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到李佳琦被封“资本家”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刚刚看到一个网上挺火的视频,上海一胸外科医生回应李佳琦说“薪资没涨真不是我不努力”,大意是,上个月,他做了80台手术,工资资金4万出头,平均每台手术500块不到,收入比上海滩的顶级理发师要低,还是没能改变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事实。

我认为他的这一结论不仅是粗暴的,而且是危险的。

首先,“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并不是事实。你如果去街头找人问,医生收入高还是理发师收入高,人家可能会认为你是神经病。毕竟,顶级理发师收入超过医生,只是极罕见的个例,这样来类比本身就显得可笑。

其次,即使有某些理发师收入超过医生,那也是正常市场调节的结果,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很容易想起此前流行的“戏子误国”论。

“戏子误国”论之所以拥有广泛市场,一个原因是,演艺明星远高于大众的收入,以及与此相关的炫耀性奢侈品消费的话题,确实能人们挑拨的神经,引爆社会分配不公的集体情绪。尤其是,当类似于明星婚礼与科学家获奖的消息迎面相撞,两者所获得的社会关注度一热一冷,这种强烈的反差,更能放大人们关于“世风日下”的感慨。

但我要说,人们对科学家的关注不如演艺明星高,其实非常正常。科学家的研究领域对大多数人来说是陌生的,而演艺明星介入的是大众的日常生活。打个不太贴切的比方,就跟学术刊物不能跟通俗娱乐杂志比发行量一样。再比如,就像人们不会关心一道名菜背后的厨师是谁一样,一首流行歌曲,人们关心的往往是演唱者,而不是词曲作者,这非常正常。

国外的情况也是如此。

至于明星的高收入,更是市场自我调节的结果。美国大学教授的年薪才10万来美元左右,演员的收入是大学教授的数百倍乃至上千倍,但似乎没人因此而忧心忡忡、大声疾呼。相反,娱乐业的发达与否,往往成为一个社会是否繁荣自由的重要标志。

现在必须说到李佳琦了。

最近,“带货一哥”李佳琦在直播间里,面对观众对讲解商品越来越贵了的吐槽,不耐烦地回怼:“有时候自己的原因好吧,这么多年工资涨没涨,有没有认真找工作?”这话立马在网上炸了锅,他也很快被一些人贴上了“资本家”的标签。

再看看类似这样的文章标题:《李佳琦向资本家叛变了》、《持股16家公司、日入500万、买1.3亿豪宅,李佳琦早站在资本那方了》,受骂的不仅是“资本家“,连“资本”也顺带被踹上了一脚。

事实上,“资本家”也好,“资本”也好,本身是一个中性词汇,是一种客观描述,但在我们这里,往往被妖魔化了——如果李佳琦是资本家,那么,那些从市场上赚到大钱的人,那些大大小小的私营企业主,是不是都能被扣上“资本家”的帽子?一个人看好某家上市公司的股票,买入并持有,他投入的这笔钱,不就是“资本”吗?

经常看到这样的爆款文,在列举英雄的落魄、环卫工的艰辛等之后,会大笔一挥,将明星的收入与之进行对比——这是哪跟哪啊?对明星的炫富和奢靡要批判,对英雄的落魄和环卫工的艰辛要同情,但某些英雄与环卫工的遭遇,暴露的是权力的失职与缺位,跟明星有什么关系? 我们需要批判的,是明星的违法行为,是演艺圈的种种潜规则,是权力与明星之间的勾兑,而不是这种职业本身。

同样,李佳琦及其身处的直播带货行业,需要的是监管、法治、透明,而不是为其扣上一顶吓人的大帽子——没有了民营企业,没有了资本家,你能确信自己会活得更好?直播带货等互联网新经济当然也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你不可否认它带来的巨大便利性、它创造的工作机会乃至对生活方式的改变——这不仅是科技的力量,更是市场的力量。

从“戏子误国”到“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再到“李佳琦成资本家”,看来,正常的逻辑已成为我们这个社会的稀缺品,所以一些反智的论调才能在我们身边大面积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