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死胡同,俄罗斯的下一步令世界不安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中情局照片:苏联制的R-12导弹于红场上的展示,该型导弹后续部署至古巴

二战特别是冷战之后,俄罗斯对外发动战争,还从未像其在乌克兰所遭遇的那样陷入胶着战,无法取得突破性进展,渐渐被逼进死胡同。

不仅早就扬言要攻下的马里乌波尔市仍存有乌方的部分部队和平民,显示莫斯科迄今尚未全面予以控制,而且其开展的第二阶段的主攻方向——顿巴斯地区的战势逡巡不前,倘若乌克兰和西方不打算给普京台阶下,为其保留体面以和平结束战争,那么“输不起”的克里姆林宫将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将战争打下去。

克里姆林宫面对的局面极其难堪和危险,战场形势之外,由于西方的制裁日益升级和加深,因此如何维持支持政权的忠诚体系和经济基本面稳定并向前线输送必要的武器、军需及兵员,成为摆在其面前紧迫的现实课题。

随着莫斯科陷入窘境,在现阶段委曲求全、推动和平解决方案,不符合基辅和西方的最高利益。

现在看,假如俄方能洞悉今日情形,达成和平协定,原本是战争之前和之初与乌方合作达成的最好结果,不过时过境迁,在克里姆林宫发动战争近80天后,以损害重要利益为前提仓促与俄方缔结和平协定,对于乌方及其背后的支持者都是不可接受的。

一个更富有诱惑力的前景正在前方:乌方不仅可能彻底击败莫斯科的攻势,而且趁势巩固基辅对顿巴斯地区的主权,进而收回克里米亚半岛,甚至将战火引向俄本土;从西方来说,战争时间的延长,为消耗俄罗斯,击败俄罗斯,孤立俄罗斯,削弱俄罗斯,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

总之,尽管客观上俄方能力越来越不能支持其持续开展对乌战争,并以较快达成一个“最不坏”的结果为最优选择,但实际情况造成了这样一个态势,即俄乌战争直接相关的双方及间接相关的西方由于都不会放手本国(方)重要利益,因此不大可能主动进行战略性质的退让,令局势快速转圜,终结战争,缔造和平。

在此情况下,克里姆林宫如何走下一步棋,引发关注,也引起不安。

狗急跳墙,何况是一个拥有庞大核武库和军事机器的大国。

   是否打持久战;会不会动用核武器;战争是否扩大至俄其他邻国,以及克里姆林宫为了掌控国内局势,会不会实行战时状态,采取军事管制的方式进行统治,是国际社会最为关注的四个焦点。

战争形势和俄政府性质决定了,这场战争能打要打下去,不能打也只能打下去。

我们之前分析了莫斯科无法打持久战,但在形势逼迫之下,克里姆林宫唯有硬着头皮打下去一途。普京当局近期实际在为此进行舆论铺垫。

铺垫之一,集中体现于在战争不利态势下坚持举办“卫国战争胜利”77周年纪念阅兵式,并通过讲话向外界释放克里姆林宫的信号——基辅对顿巴斯地区进行“例行的报复性行动”,打算获得核武器,而北约在邻国部署,“侵略”的危险每天都在增加,它打的是一场作为主权、强大和独立的国家“被迫的、及时的、唯一正确的”战争,是对北约的“先发制人”的反应。

举办阅兵式意在展示军威,展示军事能力。

一句话,克里姆林宫强调,俄罗斯危险在即,别无选择。

只要对乌战争不能取得最终胜利,其声称的“威胁”就不会自动解除,因此,将战争打下去是唯一道路。

铺垫之二是,克里姆林宫大造对俄制裁正引发全球经济危机,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最复杂、难以逆转的后果,在更大程度上正打击自身的国家利益、自身的经济和自己公民的福祉的舆论。

同时,俄方强调,西方制裁不会对俄造成严重影响。

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莫斯科的这套说辞凸显了在必须打持久战的情况下,克里姆林宫可能选择比拼一下本国和西方“耐受”经济危机的“韧性”,看谁在危机面前先倒下,或者认怂。

