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为何将枪口对准自己最重要的维稳工具?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一场“三十年来最严厉”的整风运动正刮向中国政法系统。

2020年7月,中央政法委召开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试点工作动员会。此后,政法系统开启了一场堪称三十年来最严厉的队伍整风运动。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在会上要求干部,“必须大胆探索实践,敢于动真碰硬,在全国政法系统开展一次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激浊扬清式的‘延安整风’。”

其后,中国媒体纷纷以“新时代的延安整风”对运动加以报道。

“延安整风”发轫于1942年,通过清算王明、博古为代表的第三国际中国路线,毛泽东成功确立了党内领导权。整风运动产生大量冤假错案,众多干部遭到迫害,也被不少学者视为毛泽东个人崇拜的开端。

今年2月27日,“新时代的延安整风”在政法系统全面铺开,通过系统内的查纠整改,共产党试图握紧手中的“刀把子”。运动预计在2022年3月结束,至今包括司法部前部长傅政华、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重庆市公安局局长邓恢林、上海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江苏的政法委书记王立科等多名政法官员落马。

据官方通报,截至7月31日,运动共处理处分违纪违法政法干警178431人,19847名干警主动投案;立案审查调查49163人,采取留置措施2875人,移送司法机关1562人。

整风历来是中共净化队伍的武器,但在2012习式反腐、2018扫黑除恶后,政法系统缘何仍被当成整治重心?2022年,中共即将召开“二十大”,而处于权力轮盘下的政法整风,运动的目标又是什么?

日前,端传媒访问大陆基层法官、政法学者,力图抵达这场运动的核心,和政法系统背后持续多年的不为人知的状况。

以下为受访者口述。

中国某市基层法官:枪头由外向内,专门针对政法系统

先说今天的重点——“教育整顿”或者称“队伍整顿”。这个整顿特别指向的是政法队伍的教育整顿。从概念上说,政法系统包括公安、检察院、法院、监狱和看守所五大类,这里面还涉及一些不在编的协警这样的临时工。

这股整顿的风是从2020年7月份吹起的,一共分为三个阶段,这我就不细说了,今天我们聊些重点的,尽量探出核心的东西。比如教育整顿的几个方向,例如“减假暂”(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和干部子女经商的问题。

孙小果。图:网上图片

司法监狱服刑系统的漏洞

孙小果这个案子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它让老百姓意识到了原来强奸犯伤了人,只要有权力,你是可以不用坐牢的。

孙小果这个案子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它让老百姓意识到了原来强奸犯伤了人,只要有权力,你是可以不用坐牢的。它反映出了我们政法系统,特别是司法监狱服刑系统的制度漏洞。

孙小果案(编注:2019年中国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大案。从上世纪90年代末,孙小果曾数次犯下强奸罪、故事伤害罪等多项罪名,但最终都在其家人的帮助下获得减刑并出狱,直至2019年扫黑除恶专项行动中被揭发),一个突出表现形式是纸面服刑。什么是纸面服刑?就是通过做材料,让自己表面服刑,但实际并不服刑。其中一个实现形式是“保外就医”——对待患重病的犯人,哪怕你犯了刑事罪,被法院判了要坐牢,但只要在服刑期间得了病,也可以不用服刑。这其实体现了我们国家的人权——你是来服刑的,我不是要你的命,你不要在(监狱)里面死掉了。

这又涉及到一个核心问题:犯人要在提供保证的情况下,才可以外出治病。保证是什么?保证人、保证金。

但这两个都不是最重要的,决定了囚犯命运的狱警才重要。孙小果案的问题在于,他的病例、保证金统统都是假的,全是政法系统利益勾结伪造。要知道,保外就医的程序和条件本身很复杂,你要提供病例、身体检查情况给监狱审核,这是由狱警带你去的。但如果你没有病,正常情况根本开不了证明,这里就涉及需要打点医院的关系,只要从医院拿到了证明,你就可以出去了。

但“出去”只是第一步。治病是一个长期过程,保外就医的犯人还需要长期提供就诊情况给监狱,但在孙小果这类案件里,这些材料全部是假的,由医院和监狱合谋伪造。这里面,你没有钱去打点各方关系,根本做不成。至于怎么打点、打点给谁,这就涉及监狱的隶属问题了。

监狱隶属于司法系统,很多高级别的监狱不属于省一级司法厅,而是直接隶属于中央司法部,相当于中央的监狱,比如薄熙来和周永康所在的监狱,它是由中央管的,像干部疗养所。还有一些地区关押重刑犯的监狱,比如关押了外省十年刑期以上的、特定的科技网络罪犯、还有新疆的暴动分子。

在贪污腐败中,侦查出实际数额的30%已经很牛逼了,你永远看不到真实的贪污数据。

这次教育整顿,其中一个重点是整顿“违规假释”。监狱里一直都有假释制度,比如你在监狱里表现好,过年过节可以回家,和家人团聚,因为我们国家监狱改造现在的核心是思想改造,不是过去的劳动改造。犯人甚至可以定点上网、上微信。生产力不发达的时候,需要犯人强制劳动,但现在犯人需要的,是接受大量的法律宣传和思想政治制度的洗脑。我们经常送人去监狱,会看到监狱都有电视的。每天早上,犯人起床要看中央台的《朝闻天下》,到了中午也要看午间新闻,进行思想改造,体力劳动已经很少了。

监狱里还有一个制度是“积分减刑”。在监狱,你做了某些事,是可以累积工分的,它是你减刑的依据。这些材料,最终会由狱警申报给监狱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如何减刑。

这个环节就涉及到腐败了——花钱买工分。这里面存在一个中间人,专门负责对接狱警和囚犯,作用是卖分。在监狱,做不同的岗位也意味着不同的价值,这些岗位都是可以花钱买的,如果你没钱,就只能被分派去厨房做一个厨工,每天做做面包、包子馒头。但如果有钱,你可以买一个监区的犯人小领导的位置,可以协助狱警管理犯人,向犯人传达狱警命令,变相帮你累工分减刑,还可以持续申报多次减刑。

那这条利益链至少涉及了罪犯、狱警、还有审核你减刑材料的法官。利益链不能太长,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你问我钱是怎么算的,我也不清楚。但其实钱也不是重点,因为我们永远无法探听到真实数据,老百姓可能觉得被查处的官员贪污的数据很惊人。但一个反贪局的检察官和我聊过,在贪污腐败中,侦查出实际数额的30%已经很牛逼了,你永远看不到真实的贪污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