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南沙体育馆方舱一名新冠感染者自缢身亡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CDT编辑注:原文已被404,文字由CDT根据截图转录。

11月16日傍晚,广州市南沙体育馆改建的方舱医院接收了首批新冠患者。这座体育馆靠近广州最南端,距离市中心约1小时车程,曾在2010年承办亚运会项目,当前主要收治确诊轻型及无症状感染者。

其中包括32岁的小雅(化名)。11月23日,小雅的丈夫郑宇(化名)告诉财新记者,小雅在11月14日检出阳性,而他本人当时核酸检测为阴性,属于密切接触者,比小雅早一天离开租住的城中村,转运到广州北部从化区一家酒店。二人一南一北分开隔离,两地相距近百公里。两天后,11月18日上午,小雅在南沙体育馆卫生间自缢身亡。

广州此轮疫情始于10月22日,截至11月22日,累计报告新冠感染者9.8万余例,绝大部分是无症状感染者。病例主要集中在海珠区康乐、鹭江、大塘等城中村,这些地方巷道狭窄,人员密集,租住的多是从事服装制衣产业的外来务工人员。小雅和丈夫住在南洲街上冲村,是发生严重聚集性疫情的城中村之一。

小雅的老乡刘睿(化名)与她一同转运到南沙体育馆。11月22日晚,刘睿告诉财新记者,事件大致发生于11月18日上午8时40分至11时之间。当日早8时,方舱工作人员通知领早餐,她叫上小雅一起去。8时40分许,刘睿起身找地方给手机充电,见小雅一个人坐在床上。到了11时,工作人员通知所有人拿身份证到前台登记信息,刘睿回来取证时,小雅不在自己床位上。

中午时分,郑宇以及身在湖北老家的小雅父母都联系不上小雅,他们让刘睿帮忙找人。刘睿在体育馆来回找了几圈,寻不见小雅身影。期间,小雅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13时许,刘睿上厕所时再次尝试拨打小雅电话,手机铃声在厕所另一个隔间响起。刘睿喊小雅名字,无人应答,她尝试推开隔间门,打不开,于是搬来一张凳子站上去,看到小雅吊在打包带上。

刘睿的父亲也在体育馆隔离。“有两名工作人员过来把门撞开,我爸爸和他们一起把小雅抱了下来。”刘睿说。半个多小时后,救护车赶来将小雅带走。小雅家属提供的视频显示,她躺在担架床上,推出来的时候,医护人员一直在尝试心肺复苏。

当天下午,郑宇收到了通知,一辆救护车将他由从化接到南沙。在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南沙院区)院内的一辆救护车的担架床上,他见了小雅最后一面。“我爸后来跟我说,他抱下小雅的时候,小雅已经手脚冰凉”。刘睿说。

后来,刘睿从警方得知,警方调取当晚监控发现,11月17日24时至11月18日8时,小雅在馆内来回走动,一整晚基本没有睡觉。

郑宇称,他跟小雅最后一次联系是事发当天早晨8时多,小雅将微信里的3万多元转给他。郑宇问及原因,小雅只匆匆说了几句“你收好“,便挂断了电话。

平时家里是小雅管账。郑宇11月15日出发前往从化前,小雅将两张银行卡交给他。郑宇说,两人本来是想等隔离完之后回老家,小雅觉得他可能会先回去,便把卡交给他,还将给老家两个孩子新买的棉衣、秋衣秋裤用箱子装好让郑宇带走。

郑宇提供的材料显示,11月19日,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南沙医院出具遗体情况说明称,小雅系自缢身亡,生前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为阳性。警方人员电话通知他称已“排除他杀”。

11月23日晚,一家支援南沙体育馆的医疗单位的工作人员确认小雅自缢一事。他介绍说,南沙体育馆并非完全正式的方舱医院,而是作为临时中转场所,紧急投入使用。该单位派出的医护人员主要是协助医疗方面工作,而非“整建制接管’’,南沙当地防控部门亦有工作人员进驻。

自11月5日起,广州单日新增感染者超过千例,11日突破3千例,14日突破5千例,17日达到高峰9244例,近几天,单日新增均维持在8千例左右。感染者数量巨大,但受制于车辆、床位等资源限制,转运工作困难重重。多名感染者和基层工作人员反映,从核酸测出阳性到转运隔离,感染者往往需要等待数日。11月12日,刘睿的核酸检测结果便呈阳性,但直到四天后才转运出来。

