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就业市场观察:最能躺平的人也不想躺了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乃悟最近在社交平台看很多人说自己已经提前回家过年了,中国年还仨月呢,也太捉急了吧。

就比如广西小伙小张吧,原本在一家新能源企业上班,结果公司裁员7成,他也被优化了。小张觉得也没什么公司会在年底招聘,索性就回了广西老家。

现在他每天睡到11点,晒晒太阳,抽两根烟,看看乡村的景色,十分惬意。他说自己不会去大城市了,反正也没有结婚的打算,在家附近找个工作凑活一下就行。

乃悟今天去了趟北京马驹桥,一下公交就看到,对面的空地上躺着一个哥们儿。北京很冷,被褥很破,但他四肢舒展,努力扩大自己和阳光的接触面积。

在这个北京知名零工市场,早上6点大家就开始排队等工作,队伍一眼望不到头。工友杨师傅告诉我,公交站对面的空地上,多的时候同时躺着十几个人。

人,是从10月下旬开始少的,工友们七嘴八舌说,至少少了一半人,大多数都回老家过年了:

年景好的时候腊月29还舍不得走呢。

关于零工市场,经济观察报采访了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教授张成刚。张教授说,根据他在北京、郑州、杭州与深圳四地零工市场的调研,各地都出现了岗位减少,日结工资降低的情况。

杨师傅告诉乃悟,疫情前这里进厂的工作每个月能拿到6000以上,然而现在只有3,4000,好多还不包吃住。过去他一个月能有6000的收入,现在要2,3天才能接到一单活。活儿少的时候,零工最低甚至能开出7,80一天。

这和张教授的调研结果一致,他发现最低的日结体力活干满9个小时的工资是80。

有工友师傅给乃悟算了一笔账。在马驹桥附近,每天吃饭+房租加上烟钱,最少50块。10天就是500,一个月就是1500,没有工作的话大家都扛不住。

杨师傅也想过跑外卖,但他用不来导航,对不熟悉的地址经常迟到,挣的钱还不够交罚款。

自从活少人多的情况出现后,杨师傅和工友们发现工厂也变了,以前来排队立刻就进厂,现在50岁以上不要,干活没力气的不要。

还好,勇闯马驹桥的大部分是80后和90后,30岁以下的人至少有四分之一。

有的工友虽然进了厂,但没有底薪,如果工厂接不到订单,就只能放假,这样就意味着没有收入。

这种情况下,要么就提前回老家,要么就再苦一苦自己。杨师傅说他过去的房租要600一个月,为了节省开支,他换了一套不带暖气的房子,只要400一个月。

深圳的三和情况也差不多。一位在三和坚守的小哥告诉我,进入十月后,三和市场徘徊的人少了得有大几百。

过去,三和大神们都是上一天班,睡三天网吧,干不干日结,纯粹看心情。现在,火了很多年的三和大神精神,也在这个冬天慢慢消解。日结一发布,大家都是抢着干,找不到的就只能挨饿。他现在就期望着周末的深圳马拉松:

当一天保安,能拿一笔钱。

在经济观察报的访谈里,记者问张教授在与各地零工们的沟通中,他们表达了哪些诉求。张教授说在河南,60岁以上的绝大多数农民工养老金每个月一百出头,不够花;医保缴费涨太快,压力大。

记者又问他四地调研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张教授说在郑州有个公益人士开了个爱心厨房给零工工友放饭,一年多自己贴了200万进去。放饭时,光排队打饭的就有400多人。一顿饱饭,最长需要排队两个小时。

记者又问他零工市场上的大龄农民工,未来就业出路在哪里。张教授说日结工已经是他们最后的就业选择。只是,零工市场正在面临就业岗位萎缩的情况:

他们未来还能去哪工作挣钱?我实在想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