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阿尔卑斯山(六)- 莱蒙湖如梦

打印 (被阅读 次)

远去的阿尔卑斯山(六)- 莱蒙湖如梦

长啸

 

图1:莱蒙湖

 

日内瓦湖,那是瑞士人的叫法;法国人叫她 - 莱蒙湖,这次我必须站在浪漫的法国人一边。

 

老是喜欢闹中立的瑞士人,能不能改改,也称她为莱蒙湖?和你们的少女峰一样,让世人在旅途的疲惫迷茫中,为她们俩而翩翩遐想,幽幽暗恋。

 

莱蒙湖,妳其实就是我的来梦湖,追梦湖,逐梦湖。见不到你的时候,我在不醒的梦中;站在你娟秀的身影前,我还是在梦中 - 在自己的白日梦中。

 

图2:俯瞰莱蒙湖的南牙峰(Dents du Midi)

莱蒙湖位于阿尔卑斯山西北麓。她那种水光潋滟,山色空蒙的美,是与生俱来的;而她骨子里那种大家闺秀的风范,却是欧州中世纪宗教改革,特别是18世纪启蒙运动以来,那些大宗教改革家,大思想家,大哲学家,大文学家和大诗人熏陶出来的。 

 

图3:位于日内瓦大学的宗教改革纪念碑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E%97%E6%95%99%E6%94%B9%E9%9D%A9%E7%BA%AA%E5%BF%B5%E7%A2%91#/media/File:ReformationsdenkmalGenf1.jpg

 

左二即为新教加尔文教派创始人约翰·加尔文。加尔文主义“反对专制或权力集中,并且认为教会人士可以参加政治活动,使世俗更加接近上帝的旨意。所以在加尔文派掌权的地区,经济、民主制度和公众教育受到重视。”

 

16世纪中期以后,小小渔村的日内瓦,在加尔文的宗教改革浪潮以后,发展成为一个名人云集的城市。

 

莱蒙湖畔另外两个大人物,是18世纪启蒙运动的领军人物伏尔泰和卢梭。

 

图5:贵族君子伏尔泰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C%8F%E7%88%BE%E6%B3%B0#/media/File:Atelier_de_Nicolas_de_Largilli%C3%A8re,_portrait_de_Voltaire,_d%C3%A9tail_(mus%C3%A9e_Carnavalet)_-002.jpg

 

伏尔泰出生于巴黎一个富裕家庭,晚年却一直客居日内瓦,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年才重回巴黎。是公认的启蒙运动的领袖和导师,还常常被称为“法兰西思想之父”。他不仅在哲学上有卓越成就,也以捍卫公民自由,特别是信仰自由和司法公正而闻名。伏尔泰与英国大哲学家约翰·洛克一道,对美国革命和法国大革命的主要思想家有很大影响。

 

伏尔泰有一句为后人不断重复的名言:“我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美男子卢梭是启蒙时代的法国哲学家、政治理论家和作曲家 ,但出生和成长于日内瓦的一个下层工匠家庭。卢梭在他的名著《社会契约论》中,阐述了主权在民的思想,给欧州当时的君主专制敲响了丧钟;美国的《独立宣言》和法国的《人权宣言》深受主权在民思想的启迪。

 

图4:位于日内瓦莱蒙湖与罗讷河交接处小岛上的卢梭雕像

http://taiwan-motherofmine.blogspot.com/2009/02/blog-post_1707.html

 

法国大革命中被处死的国王路易十六,死前在狱中阅读了伏尔和泰卢梭的文集,旋即大发感叹道:“是这两个人杀死了法国(的波旁王朝)。”  然而,伏尔泰和卢梭两人之间的学术交情极差,一有机会就互怼。

 

这种互怼,当然主要是因为两人理念和思想上的差异造成的。伏尔泰深受英国大宪章精神的熏陶和影响,坚持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在追求自由和私有财产受到保护的权利上人人平等。卢梭则认为,私有制是造成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要最后消灭私有制 - 听起来真的很耳熟。

