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的冷血管理哲学:一次性裁50多名副总!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Meta 被爆将裁掉数十位副总裁

当地时间 6 月 13 日,据 外媒《Business Insider》报道,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这家前身为 Facebook 的公司正考虑裁减数百名副总裁。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去年 Meta 的副总裁人数达到顶峰时约有 300 人。这一数字比前几年的 180 人有所增加。

这位知情人士补充说,尽管去年在第二波大规模裁员潮来临之前,有几位副总裁离开了公司,但扎克伯格希望 Meta 的副总裁总数接近 250 人。副总裁职位分为五个级别。

据数据显示,经过多轮裁员后,截至 2024 年 3 月 31 日,Meta 在全球的员工总人数为 6.9 万人,减少了大约 22% 的员工数量。

Meta CEO 扎克伯格曾表示:“更精简的组织将更快地执行其最高优先事项,人们的工作效率将会更高,他们的工作也会更加有趣和充实。”

马克·扎克伯格将过去一年称为效率之年——这一年有超过 20000 名 Meta 员工被解雇,高管们并没有受到更严格的绩效标准和正在进行的重组的影响,这些重组导致团队规模逐渐缩小。

总体目标仍然是减少中高层管理者人数增加底层员工的人数,”该人士表示。“现在又出现了中高层人数过多的情况。”

去年 5 月份,不少 Meta 员工在他们内部 Workplace 平台上发帖告别公司,称他们正准备迎接公司新一轮裁员和更多变革。随后几周就传出了多名 Meta 高管和副总裁宣布离职的消息。

当时,有知情人士称,大多数高管离职实际上都是遭遇了“悄无声息的裁员”,副总裁级别的员工通常是公司内部直接被告知其职位因业务调整或重组而被砍掉,他们可以在裁员前找到新工作或离职。大多数普通员工没有这样的选择。

马克·扎克伯格此前将 2023 年称为他的“效率年”,并表示他希望“扁平化”公司的报告结构,在控制成本的同时消除管理层级。

在去年的这一波中高层裁员中,已在 Meta 任职十多年的 William Platt-Higgins 就是受影响的员工之一。Platt-Higgins 于 2012 年加入 Meta,担任全球客户合作副总裁,并保留了这一头衔,因为他的职权范围扩大到公司内的政府、政策和非营利组织。

在 Platt-Higgins 离职之前,另有三名副总裁表示也会离开公司。Sarah O'Brien 在公司领导高管和产品沟通四年后离职。另外两名高管也在公司任职超过十年。Meta 小型企业集团增长副总裁 Gigi Melrose 在公司任职 12 年后离职。Meta 商业业务集团副总裁 Katherine Shappley 也已经离职,她已为 Meta 工作了 13 年。

也是在去年,扎克伯格宣布他不再希望公司由“管理者和经理人”组成,而 Meta 则着手“扁平化”部分汇报结构。但 Meta 去年继续推行内部所谓的“滞后晋升”制度,即将晋升到新级别的人通常会在新的职位上工作一年,然后再更换头衔。两位知情人士指出,这导致管理层和高管队伍有所增长,而这在“永远追求效率”的新时代并不完全是计划好的。

通过半年一次的“校准”,即 Meta 公司在年中实际进行的软绩效评估,以及每年一次(通常在第一季度)的正式绩效评估流程,副总裁的级别正在逐渐减少。

Meta 副总裁要接受“排名”的评选,这是科技界流行的一种评选方式,评选过程中,同行们互相评估,看看谁表现更好。另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他们的工作和影响“受到了严格审查”

他们还必须遵守全公司的绩效评估规定,该规定要求管理人员将 10% 到 12.5% 的团队成员划入绩效较低的类别,这通常会导致他们被纳入绩效改进计划 (PIP)。

虽然绩效较差员工的强制性薪酬范围低于 Meta 大规模裁员时的水平(14.5% 至 16.5%),但仍高于裁员前的水平(7% 至 10.5%)。这样的绩效评估通常会导致被解雇,或者对于某些副总裁来说,会提前被告知你的职位将被取消。

有些人离开是因为找到了其他工作,有些人离开是因为工作表现不佳,”一位知情人士说,“有些人难以适应变化,或者陷入了不知道先做什么后做什么的困境中。”

去年的情形如今再次上演了一次,这次 Meta 方面依然选择沉默,公司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

这次,Meta 为什么要向高管下手?

