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竟成“骄傲男孩”捐款主力军 这事上了美国最大报纸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在美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今日美国》上刊发的一篇报道令美国人感到十分惊讶,文章标题是《华人的捐款在国会骚乱前涌入极右组织“骄傲男孩”》,讲述了在

骄傲男孩成员的一次募款活动中,华人竟然成了主力军,近千名华人的踊跃捐款占到了总捐款额的八成

文章指出,由黑客提供数据了解到,在12月中旬在华盛顿暴力冲突中被刺伤的“骄傲男孩”成员筹集的106107美元医疗费用中,华人的捐款占八成(80%)以上。文章进一步引用了捐赠者对“骄傲男孩”的赞扬之词,试着分析其中的原因,包括对男性力量的崇拜,被利用的对共产煮意的恐惧等等,并指出,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捐赠者都是普通人,而不是机器人或政府特工。

笔者也搜索了一下,确实能查询到该捐款页面,而第一个捐款留言写的是中文:



毕竟,骄傲男孩(Proud Boys)所代表的是白人至上主义,和这华人捐助者的利益仿佛没有任何关联,甚至会是不利的。这一反差太令人震惊,以致于文章作者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的人以及美国华人社区的成员会向一个与白人至上主义者有很深关系的组织捐款?”

我们也想借此深挖这个话题。

骄傲男孩是什么样的“男孩”?

“骄傲男孩”成立于2016年纽约,出生于英国的加拿大人Gavin McInnes创立了“骄傲男孩”组织并担任第一届主席。

虽然骄傲男孩否认与极右种族主义有任何联系,声称他们只是一个“传播反政治正确”和“反白人罪恶感”议程的兄弟团体,但在否认的同时,他们又在主张极右种族主义的观点,最核心的价值观是:“我是一个骄傲的西方沙文主义者”(所谓沙文主义即“认为自己的群体或人民优越于其他群体或人民的非理性信念”)。

他们往往从“白人种族灭绝”阴谋论(例如犹太人在背后阴谋破坏,白人与外族通婚导致白人人口减少等等)获得灵感,认为男性和西方文化受到了威胁,并同时赞美通过暴力解决这种所谓的“威胁”。他们的核心策略是美化、提倡和使用暴力。2016年4月,创始人McInnes曾说,“暴力是解决问题的真正有效方式;我对川普的支持者感到失望,因为他们揍人不够多。”

在“骄傲男孩”网站,以黑底黄字对其核心价值观进行声明,包括反政治正确,反种族罪恶感,尊崇家庭主妇,恢复西方沙文主义精神等。在这些“核心价值观”里,也有“反对种族主义”,“不基于种族或性取向/偏好而歧视”这样的表述,但同时,他们又强调“骄傲的沙文主义者”,所谓的“反种族主义”也是基于这个前提,意即你得承认我们是优越你的,然后你才有资格不被歧视。

在“骄傲男孩”所谓的“反对种族主义”的声明之下,这是他们不加掩饰公开宣称的:

厌女

Gavin McInnes经常说,他(像骄傲男孩一般)“崇尚家庭主妇”,女人比男人懒惰和没有野心,男女之间的工资差距是由于女人“宁愿去参加女儿的钢琴演奏会”而不是工作。

恐穆

骄傲男孩网站上的一篇文章将纽约上州一个拥有大量穆斯林人口的小镇Islamberg称为“伊斯兰教训练场”。2017年7月,骄傲男孩参加了一次穿越小镇的骑行活动,目的是恐吓和骚扰当地居民。

反犹

虽然谴责种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但McInnes曾发布过自己行纳粹礼和反复说“希特勒万岁”的视频。2017年3月,他在Rebel Media上发布了一段名为《我讨厌犹太人的十件事》的视频。

仇视跨性别者

在McInnes的一篇有争议的文章《跨性别恐惧症是非常自然的》里,这样说道:“唯一比阉割自己和服用大量激素来长奶子更正常的事情,就是把他们砍了。”

“骄傲男孩”的成员有四个级别。第一关是忠诚宣誓“我是一个骄傲的西方沙文主义者,我拒绝为创造现代世界道歉”;第二关是被挨打到背诵流行文化小知识,比如五种早餐麦片的名字;第三关是获得特定的Proud Boys纹身,并发誓永不手淫(后来改成了一个月最多一次)。

最受关注的是第四关,也是最后一关:为了 “事业”而打一架。“你要踢烂‘安提法’,”McInnes在2017年解释道。他补充道:“人们说,如果有人打架,就去找老师。不,如果有人搞了你妹妹,就把他送进医院。”

“骄傲男孩”最出名的就是这种暴力,他们甚至还吹嘘自己有一个被称为“另类骑士兄弟会”(Fraternal Order of Alt-Knights,简称 "FOAK")的 “战术防卫武装部队”。McInnes 在2020年6月制作了一段视频,称赞使用暴力,他说:“打架怎么了?打架能解决一切问题。”

在全国各地的游行和集会中,从加州伯克利到纽约市,“骄傲男孩”的成员与任何阻挡他们的人搏斗。右翼观察组织的Jared Holt说,这个组织已经成为“极右翼的暴力执法者。”

