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么骑手送餐途中猝死:死后还接到投诉扣款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冯媛(化名)至今没想明白,丈夫是饿了么平台外卖员,为什么因公死亡后,连一个简单的劳动关系都无法得到确认。

2020 年 5 月 6 日,肖刚(化名)的生命定格在武汉的春季。处理完后事,冯媛 心里乱得很 ,为丈夫申请工亡赔偿时,她发现自始至终没有表态的饿了么和第三方公司,与丈夫竟不存在劳动关系。劳动仲裁裁决书写道,本案非传统型劳动用工关系,是一种通过互联网平台终端的新型用工模式, 劳动关系的认定不应被泛化 。

仲裁的不顺让冯媛觉得 往下走困难重重 。2020 年 11 月底,她找了律师,打算走诉讼程序维权,在她看来, 非劳动关系,还有劳务、雇佣关系 。

对于这样的情况,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明表示,蜂鸟众包与骑手在注册时签订的协议有 打擦边球 之嫌,饿了么的行为,可能是通过寻找空壳的第三方公司来规避风险。刘明认为,相关部门需给死者家属一个明确说法,来对双方的关系进行认定,从而避免在打官司时出现扯皮。

1 月 13 日上午,潇湘晨报记者电话联系与死者存在劳务关联的第三方公司和饿了么,但截至记者发稿前,始终未收到回复。

骑手送餐猝死,家属无法确认劳动关系

2020 年 5 月 6 日晚 7 点 31 分,武汉饿了么骑手肖刚送餐途中,在黄陂区盘龙城 F 空港中心城一楼的中国工商银行门口突然晕倒,后经抢救无效身亡。

天降噩耗,妻子冯媛一团麻乱。5 月 7 日晚,肖刚所在的 蜂鸟众包 盘龙城微信群内的众包经理联系冯媛,向她了解处理案件的派出所后,问她作为家属的需求。还未回复,对方又说已将她的电话给了外包公司 安徽蓝喆 , 相当于骑手的人事方面的 ,叫她不要漏接电话。

冯媛询问对方建议,对方建议她去询问办案民警,只告诉她自己属于 饿了么 。次日,安徽蓝喆一员工联系冯媛,告诉她会帮忙申报 3 万元猝死保险,此后饿了么退场,直至冯媛提出劳动仲裁,2000 元的人道主义补偿 、 特别申请到 15000 元 均由安徽蓝喆提出。

后来冯媛才知道,这个自己原先从未听说、以为属于饿了么的安徽蓝喆,其实是一家第三方公司。公开资料显示,安徽蓝喆全称安徽蓝喆人力资源服务外包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以服务外包方式从事人力资源服务外包、劳务外包等。

冯媛明确地说不要这个赔偿,她想做工伤认定,安徽蓝喆却表示 并无工伤一说 。协商不成,6 月,冯媛向武汉市黄陂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确认丈夫与安徽蓝喆的劳动关系,要求对方按照工亡标准赔偿 80 万元。同时,冯媛申请饿了么所属的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控股的 杭州拉扎斯 对安徽蓝喆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仲裁庭上,徽蓝喆递交的答辩状似乎解释了冯媛弄不明白的三者关系,但也彻底否认了劳动关系。答辩状写道,肖刚是其与杭州拉扎斯旗下 饿了么 开展的众包项目下的骑手,肖刚在 蜂鸟众包 手机软件上自行注册,是具有临时性、兼职性的网约骑手, 双方之间未曾就确立劳动关系达成合意 。

安徽蓝喆还称,其与肖刚从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或协商达成书面协议,也未约定劳动关系存续的起始时间和终止时间, 无招录聘用、招工的事实 。

11 月初,仲裁结果出来,委员会认定了安徽蓝喆的说法,认为肖刚 自行购买劳动装备,自主安排工作,自行决定何时上下线,自行决定休息时间,自主选择是否接单 ,双方之间不存在劳动法上的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冯媛的请求全被驳回。

图 / 受访者 供

注册骑手前签订众包协议,责任由第三方承担

冯媛事后从丈夫手机的蜂鸟众包 APP 里,看到了一份注册成为骑手需要阅读并同意的《蜂鸟众包用户协议》。但这与安徽蓝喆所驳 从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或协商达成书面协议 并无矛盾。

记者注意到,这份确实并非与安徽蓝喆所签、而是与饿了么旗下的蜂鸟众包所签的协议里,有一款特别提示:骑手与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 / 雇佣关系;蜂鸟众包会向骑手发放相关的资金奖励,但这种资金的奖励不属于薪资,不等于认可了骑手与其的劳动 / 雇佣关系。

