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成功移植“猪心”的病人 曾捅人七刀致终身瘫痪和死亡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周一早上,唐尼(Leslie Downey)正在家里照看俩孙儿,突然手机上收到了一条女儿发来的信息,打开看里面是一条新闻。

这条新闻本周在美国乃至全球引发了轰动,一位心脏病晚期的57岁美国男子,在马里兰大学医学中心接受了转基因猪心移植。

唐尼看到这条新闻的第一个反应是:多么伟大的科学突破啊!她一边读着标题,一边感叹。突然手机响了,是女儿的电话。

女儿声音很激动:“妈!!!你看那个人的名字!”

这位被视为医学界先驱的男子叫做大卫·贝内特(David Bennett Sr.), 1988年他曾因捅唐尼的弟弟爱德华(Edward Shumaker)7刀,以殴打、携带隐藏武器的罪名,入狱10年。

事件导致爱德华瘫痪,未来的19年里都不得不在轮椅上度过。2005年,爱德华中风,两年之后去世,当时他还不到41岁。

唐尼说,弟弟受了很多罪,这些年他们一家不得不在创伤和煎熬中度过,而贝内特出狱后却继续着美好的生活。现在他还拥有重生的机会。唐尼希望那颗心脏能够给一个真正值得的人。

极端暴力

贝内特和爱德华是高中同学。唐尼说,爱德华是一个时髦的帅哥,蓝灰色的眼睛,黑色的头发,由于从事建筑工作,身材也很健硕,他平时喜欢穿时尚的衣服,再喷点古龙水。

1988年4月30日,23岁的贝内特走进马里兰州黑格斯顿的一个休息室,见到22岁的爱德华正和贝内特当时的妻子诺玛喝酒聊天。

根据1989年10月黑格斯顿《每日邮报》的报道,贝内特的妻子诺玛当时坐在了爱德华的腿上。被戴了绿帽子的贝内特在打台球的时候,终于爆发,用刀捅向了爱德华,导致他当场双腿失去知觉,然后贝内特还反复刺伤爱德华的腹部、胸部、背部。

事发后,唐尼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当时爱德华遍体鳞伤。他告诉姐姐一句话:“别让我死。”

而此时,贝内特却逃跑了,后来警方在高速公路上逮捕了他。在法庭审判中,陪审团否决了贝内特试图谋杀的指控,但同意他确实犯下了殴打罪、携带隐藏武器罪。法官当时宣判时形容,这起案件极端暴力,贝内特被判10年监禁,并赔偿爱德华29824美元。最终贝内特在狱中服刑六年后,在1994年获释。

而这六年中,爱德华经历的却是伤口感染、败血症、褥疮,定期去疗养院做复健等等。最终,长期的疼痛导致爱德华对阿片类止疼药上瘾,差点因此而丧命。

显然唐尼一家对这个判决结果并不满意,在之后的几年他们继续起诉,贝内特被要求支付340万美元的赔偿金。即使在2007年爱德华去世后,法院都还在勒令贝内特偿还他的欠款。

但唐尼一家从未收到过一分钱,他们不得不用贷款来给爱德华买残疾人专用的汽车和其他设备。在1990年10月的一次采访中,爱德华告诉媒体:“没有残疾人喜欢大肆宣传,但坐在轮椅上的生活,让人身心俱疲。”

34年后,当唐尼一家看到当年的凶手成为了被全世界称赞的勇士,心情真的是五味杂陈。

贝内特和儿子

而贝内特的家人对他过去的犯罪史三缄其口。贝内特的儿子通过医院发表了一份声明:“我在这里的目的不是谈论父亲的过去,而是专注于开创性的手术,以及我父亲为科学做出的贡献,这可能在未来挽救更多患者的生命。贝内特是一个无私的人,他曾经深入思考过手术的风险,以及如果通过手术帮助其他人。作为儿子,我为他感到骄傲。最重要的是,他有着强烈的求生意志和渴望。”

