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雷厄姆法律挑战未果 终就乔州大选弊案作证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南卡州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经过多个月法律挑战未果后,终于22日到乔治亚州一个调查前总统特朗普及其盟友试图推翻该州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行动的特别大陪审团作证。

综合《华盛顿邮报》及《国会山报》报道,格雷厄姆当天上午约8时抵达富尔顿县(Fulton County)法庭,接受一个特别大陪审团的私下取证。格雷厄姆的发言人毕肖普稍后发表声明,称格雷厄姆作证超过两小时,并回答了所有问题,并称格雷厄姆认为自己受到尊重及专业和礼貌的对待,但不会就提问问题的内容置评。

格雷厄姆是前总统特朗普的盟友。特别大陪审团今年7月传召格雷厄姆。乔州务卿拉芬斯佩格曾告诉《华盛顿邮报》,除特朗普亲自敦促他找出足够选票推翻乔州大选选举结果外,他也感到其他共和党人的压力,其中就包括了格雷厄姆,指后者作出了类似特朗普指乔州选举存在舞弊的说法,在其中一次电话通话中,要求他找出方法删除一些非法选票。

但格雷厄姆及其律师坚决否认干扰选举的说法,称与拉芬斯佩格的电话通话属于调查性质,旨在获取更多信息,以帮助他决定是否投票确认拜登胜选,也是为参议院其他工作获取更多信息。

格雷厄姆对大陪审团的传票提出了法律诉讼,声称自己的行动是议员合法行动,受到宪法的言论或辩论条款的保护,他不应按规定回答大陪审团的提问。

格雷厄姆的法律挑战,从地区法院一直打到最高法院。高院本月较早时拒绝推翻下一级法庭要他出席听证会的裁定,从而令格雷厄姆最终唯有执行传票。

格雷厄姆出席作证之时,乔州富尔顿县的特别大陪审团看来正接近于作出他们的调查结论,陪审员们已听取了包括朱利安尼等多位特朗普律师的证词。

这个由23名陪审员组成的的联邦大陪审团的授权有效期至明年5月。但是检察官威利斯表示,她希望大陪审团的工作可在今年年底前结束。

大陪审团无权提出检控,但是将在提交给威利斯的报告中提出建议。后者然后将考虑是否提出检控。

ShiMaQian 发表评论于
最典型的机会主义者。希望会受到惩罚。
想不开1 发表评论于
楼下的一帮愤青,冷静一下吧。要求去查查是否有作弊,应该是没有错吧?不喜欢一个人没有关系,胡扯就没意思了。
侃就侃一侃 发表评论于
对于现在美国局势下的最高法院,我持悲观态度。并不是因为他们是不好的法官,而是因为民主党做的和说的完全是两回事。说的都是公平道义。如果大法官仅仅是解读宪法而没有为了美国的未来牺牲自己的勇气,用自己的名声来承载正义,美国已经无险可守。很遗憾。
时不时来看看 发表评论于
大法官们是美国的最后一道防线。
侃就侃一侃 发表评论于
1996年6月10日,在案件证据不足并有多处疑点的情况下,呼格吉勒图仍被按规定程序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在当日遭枪决。

2014年11月4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启动再审程序,另行组成合议庭并依法进行审理[3]。12月15日,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舉辦新闻发布会宣布再审结果,决定撤销原判、宣告呼格吉勒图无罪。

这个著名的冤案说明在国家公权力面前,宣传的和你看到的听到的,并不一定是事实。上诉无果的并不一定是铁案。别误会,我不是在说2020大选舞弊,舞弊不舞弊并不是重点,那是相对容易纠正的。重点是在民主党主导的一切明显在摧毁美国,美国的选民却没有辨别能力,2020,2022 连续两次共和党都失败。这意味着美国不仅走在错误的方向上,而且似乎正在失去引以为荣的自我修复的能力,这才是最糟糕的。
say_sth 发表评论于
呼唤川粉出来应答川黑的评论
过路人_2016 发表评论于
企图舞弊的是川普本人,不是其他任何人
seewhatisee 发表评论于
这个人辜负了选民的期待。一个不守规则的人。
cowboy62 发表评论于
不止川普,还有两个滨州的共和党选民作弊被滨州的选举计票义工发现,为此滨州的副州长向号称悬赏100万美元的得州副州长积极讨要赏金,得州副州长最后付了5万美元给滨州的发现作弊的工作人员。

所以,至今为止在大选中作弊的除了川普就是共和党人,真正印证了一个成语:贼喊捉贼!


东方明月- 发表评论于 2022-11-23 17:07:42
自始至终,美国选举就这样一个人在作弊,那就是trump。
van1 发表评论于
这些人都应该坐牢!
东方明月- 发表评论于
自始至终,美国选举就这样一个人在作弊,那就是trump。
相信事实 发表评论于
床铺和共和党总说选举舞弊,却至今没有任何法律上的证据证明它。床铺只会玩提出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来扰乱视线,却自己不拿出任何证据。
旁观者XWY 发表评论于
听了川普的电话,就知道他在要求共和党州务卿舞弊,为他找出一万八千张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