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防疫政策评估报告:“史上最严重失误”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英国议会跨党派小组委员会最新公布的评估报告认为,在新冠疫情爆发的初期,英国未能及时采取措施防止新冠病毒的蔓延,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失误之一。

自2020年年初爆发新冠疫情至今,英国受感染的总人数约为820万,13.8万人因新冠病毒死亡。

报告说,政府在科学家的支持下采取的措施是试图管理疫情,实际上是通过感染实现群体免疫。

由英国议会跨党派议员组成的健康及社会护养委员会(the Health and Social Care Committee)和科技委员会(th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mmittee)公布的这份长达150页的报告,主要评估英格兰地区应对新冠疫情的措施,并没有特别针对威尔士、北爱尔兰和苏格兰地区。由于英格兰地区人口占全英国总人口的八成,因此英格兰地区的防疫政策影响最大。

这份报告称,造成全世界5百万人死亡的新冠疫情是百年来“和平时期遭遇的最大困难”。

BBC中文盘点这份报告评估英国防疫措施的四个看点:

疫情之初封城延误

英国出现第一例感染病例是在2020年1月31日,但到3月23日才宣布封城措施。

报告认为,在疫情出现后,英国政府的应对策略是希望加以管控,“通过感染达到群体免疫”,而不是阻断病毒的蔓延。

报告称,英国政府的这一对策是基于以往处理流感的经验,而且是在英国紧急卫生科学顾问小组(Sage)的建议下采取的对策,但是英国上下的所有政府官员都没有对此提出异议,显示“一定程度的群体思维”。不过,在欧洲的其他地方也有同样的问题。

这就意味着当亚洲等其他地方的国家在新冠病毒蔓延后立即采取严格的边境管制后,英国并没有以开放的思维接纳采用同样的措施。

其结果是,在疫情初期尽管中国和意大利都有证据显示病毒传染率很高、造成严重疾病,而且当时当时缺乏治疗手段,英国却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阻止病毒的蔓延。

报告总结认为,英国在疫情之初看待这一大流行病时的无知,部分原因是自己造成的。

英国前卫生大臣、健康及社会护养委员会主席杰罗米·亨特(Jeremy Hunt)在被问及群体免疫是否政府最初的政策时表示,他认为政府并没有意愿想要全部人口都被感染。

英国科学家在3月16日改变了建议,政府又等了一周之后才宣布封城。

报告总结说,在疫情最初几周迟迟没有封城和保持社交距离的建议和决定,堪称“英国历史上最重大公共卫生失误之一”。

那么谁应该为此错误负责呢?

英国议会科技委员会主席格雷克·克拉格(Greg Clark)回应说,在任何民主社会,政治人物都应该负责,但是当时从首相到下面的每个人都是在竭尽全力做到最好。

他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的采访中表示:“我们有些事做对了,有些做错了,关键是我们不要就这么过去了而不努力总结经验教训,并且勇于面对某些非常难以接受的事实真相。”

病毒检测和跟踪系统“又慢又乱”

英国早在2020年1月就研发出病毒检测,是最早研发出新冠病毒检测的国家之一,但是在新冠疫情爆发后的第一年当中却没有将这一科研成果转化为有效的检测和跟踪系统(Test and Trace)。

社区检测在2020年3月停止,在疫情高峰的数周时间内只有那些住院的病人接受检测。

英格兰的医疗保健体系NHS直到2020年5月才推出检测和追踪系统,但是议会的报告称该系统的开始“缓慢、不明确而且经常混乱”。

疫苗研发和推广成功

报告中对疫苗的研发和推广提出了表扬,包括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研发都得到英国政府的支持。

报告说,新冠疫苗研发和推广是史上控制疫情最有效的一次大行动,并将最终帮助拯救英国和世界各地无数人的生命。

截止今年10月10日,英国已经接种了9400万剂新冠疫苗。

在疫情初期采取的一个关键步骤是根据英国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爵士(Sir Patrick Vallance)的建议,成立了由科学家、国家卫生系统和私营部门的尖端人才组成的攻关小组,而风险资本家凯特·宾汉姆(Kate Bingham)在其中发挥了“有胆略的领导作用”。

报告说,英国也致力于新冠病人的治疗研究,用如地塞米松治疗法等的康复试验工作,是英国应对新冠疫情的另一个真正领军世界的方面。

另外报告还赞扬医疗系统和政府应对疫情增加了重症看护能力,确保绝大多数需要住院的病人都得到应有的治疗。

疫情暴露出不平等

这份报告还指出,新冠疫情加剧了现有的社会、经济和健康方面的不平等,需要认真对待加以解决。

报告特别强调了少数民族群体、有学习障碍和自闭症的人的新冠感染死亡率“高到令人无法接受”。

少数民族的新冠高死亡率有各种原因,其中包括可能的生物原因和因住房和工作条件而增加的接触风险。

对有学习障碍的人而言,则没有充分考虑到封城隔离会对他们产生的不利影响。

在疫情初期,老人护理院的防疫也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在没有充分测试或隔离的情况下,迅速让老人出院进入护理院,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说明这一疏忽。

再加上未经检测的工作人员将病毒从社区带入老人院使情况雪上加霜,造成数以千计的人死亡,而这些死亡本是可以避免的。

由新冠中丧亲的人组成的权益组织(The Covid-19 Bereaved Families for Justice)说,很多人将把这份报告看作是对他们的“一记耳光”。

该组织的发言人汉娜·布拉迪(Hannah Brady)说:“这份报告就是一个笑柄,它只对政治争论感兴趣,而完全不关心那些因为新冠病毒失去父母、配偶和孩子的人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