我想要继续活着

57岁的贝内特平时做点杂工,住在一个复式公寓里,他有时间会照看五个孙儿孙女,他养了一只狗叫做Lucky(幸运)。

贝内特的儿子是一位理疗师,他说父亲是一个不合格的病人,不遵守医嘱,也不坚持服药,实际上好几家医院之前都已经拒绝贝内特。

去年10月,贝内特开始出现心力衰竭的症状:腿部肿胀、疲劳、呼吸急促。11月10日,他被马里兰大学医学院收治。当得知自己日子可能不多了,贝内特曾经询问是否可以捐赠自己的器官来帮助他人。

贝内特的主刀医生格里菲斯透露,根据贝内特的情况,他心力衰竭、心率不齐,没有资格移植人的心脏。但格里菲斯在12月的时候向贝内特提出:“我们不能给你一个人的心脏,但也许我们可以使用动物的心脏,一头猪的心脏。虽然以前从未做过这样的移植,但我们认为我们做得到。”

格里菲斯回忆道,他当时不确定贝内特是否理解了他的意思,但贝内特询问到:“我会觉得不舒服吗?”

下定决心后,贝内特在一份声明中这样写道:“要么死,要么做移植。我还想活下去,我知道这是在黑暗中的尝试,但这是我最后的选择。”

犯人也有治病的权利

在美国,等待器官移植的人超过10.6万,每天有17人因为等不到需要的器官而死亡。面对这样的短缺,被判暴力犯罪的人是不是应该优先获得这样的急救?这符合情理吗?

马里兰大学医学中心拒绝透露,他们是否知道贝内特有犯罪史。在一份声明中接纳贝内特的巴尔的摩医院写道:“救生护理提供给每一位上门的病人,这是根据他们的医疗需求,而不是他们的背景或者生活环境。这名患者是在紧急情况下来到我们医院,根据他的医疗记录,他有接受移植的资格。”

在美国没有法律和法规禁止有犯罪史的人接受器官移植。纽约大学生物伦理学教授亚瑟卡普兰说:“医学的关键原则是治疗每一位病人,无论他们是谁。医生的工作不是将罪人和圣徒分开,犯罪是法律问题。”

而在美国,移植器官优先给谁,地方一级的医院拥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医院决定哪些人有资格被添加进名单中。通常会考虑的因素包括病人的药物滥用史、囚犯在监禁期间发生感染的风险、获得后续护理的机会等等。

但医学家普遍认为,刑事司法已经把罪犯判处监禁、赔偿等其他惩罚,剥夺他们的医疗服务并不是惩罚的一部分。

不确定的未来

几十年以来,研究人员一直在钻研如何用动物器官拯救人类,让异种移植成为现实。

每年有超过6000人因为等不到另一场悲剧的发生而死亡,比如一场车祸、一场凶杀案,让一颗心脏、肺、肾脏突然成为可移植的器官。

在克隆和基因编辑的帮助下,利用动物器官一直都被认为是可行的替代方案。而猪的心脏长期以来被视为理想的替代品,因为它与人类心脏有许多相似之处,而且猪的心脏瓣膜已经成功用在了人类手术中。

贝内特在10年前的一次手术中,就已经接受过一头猪的心脏瓣膜。他曾经告诉医生:“我的体内已经有猪的一部分了。”

虽然医学人员已经成功将基因编辑过的猪心移植到狒狒体内,但是没有人成功尝试过。在60年代,黑猩猩的肾脏被移植到人类患者体内,但接受者最长只存活了9个月。1983年,一颗狒狒的心脏被移植到一个名为菲宝宝的婴儿体内,但她在20天后死亡。

贝内特的心脏移植手术7号历时近9个小时。大约一周后,贝内特现在已经可以自主呼吸,并且在11号摘除了心肺机。12号,贝内特已经可以很轻声地说话了。

看到这一切的唐尼,虽然不否认器官移植的壮举,但她说对于他们一家,当听到贝内特被称为“英雄”时,除了受伤,他们没有其它的感受。

“贝内特又得到一条生命,但是我的弟弟爱德华却没有这样的机会,他被判处的是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