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致的日本(12):淡淡名古屋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打印 (被阅读 次)

在光阴的故事里,有欢畅,有忧伤;有朝思暮想,有转身即忘。与北海道,就像与最适合的人,虽然只是匆匆一面,却注定会一世相恋。忘不了北海道在蓝天下铺向海边和天边的辽阔;忘不了札幌不喧嚣的夜和温馨的都市味道;忘不了北海道一片片浪漫的花海;忘不了函馆如梦似幻的夜景;忘不了美味无比的薰衣草和南瓜口味的冰淇淋;忘不了此生难得的流浪经历;忘不了善良、充满暖意的日本人。我们对北海道,就像对某人,会把浓浓的相思,脉脉的情谊,深深的眷恋和浅浅的哀伤都浸入笔尖,绘在丹青。

离开函馆念念不忘、永存心扉的夜景,我们也就离开了挚爱的北海道,一路向南,开始了酷热之旅。也许对北海道太过依依不舍,虽然我们身在名古屋(Nagoya),可心却还在北海道。面对本来就没有多少风景的名古屋,我们突然觉得心中空空如也,索然乏味,直到看到被指定为国宝第一号,与大阪城和熊本城合称为"日本三大名城"的名古屋城(Nagoya Castle)。

名古屋城

名古屋城

就是因为这个著名的名古屋城,我们才把行程安排在这里。作为日本战国时代“三杰”之一织田信长的出生地,名古屋城一直吸引来来往往的日本人。在日本最重要的战役,关原之战后,江户幕府的开门始祖,德川家康为了防备大阪的丰臣家势力,开始兴建德川家三代世袭的名古屋城。可惜,二战中没有梁思成的大笔一挥,名古屋城毁于空袭。要不然,日本或许又多了一个有400多年历史的世界遗产。

刚刚走近名古屋城东南的角望楼,绿意盎然便扑面而来。这个采用双层屋顶和向外凸起窗户设计的角望楼,看起来那么精巧,那么与众不同。宽宽的护城河没有水,绿色植被铺满城墙,与函馆五棱郭护城河的碧水涟涟迥然不同,而天守阁,名古屋城内的标杆性建筑从这里望过去,也若隐若现。

名古屋城的护城河

名古屋城的护城河

名古屋城的角望楼

走在灰白碎石子路上,慢慢靠近具有军事堡垒功能的天守阁。一层一层的绿色屋顶与白色城壁巧妙的色彩搭配,使其在蓝天白云之下显得分外艳丽,也格外清爽。屋顶可以喷水灭火的守护神,用40多公斤黄金制成的虎头鱼身(golden dolphin)不仅让名古屋城变得贵重,更为它艳丽的色彩锦上添花,一切材料都跟原始建筑一样的名古屋城从色彩上就让我们赏心悦目。在樱花盛开的时节,这里2000多株的樱花树竞相怒放,让天守阁掩映于粉烟之中,更加别致动人。 

虽然历经灾难冲刷的天守阁外部已让我们足够惊喜,但当我们走进藩主生活办公的本丸御殿,我们更为日本人的品味竖起了大拇指。与京都二条城内的二之丸御殿并称为武家风书院造双璧的本丸御殿,被誉为近代城郭建筑的最高杰作。整个御殿的建筑材料均采用天然桧木,因而御殿内部弥漫着清淡的桧木香气。光着脚走在这香气里,似乎暑气已消散。御殿内使用的金箔隔扇和豪华的装饰金质,使御殿看上去金光闪闪、灿烂夺目,而大量狩野派巅峰画作和精雕细琢的壁画更是用色明快、美轮美奂,是日本美术史上的一颗明星。这些都让坚信前世不是日本人的我为自己的肤浅而汗颜。

名古屋城

名古屋城的御殿外

御殿等候藩主召见的玄关处,两个房间内的四周都描绘着“竹林虎豹图”。虽然以真金金箔贴制为背景,很炫目,但虎豹并不逼真,也不威猛,因为古代日本人没见过真虎。他们对虎的印象来自中国或韩国的画册及描述,这像极了欧洲宫殿内对中国人的形象雕塑。在连接玄关与表书院的大廊下,是全殿最宽的桧木地板,每块都跟一辆奔驰车的价值不相上下。

藩主正式接见来客与家臣之处称作表书院。四个房间内分别绘制着在盛开的鲜花旁,悠闲享受盛夏的麝香猫和含有祈祷全家繁荣寓意的樱花雉子图及象征长寿不老的松树。所有画作的着色既不刺眼,也不张扬,明亮和谐,生机盎然,令人赏心悦目。

