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员工离世,再谈金融业高薪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近日中金一位年轻的女性金融工作者疑似轻生,为经济动荡中劳动者的飘摇生活再添一个注脚。这次事件能在网上取得大面积的同情和理解并不容易,因为事主并非普通劳动者,而是金融业的金领,在上海购置千万宅邸。

这位女士的遭遇,只是从2023年下半年开始金融业限薪令的一个缩影,一方面是首次公开募股(IPO)速度与规模下降,另一方面是商业银行净息差下降。再叠加行政权力的强势介入,多家券商、投行、银行都开启降薪。

以涉事的中金为例,最近就爆出人均月薪下降39%(东方财富Choice数据),到2024年一季度人均月薪降至3.5万元。但这个数额,在微博热搜依然引发很多不满,觉得3.5万元还是太高。

对金融业高薪的批评其来有自,2011年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就可以看作对金融家和“食利阶级”本身的反对,抗议他们领着高薪,却用自己的贪婪带来金融系统的危机,甚至在2008金融危机后全身而退。以个位数的百分比人口占有接近全部的社会财富,是社会不公的表现。

而在我国,则一直存在实体经济与金融的某种矛盾,实体经济被认为创造真正的价值,而金融业不过是把钱到处搬运,好像没有任何“创造”,不像科学家进行技术创新,也不像实业家提供真实的商品。在舆论中总有一种很“虚”的感觉。

所以这个事件,我们也可以一起来探索这个问题:金融业为何高薪,以及我们该如何看待这种“不公平”的情况。

01.

金融业有什么用?

在某种视角上,认为金融业不创造什么价值,用“虚”这个修辞,与长期浸淫在“劳动价值论”的某种教条有关。即只有真正创造了“物品”或“商品”,或者更原教旨主义地说,真正“改变了自然”的,才叫做劳动,才具有真正的价值。

这个想法起源于基督教。基督教禁止基督徒从事放贷工作,而犹太人长期无法融入欧洲主流社会,不得不从事放贷与金融活动,久而久之财富积累,获得了对社会极大的影响力,引发基督徒的不满。

基督徒神学家阿奎那提出了“公平价格”理论,反对商品拥有过高利润。他认为在交换中,商品价格应该反映真实的“价值”,道德的价值只能来源于劳动。而金融业是劳动的附庸,并不直接参与劳动,如果还能从中获得利润,这种利润是“非道德的”。

《华尔街之狼》

这种劳动价值理论发展至今,成为今天批判金融业的主要视角。但其实这禁不起推敲,如果我工作效率高完成一个工作用了10小时,另一个人效率低用了20小时,他的工资就该是我的两倍。所以很明显存在另一个视角,不是劳动创造价值,而是商品和服务的效用就是价值。

这就是为什么一个科学家有了提高劳动效率的发明,后半辈子就可以不用再劳动,坐吃专利费过活。他提高了效率,进而可以创造更多效用。

金融业也是如此,总有观点认为金融业是“钱生钱”的生意。但只有当钱进入“资本回报率”高的地方,才会产生更多金钱,进入“资本回报率”低或者为负(例如坏账和破产)的地方,就会产生损失。

要理解金融业到底在创造什么价值,可以想象金融业也像一个买卖行业一样,一方面买入金钱,另一方面用金钱换成金融资产(债权、股权、衍生品),最后从这些金融资产与金钱的利差上获益。

这里有两个非常重要的价格,一个是钱的价格,即“利率”,第二个是金融资产的价格,有一部分也体现为“利率”,例如贷款利率,有一部分体现为股权,例如企业股份的价格。

在一个社会里,“价格”是最关键的“知识”。猪肉价格上涨,说明猪肉需求大于供应,可能就要增产,如果这个价格不准确,增产后可能血本无归,对社会也是资源的浪费。金融业也一样,利率无法市场化,如房贷领域,价格并不能反应市场的供需,不仅可能导致坏账增加。这些钱本应该去更高回报的地方,结果全部卡在一处。

钱,或者说资本,对我们今天的社会非常重要,几乎是最重要的生产要素。根据IMF的数据,从1995年开始,资本要素在经济增长中常年都是第一大要素,从2008年,各国进入量化宽松周期后更是如此。

在这个背景下,一国金融体系的运作效率对整体社会至关重要,不仅仅与经济发展有关,对社会稳定也举足轻重。举一个例子,作为社会福利的基础,社保与养老基金的保值对全世界主要国家都是非常严峻的问题。如果社保与养老保险缺乏可行的增值手段,面对老龄化社会将更加困难。

《涉外大饭店》

据Thinking Ahead Institute和美国投资专刊《养老金与投资》调查,全球前300大养老基金的资产总额为23.6万亿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投资于股市。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报告显示,北美地区的养老基金在股市中的投资比例最高,占其总资产的45.6%。欧洲和亚太地区的养老基金在股市中的投资比例也很高,分别占25.9%和25.5%。

正是金融业在完成各种“价格”的生成,钱的价格、企业的价格、衍生品的价格。如果这些价格合理,则社会“资本回报率”就合理,这一切是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中枢。

02.