为了收纳数量庞大的感染者及密接者,广州市正在大力筹建方舱医院及隔离点。据官方11月17日公布的数据,全市已交付方舱医院16个,在建20个,可提供床位数合计11万余张。加上隔离点板房床位13万张,全市共规划床位数逾24万张。其中,在建的最大隔离点亦坐落于南沙区,可提供87480张床位。

“全市住建系统及所有参建单位24小时施工,建成一个使用一个。”一名政府官员在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小雅和刘睿是第一批入住南沙体育馆隔离的人员。“刚进来的时候空荡荡的,只有密密麻麻的单人床、被子、枕头。”刘睿说,馆内床挨着床,空气闷热,也没有太多活动空间。

上述支援机构工作人员称,体育馆刚投用之初,物资的确紧缺,但很快得到补充。刘睿称,从第二天即11月17日起,各种生活物资逐渐得到补充,一开始添置了几十台饮水机、电风扇,接着分发牙膏牙刷、塑胶桶、拖鞋、衣架、口罩、消毒水,以及水果、八宝粥、牛奶等食品。“有工作人员专门统计,说我们缺什么报给他,他们去采购。”刘睿说。

刚到方舱时,刘睿听到小雅提及“不习惯”。入住第二天,小雅没有去领早餐,她去找了护士,说胸口不舒服,护士给她做了心电图,检查结果显示没问题。从家里出来时,小雅仅带了一个随身背包,里头是几件换洗衣裳,一个茶壶,一个保温杯。后来,小雅的衣服不够穿,刘睿还把自己的衣服借给她。郑宇告诉财新记者,当天小雅听到要去排队转运,特别着急,慌乱之中来不及收拾物品,连出租屋的钥匙也忘在屋里。

郑宇说,他和小雅结婚十多年,婚后二人一起外出打工,去过武汉、石家庄等地,来广州也有好几年。小雅曾在电子厂上班,后来跟着他做服装生意,自己开了一个网店。

刘睿是小雅在方舱唯一相识的人,有时两人会在一起聊天。他们都生于1990年9月,老家也在湖北省天门市横林镇同一个村。刘睿说,小雅性格比较内向,什么事都喜欢放在心里,很少主动跟人说话。

10月底,海珠区疫情爆发,城中村很快实行封闭式管理,物资靠外部供应。每天排队领物资、做核酸,刘睿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间、地点被传染。11月15日,海珠区调整了核酸采样组织形式,安排2400多名医护人员进入高风险区上门进行核酸采样、单人单管。

刘睿收拾小雅遗物时,发现床上有连花清瘟药物以及出事当天小雅没有吃的早餐。刘睿还记得,11月17日下午,小雅得知丈夫也确诊为新冠感染者,心情变得很低落。’‘她说过年老家也不想回老家了,留在广州,怕感染了这个病毒回老家被人说闲话。“刘睿说。

郑宇称,他离家隔离前,小雅没有出现发烧、咳嗽等症状。但在出事前那晚,小雅曾给他的表姐打电话,透露出对感染新冠病毒后的害怕,还在电话里哭了。

11月18日晚,郑宇见到小雅最后一面。他一边拍下视频,一边痛哭流涕,“又不是太大个病,为什么想不开啊你?”因是阳性病例,他见完小雅最后一面后,就地转入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隔离。夫妇二人有两个小孩,一个9岁,一个5岁,和老人一起住在湖北老家。

