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放风“就地停火” 乌克兰如何才会接受“朝韩模式”?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没有俄罗斯参与的乌克兰和平峰会6月15至16日将会在瑞士比尔根山(Burgenstock)的渡假胜地举行。虽然俄军本月才刚在乌克兰东北哈尔科夫(Kharkiv)开出了新的战线,5月26日更传出其集结军队剑指苏梅(Sumy),似有进一步往基辅方向扩大前线的计划,可是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24日访问白罗斯回应提问之时,却声言和平谈判应该重启,表明要尊重战场现实和2022年开战之初俄乌和谈的方案。

这一次有关俄乌停火的风声最先出自路透社5月24日引述5名俄罗斯消息人士的报道,称普京希望按照现有乌克兰战场前线“就地停火”。该5位消息人士被形容为“在高层政治和商业领域正在或曾经与普京共事”的人物,其中4位都提到“就地停火”。

这些消息人士都表明,锁定战场所得,对普京而言,并没有任何商量馀地。其中4位都表示普京已经准备好接受以目前前线为界冻结冲突(按:目前俄罗斯控制大约18.5%乌克兰领土)。



没有俄罗斯参与的乌克兰和平峰会6月15至16日将会在瑞士比尔根山(Burgenstock)的渡假胜地举行。(Burgenstock Resort)

由于俄罗斯2022年9月已透过“公投入俄”的方式在法律上吞併了卢甘斯克(Lugansk)、顿涅茨克(Donetsk)、扎波罗热(Zaporizhzhia)、赫尔松(Kherson)四州,但俄罗斯实际上却没有佔领此四州全境,普京若然真的愿意“就地停火”,这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一种让步。(按:俄罗斯内部对于这四州的地图划界,尚没有统一的标准,大概也为普京的让步留下了法律空间。)

目前,战场形势明显对俄罗斯有利,为何普京会愿意接受“就地停火”?

路透社的消息人士提到了一些理由。一是普京担心战争长期持续将会带来更多不满就业和收入前景的老兵,造成社会潜在不稳。二是此刻的战场所得已足够普京向俄罗斯人民宣布胜利。三是如果要在战场上有戏剧性的重大突破,俄罗斯需要再次全国动员,而普京则不希望再次动员。



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和白罗斯总统卢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2024年5月24日在白罗斯明斯克举行会谈后,在新闻发布会上握手。(Sputnik/Mikhail Metzel/Pool via REUTERS)

报道称,普京对于西方和泽连斯基阻碍谈判的努力和决定感到不满。如果不能达成停火的话,普京将会继续慢慢夺取乌克兰领土,增加对乌压力,直到泽连斯基接受停火为止。其中一位消息人士则表示,泽连斯基还在掌权之际,协议难以达成,除非俄罗斯能绕过泽连斯基直接同美国达成协议。

从上述停火风声的提法来看,普京心中设想的,大概就是一种“朝韩模式”,以“就地停火”来中止双方的无谓消耗,并长久搁置领土主权争议,而且不宣布终战。从目前朝韩关係依然紧张的背景来看,这种停火方式当然并非一劳永逸,却是达至和平的“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早在去年5月,乌克兰最终失败的反攻还未开始之际,有美国媒体就报道过,拜登(Joe Biden)当局也有讨论过此等“朝韩模式”冻结战争的可能,以至当中可能牵涉的边界问题。



5月26日,泽连斯基在哈尔科夫的废墟前面拍片,以英语邀请美国总统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6月中在瑞士举行的和平峰会。(Reuters)

来自俄罗斯的“就地停火”风声,近半年来都不时出现在西方媒体的报道之中。去年12月,《纽约时报》就曾引述俄罗斯和外国官员消息,称普京自2023年9月以来已透过中间人沟通依照当时前线冻结战争的意愿。本年1月,彭博社亦引述接近克里姆林宫人士的消息,称普京向美国间接发出愿意谈判的讯号,其中提到放弃要求乌克兰保持中立地位,甚至放弃反对其最终加入北约的可能。本年2月,路透社也引述了俄罗斯方面的消息,称普京冻结俄乌战争的提议遭美国拒绝。

对于此等大多来自俄罗斯的停火风声,外界的讨论焦点往往在于:这是俄罗斯的宣传战,还是普京真的有意停火?