名古屋城的御殿内

名古屋城的御殿内

名古屋城的御殿内

名古屋城的御殿内

如果表书院的装饰和绘画略显藩主的威严,那家人居所则略显婉约古典,房间内绘有怡情的山水花鸟图和有趣的民俗活动。与婉约相对应的是藩主的专用之地,上洛殿。纯金金箔的大范围使用和广阔的绘画范围,让上洛殿金光璀璨、色彩斑澜。既有鹭鸟、柳树和积雪的芦苇构成的隆冬景象,也有松树耸立一旁,瀑布淙淙流过,鹭鸟在不远处歇脚的夏季风景。据说,这里的装饰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较深。大公鸡脚下踩的太鼓原型是中国衙门口用来鸣冤的大鼓,有的绘画题材取自明代张居正编写的《帝鉴图说》。这部给10岁小皇帝编写的中国历史上明君与昏君故事的教科书,自流入日本后,就被狩野派大量采用,绘制在各种神寺庙宇中,上洛殿中选用的主题均为明君故事。

在各个细节都凝聚着古时日本顶级工匠、画匠心血的御殿内,连天井的装饰都是那样丰富多彩,还有各种各样手工打造的金饰具,都随着房间等级的不同而变化。虽然名古屋城为仿制,但仿制得那么逼真,让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日本绘画和装饰的我们惊讶万分。虽然它跟我们之后参观的原汁原味的世界遗产,京都的二条城和神户的姬路城不在一个级别上,但毕竟是我们的第一次。这第一次,就像人生中的很多第一次,第一次付出情感,第一次黯然神伤,第一次刻苦铭心,第一次渐行渐远 ...... 即使不那么美好,仍然留在心间。

名古屋城的御殿内

名古屋城的御殿内

名古屋城的御殿内

名古屋城的御殿内

名古屋城的御殿内

名古屋城的御殿内

离开名古屋城的名古屋,苍白地像白开水。虽然因位于东京与京都之间而被称为“中京”,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可为“创意都市”,但仍被日本人评为最无聊的日本城市。由江户时代的商人们用于开设店铺、仓库而建造的四间道老街(Historic Townscapes of Shikemichi),静悄悄地如死水一潭。几个木制建筑和白墙怎么也不能称作“交相辉映”,那白墙,还不如西班牙格拉纳达阿拉伯的白墙经典呢。我很想把它跟北京的同锣鼓巷相比,可它既没有同锣鼓巷古色古香,也没有同锣鼓巷热闹繁华。

我们猜想,作为日本五大国际贸易港之一的名古屋港应该给我们一点儿惊喜,可夜晚中的

名古屋港明显没有横滨和函馆的繁华。如果没有那个儿童乐园给它“撑腰”,它真是“门前冷落鞍马稀”,是灯火闪亮的儿童乐园给它带来了一丝生气。

四间道老街

四间道老街

名古屋港

名古屋港

如果四间道老街和名古屋港没有生气,那日本最古老,地位最高的神宫之一,以供奉日本神话中三神器之一,草薙剑闻名的热田神宫(Atsuta Jingu)应该不一样,毕竟近年日本天皇和皇后都曾到此参拜。虽然它跟东京的明治神宫一样,也坐落在森林中,参天的树木遮蔽了焱焱烈日,但因为不是我们的第一次,也没有花园,所以并没有带给我们惊喜。不过,似乎这里的祈祷很灵验,连抽签都比别的地方贵两倍。
听说这里的珍宝馆最吸引人,我们慕名前往。这个据说藏有2000多件古董、艺术品和古典文献的珠宝馆真是天大的笑话,跟让我们想入非非的丹麦皇家珠宝馆和让我们惊得下巴要掉下来的梵蒂冈博物馆内的珍宝馆相比,热田神宫的珍宝馆就是尘埃。别说跟故宫博物院是云跟泥的区别,就是跟台北故宫博物院相比,也是天上人间。沉闷和淡如水的名古屋让我们只想昏昏然入睡,而让我们苏醒过来的是无处不是风景的京都

热田神宫

热田神宫

热田神宫

热田神宫

lily0824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t' 的评论 : 谢谢评论。
ft 发表评论于
博主的标题很贴切,日本真是精致,方方面面。谢谢分享,把名古屋加到下次游日本的名单上。
lily0824 发表评论于
回复 '高枫大叶' 的评论 : 是的,日本的很多城市,都适合安静地生活。
高枫大叶 发表评论于
应该是一个十分安静的生活之地
lily0824 发表评论于
回复 'firefox2234' 的评论 : 谢谢鼓励。
firefox2234 发表评论于
感谢分享,文章很精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