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安法这次管到了“幼儿绘本”的头上 :是煽动刊物!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香港警方以含隐喻的儿童绘本属煽动刊物而拘捕香港言语治疗师总工会五名骨干成员,是首宗《港区国安法》生效后因出版儿童刊物而作出拘捕的案件,引发社会巨大争议。香港职工会联盟批评,案件显示官方以言入罪的程度一再升级,既打击工会自由,亦敲响了艺术创作自由的丧钟;政治漫画家黄照达形容,香港的表达自由已下跌到只余2至3分。有亲民主派的大律师和法律学者指,相关的煽动罪名使用,法庭没有先例可援,但质疑法例十分古老,未必可以通过现行的人权标准;但亲政府的资深大律师则反驳指,上述言论是偏见。

警方国安处昨(22日)早以《刑事罪行条例》第9及10条拘捕言语治疗师总工会正副主席、秘书、司库和委员共五人,指他们涉嫌「串谋发布煽动刊物」,意图引起公众,特别是年幼孩童对港府和香港司法的憎恨、煽惑使用暴力及怂使不守法。行动中,警方检获550本儿童刊物、大量传单、计算机及电话,并冻结工会约16万元资产。

国安处高级警司李桂华昨午在记者会上指,涉事总工会于前年反修例期间成立,会方网站的「主席的话」表明,「我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就是摆脱不停企图干涉及蚕食香港内政的魔爪,建立属于我们的真香港」,亦提及「只要一息尚存,我们都会抗争到底」。

他逐一点评检获的三本《羊村》系列绘本,指《羊村守卫者》以反修例风波作为背景,故事中的狼代表中国内地人,羊代表港人,当中提及有披着羊皮的狼进入羊群村落,希望吃光羊群;又指羊可以用羊角攻击入侵者,认为绘本教导善良的羊「做暴力事件」。

对于《羊村十二勇士》,李桂华指故事以12名在港干犯严重罪行的逃犯为背景,部分人已进入司法程序,但绘本指狼要杀羊,意味对方不满香港的司法制度,希望引导读者憎恶本港司法。至于第三本的《羊村清道夫》,在事隔一年后出版讲述去年2月的医护罢工,目的是挑起仇恨。

他强调,导读有时间对照表,「十二勇士」亦指名道姓,并非他个人看法,而第三本绘本虽无导读,亦没有时序和人名,但只要看过头两本,一定可以对号入座,知道当中说的是什么。他循此批评《羊村》系列透过漫画,以简单和美丽的图画美化违法行为,目的是「荼毒儿童」;而被捕人以专业向4至7岁儿童灌输反政府主张,令人发指。

言语治疗师工会五名骨干被捕(脸书截图)© (网上图片)

职工盟:打击工会自由亲建制大状:有法可依

政治漫画家黄照达今(23日)早在电台节目中反驳李桂华的言论,指讽刺性漫画当然会引起读者的共鸣或不同想法,但未必是憎恨,有人看后可能会「顺气咗」,因为有人代他批评,可见漫画实际上可起疏导民情的作用。

他坦言,国安法生效后,漫画家已减少政治漫画创作,而他自己下笔亦已较前隐晦,自言在希望继续划画的前提下,不得不作出「调整」,而绘本事件后,会留更多空间让读者自行找答案,例如他今天在报章刊出的漫画,只有一幅像是羊的白云,文字是「你看到什么?」他直言,以十分为满分,香港的自由度现在只有2至3分。节目主持人事后表示,有关评分较他猜度的4至5分为低。

名列该会友好组织名单的香港职工会联盟在社交平台发文指,官方此前藉国安法针对教育界、新闻界、各专业界别进行清洗,以儿童绘本拘捕五名言语治疗师突显官方「以言入罪的程度一再升级」,目的是要打击工会活动的自由,而案件更敲响了艺术创作自由的丧钟。职工盟解释,有关绘本以寓言形式讲香港故事,是古今中外文艺创作的惯用手法,若儿童绘本今天被定性为「煽动刊物」,他日所有隐喻文字,甚至藏头诗句,都可被解读为煽动言论,令社会人人自危,足证港府是以法律作为散播恐惧的手段。

案件最终需等待法庭作决,但法律界对问题有颇大争议和保留。前「法政汇思」成员的大律师黄宇逸称,相关煽动罪名是香港回归前的法例,在有《基本法》和《香港人权法案》对言论自由和人权的保障下,这条例该如何诠释,有待法庭判决,但在本地和国际法庭上,未见有先例可援。他关注是否需有煽动暴力、扰乱公众秩序的元素才构成罪行,而如果不需要有这些元素,又会否违宪,这都有待香港法庭裁决。

身兼行政会议成员的资深大律师汤家骅在不同电台节目表示,不同意有法律学者指相关条款有很大机会不能通过人权法下的平衡测试,认为有关说法凸显相关人士对人权法原则认知不深,或受政治立场影响,令言论出现偏颇,形容有关法例是回归前的国安法,明白社会对条例有争议,但他强调,法例未被裁定违宪,即属有效。

他指出,案件的关键在于出版相关刊物是否有「煽动意图」,这可从其营运模式和日常言行中推断出来。而根据国际人权公约,当局可依法限制表达自由的其中一个情况,是「公共安全」(public ordrea) 受影响,这个源于法文的概念,不光是治安,若有人煽动敌视或仇视某阶层,已可能影响公共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