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元老王啸:国产芯片有望赶超英伟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一流科技是过去几年极少能让投资人赚钱的项目。”2023年8月,袁进辉在朋友圈撰文表示。袁进辉师从中国人工智能奠基者、院士张钹,ChatGPT走红之后,袁进辉创办的OneFlow(一流科技)成为创投圈炙手可热的项目之一。

 

2017年,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领投了一流科技天使轮。袁进辉曾这样回忆跟王啸的相识,“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我们聊OneFlow和做框架,很少有投资人听得懂。但王啸懂一流的技术,并且相信一流技术能做成的事。”

在当时的市场中,主流机器学习框架是大数据、小模型的逻辑,运用在自动驾驶、人脸识别等场景。王啸认为,随着技术的进步,大数据和大模型的使用会成为主流。

王啸对大模型趋势的判断,与他的技术背景相关。王啸,计算机专业出身,百度创始员工, 2000年1月3日,李彦宏、徐勇、刘建国、郭眈、雷鸣、王啸和崔珊珊在资源宾馆召开了百度第一次全体员工大会,他们也被称为“百度七剑客”。

王啸曾参与百度第一代搜索引擎研发,负责百度后台服务器系统架构,带领百度大客户销售团队和百度企业搜索事业部,组建百度客户端软件部以及之后的百度无线事业部。2010年,王啸离开百度后进入创投领域。

2023年,九合出手投资的项目中,近80%都和AI相关。“这是AI投资最好的时代。”王啸告诉《深网》。

AI和芯片成为美国资本市场2024最大概念。2月22日,因第四季度财报业绩利好,AI芯片服务商英伟达股价当天上涨16.4%,市值暴增2400亿达到1.94万亿美元。

对于中国芯片企业和英伟达的差距,王啸认为,“不能小觑中国公司的能力,算力维度总会有弯道超车的机会。GPU领域能不能突破,其实就是个时间问题。”

以下是《深网》对话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实录整理:

“芯片追上硅谷只需要时间”

《深网》:在算力维度尤其GPU上,中美差距你怎么看?

王啸:算力维度不用担心,总会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深网》:这么乐观?

王啸:不能单纯叫乐观,确实是有机会的。

《深网》:你的信心从那里来?

王啸:芯片本质上是个规模效应的行业,英伟达现在的强劲跟它的生态有关系。芯片设计维度我们也能设计出来,但没有生态,举例来说就像一辆车只有轮子和发动机,如果车里面没有其它的东西,其实也不太好用。

芯片的竞争本质上是生态位的竞争,这个确实是有难度的,生态一旦建立之后,是有壁垒的,因此一个纯做芯片的公司是很难突破这个壁垒。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反向来讲,为什么中国的芯片除了GPU以外,其它芯片基本都突破了。就是因为市场在这,客户只要下订单,就能做,除了GPU这种生态壁垒比较强的,其它基本全突破了,这就是美国给我们的机会,这5年基本都搞定了。

GPU领域能不能突破,其实就是个时间问题。

如果美国再继续“卡”下去,就全起来了,芯片还是得用,在用的过程中迭代。美国对华芯片的策略反向推动了中国的芯片公司发展。未来这些芯片公司在中国市场如果已经达到了一定市场份额,一定会向海外扩张,中国芯片公司一定比美国的芯片公司迭代快服务好,因为中国人勤奋,到时候把欧洲的市场占住,美国的芯片公司就会彻底摁死在自家门口,很头疼。

不能小觑中国公司的能力,目前中国游戏已经全球市场上份额最大了,新能源车在全球市场份额也是最大,光伏、服装都是。

《深网》:之前采访过陆奇,谈到硅谷和中关村的差距,他说原因之一是中国没有黑客文化,你怎么看?

王啸:这可能和经济发展的长短有关系,每个人都有生活压力,未来这种状态会发生变化,经过40年的发展,大家会更加注重梦想,会更有创造性的做一些更难的事情,这也跟经济发展的长短有关系。

中国从传统产业到互联网再到移动互联网,确实加速了科技基因的普及,整个社会更加关注科技的发展,也更有科技梦想,对这一点,我是比较乐观的。

“人工智能是未来中美竞争的核心”

《深网》:国内目前大模型创业的主要格局是什么?

王啸:国内的大模型大家还在技术领域去做突破,大模型的算法,大厂里百度算是走的比较快的。创业公司里面智谱AI和百川,智谱AI偏to B,百川还在探索自己的路径。现在百度也在逐步的做生态。

《深网》:OpenAI的开发者大会对你最深的触动是什么?

