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80年代北大硕士不想当官?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许多故事,我们喜欢听故事也喜欢讲故事。从故事里我们可以得到感慨,共鸣,力量。
打印 (被阅读 次)

几天前网友牟山雁回忆80年代北大硕士毕业生的选择,一是去中央、国务院机关工作,将来当官;二是留校或到其它大学教书、当教授;三是去出版社、杂志社做编辑。我已经写了一篇评论帖子:“今非昔比,北大研究生30年的变迁”。其实我更感兴趣的是牟山雁写的这句话:“我们中间似乎只有一两个人选择了第一种工作,去了国务院机关(当官),其余的都选择了第二、第三类工作。

1987年北大中文系共有19人硕士毕业,就算两人去了国务院机关也只占10%,90%的硕士毕业生没有选择去当官。当年去国务院机关或国务院下属的部委并不难,比今天上百万人考公务员,只有百分之二的录取率要容易多得多,所以我今天的感慨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北大硕士毕业生不想当官。放在今天,如果能留在北京去国家机关,估计是大多数北大硕士毕业生的首选。那么我们要提出疑问了:为什么80年代北大硕士毕业生不想当官?

1 文革结束不久,大家都很厌恶政治。十年文革“五人帮”把中国的国民经济搞到崩溃的边缘。整天搞政治运动,社会的各个阶层对政治,对官员都没有什么好感。

2 80年代的大学生还有忧国忧民的情怀,那个时代的中国还是一个充满了憧憬和理想主义的地方。很多年轻人还相信科技实业救国,想为国家做一些实事。八十年代,共和国迎来第一次知识分子下海经商浪潮。

3 80年代公务员和非公务员的划分没有那么明显,至少没有现在这样的,让人嫉妒(羡慕)的公务员退休制度。虽然现在公务员每个月能拿到手的钱也不是很高了,但是还是会有很多人都要考进公务员。光冲着退休工资这一点就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更别说公务员的福利还不止这些。

中国历史上一直都盛行“官本位”,文革刚结束的80年代由于特定的政治和社会原因,使“官本位”的观念没有那么吃香。今天“官本位”又在大行其道,如果能留在北京去国家机关,估计是大多数北大硕士毕业生的首选。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淡然' 的评论 : 是呀,变得我们都不认识了。
淡然 发表评论于
真是时代不同了!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之初' 的评论 : 是的,目前的中国只有"錢厲害”了。
心之初 发表评论于
2000年我回國囯,好像中國進步了,"錢厲害”,後來政府厲害,還是回歸“官厲害”。搞不懂。共產黨是個沒信仰的黨。時代,世界,身價全變了,說“初心(打土豪,分田地)不變”。“共產主義(幽靈)信念不變”。誰信呀?大家都做兩面人。

謀生是人生最大的事。在中國混不容易。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从这个角度看,现在还不如80年代。
momo_sharon 发表评论于
那时的官员与一般职工待遇差别不大,也还没有多少腐败,因此诱惑力不大。现在不同了,有权就有一切。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走仕途之路,北京是近水楼台。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格利' 的评论 : “官本位”是中华文化中糟粕的那部分,不但没有被削弱,反而加强了。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北大清华可能学术气氛更浓些。我们的同学有个别选择仕途的,大多挺成功的。北京的大学毕业生走仕途的都去了部属单位,台阶高,现在都是局级干部了。
格利 发表评论于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官场的诱惑太大了,利益多多,旱涝保收。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是的,90年代在老邓的推动下,国内开始流行官本位和一切向钱看。
laopika 发表评论于
我不是硕士,但那个时候确实没有想去当官的冲动,只想着把活干好就行。90年代后,随着经济大发展,国内开始流行官本位和一切向钱看。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百万庄大侠' 的评论 : 大俠息怒。你的根據從哪裏來我不知道,我只是根據我的同學們的情況説的 (名字在這兒還是不提了),也許有局限,但並不想替誰吹牛。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百万庄大侠' 的评论 : 牟兄也只是大概的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不必太认真。
百万庄大侠 发表评论于
硕士你说“没有谁混得低於处级,混个司局级很平常“,我可以负责任的对你讲:你这话是吹牛皮,硕士先生的自我感觉太良好啦(从你发表的博文中便可看出)说实在的这样真的不好,过分夸大自己不仅不客观,也容易让人笑话、、、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Brit_英伦97' 的评论 : “我心安处是吾乡!” - 同感!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牟山雁' 的评论 : 应该不是全国的普遍现象。北大因为在北京,又是数一数二的大学,才有这样的选择。

--------------------------

牟山雁2021-02-22 10:47:01
”80年代北大硕士毕业生不想当官“应该属实,但不知在全国是不是普遍现象。我觉得82年本科毕业的同学都争著留省委机关,包括在学术上已崭露头角的主儿。
Brit_英伦97 发表评论于
我觉得人各有志。当年而立之年出国,因为厌恶官场,实在不想曲意逢迎。放弃了还几次提升的机会。最终远赴欧洲,但证明是最正确的选择。人生活的问心无愧,我心安处是吾乡!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华府采菊人' 的评论 : 留北京“无论什么机构”,是後來的事了,不符合80年代北大研究生的情況。當時進了中央國務院的,沒有誰混得低於處級的,混個司局級很平常。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80年代北大硕士毕业生不想当官“应该属实,但不知在全国是不是普遍现象。我觉得82年本科毕业的同学都争著留省委机关,包括在学术上已崭露头角的主儿。
华府采菊人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做公务员还差不多, 十个公务员, 最后五六个副科级科员, 三两个科长, 大约个把两个副处, 一个处长, 是个处长恐怕最多有三个副局一个正局,二三十革局级才能出一个副部,又有几个被扶正?
另外, 不能拿进国务院某部门和进某大学教书来比较, 对很多“非北京”的学校来说,往往是进北京“无论什么机构”和到地方哪个学校教书的差别, 点解?有什么可以选的呢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也就是那个年代书生气十足,不适应人事的可怕,所以当时所谓的精英能离开的都选择离开,这些人今天都开始走向老年,这就有了身份的认同的话题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80年代是充满朝气的年代,是值得怀念的年代。
心中之城 发表评论于
说得对! 那个年代的人思想都很朴实无华。还有的更愿意去基层锻炼。当官是一种不务正业的想法。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注册很麻烦' 的评论 : “80年代是科学的春天,大多数毕业生都比较单纯” - 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华府采菊人' 的评论 : 把“当官”换成“公务员” 怎么样?
注册很麻烦 发表评论于
那时代的人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是科学的春天,大都毕业生都比较单纯
华府采菊人 发表评论于
进机关做行政工作, 和当官是两回事,
学工科的, 要想当官, 还真的需要到工厂研究所设计院等从事具体专业的地方,要当官则需要从基层一点一点做起。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我们经历了80年代,所以有切身的体会。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很好分析。
林向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亦中' 的评论 : 谢谢你的这句话:“说来不信,但这是真的”。
我们都是那个时代的见证人。
亦中 发表评论于
说来不信,但这是真的。那是粉碎四人帮以后的“科学的春天”,大家以从事专业为荣。在大学系统里,工农兵大学生被要求离开专业教学岗位,去做学生辅导员;在医院系统,工农兵医生被要求离开市级医院,去区级或工厂医务室任职。

也有些被要求去了行政岗位,所谓做官。

那个时代有专业实力的人认为,去做官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