条款还写,蜂鸟众包中含有第三方为骑手提供服务, 若您在享受第三方服务的过程中由于第三方过失造成您损失的,相应责任均由第三方服务提供商承担 。

这一条款解答了冯媛找饿了么负责人 求告无门 的困惑,但在她的理解里,对于骑手的管理和约束,都是平台在进行, 包括如何派单、接单、扣分以及升级 。冯媛也不知道,这个 很长很长的条文 ,有多少和丈夫一样的骑手会在注册前仔细读过, 大家都觉得是饿了么的骑手 。

12 月 21 日,北京一名饿了么骑手韩某猝死送餐途中,饿了么出于人道主义表示愿意支付 2000 元费用,保险公司依据平台的投保金额 1.06 元理赔家属 3 万元。 情况一模一样,对我们家人来说都很煎熬 ,冯媛说。

媒体报道后,有律师表示骑手是按平台指令、管理来提供服务,收入也是根据平台规定进行分配,二者之间理应有劳动关系。但也有律师认为,在韩某事件中,骑手与平台之间并不存在人身隶属关系和支配关系。

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明表示,蜂鸟众包与骑手签订的协议确实有 打擦边球 的嫌疑, 如果确定是劳动关系,必须签合同、买社保,工资也不能低于最低工资标准,所以饿了么会通过这种方式来规避风险。

此外,刘明提出第三方的人力资源外包公司可能是空壳公司, 官司打赢了可能也执行不了 。对此,刘明认为,相关部门需给死者家属一个明确说法,来对双方的关系进行认定,从而避免在打官司时出现扯皮。

记者在公开平台查询该安徽蓝喆相关信息,其公司司法风险一栏中有多起与前述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担任共同被告的案件,案由多为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2021 年 1 月 12 日,冯媛告诉记者,对于仲裁结果,她早有心理准备,众包模式下认定劳动关系确实不容易, 但非劳动关系,还有劳务、雇佣关系 。目前她已将案子提交律师,要走司法程序,律师在例行联系被告时,对方 无明确态度 。

1 月 13 日上午,潇湘晨报记者电话联系安徽蓝喆和饿了么,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图 / 受访者 供

未送餐遭客户投诉,死后两天接扣款通知

在冯媛提供的平台记录里,肖刚的 5 月 6 日从凌晨就开始忙碌。和以往一样,宵夜时间 0 点 01 分,他送达了前一日安排的最后一份外卖,才结束工作。晚上 7 点 30 分,一份烧烤外卖配送费入账,他的人生和这次奔波一起终止。

这天中午 12 点 04 分,已经到了忙碌的午饭时间,还未接到单,肖刚在蜂鸟众包群里说, 搞 54 单搞不到,只能 30 单 。这是平台最近的一场 525 元冲单活动 ,奖励分等级,5 月 4 日开始,为期 3 天。

他和冯媛提过想拿奖,夫妻俩都认为工作时长越长,赚到的钱就越多。38 岁从超市职工换了这份工作,那也是充满干劲的年纪。有人回复 单都没有,活动倒是多 ,肖刚估计自己只能拿到最低奖, 我 48 块到手 。

接近下午 2 点,午高峰过了,肖刚已经跑了 9 单, 搞定,收工 。群里有人说 真不如以前 , 以前一中午搞个 120 轻轻松松 、 以前跑的时候是人选单,现在是单选人 、 以前只要一下雨,直接近单子,远单子不跑,现在下雨找个单子都找不到 。肖刚只应了一句, 不能谈以前 。

下午 4 点半,晚高峰要来了,肖刚开始做接单准备。 晚上有雨不 ,他问,看着这雨一下下不来,他纠结要不要带雨衣出门。有人搭腔, 你带雨衣了就不一定会下雨,但你不带的话肯定会下大雨。

肖刚没理会,他在纠结另一件事:凌晨的时候,因为配送超时要受罚,他提交了一份申诉,理由是 小区进不去,等顾客拿餐等好久不出来 ,但下午的时候他收到通知,申诉失败。

群里有人给他出主意,和顾客说一下,提前点送达。众包经理一直在线,他提醒大家尽量不要提前点送达, 提前点客户投诉就不好说了 。有人抱怨 咬人规矩越来越多 。管理员再三叮嘱,又是一阵讨论,论是记住一切都骑士错。抛出疑问的肖刚没说话。