 

历史人物都有时代的局限。今天看来,英美受伏尔泰,洛克温和改革理念多些,而欧州深受卢梭激进乌托邦革命理念的影响,从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雅各宾派开始,到今天左翼政党,皆可觅见卢梭的影子。

 

伏尔泰和卢梭并不是老死不相往来,既然是互怼,就是经常有书信来往。卢梭生命的最后几年,身体极差,而且被无数政敌追杀,伏尔泰一度邀请他到莱蒙湖畔的家中暂住。后来,他们先后从莱蒙湖畔回到巴黎,1778年5月30日,伏尔泰去世;同年7月2日,小18岁的卢梭,也撒手人间。

 

也许是上帝的安排,两人在巴黎先贤祠里安葬处,仅仅只隔十来米。你要是有机会半夜去那里,没准还可以听见两位大师在那里互怼。

 

图3:乘船荡漾在莱蒙湖上,心灵在感受伏尔泰和卢梭影响世界几百年的互怼

 

早上从莱森乘齿轮火车下山去尼翁,在尼翁乘渡船去莱蒙湖对岸的法国著名小镇伊瓦尔(Yvoire)。远处云遮雾罩的山峰应该是阿尔卑斯山主峰 - 勃朗峰。

 

图4:莱蒙湖 畔法国小镇伊瓦尔

 

图5:小镇伊瓦尔的码头

 

图6:伊瓦尔的小街巷

 

图7:伊瓦尔的图书馆

推门而入,很小,很旧,但内外都插着鲜花,很温馨。一个漂亮的图书馆员正在给几个小朋友念书。不想打搅他们的美好时光,退出。

 

图8:小镇中的小卖铺

 

图9:小镇的古城墙和门洞

伊瓦尔以中世纪的石头建筑和鲜花闻名,被称为是法国最美小镇之一。

 

图10:尼翁(Nyon)

瑞士的尼翁和法国的伊瓦尔隔湖相望。那个白色的建筑就是著名的尼翁城堡。

 

图11:尼翁的草坪

 

我们的下一站是莱蒙湖另一端的日内瓦 - 这个城市大概从诞生以来,就命中注定是一个国际名城。除了加尔文,伏尔泰,和卢梭,现代各国首脑们大都造访过这个城市 - 这里是联合国欧洲总部所在地,是许多国际组织总部驻扎地。

 

图12:日内瓦勃朗峰桥上

 

图13:日内瓦万国宫

它是联合国的前身 - 国际联盟的总部,现在是联合国欧州总部。

 

图14:三条腿托起的尊严

这是瑞士雕塑艺术家丹尼尔?伯塞特为国际残联创造的艺术品。高12米,重5吨,意在提醒国际社会关注地雷给无辜的平民带来的毁灭性灾难。丹尼尔说,将椅子设计成三条腿寓意不言而喻 - 象征人类因触雷而失去的肢体,但不是死亡,而是顽强地、有尊严地站立着。

 

图15:万国宫附近的圣雄甘地像 - “My life is my message”

甘地用他毕生的行动和不懈的努力,向世人传达了他终生追求和实践的非暴力不合作哲学 - 为真理,为自由,为独立,为公民权利,忍辱负重坚持到底。

 

图16:夏日的抒情诗 - 日内瓦莱蒙湖中的大喷泉

这个日内瓦著名的地标3 - 10 月开启,水柱高达140米。

 

它最初的形成鲜为人知 - 其实是钟表厂夜间水源的减压阀水柱。“在当时没有电及其他能源的情况下,水压便是一种动力。日内瓦制表业利用水压驱动机器,但车间下班后或周末,工厂的水管必须处于关闭状态,这样便会在管道中形成过高的水压,为了降低压力,使其不会因为高压而爆裂,当时在19世纪人们能想到的办法及最新的技术便是将水喷射出去,以达到减压和控压的效果。这便是大喷泉的雏形和初衷。”

