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范走了

打印 (被阅读 次)

小范是我在纽约上学时认识的第一个新朋友。小范是上海女孩,长在北京,个子高高,眼睛大大的,模特儿身材,当时是我们机械系的学生,师从大名鼎鼎的Acrivos教授。

 

在纽约读书时学校没有宿舍,学生一般住得分散,尤其在皇后区,大家在课余时间以打工居多,到没有太多的时间串门。小范和我到是一见如故,她第一次邀请我去她家,只有我们两人,吃了一个她精心准备的冬瓜煲,各种材食放入挖空的冬瓜中在大火中蒸熟,美味无比。从那之后我们两家走得近了,互相介绍工作,帮忙搬家,一块儿购物,我们家的第一部车还是小范在后面推波助澜而买成的。因为小范夫妇比我们早来几年,当时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也总是先找他们。94年我怀孕,当时怕得不得了,第一个电话是打给小范,她帮我分析各种可能会发生情况及解决方案,让我觉得有信心养好这个孩子。

 

人们常说锦上添花易但雪中送炭难。在我生活最困难的那个时候,我哭着给小范打电话,怕自己做的决定会伤害自己的亲人。小范安慰我了许久,告诉我没有什么决定是完美的,既然已经用理智做了决定就不要再后悔。以后每次和她的电话通话都给我莫大的安慰和勇气,来应对生活中的各种烦恼。98年我们搬离纽约,心情极度低落。请了搬家公司,我们准备坐长途汽车随后。小范夫妇早上过来帮忙,帮着帮着他们说干脆我们开车把你们送过去吧。就这样好几个小时的车程,两口子带着三岁的儿子帮我们送到目的地,再开好几个小时返回。许多年后我和女儿谈到这事,她开玩笑说妈妈你居然有这么好的朋友。其实我只不过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而小范却是一个对朋友坦诚相待的好人。

 

搬离纽约之后我们常通电话,大多数时候是聊妈妈经,她有一对可爱的儿子和女儿,我有两个和他们年纪相近的女儿,就像在纽约时的样子。小范比我早参加工作,人缘奇佳,在公司里做得顺心应手。零七年我们全家去纽约,已经和小范讲好一块儿吃饭,但因为先生的一个药物打翻,全家急急匆匆赶回配药,和小范的饭局也泡汤了。后来又考虑到纽约一游,来回票已买好,但那年夏天的一场台风来临,纽约市长禁止外地居民进纽约,我们又失去了见一面的机会。

 

人一生中有许多的遗憾,我没能和小范再见一面。小范几年前打电话谈到身体不好,但她以极大的勇气在应对。这两年我们失去联系,今天翻到九一年在长岛玩时和小范夫妇一块儿拍的旧照片,心中一悸,去谷歌了一下小范,没想到小范去年巳经走了。看到memorial 里面小范的两张照片,泪如雨下。在心里想到小范的音容相貌,不胜唏嘘。我很幸运有小范这样的朋友,相信许多人也和我有一样的想法。

 

人巳逝去,思念永存于心。

木姜子_枫华 发表评论于
她这一世的缘分尽了,已经开始下一段旅程了。
江南一素子 发表评论于
既然这么要好的朋友,为什么最近两年没联系?太遗憾了!况且还是遗憾后半生。
高枫大叶 发表评论于
应该是五十多岁,的确很可惜,这也许是命吧
西城无眠 发表评论于
真可惜!!
大姐 发表评论于
这样的朋友真是可遇不可求,一旦失去,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换了我,也一定会泪如雨下。
晓青 发表评论于
后两年没联系十分遗憾。
Redcheetah 发表评论于
RIP
退避三舍 发表评论于
确实令人心痛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1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RIP !
无踪 发表评论于
泪? RIP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