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游佛罗伦萨:波提切利为什么挤不进前三名

打印 (被阅读 次)

文艺复兴的摇篮,鼎盛时期的佛罗伦萨,多少天才艺术家在这里留下足迹,每当想起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曾同时出现在这里,心中顿生仰慕。尽管已被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搞得乱遭遭,翡冷翠依然有魅力,举世无双的艺术作品保存在众多美术馆里。

乌菲兹的镇馆之雕塑当属米开朗基罗的大卫,两个复制品分别摆在露天的广场上。绘画作品的镇馆之宝则是波提切利的《春天》和《维纳斯的诞生》。凭借这两幅画,波提切利可与文艺复兴三杰艺术家比肩,但通常没人把他加上称为四杰,因为他在建筑方面的贡献不及前三名,在思想解放运动中立场也不坚定。瑕不掩瑜,波提切利在文艺复兴绘画艺术中占有一席之地,巴黎伦敦纽约华盛顿等艺术博物馆都以拥有他的画作而状门面。

波提切利比达芬奇年长七岁,同师学艺,各有所成。前者画不出蒙娜丽莎,后者也不可想象画那副《春天》。两人都以天使报喜为题作画,达芬奇的《Annunciation》前文提到过,再贴上来与波提切利的对比一下,似乎有相同之处。达芬奇的画作在先,显然是波提切利借鉴了师弟。之前他画的《Annunciation》也保存在乌菲兹,画面完全不一样。

达芬奇是全才,熟悉人体解剖,画中人物凸显客观真实,据说上图中的玛丽亚相貌是以其继母为原型。波提切利的春天和维纳斯的诞生中的人体则是超乎现实,属于主观真实。在衣服皱褶的处理上亦可见两位大师的不同,达芬奇的用心颇深,皱褶上狠下功夫,而波提切利的衣物线条流畅有动感,细节上并不在意。

前文提到拉斐尔的一幅画作模仿达芬奇,大师之间的彼此借鉴不只一例,当年米开朗基罗看达芬奇画《丽达与天鹅》,心有不服,也画了一幅同一主题的油画,但是丽达的肌肉太发达,不成比例。

十二年前首访佛罗伦萨,没有记录下来,印象已模糊。好记忆不如烂笔头,达芬奇可称得上是鼻祖,目前已发现五万页达芬奇笔记,之中也有糟粕,但大部分都是珍贵的历史文献。

下一篇:五渔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