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20年 中国在世贸第八次审议上遭遇严厉抨击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美国和主要盟国这个星期在世界贸易组织(WTO)举行的第八次对华贸易政策审议上严厉抨击中国的不公正贸易政策,称中国通过大量使用工业补贴和其他不公正做法破坏了基于规则的全球贸易体系。中国则表示,自己才是以WTO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的践行者和维护者。有专家指出,中国入世20年来仍未能遵循基于自由市场的WTO精神,而原有的国际贸易规则又未能涵盖新的领域,这给了中国可乘之机。

在10月20日的首日审议中,共有50个世贸组织成员代表发言,大多对中国在过去20年的贸易做法提出批评。今年恰逢中国加入世贸组织20周年。

多个主要世贸组织成员批评中国贸易政策

美国常驻世贸组织临时代办大卫·比斯比(David Bisbee)在发言中说,“中国利用其世贸组织成员地位成为世贸组织最大的贸易国,同时加倍推行其国家主导的非市场贸易方式,损害了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工人和企业。”比斯比表示,中国的产业政策扭曲了竞争环境,使进口商品和服务以及它们的外国供应商处于不利地位,其他的"不公平贸易做法包括对国有企业的优惠待遇、数据限制、知识产权执法不力和网络盗窃。

澳大利亚代表常驻世贸组织代表乔治·米纳(George Mina)在发言中表示,中国通过从事不符合世贸组织承诺的做法,日益考验全球贸易规则和规范。他说,中国的做法包括 “任意的边境检查”,对进口许可证的 “无端拖延”,以及“不合理的反倾销和反补贴税”,这些都“严重限制或终止”了澳大利亚十几种商品的贸易。他还表示,中国对澳大利亚商品的限制措施是出于政治考虑。澳大利亚是最早站出来呼吁国际社会前往中国调查新冠病毒源头的国家之一。

欧盟表示,中国改革开放的程度与其在全球经济中的比重不相称,也无法与中国商品进入其他世贸组织成员市场的情况相提并论。欧盟敦促中国采取进一步的市场改革,在世贸组织中发挥与其经济分量相当的作用。

英国驻世贸组织代表西蒙·曼利(Simon Manley)表示,英国政府“关注中国国有企业在中国工业战略中的核心地位及其运作的不透明性”。他说:“中国有责任更加透明地证明这些企业确实是作为正常的市场行为者在运作。”

加拿大也抱怨中国对其国有企业的优惠待遇和广泛使用工业补贴,导致贸易扭曲和产能过剩的问题。

日本代表则表示,日本政府敦促中国采取进一步行动,维护和加强多边贸易体系,首先应该解决影响市场的问题,比如扭曲贸易的措施、国企,以及这方面的法律法规不明确的问题。

印度对与中国不断攀升的贸易赤字表示不满,并特别抱怨中国对一些印度农产品设置进口障碍。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加里·哈夫鲍尔(Gary Hufbauer)对美国之音表示,本次世贸组织对中国贸易政策审议有如此多的国家对中国表达不满的确令人印象深刻。

他说:“令人惊讶的是,有许多国家与美国一起批评中国。不仅仅是美国、欧盟、日本,澳大利亚。这并不令人惊讶,但其他一些国家也是如此,包括瑞士。”

务虚的世贸组织贸易政策审议

哈夫鲍尔表示,世贸组织成员对中国的抱怨大致集中在国有企业和产业政策补贴领域,其中涉及到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他说:“对于像瑞士这样的国家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瑞士是一个依赖知识产权保护的国家,在许多行业都涉及高水平的知识产权。对英国、欧盟来说也是如此。所以知识产权是另一个主要问题。”

中国商务部长王文涛通过视频参加了此次对华贸易政策审议并发表了讲话,对中国的贸易政策进行了辩解。他说:“中国坚定支持以世贸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积极参与世贸组织改革,真诚帮助其他发展中成员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参与并受益于多边贸易体制。”他还说,“中方呼吁各成员共同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不搞歧视性、排他性标准、规则、体系,不搞割裂贸易、投资、技术的高强壁垒。“

中国官媒新华社则以俄罗斯、沙特、菲律宾、越南和巴基斯坦等国代表发言,称“多国代表积极评价中国贸易政策及其对全球多边贸易体制作出的贡献”。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也在22日对50个世贸组织成员代表提出的批评和质疑做出了回应。

哈夫鲍尔表示,每三年进行一次的世贸组织对华贸易政策审议更像是一次彼此交换意见的务虚会议,对于改变中国贸易做法意义并不大。“现在(对中国的)批评已经记录在案,但这不是一场谈判,这只是我所说的‘听证会’。”他说。

目前在世贸组织担任法律顾问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国际贸易法教授佩特罗思·马维里迪斯(Petros Mavroidis)对美国之音表示,由世贸组织秘书处主持的贸易政策审议机制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秘书处也没有解释WTO有关协定的权力。

他说:“有人认为中国做得不对,但要想知道到底是对还是错,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成立(争端解决)专家组。这就是世贸组织制度的整个理念。”

“中国或许没有违反WTO规则,但可能违背WTO精神“

马维里迪斯表示,现在各成员国越来越意识到,问题的症结所在是WTO的有关规则以及中国签署的入世议定书已不够涵盖和解决它们在21世纪面临的与中国的贸易争端。“中国或许没有违反WTO的规则,但却可能违背了WTO的精神。“他说。

美国常驻世贸组织临时代办比斯比也表达了这种看法。他说,美国和其他国家期望它们与中国入世谈判时达成的条款能够永久地废除中国那些与基于开放、市场导向政策的国际贸易体系不相容的政策和做法,“但这些期望并没有实现,而且看来中国没有改变的倾向。”

尽管拜登政府表示,仍然致力于维护以世贸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机制,但至少在与中国的贸易问题上,这届政府并没有采取与前特朗普政府明显不一样的政策。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哈夫鲍尔表示,拜登政府并无全面投入改革世贸组织的计划。“实际上,我自己的观点和我比较亲近的同事的观点是,本届美国政府目前并不倾向于深入参与世贸组织谈判,而是希望集中精力处理美国国内的议程。”他说。

美国贸易代表戴琪10月4日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表拜登政府的对华贸易政策演讲。她在演讲后的问答环节谈到了美国对于WTO所发挥角色的看法。

戴琪说:“我们非常重视世贸组织,当然是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头15年。 我认为,尽管我们将继续投入并努力,作为世贸组织成员寻求为世贸组织的改革进行创新,但我们也需要灵活和开放的思维,在如何更有效地解决我们一直在努力解决的中国贸易问题方面打破陈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