答案其实是两者皆是。

这些放风,在国际上营造出俄罗斯站在和平一边、寻求务实停火的形象,有助争取非西方全球大多数的认同。同时,在西方国家都不得不接受乌克兰无法以武力夺回全境的战场现实之际,冻结这场战争的主张将会得到愈来愈多西方民众接受,为西方政治领袖持续援助乌克兰抵抗造成更大阻碍。而强调俄罗斯有绕过乌克兰向西方国家沟通停火的渠道,则能打击乌克兰人对于西方支持的信任,有助消磨他们的对抗意志。



2024年5月26日,乌克兰东部城市哈尔科夫(Kharkiv)一间五金超市,前一天遭俄军导弹攻击,多人死伤。(Reuters)

另一方面,“就地停火”本身,确实是普京可以接受的战果。凭藉这场战争,俄罗斯已经在原有的克里米亚和乌东地区之外多夺得了11.5%的乌克兰领土,大大收缩了乌克兰控制的海岸线,将亚速海变成俄罗斯的内海,得到了直通克里米亚的陆上通道,也为防守克里米亚建立了缓冲区。这无论如何也是俄罗斯的胜利。

同时,这场战争也突显出了俄罗斯内部的种种结构性问题,包括工业和科技能力的层面。普京如果真的要为俄罗斯人民留下一个强大的国家作为其政治遗产的话,儘快停止战争的消耗,将注意投放在政府治理和产业发展上的改革,也是必需做的事。普京正式连任后,以搞经济为本业的别洛乌索夫(Andrei Belousov)取代绍伊古(Sergei Shoigu)的国防部长位置,并接连逮捕国防部的多名涉贪高官,就显示出了其改革意志。



俄罗斯议会上院2024年5月12日表示,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提名经济学家出身的文官、前第一副总理别洛乌索夫(Andrei Belousov)出任国防部长,取代主导俄乌战事已逾两年、2012年起掌管国防部的防长绍伊古(Sergei Shoigu)。图为别洛乌索夫2022年6月17日出席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Reuters)

然而,“就地停火”不是一隻手能拍得响的事。普京的提议必需得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和乌克兰的配合。

目前,后两者的战略部署也是长期抗战为主调,停火之论并非主流。近日,泽连斯基就呼吁北约国家在乌克兰空域帮忙击落俄罗斯的导弹,并容许乌克兰使用美国和西方提供的武器直接打击俄罗斯境内军事目标。即将卸任的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也罕有地发表了与拜登当局立场不同的意见,认为北约国家不应再禁止乌克兰用他们的武器去攻击俄罗斯境内军事目标。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据报也正在试图说服拜登在此事上改变政策。

G7国家也正在推动更好的利用俄罗斯被冻结在西方的3,000亿美元资产来援助乌克兰。欧盟国家近日也正式通过了以俄罗斯央行在欧资产所生成的利息来为乌克兰购买武器和提供财政援助。



2024年4月29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 突访基辅,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会面后举行记者会。(Reuters)

随着美国4月下旬通过的610亿美元对乌援助所支持的援乌军备陆续抵达乌克兰,泽连斯基也更有信心继续作战下去。情势最危急的哈尔科夫前线也开始稳定了一些。

泽连斯基的总统任期在5月20日正式结束,但由于战争军法管治之下不能进行选举,乌克兰宪法保证了泽连斯基继续掌权的事实。对此,普京本人、俄罗斯驻美大使、俄罗斯国家杜马主席近日都接连公关质疑泽连斯基的执政合法性,似乎是希望助力乌克兰内部不满泽连斯基、对务实和谈持更正面态度的力量。但大多数乌克兰人至今也依然支持继续作战,并至少取回2022年2月之后失去的领土。“就地停火”的民意基础尚未出现。

要乌克兰接受“就地停火”、以“朝韩模式”冻结战争,除了缓缓进侵的军事施压之外,最直接的方法就是一种“以土地换取主权”的交易--乌克兰睁一隻眼闭一隻眼的接受俄罗斯佔领其大约两成领土的事实,俄罗斯则睁一隻眼闭一隻眼的接受乌克兰加入西方阵营,即欧盟甚至北约。

没有这种各让一步的交易,这场战争在双方都没有出现明显溃败、都不愿认输的前提之下只会无了期地持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