。这种形势下,求同存异尤其重要。这边在华尔街狂欢的同时贫富差距越来越大,那边在加速限制自由的同时呼吁共同富裕。不由想起了Friedman 曾说过的那段话:“一个将平等置于自由之上的社会将一无所获。一个将自由置于平等之上的生活将高度兼顾两者”。真的会是这样吗?于是,正如你说,我们还在观察。
感恩节快乐!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DaShuai' 的评论 : 好几年了,最近应该很萧条了。
DaShuai 发表评论于
深有同感。和国內的大多數同学根本就聊不到一起了。另外,就是啥时候的事?我印象中东部的大西洋城赌场多年之前就停业了。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绿珊瑚' 的评论 : 珊瑚说到我心里了。我是最反感谁叫嚣战争,好像打仗不死人一样。
绿珊瑚 发表评论于
叹息呀。过去亲如姐妹的发小,现在我都犹豫,回去时真不想见她们。最怕她们跟着将军(当年同学)一起叫武统台湾。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追忆21' 的评论 : 是割舍不下,几十年的友谊,不是一般的亲。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海风姐就是不一样,理解很到位。
追忆21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1!
求同存异是王道。毕竟还有多年的友情在那里,割舍不了。
海风随意吹 发表评论于
花花好文。没想到,挨饿的老妇导致了党委书记的义愤填膺。当她那么气愤的时候,可能有什么触动到了她的痛处。刚才还在想,为什么世界上每个人,每只猫,每片树叶都长得不一样,同样的景色,每个人看到的也都不一样。应该说,不同必然,雷同偶然。偶尔的偶然让人珍惜。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咱一贯的没脸没皮,哈哈。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王妃总结到位!哈哈,我还真没想到这一点。感恩节快乐!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问候感恩节快乐!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在大西洋赌城买过西方名牌,吃饱喝好,然后批判资本主义。。。哈哈,花花精辟,画风很时尚:)!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我没脸没皮地笑了笑,说,“老子就是主流社会,等着别人融入呢”!

喜欢这句,够帅!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估计现在萧条了不少。但是大西洋赌城气候宜人,不那么干。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弄弄过节好!你们应该不过感恩节吧?和我们一起快乐吧!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笔名老忘06' 的评论 : 这位同学感恩节快乐!不管啥观都先过节。
laopika 发表评论于
道不同不相为谋!也许20年后你们再一起散步,观念又会大不同了:),大西洋赌城看上去挺好的,我没去玩过,虽然拉斯维加斯去过两次,但也仅限于观光。
无法弄 发表评论于
国内的都厉害着呢,不跟他们聊政治,吃个饭买个衣服得了:)
笔名老忘06 发表评论于
来来,都说说你们是啥三观?别人都是小粉红,自由,民主,一张选票?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握手迪儿,心里还是有点不舍。
迪儿 发表评论于
太有同感了,我也是在最近,感受到和年轻时好友间的距离了。祝节日快乐。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里人家168' 的评论 : 哈哈,很对,只能远远地相看泪眼了。山里人感恩节快乐!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不能太近距离密切接触。
山里人家168 发表评论于
"她狠狠地剜了我一眼,长长的睫毛恨不能夹死我。"哈哈,好生动。此闺蜜非彼闺蜜,几十年的不同环境及经历,看法自然不同。我以前国内的闺蜜现在只是逢年过节问个好,偶儿通个电话,不能太近距离接触。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随易' 的评论 : 你说得简直对极了!学会宽容。感恩节快乐!
随易 发表评论于
长期生活在一个言论相对宽松多维的文化环境里,我们不再对事物做出轻易做出判断。再加上岁月的痕迹,黑与白不再分明,对与错不再明显,让我们学会更加宽容。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山花浪漫' 的评论 : 花儿过节好!我同学觉悟贼高,长得贼漂亮。
山花浪漫 发表评论于
党委书记的觉悟真的不是假的:)我跟我国内的一些同学也很难勾通了,个个都是小红粉:)祝花花节日快乐。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世界在我心中' 的评论 : 估计现在变化更大,萧条了。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水星大哥,咱们都是重感情的人,所以困扰。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雪山草地' 的评论 : 对,这就是我困惑的地方。过节好。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云淡风更轻' 的评论 : 是的,云儿,三观不合说什么都多余。你和家人过节好!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马哈过节好吧?不生气。
世界在我心中 发表评论于
我好久好久没去了,从照片上看还有一点变化
水星98 发表评论于
花花深度好文!让我鼻子发酸。我现在也是困惑不已,与仍在国内的亲朋好友根本说不到一起去,惊讶他们怎么都成了粉红。“面对面的时候,仍然感觉相隔千山万水”真实的写照!
雪山草地 发表评论于
好文!老朋友叙叙旧挺好的,二十年生活的道路太不同了,还能说到一块去基本不大可能了。
云淡风更轻 发表评论于
问好花花!好文深度好文!我和最亲的我爸有时也政治不正确被他给教训几句呐,国内的思想教育太厉害了!哎,我在国内都没有任何朋友哦,家庭观,价值观,世界观三观不合的人很难深度沟通啊。祝花花一家感恩佳节阖家欢乐平安健康!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看到最后,看见一只居高临下的井底之蛙(^_^)不生气了花儿。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眸影摇红' 的评论 : 摇红,你明白的。有点悲哀。过节好!
眸影摇红 发表评论于
写得好! 花儿,我也有这样的同学朋友。。。最期待的见面,结果是,当 “面对面的时候,感觉相隔千山万水”的无奈。。。祝花花节日快乐!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是的,现在很萧条了。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我同学得昏过去!
晓青 发表评论于
赌城好几年没去了。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哈哈哈。两个读后感,一是同学闺蜜情,二是世间情。我们有次圣诞在洛杉矶,看见几条街无家可归的人。。。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过节好!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默默感恩节快乐!一看到日本的文章,心马上会静下来一点。奇怪。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回复 'XiaoPan_DE' 的评论 : 没心没肺的样子,很像我的亲闺蜜。感恩节快乐,虽然迟了一天。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没办法,完全不同制度出来的人,你同学还未被资本主义“洗脑”,哈哈!我的同学都是学外语的,常年和日本人打交道、经常出国,有时还说不到一块。
XiaoPan_DE 发表评论于
“老子就是主流社会,等着别人融入呢”-喜欢这句,嘻嘻!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