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身高、比工资…你们家也有亲戚们的花式“较量”吗?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 长辈们是不是凡事都喜欢和别人比?自己比还不够,非要拉上孩子一起比?小时候比身高,读书时比成绩,现在工作了开始比工资,真是烦啊!"

读者秦杭来向小时新闻吐槽:从小到大就是这样被比来又比去,感觉也太憋屈了," 长辈们真的都是如此没有边界感吗?"

" 七大姑八大姨 " 式的大家庭

连生肖都想比

秦杭是舟山人,从 1994 年出生起,就备受家中长辈的关注。

秦杭的父亲有三个姐姐,母亲也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所以秦杭也有众多的堂兄堂弟表姐表妹,属于典型的 " 七大姑八大姨 " 式大家庭。

在这样的大家庭,饭桌上、闲聊时的互相 " 较量 " 自然也少不了。

让秦杭最无语的是,他属狗,而有一位阿姨属相是鸡。" 我记得我还很小的时候,那位阿姨就老是跟我说起我们的属相是相冲的,估计不好相处。她还说我如果迟一年出生,属相是猪就好了 …… 等我大一点才意识到,她这是啥意思呢?是要连生肖都得拿来比一下吗?"

别看秦杭现在身高超过了 1 米 8,但他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比同龄的小朋友矮。" 我父母本来是不担心我的个头的,因为他们个子都挺高,从遗传上讲我是不会矮的。但受不了家里有位亲戚总是拿我的身高说事,什么谁家小朋友和我一样大但比我高 10 厘米之类的,还问我爸妈是不是家里吃得不好,应该赶紧给我补钙,搞得我爸妈也忍不住焦虑起来。说实话,我现在都还记得,那段时间亲戚聚会我总是很不开心。" 好在秦杭争气,成年后身高长到了 1 米 8," 那个亲戚后来再也不提起身高这事,不得不说,蛮解气的。"

现在,秦杭在杭州一家设计公司工作已经 3 年多。

每次回老家舟山,按照惯例一大家子人会一起吃顿饭,但在饭桌上仍旧少不了 " 较量 "。

比如,秦杭现在月收入一万元左右,他的二姑会瞪大眼睛表示:" 在杭州每个月一万的收入哪够?我同学的儿子每个月到手两万多,付完房贷、车贷、生活费也没多少剩余了。"

秦杭心里想的是 " 要你管 ",但实际上他只是笑了笑,然后回一句:" 我再努力努力,工资总会比现在高的。"

每次面对亲戚的 " 攀比 " 和 " 较量 ",秦杭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 过好自己的生活不好吗,比来比去不累吗 ……"

大三个月的堂姐

一直是成长路上的 " 巨人 "

说起这个话题,孙琳也有类似的体验,她今年 25 岁,毕业后落户杭州。

孙琳必须要聊起的是她的堂姐," 堂姐只比我大了三个月,但她简直就是我童年时代的‘巨人’。"

孙琳家与堂姐家住得很近,两家关系也很紧密,很小开始,两人就一起玩耍,从幼儿园到高中一直是同一个学校。

姐妹俩年纪相仿,关系其实一直比较亲密,但也正因为此,家里亲戚总是忍不住把她俩放在一起比。

为什么孙琳会说堂姐是她童年的 " 巨人 " 呢?

首先是因为孙琳的堂姐长得高大,个头到现在也比孙琳高出七八厘米,小时候那身高差距就更明显了。那时,孙琳对堂姐总是报以 " 仰望 " 的姿态。

其次,由于两人从幼儿园起就一直是同一个学校,学习成绩的比较更是夸张。

" 堂姐属于比较会读书的那种,成绩一直比我好,大学读了浙江工业大学,而我只上了一个杭州普通二本学校。我们之间其实相处还挺平实,但管不住有些亲戚一定要把我俩比来比去啊,从小到大,每次考试后都要被问成绩,惹得我爸妈都会有点尴尬。"

孙琳承认,从这个角度来说,堂姐是比自己更优秀," 基本是全方位碾压我的存在 ",所以她才会用《进击的巨人》中的说法来形容堂姐:她就像是我童年的 " 巨人 "。

现在孙琳落户杭州,堂姐去了上海,而比较仍在继续," 有没有交男朋友,工资多少,发展前景怎么样,都会被亲戚们反复询问、比较 …… 哎,我都无语了。"

孙琳说,虽然跟堂姐关系不错,但因为有这样的亲戚们的存在,她现在已经很不乐意回老家了。

秦杭和孙琳的苦恼,

想必很多年轻人都遇到过吧,

你是如何应对大家庭里

那些关心过度的长辈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