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披肩发到短碎

打印 (被阅读 次)

春天又来了。从去年的三月到今年的三月真的是一弹指间的感觉,似乎发生好多事情,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就这么过去了。

 

每天的生活像是是日复一日又一日地重复,看着寂寞的高跟鞋和已经快过期的化妆品,再看看镜子里自己那不受控制一脑袋乱糟糟的头发,这种困于方寸之间的生活啊,什么时候到个头呢?

 

虽然生活很慢,不过要是留意看,还是有变化的。比如说我家的两盆小绿植,就在不经意之间突然从披肩发变成了短碎。

 

这两盆绿植大的那一盆是很多年前买的,就是因为它的套盆上面有个中国字,盆的颜色也很喜庆。后来这盆大的生了个小孩子,小孩子慢慢长大了,就变成了两盆。

 

它们长得很慢,根是球茎根,从根上抽出来好多细长的叶子,垂散下来,还挺有味道的。这两盆植物很抗旱,难得的好养。

 

就是这么两盆安静的,优雅的的小可爱,有一天早上突然从披肩发变成了短碎,手艺之差,估计要是哪个理发师傅是这个手艺,开业第一天就得关门。

 

环顾一周,除了猫,别人不会有这么不能见人的手艺,可惜怀疑不能定罪,拿不出来实锤证据,猫暂时还是顶着一张无辜的脸四处晃悠。

 

猫这种动物很有意思,许多时候你用人的心理活动来解释他的举止似乎完全可以解释的通,当然猫自己是怎么想的,接受不接受人给他的解释还是一个问题。反正自从我认定那两盆绿植是猫下的手后,每次猫鬼鬼祟祟地往花架边蹭的时候,我的雷达就一下子功率增大了,然后猫可能也接收到信号了,就又慢慢溜达走了。

 

就这么过了好几天,有一天晚上猫突然跳到壁炉上面,然后径直走到了花架上方,就在我的注视下,他压低身子,伸长脖子,开始去够那两盆绿植的叶子。我的目光对他居然没有一点点威慑力,他这是忍无可忍了吗?在我的注视下拼命地骚扰那两盆植物,最后我只能站起来把他从壁炉上面抱下来。

 

自此,猫和我开始了一个消食解闷的活动。每次只要是我抱着手机坐在壁炉前面,他就飞快的跳上壁炉,如果我还没有注意到他,他居然会发出声音来提醒一下我:嗨,亲,看这边。等我站起来向他靠近时,他飞快的从上面跳下来,跑掉了,跑的时候下面晃来晃去的小肚子似乎在说:追我啊,追我啊。

 

如果我不去抱他,那他就非常快速地去够那两盆绿植的叶子,能多咬一口就多咬一口,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衙内的流氓气息。

 

后来我只能把那两盆小绿植搬家到冰箱上面了,希望啊希望这只猫跳不到冰箱上面,他们可以各自安好。可是谁知道呢?

 

 

猫后来又找到了一盆他有兴趣的植物,是一盆国皇椰子。这盆比较大,他可以抱着摇。我找不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来放置这位大王,所以每天晚上我和猫就会有二十分钟的tom and jerry的真人版,我追他跑,我不追他就过来摇那棵树,摇之前会提醒我一下,还挺讲道义。

 

 

这位大王的叶子现在已经开始有点变黄了,也不知道是老了,还是让猫给摇的。不过乐观一点就是新叶子一直出现,这就像学武之人要能扛揍一样,虽然大王不能反击,不过好歹生命力够强,目前性命尚且无碍。

 

等着夏天或者春天来了,家里这些花花草草就可以搬到户外了,这只小猫就该没机会再拈花惹草了。不过也说不定他要找点啥事出来,然后又是每天的人追猫跑。跑啊跑啊,直到他跑不动了,我们就可以一起坐在沙发上相安无事了,希望我家的植物都能够坚持到那一天!

 

嵩山南路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花花好,春节好!谢谢留言,我们这边还好,没有太大变化,看着美国人民热火朝天地打疫苗,好羡慕:)。
人参花 发表评论于
沙个发!然后再看。好久不见了,都好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