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和董军分别透露了什么样的中俄关系?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夜话中南海:习近平和董军分别透露了什么样的中俄关系?



本文截稿一天前,中共新华社发布了题为《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的通稿。 路透社图片

关于中俄关系的最新消息是,就在本文截稿的一天之前,中共新华社发布了题为《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的通稿,说是 “2月8日下午,在中国农历新年即将到来之际,国家主席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两国元首互致新春问候。”

中共新华社的通稿中说:“习近平指出,在岁末年初互致问候,总结双边关系发展成果,共同展望未来,已经成为我们之间的良好传统。”

但事实上,中俄之间,准确地说是习、普之间的这个所谓的“良好传统”,只是每年的12月31日都会有一次习近平和普京之间的“中俄两国元首互致新年贺电”。众所周知,自从俄国入侵乌克兰战争开始以后,俄中关系就比中俄关系更好。但普京与习近平之间在依“惯例”互致过了公历的“新年快乐”之后,又特别赶在中国农历的春节除夕与习近平“互致新春问候”,似乎还是头一回。以往,与中国领导人互至春节贺信或者贺电的,似乎只有越南领导人,比如去年1月14日,新华社报道说“在中越两国人民共同的传统节日——癸卯春节到来之际,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与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互致新春贺信“。本月3日,新华社又报道了”在中越两国人民共庆的甲辰春节到来之际,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与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互致新春贺信“。

但是,虽然是中国与越南国两国人民的“共庆“节日,习近平年年也都是以“贺信”敷衍,和今年与俄国总统普京“亲自通话”的重要程度远不是一个数量级。

也是众所周知,无论是习近平与美国元首之间的偶然通话,还是中国外交或者军事方面负责人与美方的电话勾通,中方的报道中从来都是强调己方是“应约”与对方通话。言下之意是给美方一个面子。

但是在与俄方交流的中国官方报道中,却从来不会出现“应约”的字样,让不明就里的外部人士搞不明白对话的两者之间是谁主动,谁被动。

当然,笔者相信这最新一次的中俄两国元首电话交流,应该是俄国的普帝主动在先,因为毕竟是祝贺中国人的农历新年。

当然,也不排队中国外交部、驻俄使馆先行提醒克里姆林宫中国春节将至,而且新的中国农历一年是中国龙年,“龙在中国文化中象征智慧和力量”,故请普京大帝拨冗亲自致电习近平祝他“龙年快乐”,也是配合习近平要赶在中国农历年“晒朋友圈”,和进一步对外彰显俄中关系越来越铁的需要。

笔者注意到,在中共新华社的通稿和外交部网站上相关消息内容中,对习近平借与普京“互致新春问候”之机总结出的两国过去一年的外交成就内容,都不过是泛泛而谈,空洞无物。特别是对两国的贸易往来,只点了一句双方提前完成年度贸易额目标”。

而克林姆林宫的新闻稿对此则介绍得非常具体。说是“(普京和习近平)双方满意地强调,双边贸易额比两国首脑设定的目标提前一年突破2000亿美元大关,达到创纪录的2277亿美元”。

这句话的意思似乎是,习近平与普京原来共同制定的双边贸易额是要在2024年底才达到2000亿美元“大关”的,但却是在2023年底就实际达到了2277亿美元。这从支持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的力度上比,比北朝鲜援俄的几百万发哑弹率高达百分之五十的过期炮弹,应该是强过千百倍。

在中方的公开报道中,引述了普京表示:“今年是俄中建交75周年。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俄中关系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水平”。而在引述习近平的通话内容中,则没有如此表述。但是,克林姆林宫的新闻稿中则是强调“两国元首对俄中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近段时间的发展情况做出总结”时,“双方再次指出,两国睦邻友好关系处于前所未有的高水平”。

可见,无论是习近平和普京之间,还是前不久中共新防长董军与俄国防长绍伊古之间在电话或者视频对话中都说了什么,中共当局在对外宣传上还是“留有余地”,在与俄国的合作方面,仍还在奉行“多做少说”,甚至是“只做不说”的策略。