王啸:它已经到建生态的步骤上去了,苹果为什么厉害,因为它的商店APP特别丰富,大公司的竞争最后是生态的竞争,生态的竞争是非常重要的,先把生态建起来,后发的公司基本上无法竞争。OpenAI确实有先发的技术优势,它把技术优势转化成了生态优势,生态优势最后去转化成市场规模优势,这是一步一步迭代出来的。

《深网》:你怎么看待ChatGPT激活的AI产业?

王啸:我觉得它是把人类的一个通识,通过一个极大参数量的大模型,压缩到了一个模型里面去,大模型具备了一定的智能性,而以前机器不太好解决的问题,现在就有机会了,这是它的核心。

原来机器是没有思考的,它只有类似记忆存储搜索这样基本能力,但没有人类的思考能力,做不了决策。

有了通用大模型,以后决策可以让机器来做,这具备了想象空间,但我不认为现在成熟到一定程度了,只是起步了。

《深网》:ChatGPT给传统投资圈带来的变化是什么?

王啸:一旦机器具备了一定的思考能力的话,它就可以被用在各个领域。比如说之前投的SaaS公司,可以升级它的后台能力,让 SaaS软件具备了一定的智能性。

此外,有了ChatGPT之后,机器人就具备了一定思考规划的能力,以前笨笨的机器人就可以变成一个有一定智能性的自主机器人,所以具身智能的实体加一个非常好用的大脑,也是一个可以泛化的场景。

当然还包括一些专业人士,律师、医生、心理咨询师、美术和美工这些专业人士的技能,是可以被机器学习到的,这些领域的任务可能会在一定程度被替代掉。

《深网》:怎么看未来大模型的商业化方向?

王啸:从本质上来看,可以替代很多的人工劳动,它就是个生产力,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属性。为什么说划时代,因为过去这些年,互联网的核心打法一直是流量加广告,而大模型是生产力,生产力就可以按照生产力来付费了。

《深网》:ChatGPT会把AI投资带向哪里?

王啸:这种划时代的产品,不是把投资带向哪里,而是把人类带向哪里。就像互联网把人带向了一种更高维度的文明,抹平了人和人之间的信息差,大模型对人认知的提升,整体效率的提升,公平的提升,有可能是飞跃性的,我觉得这是大模型最主要的价值点。

如果把时间拉长了看,大模型一定会对人类社会进行一次重构,为什么?因为整个社会的运作是我们分布式的大脑,互相通过语言的连接和讨论,让整个世界进步,这种离散网络也比较高效。

大模型一旦获取了人类所有的知识,用它去做生产力的提升,我觉得可能比想象的要快得多。现在说这个可能稍微有点早,但现在也能看出一些端倪,比如过去的一些策划、美术设计、游戏生成,这些都可以被替代。

从生产力角度,90%以上的生产力是完全可以被替代掉,这是人类社会突然间一次大的技术爆发。上一个时代叫信息时代,往前是工业化时代。工业时代本质上是蒸汽和电气化带来的一次文明的大突破,信息时代亦是。而当下是大模型时代,也会带来巨大的突破。

为什么中美的竞争在人工智能上升级了,因为大家看得很明白,人工智能是未来竞争的核心。虽然中国很多公司的开创性思路可能不够,但在跟进速度上比较快。

再过两年,中国大模型公司可能比美国的大模型公司要好,举个例子来说,中国的自动驾驶现在比美国厉害的多。为什么,因为有数据,创业者也很努力。方向一旦确定了,中国的创业公司去干这些事情,一干一个准。

《深网》:虽然今年AI很热,但是整体上投资机构出手次数并不是那么多,这是为什么?

王啸:2023年,AI投资呈现外冷内热的状态。本质上是因为大家虽然对大模型的发展潜力达成共识,但是在AI细分领域的投资上仍然存在很多非共识,有些机构会投资无法在短期内被证伪的方向,而在长期存在巨大发展潜力的方向上出手谨慎。这就造成了AI投资的外热内冷。

我们认为,与去年很多创业者拥挤在大模型赛道相比,2024年,AI创业方向将会进一步分化到更多的领域。而且最终跑出来的,可能不是技术最强、模型最大的,而是在通用和泛化能力、数据规模、应用场景之间达到一个很好的平衡者,且有很强的产品定义能力,适用者恒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