不排除克里姆林宫主人真的抱持这种信念,就像其深信为了俄罗斯的安全必须打这场战争,打则必赢一样,我们无法钻到普京的大脑里,一窥其真实想法,但仅仅这些就足够支撑有关克里姆林宫假如不能体面退场并得到想要的东西,那么就准备把战争继续打下去的观点。

铺垫之三是克里姆林宫对俄乌战场的布局。

俄罗斯在第一阶段的战争受挫后,主动进行战略退却,收缩战线于乌东和乌南地区,并企图打通乌东南部和克里米亚半岛的陆上通道,进而将其与俄本土大后方连接,作为一个与乌方持续战争的可以倚恃的强大阵地,可能是重要意图。

克里姆林宫明里暗里向基辅当局、向西方频频传达希望推进和平谈判的意愿,就差撕下最后一点保全颜面的面纱了,但已获得战场和经济上的相对优势的乌克兰和西方不满足于在当前条件下达成与俄方的和平协定,“便宜”克里姆林宫,使其“不劳而获”,逼迫其进一步铤而走险,不得不作持久战的打算。

乌克兰方面的态度很鲜明,当前情况下重启与莫斯科谈判的前提条件是必须回归2月24日之前的状态——意即俄方必须先全面撤军,而且一旦其全部消灭马里乌波尔市内的乌方军人和平民,谈都不要谈了——这使莫斯科陷入两难境地:

攻陷马里乌波尔市,从而在战略上连接乌东南部和克里米亚半岛,增强俄方战争优势,就必须彻底消灭乌军和平民;而一旦消灭留守乌军和平民,无异于堵死和谈之路。

目前克里姆林宫的全部意图尚未浮出水面,一旦其最终作此决定,就必然意味着克里姆林宫将在国内实行战时的特殊状态,进行军事管制,以抵御西方的制裁威胁所可能造成的对俄经济、政治和社会的严重冲击。

有关是否动用核武器方面基本可以打消顾虑,美国及西方作用的重点之一,就是对克里姆林宫进行强大的威慑,提醒对手动用核武器对自身的毁灭性结果,确保其不敢动用核武器展开攻击——既然一切都灰飞烟灭了,那么对于包括克里姆林宫在内的任何人来说,其行为还有什么意义呢?

因此,最近俄方事实上正在主动排除这种可能性,俄罗斯外交和国防官员强调,其无意对乌克兰或任何目标启用核武器,并声称有关规则已经包含在俄罗斯军事学说里——暗示不会因为最高领导人的一时之念或者超出军事学说之外的理由而动用核武器。

最具悬念的因素可能是克利姆林宫是否有意借任何机会扩大战争。

这样的外部机会正在被制造,根据最新报道,毗邻俄罗斯的国家芬兰和瑞典正在改变国策,寻求快速加入北约。特别是前者,最高行政当局刚刚发表声明称,“芬兰必须立即申请加入北约”。

从这个角度来说,克里姆林宫的“预测”极其准确——北约“东扩”。假如成真,那么克里姆林宫“功不可没”。在战前,无论是芬兰还是瑞典,甚至乌克兰,都由于顾忌俄罗斯,放弃申请加入北约,或者申请加入北约后被否决。

普京通过战争想要达到的目标:阻止北约东扩至其欧洲部分邻国,追求自身绝对安全,以及促使北约不在其东翼加强军事存在和威慑,都由于俄乌战争而遭挫败——芬兰和瑞典成为北约成员国几乎板上钉钉,乌克兰也很有希望,而北约东翼将永久驻扎军事力量。

因此,对克里姆林宫的下一个考验如期而至:面对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的态势,它是否会再次予以“先发制人”军事打击?

对普京而言,这真的很头疼,兑现其所宣称的,必须打,但一旦打起来,战线拉长,使对乌持久战难以为继,而克里姆林宫要实现其梦寐以求的目标,也将变得更为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