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前首席评论员李铁告别“公知生涯” 胡锡进点赞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1月31日,离开媒体行业“下海创业”多年的《南方周末》前首席评论员李铁(微博名 @猩猩吸猩猩)发长文回顾了自己“多年心路历程”,解释自己“为什么告别‘恨国’生涯不再是‘公知’”,他的这番“反思”言论引起了热议,赞扬批评声皆有。

李铁,曾任《南方周末》首席评论员、《时代周报》主笔、财经《天下周刊》副主编,离开媒体行业后多次创业,现为盖得排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CEO。(百度百科)

以下为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友评论:

@胡锡进:敢于这样面对自己,并且敢于说出来,需要勇气。而站在他对面骂他“背叛”的人,更多是懦夫。

@阿沧:白猫黑猫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只要我们的生活过得越来越好,这样的制度就是最合适我们的。

@鑫禹的阳光:好文章,阅历与经历的增长会让很多人不再盲目相信公知们的言论,不过总有新的年青人会在某一阶段崇拜公知,我解读为叛逆的一种。但2020全球众生相改变了很多年青人尤其是中学生们的观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被很多孩子们真心认同并接受,但这次不是非A既B,是认同差异化。

@阔海567:其实盲目的比较政体,经济,文化,道路,军事,科技等等就是纸上谈兵,生物学的观点就是万物竞争适者生存,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世界不是单一,现在的809000后(后浪)看世界的渠道很多,自有感悟觉悟。

@逍遥Faye:哪个热血青年不“公知”?10年前我也经常在微博喷Z-F的“无能无耻”,但是我们批评是真的为了建设、完善和民生,而不是为了zuo反。这些年来,肉眼看得到我们在发展与进步。从少年走到中年,有的人越走越清晰,有些人则越走越糊涂,完全无视现实改变,固守原来的认知。当然,有真糊涂的,也有假聪明的。

@忆冷暖_:说到心坎里了。真是佩服我们的党和政府。知识分子就去自然科学领域展示才华吧,老老实实的。其他领域,未必比普通人强。

@lightingbolt:承认社会发展规律,社会主义才是帝国主义的掘墓人,可是中国连资本主义初级阶段都没走完。所以前面需要加一个定语,中国特色。

@南京太史公:南方周末前首席评论员、前著名公知,创业之后饱经锤炼,彻底看破了公知们的幼稚和浅薄。

@拜仁的白人:说一大堆,无非是在办企业中体会到劣币驱逐良币的环境下才有竞争力容易发财这个道理嘛,何必把自己扯上公知标签。你怕是理解错了公知的本质,以为自己曾经是罢了。

@赵不危:哪头挣钱你去哪头,还编这么多字,真是笑死我了。

@易识山:舔匠中比较精致的一位,有投名状,痛改前非可做投诚将领安处。不过,人生的后一阶段不必然比前一阶段更加高明正确,有人活成彻悟,有人活成奴颜媚骨。洋洋洒洒不值一驳,单最后一段,完全的逻辑串频、跳轨,总结起来,就是大清自有国情在。

@波澜不惊_seven:找到财富密码了。

@爱LOVE这个世界MORNING:看看吧!睁眼看看吧!周围怎样的环境!不容许批评,听不得刺耳声音,知识分子被集体公开污名化,作家不能写批判现实主义作品。媒体都归一个姓,除了微博还有些自媒体敢于公开事实,媒体调查真相和监督批评公权力的功能基本被阉割殆尽。实行体制内人治思维的自我运转和监管,全能型控制一切,包括话语权

@2012诺亚不在:每次看到这种舆论都觉得很可悲,这种对知识分子公然的污名化,将希望国家进步者诋毁为“恨国党”,顺带还歧视一波“文科生”,每次这种狭隘的言论都能收割一波流量,发布者在背后沾沾自喜。来自公众的批评,监督和建议,从来不是恨国,而是一个国家的镜子。

@门门回来了:这种文章一文不值,无非是精致利已主义者的一个投名状.

@佩峰Zone:你说的我不同意,我17、8岁时是爱国党恨不能解放台湾,上大学后接触到了学生会那一套官僚恶臭后非常反感心态上稍有动摇,进入工作后尤其是真正开始接触社会后,我觉得这真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阶级鸿沟难以跨越,上层人颐指气使予取予求,底层人互相戕害,政府责任巨大。

@mranti:前南都评论员李铁写文告别“恨国公知”生涯,拥抱商业。其实韦伯在《政治作为一种志业》里面说的很清楚,新闻记者从来就是从事政治的一个途径,但因为新闻记者工作太紧张、而政治现实日益复杂,所以政治记者生涯很难深入下去。觉得太累换行很正常,让其他继续关注政治人去尝试好了,何必否定走过的道路。