金融业从业者为何高薪?

导致金融业工资高的一大原因是这个行业离“大钱”很近。这与房屋中介类似,虽然我国房仲佣金2%已经是全球最低了,但卖出一栋600万的楼,也能收获12万。从2016年到2021年地产狂飙突进的年份,不少房仲都因此获益匪浅。

金融业更是如此,如果600万都算“大钱”,金融业操作的金额则要大出一个数量级。以2023年上半年为例,A股合计173只新股上市,募集资金金额合计2097亿元(Wind数据)。平均每只募资12亿元。

如此大的金额,从投行保荐人,到审计公司,到律所,每个环节费率(以主板为例)分别为7.88%、0.98%、0.49%(尚普咨询数据),这都是很大的一笔钱。

这钱基本铁板钉钉,因为上市保荐承销决定了企业IPO的规模,只有保荐承销公司卖力地帮助企业路演,安排机构投资人,企业IPO才能充分得到认购,并获得好的价格。如果企业不充分激励投行,就会影响上市绩效。

审计公司和律所,则有时受雇于投行,不仅短时间完成大量工作,还要承担上市后相关会计和法律风险,因此也要从中得到不菲的报酬。这几个领域不是人力密集型,而是知识密集型,往往是不大的团队完成这样一份工作,自然每个人的报酬都令人咋舌。

《亿万》

金融业是一个为了效果需要激励的行业,这与房仲还有不同。房仲如果卖不出房,起码不会导致亏损,一个房地产中介公司养着房仲,亏掉的就是他的基本薪水。

而金融业不同,不管是基金经理还是券商人员,如果激励不充分,例如是他基本工资的30%,对他而言不管投资赚或赔旱涝保收,很大概率不会真正费心投资。如果这样,不仅要亏掉基本工资,可能还要亏掉客户的资金。

因此基金券商经纪人、VCPE投资经理等等,一般而言奖金能达到工资的数倍之多。这种充分的激励,让他们以奖金作为追求,投入足够的精力确保投资收益。如果每提升1倍的奖金,能够让投资收益有个位数的提升,对企业而言就是划算的买卖。

一方面离“大钱”很近,一方面极端追求投资效益,导致金融行业对从业者必须充分激励(如同所有销售领域一样),且只要有激励措施,即便只是2%,这个激励的资金就相当可观,让金融业成为造富的行业。

03.

如何理解这种贫富差距

金融业从业者的薪资显著高于其他领域。以美国为例,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金融业的中位数薪资为 76850美元,这比全美所有职业的中位数薪资46310美元高出约66%(美国劳工统计局数据),有非常显著的优势。

这未必公平。诚然,金融业吸收的是全世界最顶尖院校的金融专业、应用数学等热门专业的毕业生。他们在激烈的竞争中进入这些光鲜的金融公司,确实是择优中的择优。但这些顶尖院校的其他理工或人文专业,同样是非常优秀的人,对社会的影响和贡献不小,在薪资上却有相当大的差距,任谁都会感到心里不是那么舒服。

金融业虽然确实是知识密集型,但知识门槛也没有高到不可企及的水平,比起很多科研领域,所涉及的知识范围还是更接近普通人。

所以金融业一直处于社会贫富矛盾的前沿,再加上股市、基金等领域不断下跌,一方面市民在金融投资折戟,一方面金融从业者还领着高薪,更让市民心生怨气。不过实事求是地讲,金融领域的效益优劣与从业者的素质无关,整体市场机制不健全可能才是最关键的原因,这方面他们也说了不算。

《大空头》

在我看来,市民的怨气与其说与金融业薪资高有关,不如说与对处境的不满有关。如果大多数人对自己的生活相对舒适满意,恐怕也不介意这个社会上有部分更幸运的人,毕竟社会上还有很多彩票中奖的人。我们不该追求一个平均主义的社会,更不必对好运者抱有恨意,毕竟我们生活有什么问题,并不是好运气的人导致的。

