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感!西方国家面临乌克兰战争的“死胡同”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各位听众,跨大西洋安全合作的年度重大会议-第 59届慕慕尼黑安全会议于18日的周日拉下帷幕,承诺向乌克兰提供更多“支持”。也就是在这个周末当中,由于缺乏西方弹药,乌克兰军队从阿夫季夫卡撤军。 西方国家可说面临乌克兰战争的“死胡同”。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发表讲话 2023年2月17日© AP/Sven Hoppe

慕尼黑安全会议周日结束了,这项汇集了150个国家和约 40 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北约年度重大会议,向乌克兰提出了更多“支持”的承诺。而在这个周末的同时,乌克兰军队由于缺乏西方弹药支援,已从乌东阿夫季夫卡城撤军。 对于西方国家可说,乌克兰战争出现僵局。接着,传出俄罗斯反对派异议人士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尔尼死于狱中的噩耗。 另外,美国对基辅价值60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仍遭到众议院否决。 尽管情况紧急,议员们还是停止工作两周。法国费加罗报指出,西方人面临乌克兰战争的“死胡同”。

美国众议院继续否决对基辅提供巨额军事援助的提案,乌克兰撤军,纳瓦尔尼死于俄罗斯狱中。这些事件的同时发生使慕尼黑安全会议陷入混乱和不确定之中。 这一跨大西洋安全合作的年度重大会议于18日的周日结束,承诺向乌克兰提供更多“支持”,自两年前俄罗斯入侵以来,这一承诺就一直不断被重复。 现在开始,西方阵营大声表达他们的谴责。

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 (Sipri) 所长丹·史密斯 (Dan Smith) 总结道:“今年,人们的担忧更加深刻、更加明显。 乌克兰战略的重新评估产生了不确定性。 我们好像陷入了僵局。”

挪威首相乔纳斯·加尔·斯托尔说道:“去年我们认为乌克兰会获胜。 今年,他们说俄罗斯将获胜。”

一周前,北约的情报主要支柱英国的情报部门在巴伐利亚首都发表了一份引起广泛讨论的报告指出,称莫斯科正在“重新获得优势”。

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对军队的赤字表示遗憾,这军事赤字“让普京能够从当前的战争强度中获利”。 乌克兰总统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签署的两项双边安全合作协议在二十四小时内黯然失色。 某些领导人认为,其力度还不够,而且为时已晚。 YYY 丹麦女首相梅特·弗雷德里克森 (Mette Frederiksen )批评说:“我们应该更多地支持乌克兰人,而且从战争一开始就应该如此。”丹麦是对乌克兰军队主要的捐助者,她的这些批评是含蓄地针对德国而发。

德国对乌承诺的援助与欧盟提供的补助有落差

相反地,奥拉夫·朔尔茨赞扬了德国的金融领导力,德国基尔研究所的报告在慕尼黑会议开幕时恰巧证实了这一点,而该研究所采用的方法受到巴黎方面的质疑。

德国总理对德国援助增加一倍(2024 年达到 70 亿美元)表示欢迎,并呼吁其合作伙伴“做出类似的决定”。 尽管如此,他仍含蓄地坚持拒绝向基辅交付远程金牛座导弹。丹麦总理梅特·弗雷德里克森感叹道:由于这种态度,“我们错过了一个前进的理想机会。”

该型武器的供应比F-16战斗机更加紧迫,丹麦准备交付19架F-16战斗机。但由于担心冲突升级,德国拒绝了这两项提议。朔尔茨提醒指出:“我们不会派遣自己的士兵前往乌克兰。”

欧洲工业产业政策存在分歧,面临着反复出现的武器互操作性问题。

如果说欧盟逐渐追捕赶上这个迟来的援助,但其对于援助的承诺与所提供的补助之间的差距仍然“巨大”。 根据基尔研究所的数据,欧盟已经提供的补助金额(77 欧元)比其所承诺的(1,440 亿欧元)低了两倍。

相比之下,地区国会560亿欧元的封锁是在战场上感受到的。 与美国不同,成员国的工业产业政策存在分歧,面临着反复出现的武器互操作性问题。

在慕尼黑,预计将竞选连任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 (Ursula von der Leyen) 承诺设立一个新的欧洲防务专员职位。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警告说 “大西洋联盟仍然是欧洲安全的支柱,任何的重复性或竞争性的组织都不好。 这样的新职位提议绝不应该与我们已有的努力互相重叠。”他提醒说,北约80%的支出来自非欧盟的盟友。

西方阵营的无力感

其中首当其冲的是美国,但其支持却步履蹒跚,引起了西方阵营其他国家的恐慌。 白宫希望一些顽固的共和党人最终投票支持乌克兰援助计划。 但特朗普阵营拒绝了,要求同时加大力度针对打击非法移民项目。

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皮特·里基茨向乌克兰人确认说:“我理解你们的沮丧,但我们现在还有其他的问题。当你们的国家正忙着与占领你们土地的俄罗斯士兵作战时,我们美国却面临着数十万试图进入我们国家的移民。” 这种比较让爱沙尼亚总理卡拉斯跳了起来,他冷冷地回应道。 “今天,乌克兰难民占我们人口的 6%,相当于你们国家的 2000 万人。 你必须持有正确的比例感。”

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竞选言论似乎鼓励俄罗斯攻击北约,这正在消耗欧洲阵营,现在欧洲阵营分为两类:一阵营属于绥靖政策的支持者,如柏林或华沙,两国为着不疏远华盛顿的支持而忧心;另一阵营属于拉响警报者,例如刚加入北约的芬兰,其一名官员提出了一禁忌问题:欧洲核威慑力的问题。

荷兰首相马克·吕特回答道:“我们必须停止抱怨特朗普。”

欧洲目前处在这种近乎有害的气氛下,又加上同时突然传来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Alexeï Navalny)骤然去世的消息。这让西方阵营陷入了无力感。在慕尼黑举行安全会议的同时,七国集团外长为此默哀一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