这也不能不令我们想起前不久中国新防长董军与俄防长绍伊古的视频通话内容,俄方对外报道的董军的对话内容,特别是关于中国事实上支持俄侵乌的表态内容,都是在中国新华社和中国国防部网站上完全回避的。

上月31日,中共新任国防部长董军同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视频通话。外媒都不约而同地关注到了“这是他上个月被任命为中国新任防长后的首次公开涉外活动”。而中国内地网络上军事评论文章的表述则最为浅显、直白:“新国防部长董军,第一个电话打给了俄罗斯”。

确实,董军这次与绍伊古的视频通话,董军是主动方。而董军为什么如此主动,俄罗斯国防部的新闻稿中解释得很清楚,那就董军首先就要通过视频方式“当面”向绍伊古表达感激之情。董军的原话是:“我最近担任了中国国防部长。您是最早向我发来贺电的人之一,这反映了发展两国和两军关系的良好愿望。在此,我谨向您表示深深的谢意。这次会议和谈判是我第一次参加外事工作活动……”

不过,除了秉持对俄亲密合作方面“多做少说”甚至是“只做不说”的原则,同时也还因为新任防长董军暂时还只是一个部长级官员的原因,中共官媒对这则新闻的报道即短小又低调。人民日报只把它登在第三版的一个很不起眼,一不小心就可能漏读的位置。其全文是:董军说,在习近平主席和普京总统的战略引领下,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保持高水平发展。中俄两军要落实好两国元首重要共识,坚定应对全球挑战,不断提升战略互信,持续拓展务实合作,推动两军关系迈向更高水平,为深化中俄全面战略协作、维护全球安全稳定发挥更大作用。

绍伊古说,俄方愿同中方创新两军合作领域和方式,推动两国两军关系迈上新台阶。

而中共国防部网站刊登的消息中,比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报道中的“董军说”内容一致,但“绍伊古说”稍显详细,内容是:“绍伊古说,在两国元首的定向领航下,俄中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水平。俄方愿同中方以今年两国建交75周年为新起点,创新两军合作领域和方式,推动两国两军关系迈上新台阶。”

另外,中共国防部的这则消息还比官媒多了一句“双方还就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了意见”。

而恰恰就是“双方还就共同关心的国防和地区问题交换了意见“一句,省略掉了最关键的,董军对俄方侵乌的鼎力支持。

据俄罗斯国防部发表的新闻稿介绍,绍伊古在视频通话中说:“去年,两国元首在莫斯科和北京举行了两次面对面会晤。我们的目标是无条件执行已达成的所有协议,这些协议构成了国家发展和安全领域的长期目标。协调我们的努力对国际局势具有稳定作用,并有助于减少冲突的可能性”。

对这段内容,中国内地的军网文章中也有披露,一篇标题为《绍伊古:无条件执行中俄之间已达成的所有协议》的中国内地军事评论员的文章中说:在与中国防长的视频交流中,俄罗斯防长绍伊古强调了俄罗斯对落实与中国间达成的所有协议的坚定决心。他明确表示,俄方将无条件执行两国之间的全部协议,并致力于实现在国家发展和安全领域的长期合作目标。

自从俄国侵略乌克兰战争开始以来,俄国防长绍伊古的外号“胶合板元帅”便不胫而走。之所以被俄国的自己人给了这么一个外号,是因为这位俄防长本是建筑学历的建筑工程师出身,而且在突然当了国防部长之前就从来没有正式入伍过,只是在当地方党委书记时被登记过“预备役”。当然他的最高学历还是前苏共中央党校。

正因为其当国防部长纯属“外行领导内行”,再加上侵乌战争开始后吹下的牛皮,夸下的海口一再被俄军的败绩啪啪打脸,所以即使是在中国内地的俄孝、俄粉中间,绍伊古也是非常不被待见,中国内地公开网站上从未乏挖苦、讽刺他的文章,而且也从未被官方禁止。比如2022年8月30日的《网易首页》上的一篇文章《“胶合板元帅”下台!绍伊古这次真被撤职了,俄官媒做实爆料》。欲知详细内容的读者和听众请自行上网查看。