 

图17:莱蒙湖边大道 

莱蒙湖如梦,也还要归于19世纪两位浪漫派大诗人 - 拜伦和雪莱,结伴此地,渔舟晚歌,长吟短唱,给后人留下许多才子佳人的风流韵事,和脍炙人口的绝句。

 

上图远处背景中的小山峦是小镇科洛尼。科洛尼有一幢小楼院叫迪奥达蒂别墅(Villa Diodati),它是拜伦租下避暑的地方。1816年,拜伦在莱蒙湖边偶遇雪莱和雪莱家人。两位浪漫派大诗人惺惺惜惺惺,成为终身好基友。

 

莱蒙湖畔,伏尔泰和卢梭用男子汉之间的互怼碰出思想火花;拜伦,雪莱和其他几个同性异性朋友,用浪漫诗人和幻想作家的情怀,将后人带入暖风熏得游人醉的境界。

 

图18:迪奥达蒂别墅(佚名画家)

https://pastnow.wordpress.com/2016/06/15/june-10-1816villa-diodati/

 

图19:莱蒙湖西庸城堡

又一天,我们去了莱蒙湖边的西庸城堡。

 

火车上,对面的亚裔妇女用英语告诉我们,在蒙特勒车站下车后,过马路,乘201公车,可以直达西庸城堡,这种简明指点节省了我们很多东探西问的时间。很快,我们就站在古堡前了。

 

西庸城堡建立在一个靠湖岸很近的一个小石头岛上,最早的文字记载是公元1150年,据考古发现,其实在古罗马时期就有军队驻扎。从地理位置看,由于非常接近莱蒙湖最东端的罗纳河入口处,是扼制水运交通的最佳地点。

 

1150年起几百年,西庸城堡在萨沃伊公爵家族控制下,从军事城堡到家族夏宫,再到监狱。1530年,这里关押了支持日内瓦地区独立运动的贵族博尼瓦。1816年,拜伦造访西庸城堡,有感于博尼瓦的遭遇,当夜奋笔疾书,为世人留下一篇脍炙人口的长诗《西庸的囚徒》:

 

“我的头发已灰白,但不是因年迈,

也不是像某些人那样骤感忧惶,

一夜之间变得白发斑斑;

我的肢体已佝偻,但不是因劳累,

漫无尽头的歇息耗尽了活力,

是地牢的囚居把它摧毁。

因为我一如其他的死囚犯

注定与明媚的天地绝缘,

身上戴镣铐,门上有铁栏。”

                                       …….

 

图20:从城堡眺望莱蒙湖法国岸边

 

图21:城堡中中世纪武士的盔甲

 

莱蒙湖如梦,梦中还有好莱坞两位巨星 - 卓别林和赫本。我们错过了卓别林的旧居和雕像,万幸找到了奥黛丽·赫本的墓地。

 

那一天,离天黑还有2-3个小时,我们站在洛桑火车站,讨论去哪里消磨剩下的时间。用古狗地图,发现赫本的墓地和旧居就在附近不远的莫尔日(Morges),于是决定前往。

 

我们乘了一站路5分钟的火车,到莫尔日转绿皮支线小火车去普利莱恩利(Prelionne),又是5分钟。下车后,不知方向,正在徘徊不决中,一位大爷从小坡上走下来,忙拉住打听。大爷只说法语,我们只会英文。好在Hepburn(赫本)是这一带的通行证,写出来,大爷马上笑了,指指地下,又指指坡上,晃晃右手掌 - 我们的解读马上出来:赫本墓就在坡上,5分钟路程。

 

走上小坡,右手边是一个小学,恰好走出一个老师模样的女士,我们忙上前再打听。这次,女老师用流利的英语回答我们的问题。

 

女老师婉转地告诉我们,赫本的旧居已经出售,新主人已经搬入。画外音我们听得明白:最好不要去打搅旧居新主人。女老师又热情告诉我们,赫本的墓就在前面小花园墓地里。

 