时空穿越 发表评论于
32岁。生命的黄金年份。就这么走了!
她一定是想,得了这病,即使不死,今后的后遗症,被歧视,还很可能传给孩子… 不如一走了之。
可以想象这三年来国内的宣传是什么样。
龙剑 发表评论于
新冠只是重感冒,最早把它称为新冠肺炎,夸大病情的人该死。
iamanton 发表评论于
悲剧啊
CARLTON80 发表评论于
改革开放几十年,老百姓生活也才好了一二十年,又TN地给不换肩给带回去了
ellamoney 发表评论于
想到王局拍案里面那段猪撞门的录像了。现在只有等到经济清零,或者翠,这清零大运动,文革2.0才有可能消停。
梅花姐姐 发表评论于
次生灾害胜于病毒感染的危害,与苛政猛于虎同出一辙。偷着乐的人会自尽吗?那些专制走狗的良心呢?
ellamoney 发表评论于
只要不是新冠死,死于防疫政策病毒的不止百万。
seeherela 发表评论于
这已经是反人类罪了
pandachina1 发表评论于
中南海里的猪头是怎么想的?
ForrestNZ 发表评论于
就想问问,什么情况下,一个人才会被逼死?
achicod 发表评论于
跟郑州的富士康一样,都是吓的。
明白道理 发表评论于
应该国家赔偿
湾区范儿 发表评论于
大概听信中国官媒的宣传,怕得了后遗症对生活没了希望才自杀的吧。
LaBrisa 发表评论于
太可怜了一一不是病死,而是被吓死。
无闲散人 发表评论于
汪汪说要偷着乐
匿名用户 发表评论于
我们中国人真搞笑,宁肯自杀,也不向死而生,哪怕去暗杀习近平,或者为别人干死几个中共独裁政府的狗,也比这么白白浪费一条命强!干死独裁者,名垂青史,后人祭奠;但是对人生就这么放弃了,走的轻于鸿毛。打倒中国共产党!枪毙习近平!推翻中国独裁政府,人人有责!还我人权,民主自由万岁!
karlheinz 发表评论于
被粪K国三年来的魔鬼宣传吓死了,这笔仗要算到X胖子头上
不懂装懂 发表评论于
北京一不换肩男子是不沾血的刽子手。
ajaja 发表评论于
畜生相信事实快出来食屎。
石库门 发表评论于
糖醋里脊 发表评论于 2022-11-23 19:10:25
很明显和方舱隔离没啥关系身边也不缺钱,应该是本身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有关系比如忧郁症之类的。楼下的美分又集体高潮了。
==============================
你眼瞎了?不把她运去方舱她会死吗?这就是次生灾难!被官方的宣传和谎言吓死的,被巨大压力害死的!这种时候还要闭着眼睛洗地真不是人了!畜类!
冬日恋歌 发表评论于
因为被三年的宣传吓死,得了新冠就宣判了死刑还觉得丢脸,还要担心今后的工作找不到,所有的压力下就上吊了,可怜了她的家庭其他成员。五毛还在说她精神开始不太正常,想不通五毛怎么精神会正常?
HighEnd 发表评论于
自絕於黨,自決於人民!
nzder7 发表评论于
我想骂人!我要开骂了,与此事无关的都给我滚到一边去!
加拿大小毛驴 发表评论于
同胞们,黑夜还没完全降临,目前才只是黄昏。未来十年,无数的中国人将罹难成冤魂,只要那头猪还高高在上。
量子纠结 发表评论于
应该是恐惧后遗症。
不允许的笔名 发表评论于
给中国抹黑了,查查生前言论。
seewhatisee 发表评论于
荒唐的文革史无前例的凶猛来袭,这只是开始。真的悲伤。
fancyorange 发表评论于
变态的政策。如果夫妻可以在一起,女的绝对不会自杀。就算新冠感染了,也不是啥大事,会好的。
挺没劲 发表评论于
就是活不下去了。生活这么艰难,工作机会越来越少,还被关不知道多长时间,甚至可能害怕负担不起这个隔离费。对领导来说,只要不是带阳性死的,就是有一枚军功章。
老柏树 发表评论于
被国家宣传吓死的,后遗症啊啥的。

32岁,感染了也就是场感冒,还不是重感冒。
糖醋里脊 发表评论于
很明显和方舱隔离没啥关系身边也不缺钱,应该是本身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有关系比如忧郁症之类的。楼下的美分又集体高潮了。
夏日的雨后 发表评论于
一刁是对的,新冠会死人的,自缢……
5mslj 发表评论于
只要不是新冠死,傻叉五毛们就偷着乐。

中国封城三年,这么大心理压力,这么多需要治疗的疫病无法治疗,这么多失业和破产,政府又没有任何救济措施,自杀人数……,嘘,属于国家机密。
弟兄 发表评论于
被恐怖的气氛吓死,国家应赔偿
量子纠结 发表评论于
不偷着乐的都是神经病。
sunychen23 发表评论于
蟑螂赵现在偷着乐不乐乐lol
ljcn 发表评论于
厉害国的外交战狼们,还会说:疫情期间偷着乐吗?
tudoutudou99 发表评论于
应该问题不大,自杀肯定不能算进新冠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