在宣布裁员时,扎克伯格表示,Meta 的举措将遵循一些原则,致力于使其成为“一家更强大的科技公司”。

这些原则包括消除多层级管理,让管理人员只负责听取 10 个人的汇报、取消重复或价值较低的项目、精简每个组织、建立工程师与其他角色的最佳比例、投资人工智能 (AI) 和其他工具以及研究分布式劳动力的有效性。

Meta 在公司最新的财报中表示,到 2024 年底,其在人工智能和元宇宙开发部门 Reality Labs 上的资本支出将在 350 亿美元至 400 亿美元之间。这一总额比最初预测的为消费者、开发商、企业和硬件制造商开发新 AI 产品所需的资金高出 50 亿美元。

围绕着这些目标,外界猜测扎克伯格再次对高管出手的原因有以下两点:

原因之一:之前过度招聘造成的人员冗余,因为他们很有钱

2020 年至 2022 年期间,Meta 招聘的人才数量是同行中最多的。金融服务公司 DA Davidson 的高级软件分析师 Gil Luria 表示,软件公司的盈利能力很高:该行业的毛利率通常在 70% 至 80% 之间。

他补充说,科技公司渴望雇佣大量员工来推动新产品的开发——当需要削减成本时,他们可以裁员,而不会对产品产生任何影响。

继 2022 年利润下滑之后,M 马克·扎克伯格 宣布 2023 年为“效率之年”,并解雇了数万名员工。“由于他们的产品本身就很赚钱,所以他们真的不需要很多人来推动,” Luria 说。“而这正是许多公司现在意识到的。”

原因之二:他们想将劳动力成本重新投入到人工智能领域。

现在,Meta 和微软等公司通过裁员来获取资金,以投资人工智能项目——包括从 Nvidia 购买大量 GPU,以构建生成式人工智能产品所需的基础设施。

部分裁员可能与某些职能不再需要有关:例如,语言学习软件公司 Duolingo 已削减 10% 的合同工,转而采用生成式人工智能来创造更多内容。而据美国科技公司数据收集网站 Levels.fyi 的一项数据显示,E9 级别 Meta 高管的年度总收入大约近 300 万美元,砍掉 50 多位高管,意味着公司每年省出来超过 3 亿美元支出。

此外,有知情人士透露,Meta 他们正在招聘人才以支持 AI 优先事项。一直以来,Meta 在 AI 上的投入都是大手笔。

4 月,Meta 公布了截至 2024 年 3 月 31 日的 2024 财年第一财季业绩,第四财季营收 364.55 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 27%,高于市场预期的 361.4 亿美元;净利润同比增长 117% 至 123.69 亿美元;摊薄后每股收益同比增长 114% 至 4.71 美元,高于市场预期的 4.32 美元。

扎克伯格表示:“我认为团队取得的成果是又一个关键的里程碑,展现出我们拥有相应的人才、数据和能力来扩展基础设施,构建世界领先的 AI 模型和服务。这让我相信,我们在未来几年中应该投入更多资金,构建更先进的模型和全球规模最大的 AI 服务。”

Meta 的主要营收依然集中在广告收入上,AI 业务仍是巨额亏损状态。

元宇宙相关部门、负责 AR(增强现实)和 VR(虚拟现实)业务的 Reality Labs(现实实验室)一季度依然巨亏达到 38.46 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 39.92 亿美元。Meta 还表示,该部门的营运亏损将“由于我们持续的产品开发工作和进一步扩大生态系统的投资而大幅增加”。

SimpleLove 发表评论于
年薪300万美元的副总裁雇300多个干嘛呀?一般美国人一月付2000美元的房租都费劲,贫富悬殊太大的,社会矛盾能不激化吗?
想不开1 发表评论于
干的漂亮。
xyz18 发表评论于
一个副总工资可以雇好多人了,但一个副总干活能顶好多人吗?谁叫他们拿那么高薪。不裁高薪裁谁
Q22 发表评论于
赞楼下评论!
高层人员嘴炮多,围绕领导转, 学习三哥,榜样多!
AreyouOK? 发表评论于
能力无所谓, 听话是关键.
大事做不来, 围绕领导转.
小事要表功, 感情多沟通.
想要不被裁, 三哥为汝师.

湾区范儿 发表评论于
高管薪水高,早就可以提前退休。他们离职后如果真的生计成问题,可以降低期望找低一等的工作,能力过人的更可以自创企业。
柳小波 发表评论于
现在科技公司估值都是高处不胜寒,稍微不如华尔街的“预期”就让你市值蒸发十几个点,所以抠成本是必然的
令胡冲 发表评论于


这叫理性管理,不叫冷血管理。


黄过 发表评论于
Business Insider 是著名的胡说八道
只看不回贴1208 发表评论于
楼下什么也不知道,以为自己知道。
ljcn 发表评论于
因为公司的大部分高层人员都在嘴炮。那些人看似职位高,其实都是瞎逼逼,显得自己忙而已。脸书整体上就没啥技术含量,这些高层就更没啥实事可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