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持枪保卫豪宅的美国人怎么管理社区(上)

打印 (被阅读 次)

近几天麦律师夫妇持枪保卫自己古董房的照片和视频在全球疯传,恐怕点击已经达到几千万之多。我其实还有一篇写了一半的文章,在今年元月底和二月初写的,因为中美疫情而搁置。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想把各种法律弄清楚,因为事情很复杂。现在觉得推出文章更重要,印证了我犹太导师的博士后老板,潜在诺贝尔奖得主Jeff Gordon,所给予的忠告:你如果不能马上完成一项活,它可能永远都不会完成。所以我只好凭记忆,以意识流的方式完成此文,还是根据当时写文章的语气描述如下。

我以前文章的题目是《看非富即贵的美国人怎么管理社区》,因为这里藏龙卧虎,去世某位都是总统表弟或驻外大使之类,现更改文章标题应景。另外,关于麦律师刊头的古董房,那高屋顶的穹隆壁画记者的照片还沒有展现。放此照片的目的是欠一下旧金山湾区的科技新贵们,他们花费千万美元都享受不了这古董房。

大家期待的小区年会终于开场了,我们从封闭的雷克街背面走去,经过那个带锁的门,便到了我们北面的一条街。就是我刚来美国时住的公寓的那条街,读过我以前博文的读者知道,我从那条街到现在的住宅走了28年的时光。

我们的会议被安排在私立的New City School(新城学校)的地下室进行, 一个设计得很有历史感的学校。这个学校以前是我们小区的孩子们上学的女校Marry Institute, 学校名字取自华大创始人William Greenleaf Eliot的早逝女儿Mary Rhodes Eliot。Mary Institute是弗吉尼亚Appalachian山脉以西最为古老的女子学校,小区的富商将它从城里的Lucas place迁到离这里近的地方。Mary Institute于1937年西迁,在林伯格大道旁与Country Day School(CDS) 合并成为现在MICDS (Marry Institute and Saint Louis Country Day School)。Mary Institute西迁后在原址建成Luthern高中,最后变成只有小学的新城学校。

MICDS是圣路易斯著名的私立学校,从幼儿园到高中毕业,以保守的old money著称。她是出过共和党参议员和华大校长的丹佛斯家族的大本营,那里还有他家捐资兴建的丹佛斯教堂。这次事件的主角麦律师就是从CDS毕业的,他自己成为富得流油的律师,但是他爸爸是位医生。在随后的文中你们可以看出麦律师肯定不是民主党,他自己也是生长在保守的环境里,网上假新闻太多。这次被要求下台的圣路易斯市长Lyda Krewson女士则刚好住在新城学校对面的Town house里面,旁边就是圣市著名的典雅住宅街道Westminster。

在小区的元月28日开会前,小区的董事就开始张罗,我曾在两天内连续收到董事丹尼的电话,我很明白这是为了修改小区的章程的事,他们明显是来拉票的。我很少接电话,但还是在年会的前一天给董事回了电话。因为我沒有细读寄到我家的材料,所以我给董事的回话是个有弹性的说法,我说作为户主我们是支持董事的工作的,看了材料后再做投票的决定。丹尼很肯定地说:“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几乎就是竞选的语言。

我后来在回忆这次小区年会时直接称之为“风暴”,因为我这样记录:“上月的一个晚上坐在私立小学的地下室的小区年会的争吵,还在我的耳边响着”。

麦律师很早到场,与他的死党杰瑞一家坐在一起。我们为了避免可能的尴尬或误解而下意思地没有选择坐在他们桌子的旁边,基本可以肯定与麦律师坐一起的都是倾向于同情他的,很多次杰瑞太太努力为麦律师辩护。但是我们都来的比较早,麦律师专门到我们桌子与我们寒暄。我问他为什么他太太今天没有来,麦律师说她觉得这种场合会令她伤感,所以她想在家里拥有安静,我对去年大家群殴他们的印象深刻。

当时还是武汉爆发新冠疫情的初期,大家在桌上闲聊时,我告诉他们我们正好来自武汉。旁边资深的退休律师彼得不断问我新冠到底有多么可怕,美国当时刚报道病例。我对彼得说,你感染新冠的机率比在我们典雅社区中弹的可能性还低,当时我是多么轻看这次疫情在美国的传播。就是这位彼得律师,在随后的麦律师做完陈述或发言后,站起身说:“马克,你别瞎扯了,别糊弄不懂法律的人。我作为律师可以肯定,你说的不对”。

正式开会时每人都从信封中取出程序表,共有17条,逐项展开。开始就是三位现任董事分别发言,每年都有位为执行董事,负责日常事务。董事每人的任期都是三年,因为他们是错开的,所以每年都会有一位退休,另外从居民中选举一位担任新董事。选举过程经过群众提名,被提名人肯首,然后大家都以鼓掌的形式接受通过。第二和第三项为欢迎新住户和向去世的住户表示哀悼,接下来是分别感谢那些为小区财务、道路、绿化和保安做出贡献的自愿者。这次还展示了一些照片,征求意见,像是否需要修理劳损的路面以及费用,也讨论道路全部翻修等大工程项目的可行性。

通过了去年的财务报表后,就由董事汇报麦律师去年对小区诉讼案的进展,小区在以此诉讼案为主体的总法律花费高达6.5万美金,今年还会预算花4万美元。这位董事似乎是律师出身,将事情陈述得很清楚,结论是麦律师告小区董事的案件从圣路易斯市到密苏里州的法庭都以失败告终。但是麦律师不服,今年还会告,所以小区的额外预算还在那里。(待续)

这周一,我又回到周日示威者在市长家门口的抗议处,就在新城学校对面。那位信誓旦旦跟我说过,她们的涂漆将是永久性的,现在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街区完全恢复了昔日的宁静,只是有辆警车在那里停着。

雅美之途 发表评论于
回复 '就事论事^*^' 的评论 : 这是完整的句子,表达的很清楚:“ 现在觉得推出文章更重要,印证了我犹太导师的博士后老板,潜在诺贝尔奖得主Jeff Gordon,所给予的忠告:你如果不能马上完成一项活,它可能永远都不会完成。”
就事论事^*^ 发表评论于
“ 我犹太导师的博士后老板,潜在诺贝尔奖得主Jeff Gordon”, 是说你导师的博士后老板,还是你自己的?
HenryCharles 发表评论于
Interesting.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