谢过女老师,我们走进了墓地。

 

图22:女神之墓

奥黛丽·赫本有着高雅的气质,美丽的脸蛋,最重要的是,还有一颗博爱的心。三者结合,造就她女神传奇的一生。她的爱心与人格宛如她的电影一样,永驻人间。

 

奥黛丽·赫本5次被提名奥斯卡奖,并获得26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晚年担当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亲善大使,为世界上贫困的孩子们呐喊、呼吁和募捐。1998年,获奥斯卡人道奖。

 

图23:慕名而来的人们留下的朴实无华的悼念品 - Hepburn for ever!

 

图24:洛桑火车站 

洛桑是国际奥林匹克总部所在地,自称是奥林匹克之都应该不算过分。

 

图25:洛桑莱蒙湖边的著名的乌希(Ouchy)酒店和大街

 

图26:看到这个雕像就知道快到奥林比克博物馆了

从洛桑乌希码头沿湖往东走5分钟,就看见这个雕像,这里离奥林匹克博物馆很近了。

 

图27:洛桑奥林比克总部的五环

 

图28:奥林匹克博物馆外波兰艺术家伊弋(Igor Mitoraj)的作品

 

图29:奥林匹克博物馆

如果一个人喜欢体育,向我这样的,那这个博物馆是一生中必定要去一次的地方。玩体育,很能让人兴奋,应该比大麻有效而且健康多了。我们一边参观浏览,一边回忆各自中小学参加的各种体育活动的经历。小学玩乒乓球,中学打篮球,大学拼排球,大学后两年,我竟然混了个体育委员的七品芝麻官。

 

最让我难忘的体育事件,一是在中国大学里看郎平的女排顽强奋斗的夺冠 ,二是在美国大学看乔丹的梦之队摧枯拉朽的横扫。

 

图30:比试比试

LD 正在和世界冠军比试。

 

有朋友几年前告诉我们:“你们家的LD 还保持着武汉普通大专院校女子3000米的记录。”  我真的不明白,是我们家LD 太厉害了,还是如今的大学生们太有才了?

 

图31:终于站在奥林比克第一名的位置上

莱蒙湖如梦,莱蒙湖如梦...... 那天,我们家的LD 终于圆了梦。

 

*************************************************************************

今晚,让我们默詠拜伦的佳句去做梦:

 

致莱蒙湖

拜伦

 

这些姓名不负你奇丽的湖光:

卢梭、伏尔泰、德斯达,我们的吉本;

人杰地灵,即使再没有别人,

他们也足以唤起你深情的回想。

对他们,对众人,你佳景并无两样,

他们却使这佳景更饶丰韵

宏论卓识像罡风震撼人心

留下的旧址颓垣也备受敬仰。

小舟轻荡,掠过你碧波晶莹,

莱蒙,瑰丽的名湖!我们望着你,

充满了炽执而绝非狂妄的毫情,

想到不朽的盛业有人继承。

(杨德豫译)


 

(原创)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曌' 的评论 : 回复 '曌' 的评论 : 谢谢来访和留言。卢梭的 General will 一直存在争议,看来也引起你的关注。我本人不喜欢卢梭的这个表达所带来的后果。

—————————-

以人民的名义,民粹泛滥
长啸 发表评论于
回复 '曌' 的评论 : 回复 '曌' 的评论 : 谢谢来访和留言。卢梭的 General will 一直存在争议,看来也引起你的关注。我本人不喜欢卢梭的这个表达所带来的后果。
长啸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的评论 : 杨德豫是当代著名翻译家,我没有找到他该诗的翻译原文。不过我想,应该是豪情。
长啸 发表评论于
回复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的评论 : 谢谢欣赏!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发表评论于
非常好
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发表评论于
“充满了炽执而绝非狂妄的毫情”
诗中的“毫情”还是“豪情”
文章写得非常好????
发表评论于
General will
发表评论于
Public will, 公共意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