从社会分配正义的视角,如果行政强力干预一次分配,恐怕会扭曲市场运转和正常的激励措施。在市场下行周期,叠加全行业的肃杀与激励不足,会进一步拖累资本回报率的水平,让钱的价格和企业价格都更难形成合理区间,对经济复苏只会有更坏的影响。

鉴于我国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8%,超过美国的7.3%(大公网数据),对于非常依靠投资拉动经济的模式,金融业降薪可能并不是稳健的方案。

如果真的要优化社会分配,何不加强二次分配,例如提高高收入者的个人所得税、豪宅的房地产税税率、奢侈品消费税等,并将此资金用于社保医保等领域,都可以一定程度上减小高收入者与中低收入者之间的差异。

社会自主进行一次分配,政府负责进行二次分配,是不是才是更合理的方式呢?毕竟一次蛋糕分配的刀子,今天可以切在此处,明天就可以切在彼处,我们没有人是真正安全的。

DANIU_S 发表评论于
对了,金融从业人员的收入应该是:底薪加收成的一定百分比,这样风险小,员工也不会盲目自大。
fengqingyun 发表评论于
金融高薪我觉得合理但是多高合适很难说
华尔街的交易时间加盘前盘后太长
我觉得变相要求金融员工加班,薪水补偿还是合理的。
但是亏了赚了他都收钱就不合理。
而且拿客户的钱投资
心里压力没那么大
兔比兰伯王 发表评论于
zhongguoren8 发表评论于 2024-07-10 04:38:39
从来听不到米国人把“超越墙国”挂在嘴边。
一个人得有多么自卑,才会整天强调“赶英超美”。
土包子!
--------------------
确立奋斗目标,当然是比自己强的!(当时英国还很强!)
你有听说过他们要超赶非洲吗?呵呵
如果你听到米国人把“超越中国”挂在嘴边,那才是笑话!
最近,他们都把不让中国超过美国挂在嘴边!
兔比兰伯王 发表评论于
zhongguoren8 发表评论于 2024-07-10 04:38:39
从来听不到米国人把“超越墙国”挂在嘴边。
一个人得有多么自卑,才会整天强调“赶英超美”。
土包子!
--------------------
奇怪,我觉得有目标不是问题啊!这口号本身不是问题!
如果你提出超贝(贝佐斯)赶马(马斯克),
且确实有比较大的可能,我只会觉得你很牛!
DANIU_S 发表评论于
金融业玩的钱都不是自己的钱,是别人的钱,那就不一定了,你玩别人的钱,当然受各种因素影响,比如市场、突发事件、政策等各种大风险。好事儿都是你家的吗?不可能的,花街之前跳楼的也不在少数。
船上一坨 发表评论于
估计自杀的不只是金融业的吧。有人指明方向后,各行各业都会越来越多的。
zxbdt2 发表评论于
逝者安息,生者节制
0101011 发表评论于
利率不是钱的价格,而是钱的租金。有人做过基金经理业绩的统计,结果是一个正态分布。这意味着基金经理的表现主要依靠运气。另外,金融从业人员只分享盈利而不承担风险,他们的高收入当然不公平。
百家争鸣2012 发表评论于
3.5万月薪的确太高。社会追求公平,虽然不至于搞平均主义,但金融行业高出社会平均水平的一大截,是社会不稳定因素,特别是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金融行业很多特别的技能已经不重要甚至被淘汰。

拿一个疑似离世的员工来一篇长篇大论,大可没有必要。就算死,一定就是和工资挂钩?为什么不可能是忧郁症。
zhongguoren8 发表评论于
从来听不到米国人把“超越墙国”挂在嘴边。
一个人得有多么自卑,才会整天强调“赶英超美”。
土包子!
cn_abcd 发表评论于
金融业到底是全社会经济的润滑油还是汽油?
桃木钉 发表评论于
在上海千万并非豪宅,她依然是韭菜和打工人,她的遭遇很多人都遇到,程度不同而已,所以会引起共鸣。
Huilianghu5 发表评论于
减薪很正常,减员也正常。有不少金融业员工甚至全靠业绩赚钱,挂靠某个公司,不拿工资。
现在经济下滑,在华外企撤离,撤资,裁员,减薪,也是市场经济下的正常现象。中国人在改革开放中开始经历从向上快速发展转化为下滑的首此跌落过程,还很不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