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火烧死了那么多人,热搜上全是冰淇淋

大火烧死了那么多人,热搜上全是冰淇淋
0:00
0:00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4月15日—22日 这一周,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的长峰医院发生了一起惨烈的大火,夺去了至少29条人命。官方称这场大火的起因可能是医院装修产生的火花引燃了易燃涂料。有网友统计,这场大火应该是近二十年来首都北京发生的最严重火灾,上一次是2017年的“大兴火灾”,而那场大火也成为了当局清理“低端人口”的导火索。在长峰医院大火发生后,舆论场上有数个网友的质问等待着回答:

1.大火发生后为何政府通报和媒体报道双双迟到?为何会出现整整8小时的信息真空?

2.在人人皆能直播的自媒体的时代,为何这场大火在社交媒体上难见一丝水花?

3.既然官方宣称消防救援及时,为何一场大火导致了如此之多的死亡?

4.死亡29人这个数字是否真实,为何与北京官方制定的重大火灾事故最高人数标准仅差1人?(根据《北京市火灾事故应急救援预案(简本)》,造成10人以上30人以下死亡的,属于重大火灾事故(Ⅱ级))

5.这场大火遇难者大多为老人,为何死亡名单迟迟未向民众公布?

6.死者家属曾向媒体抱怨信息披露不及时,为何我们听不到ta们更多的后续声音?

7.50天前,长峰医院微信公号曾发布“严格落实两会期间火灾防控措施”的文章,宣传中所谓的“防控工作”究竟落实到了何处?

8.长峰医院负债数亿,曾涉及医托骗局,营销模式与莆田系类似,实际控制人为汪文杰亦身份成谜,灾难背后是否还有隐情?

当然,这些质问均反映出了一个可悲的现实,即信息严管之下,新闻报道的死亡——只有通报,没有新闻,一场发生在首都的公共灾难事件“其信息呈现也可以做到不露丝毫的程度”。另据端传媒记者的测试,这场大火发生后5个多小时,社交媒体上终于流出了火灾视频,但很快就被删除,最早出现的微博话题“#北京长峰医院起火众人躲空调外机逃生#”也被屏蔽….所有的审查皆为姗姗来迟的官方通报铺路。难怪有前媒体人自嘲一个“政媒融合的新时代”已经到来——自此灾祸或许将只存在于通稿之中,仅有一种叙事口径被允许存在。



最终,在微博等平台上,一边是“长峰医院大火”的相关话题被严格限制,一边是“淄博烧烤”、“宝马冰淇淋事件”等话题热度攀升登上热搜….这样的刻意限制与推荐制造出了一种虚假的民意——仿佛人们对于美味烧烤和免费冰淇淋的兴趣甚于同胞所遭受的苦难。五天之后,山东淄博将举办首个烧烤节,活动会覆盖整个五一假期,当地烧烤之所以爆火出圈,除了有好吃与传播的原因,更有民众对后疫情时代“烟火气”回归的向往,显然当地政府也将之视为一种“健康流量”,不断推波助澜,最终实现了一场吏治与民心“双向奔赴”的政治奇观。据称,当地烧烤热的兴起与方舱集中隔离有关,政府曾提供了隔离学生好吃的烧烤,后经学生们的网络推动,成了淄博烧烤网红化的缘起。始于武汉万家宴,终于淄博烧烤,像是给了三年疫情终于划上一个句号。但苦痛是否真的消失,伤口是否真的愈合,尚有疑问。

此外,也有网友认为淄博烧烤的走红其实“非常无聊”,它像是一种“疫情后遗症”,或者一场“醉生梦死秀”,既不能真正安慰官方的发展焦虑,也无法减轻大众的生存压力,人们只是假装不再忧伤,以低成本的方式参与了盛世。热度更高的“宝马冰淇淋事件”是一个更无聊的故事(包揽抖音、微博、微信、头条、百度等平台热搜榜前几名),宝马旗下MINI品牌的两名工作人员因在车展上区别对待中国与外国访客,被指“崇洋媚外”,继而发起了对宝马品牌的全网讨伐。

而许多愤怒的网民至今也不接受“外国男子是宝马公司员工”的说法,当然单就树立“歧视中国人”的标靶来说,这一事实也并不重要。在“民族情感”越发占据了主流叙事的当下,两名临时工发冰淇淋意外“辱华”这大概是宝马公司没能想象到的。讽刺的是,德国在过去几年一直是对中国较为友好的欧洲国家,德国的汽车行业也被认为严重依赖着中国市场,部分车企甚至在中西方脱钩的大形势下还加大了对华投资。但即便是宝马绞尽脑汁想出了“家在中国”这样的本土化广告语,在民族主义情绪需要煽动或已经煽动之时,它依然只是一个合适的祭品而已。据媒体报道,目前这股极端民族情绪已朝着更荒诞的方向演变,有宝马MINI车主受到牵连,例如车身被人恶意涂抹冰淇淋….在网络上,针对这一事件已少有严肃说理、呼吁克制的声音的存在,而是常见的“用魔法来回击魔法”—— “没事去车展看什么外国车,这不是自取欺辱吗?”、“冰淇淋是什么东西?我们中国人,为什么不吃冰棍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