而这点再次在1月6日的国会大厦暴乱事件后得到佐证。

主流媒体中偏右的《华尔街日报》在1月26日的新闻调查中这样写道,“《华尔街日报》通过分析大量社交网络视频、推文、法庭文件以及一系列采访辨别出参与骚乱的“骄傲男孩”领导成员和他们当天的活动轨迹,并发现在突破第一道警察防线、闯入国会大厦等关键时刻,“骄傲男孩”都冲在最前面。”

2月3日,加拿大公共安全部宣布,正式将美国右翼组织“骄傲男孩”列为“恐怖主义实体”。

GiveSendGo网站:利用基督教为极右翼筹款

我们把时间拉回去年12月中旬, “骄傲男孩”在DC参加“百万MAGA游行”,成员多次在华盛顿特区街头制造混乱,以多人被捕,8名特区警察受伤而告终。滋扰闹事后,“骄傲男孩”在GiveSendGo基督教众筹网站上为“DC骄傲男孩受害者的医疗协助”众筹,这也是《今日美国》报道的八成捐款来自华人的众筹项目。

去年12月的中文媒体圈仍然充斥了“选举舞弊”的谎言,对川普连任的呼声也高。由于川普在第一次电视辩论上对“骄傲男孩,退后,待命”的点名支持,使“骄傲男孩”的粉丝急剧上升,也在华人中圈粉。

随着脸书、推特限制宣扬暴力的言论,骄傲男孩在脸书被禁言,不少华人纷纷迁移Parlar和Telegram。什么样的团体在Parlar上活跃呢?没错,“骄傲男孩”。在Parler上,“骄傲男孩”主频道最多时拥有51000多名追随者。

《今日美国》文章数据来源可以推测是基督教众筹网站GiveSendGo的数据泄露事件,在4月10日的《卫报》(The Guardian)也有报道。《卫报》点名了GiveSendGo为被禁止在其他平台(如Gofundme)筹款的极右翼事业和团体筹集了数百万美元。

在至少11个与“骄傲男孩”有关的众筹活动中,该组织的成员,包括一些正面临与国会大厦袭击有关的指控人,在GiveSendGo平台上筹集了超过37.5万美元。

GiveSendGo网站宣传是用于广泛的合法慈善目的,如众筹医疗费用、援助项目和宗教活动。上个月《The Nation》发表了一篇深度GiveSendGo的文章——《以基督的名义众筹仇恨资金》。

2017年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的“团结右翼”集会(“骄傲男孩”成员参与其中)后,科技公司清除许多有利于法西斯的筹款工作。作为第一大免费基督教众筹网站,GiveSendGo的创始人之一在同年写道,“Gofundme是反对基督徒的立场,取消他们不同意的活动。”GiveSendGo是想建立一个社区,来表明“我们是耶稣的信徒,想与每个筹款活动的所有者和捐赠者分享爱和希望”的愿望。

在GiveSendGo网站上写着,“最宝贵的货币是上帝的爱”,但它却成为了右翼极端分子的安全港。根据《华盛顿邮报》的分析,该网站为24个希望支付1月6日前往华盛顿特区的旅行费用的活动筹集了约24.7万美元。

威斯康星州枪杀两名抗议者的17岁白人男孩,凯尔·瑞特豪斯(Kyle Rittenhouse)在GiveSendGo上筹到近60万美元。1月4日在华盛顿特区被捕后的“骄傲男孩“主席以法律援助为名,在GiveSendGo上筹集了超过11.3万美元。甚至,跪在乔治·弗洛伊德脖子上超过8分钟而杀死他的警察德里克·肖文(Derek Chauvin)也在该网站上筹得6000美元。显眼的图片写着,“我们觉得上帝选择了德里克作为变革的催化剂,让他承担起世界的重担。”支持者们将《诗篇》中的经文与为德里克的捐款和他们的455个祷告放在一起。

历史上臭名昭著的三K党,他们也声称自己是维护美国的传统文化价值,但是,真的有人原意与他们为伍吗?

当《The Nation》记者提出假设性问题,GiveSendGo是否会为三K党举办筹款活动时,创始人先是犹豫,但回答,“如果三K党或任何其他群体,如果他们所做的是在法律范围内,我会认为,让他们使用这个平台并与他们分享耶稣的希望是一种荣誉。”

也许这与GiveSendGo创始人所深信的神学信仰不矛盾。但是,对于不擅长分辨类似“骄傲男孩”这类极右暴力团体的人们,GiveSendGo可以说是特别阴险,因为它以基于宗教的慈善为幌子,为仇恨组织,甚至是为恐怖组织,进行众筹。

结语:

不得不提,华人对“骄傲男孩”支持的背后原因不仅仅是《今日美国》文章中提到的“利用人们对共产煮意恐惧筹款”,更离不开中文媒体圈泛滥的假消息。而假新闻在自媒体年代仍会继续,这不仅是中文社区遇到的问题,也是其他亚裔社区面临的难题。

我仍然对华人圈抱有希望,想点出《今日美国》文章中的众筹项目是12月份对“骄傲男孩”的一次捐款,不代表所有对这个组织的捐款。也许1月6日的国会大厦的暴乱事件是一个重要转折点,会让许多人醒悟过来。希望后期仍有分析数据。也想借此点名GiveSendGo这种借“基督之名”的众筹,究竟他们是支持上帝的工作,抑或以“爱”为名,支持仇恨犯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