当然,最终的消息是绍伊古并被没有普京抛弃,但董军作为中国新任防长对绍伊古这个中国内地的众多俄孝眼中的败军之将的谄媚之言,甚至是令那些至今还在视普京大帝为“俄滴个神”的俄粉们都产生了“吞苍蝇”的感觉。董军在视频通话中当面表示:“您为促进和发展中俄两军联合作出了巨大贡献,在俄罗斯武装力量中享有崇高权威。我钦佩您在瞬息万变的国际环境中的勇气”。董军在会谈中说,本次会晤“充分体现了中俄两军的深厚友谊和深化战略合作、维护世界和平的共同愿望,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当然,俄罗斯国防部的新闻稿中披露出来的中共官媒和中共国防部相关消息中均都刻意回避,而且在外部记者追问时却又装傻充楞的最关键内容,还是董军“当面”对绍伊古就支持俄国侵略乌克兰的信誓旦旦。俄罗斯国防部新闻稿中记录的董军的原话是:“尽管美国和欧洲不断向中方施压,但我们在乌克兰问题上仍然支持你们。即使中国和欧盟的防务合作受到冲击,但我们不会因此而改变或放弃既定政策。他们不应该也不会干涉俄中之间的正常合作”。

这段内容,令人不能不联想起2022年9月中旬,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访俄时就俄乌战争的挺俄表态。当时,虽然中共官方正式的、公开的对外表态中都对俄国侵略乌克兰战争持“中立”立场。但栗战书却趁会晤俄罗斯国家杜马(Duma,国会)领袖的机会先感谢俄方“在台湾问题上给予中方的坚定支持”,感谢俄国杜马领袖谴责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窜访中国台湾地区”,然后就是一番在对俄国侵乌举措的“充分理解”。当时俄方电视台栗战书表态被曝光的这段画面,标注著俄文“杜马”的字样。根据画面,他在会晤俄国国家杜马主席沃洛丁(Vyacheslav Volodin)等国会领袖时说,“在涉及俄罗斯核心利益和一些重大关键问题上,中方对俄罗斯也是表示理解和充分的支持”。栗战书表示,“就像现在的乌克兰问题,美国和北约直接逼到俄罗斯的家门口,涉及到俄罗斯的国家安全和人民的生命安全,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采取认为应当采取的措施,中方表示理解,而且从不同的方面给予‘策应’”。

当时的栗战书进一步表达了对俄国侵乌之“正义性”的充分理解,说是“我认为,可以说是俄罗斯被逼到了墙角,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是为了维护国家的核心利益,而采取的一次反击”。

当时栗战书这番谈话,被外界普遍解读为中国在俄乌战争中的事实上的挺俄,特别是中方“从不同方面给予策应”的“策应”二字,不打自招。等于是承认了习近平当局对俄罗斯侵乌还不仅仅是“道义”上的充分理解,更有实质上的暗中支持。

记得当时的栗战书的如此“表态”还被有些外界媒体以“闯祸”形容之。但笔者更相信栗战书的这类与俄方的“私下交流”内容首先是并未出习近平之“格”,其次是被俄方如实对外报道也是预料之中。如此所为所要达到的目的就是要在私下里安慰俄方,给俄方吃定心丸的同时,又对外就中国俄国侵乌的态度问题上“打哑谜”,要的就是一个模棱两可!

与之同理,如今的董军与绍伊古的视频对话内容,特别是对俄侵乌的支持性表态内容,并非如外界一些评论人士所认为的“犯了和乐玉成一样的错误”。恰恰相反,董军正是在努力贯彻执行着当前中共习氏外交中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做是一套,说是另一套;对俄是一套,对美(欧)是另一套的全方位流氓策略。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