接近晚上 7 点,肖刚接了一份三明治的订单,地点位于盘龙城 F 空港中心城商业栋二楼。以往过了晚高峰单少,他会先回家吃饭。冯媛在家里照顾宝宝吃好饭,会等他回家。汉按下暂停键两个多月,冯媛理解,他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是在做这个。后来想起,以前丈夫吃饱又出门,经常忙到半夜才回家。

但 7 点 23 分,肖刚将订单截图发到群里,不知怎么了,他说, 不能报备,没次数了 。8 分钟后,派出所的监控录像显示,肖刚倒在空港中心城一楼中国工商银行的门口。几分钟后,群里有人回应肖刚发出的消息,夸他单量不错, 报备次数都搞满了 、 王炸 。

5 月 7 日一大早,平台到账 48 元,肖刚果然拿到了奖励。他总共完成了 39 单,包括 6 日这天的 12 单,如果不是意外,他倒下时手里拿着的 1 单和后备箱里的 2 单也许能按时送达。但处罚也是常有。

5 月 8 日,平台对这 3 单做出每单扣款 5 元的处罚,还有一项客户投诉扣款 50 元的处罚。这个平台的规则冯媛 搞不懂 。但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送到,还遭到了客户投诉,不得不接受处罚。



图 / 受访者 供



功夫熊猫茶 发表评论于
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中国的外卖这么便宜。果然,都是靠欺压底层来的。
小毛er 发表评论于
应该立法强制这种公司给人买足够的保险。资本家太贪婪了。
自己猛赚钱却让被剥削的送饭人死了也没赔偿。太没人性了。
ChasingUS 发表评论于
这也是为什么uber和lyft跟司机不是雇佣关系。
共享经济首先是要做大做强,如果直接以员工来算确实给企业增加了极大负担,也别谈什么发展了。
不过,骑手的问题是不是该以保险形式减少风险?这个保险应该怎么算?这才是问题
wx3000 发表评论于
恶了么?
gameon 发表评论于
冷血社会。

基层草民 发表评论于
政府介入,强迫违规雇佣剥削廉价劳工的不发行为。政府不作为的话说明以民为本完全是口技而已
飯盛男 发表评论于
前段時期日本也出現這類糾紛:是属直接雇用的雇工還是属個体戸(個人事業主)
是雇用関係的話要労働契約書。一般的没有這個労働契約書、属承包的個体戸(個人事業主)。個体戸的話在税法上有許多優恵、収入還可以減去経費等等
可是、出了事、事前不理清這種労務関係的話麻煩就来了
zhichi 发表评论于
这些客人大事小事都要投诉对底层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roliepolieolie 发表评论于
饿了吗饿死了?
采菊客 发表评论于
说句不好听的话,没有对逝者不敬的意思
看上去在大陆投诉至少公司还有惩处
美国现在投诉就是形式,没人在乎顾客投诉的
除非是那种已经违法的,而且可能是比较严重的,公司不得不采取措施。美国现在对顾客没有一点尊重。
5m3incisal 发表评论于
38岁,太年轻了!
commonpeople 发表评论于
这就是中国外卖为什么那么便宜和方便,小粉红还以此嘲笑美国落后
相信事实 发表评论于
这和中国还是美国没有任何关系。这就是通常的零工外包,就好比你找一个人帮你割草,没有什么合同,干完给钱,两清。

在美国这种工作很多,好处是自由,你愿意接单就接,不乐意就歇着。有中介帮你拉活,收提成。这种转包有的有合同,有的则是临时工,没有什么合同,当然也没有任何福利。
DoctorXI 发表评论于
应对这种情况最好的手段就是保险和工会
DoctorXI 发表评论于
现代工业文明就是这样,整个社会像一架机器那样运行,不会因为一个螺丝钉坏了就停下来,其实这一切都是代码在运行而已,没啥可唧唧歪歪的,节哀顺变吧
NSRW304 发表评论于
这个是中国最冷酷的地方,对于下层底层群体的同理心。中国社会崇尚强者,管你怎么发的达,对弱者的冷酷是全方位的,这些人不但社会资源分不到,甚至对于受到的歧视大家都觉得是合理的,在这个思维下,所有人拼命做上游,哪怕是做鸡,就像郭美美。中国的人权问题不是什么新疆西藏人,是人与人之间的体恤与平等,这不是制度性的,是文化性的。
van1 发表评论于
强国蝼蚁,死几只who c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