@BaudelaireOct:李铁变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变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保守化,跟昔日的“自由主义公共知识分子”的保守化臭味相投,二者合流是必然的。

@ChengYizhong:



冷水1938 发表评论于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2021-02-03 09:08:27
反毛者是世界上最无耻最下作的人渣,他们的存在简直就是对世界的侮辱。他们如果死了,就是对世界最大的贡献。

=======

所以彭德怀,刘少奇之流被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
非资式分子 发表评论于
说说看,哪位西方人士是西方国家承认的“公知”?斯诺登、阿桑奇算吗?

busboy 发表评论于 2021-02-03 00:03:34
西方国家还存在批判性的“公知”,主要是他们没做过生意?
zzbb-bzbz 发表评论于
公知就是自己被西方洗脑了,还要自觉(拿钱)或不自觉地给大众洗脑的一群跳梁小丑
一键而已 发表评论于
千人诺诺 不如一士谔谔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反毛者是世界上最无耻最下作的人渣,他们的存在简直就是对世界的侮辱。他们如果死了,就是对世界最大的贡献。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所谓的公知,现在成了逢中必反的人渣。
nordic666 发表评论于
很多人都想把中国跟中共区分,这在逻辑上是徒劳的,作为执政党,中共必然会把国家利益以及长远规划放在执政逻辑的核心,中共跟中国人民有没有利益冲突的地方?肯定有,但是利益重合的地方更多。中共与其说是一个政党,倒不如说是政党外皮下中国精英的俱乐部。所以余茂春等冷战活化石提出了一个区分中共和中国人民的口号沾沾自喜,其实完全脱离现实。连中共党员的来源都研究不清楚,所谓建议就是幼稚可笑
akuan 发表评论于
共产党一直敌视知识分子,前有臭老九,后有公知,因为共产党想要的是愚民,而不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正常人。
吃货2001 发表评论于
在党国,不要说大V的公知被全数封杀,随便一点时政评论都可能被禁言。我理解的公知,就是独立思考发表意见的知识分子,他的意见可能和政府一致,也可能不一致,给政府多一个思考的角度有什么不好?一味顺着伟光正发表意见的,党国已经有了强大的党媒,真不多你这一个。
长剑倚天 发表评论于
公共知识分子本是一个中性词,只有专业素养和道德情操,具备实践经验并愿意与公众分享专业视野的一群人。
譬如:金灿荣,张维为,温铁军等人,都可以归类为公共知识分子。
由于美国很早的介入,有意把中国公知定位为一切以反对中国政府为目标,成了美国的政治宣传工具,把一个原本中性,对社会进步,启蒙民众有益的名称搞臭,并最终被民众抛弃。
akuan 发表评论于
共产党一直敌视知识分子,前有臭老九,后有公知,因为共产党想要的是愚民,而不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正常人。
在一个愚民遍地的国度,做一个清醒的人是痛苦的。像李铁这样的人,做这种选择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把自己搞好最重要。以后想在国内发展或想移民国外,选择权在自己。要先把自己的命运把握住!
总是我 发表评论于
粗略地读了一下,基本上就是“商业实践”让他明白,做公知赚不到钱。
百家争鸣2012 发表评论于
此人能够纠正自己的以前的错误看法,必须给个赞。做企业没固定的成功模式,但任何企业都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赚到钱。同样,国家的体制因国情不同,也千差万别,但也应该有一个目标,那就是为人民服务。始终关心人民的利益的国家,就是成功的国家。
tianrui16 发表评论于

没有洗不干净的大脑, 只有不够努力的宣传机器。

民主自由底蕴深厚的德国人, 不也是被集体洗成纳粹,

这一幕并不陌生,文化大革命就是这么开始的

泰傻 发表评论于
万花楼前新牌坊
上刻两字为贞洁
busboy 发表评论于
西方国家还存在批判性的“公知”,主要是他们没做过生意?
zhongxin889 发表评论于
极理性反思,很值一读。
st1025 发表评论于
不奇怪,想想天安门学生领袖李录。有钱能使鬼推磨
Laobai1980 发表评论于
在商言商。为了钱出卖灵魂又何妨?
williamsteng 发表评论于
反正国外的民运我一概不相信。他们连在民主自由的西方世界里自己都无法做到团结一致,你还指望他们能给中国人民带来好处?
sgbigsell 发表评论于
废话!公知评论时事影响赚钱做生意,收摊前讨好献媚而已。胡锡进巴不得别人都收声,这样他的任务,他赚的叼盘钱,都容易多了,
过滤词 发表评论于
莫谈国事。
localappleseed 发表评论于
如果喊“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好”算一年级水平的话,首席评论员用“成功学”来说明中国不必学西方,算的上优秀中学生的水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