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疫情风暴中 500多大学生在环球邮轮上的81天

文章来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阅读 次)



文 | 刘田 编辑 | 小豆

漂了81天后,搭乘着540余名学生的“环球奥德赛号”,3月14日在南非开普敦提前结束了原定106天的环游世界之行。

这艘1月4日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出发的巴哈马籍邮轮,自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爆发后,因疫情变化,在亚非两大洲几经易辙。

和普通邮轮不同,“环球奥德赛号”还是一所“海上学校”,乘客是老师和学生,学生们在环游世界的同时,还要在船上完成一学期的课程学习。

3月10日,邮轮项目被美国政府紧急叫停。次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

环球奥德赛号被迫提前一个月,在距离原定终点站荷兰阿姆斯特丹还有8400英里时,中止航行。

“我们还会去中国吗”

“我们还会去中国吗?”当环球奥德赛号还沿着赤道穿越太平洋时,航程变更的流言开始伴随着网上变化莫测的消息在邮轮上流传。

1月21日,武汉尚未封城,钻石公主号前一天刚从日本横滨出发,邮轮还未被冠上凶名,但中文互联网上有关新冠肺炎的消息沸沸扬扬,这让船上的中国留学生西米感到惶恐。

西米主动找到负责管理学生生活的院长,表达了她的担忧。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去中国了。”

环球奥德赛号是环球航海游学项目“海上学府”历史上第六艘被用作校园的邮轮。船上没有消费娱乐设施,教室由一间间会客厅改造而成,它和其他美国高校并无太大差异,海上一学期,学生至少上四门课,修十二个学分,其中“全球研究”必修,剩下三门可以自由选课。



“环球奥德赛号”甲板上正在看书的学生。(受访者供图)

作业、论文、演讲、小组作业、考试,船上全部都有,就是网络不稳定。学生们在航行时上课,上岸后去看世界,每门课都会在任课教授选择的城市有一天实地考察课。

参与项目有两道门槛,一是申请,不论成为学生或教授都需要提交申请,二是2.6-3.2万美元不等的船票,想让梦想登船,但拿不到全额奖学金的学生往往需要攒钱数年。船上包括西米在内的三名中国内地学生,都获得了金额不菲的奖学金,其中有两人是通过国内奖学金全奖公派交流项目参加。

据官网始发数据,船上载有558位来自27个国家的学生,57位教职工,44位终生学习者,200位船员。所有人的衣食住行都高度依赖邮轮的正常运行。



在邮轮上举行的运动会。(受访者供图)

2020年春季学期,是海上学府的第128次航行,原定由美国圣地亚哥起航,途经停靠四大洲十一国,其中包括夏威夷岛、日本、中国、越南、马来西亚、印度、毛里求斯、南非开普敦、加纳、摩洛哥,最终抵达荷兰。

1月23日,环球奥德赛号抵达日本前夜,武汉封城,海上学府工作人员在入港日本的准备会议上表示,因新型冠状病毒,他们正在重新评估是否继续前往上海港。

次日,抵达日本神户港的早上,正与同学们一起上实地考察课的西米,收到来自学生生活院长的群发邮件。邮件写道,海上学府取消去中国的计划,并决定临时调整停靠越南的时长,从6天改为12天,以填补变动导致的空白行程。

不能前往中国,成为学生们在这次航行中的第一桩遗憾。

持中国护照不能下船了

持有中国护照的人都不能下船了。

西米和其他两名中国内地学生收到消息时,是2月4日早上9点多。当时,移民官刚上船办理船只和人员的清关手续,环球奥德赛号还在前往胡志明港口的河道里缓行。



抵达胡志明市。(受访者供图)

直到这一刻,西米才意识到中国护照意味着什么。

中国大使馆告诉他们,越南政府当天临时宣布拒绝所有中国公民入境,突然取消了中越往返的所有航班,导致上万中国人滞留越南,因此他们也无暇顾及他们三个的入境诉求。

抵达越南前,他们已收到来自马来西亚的拒绝入境通知和印度电子签的取消。

那天早上,她犹豫后没有支付的越南民宿订单,反而成了不幸中的幸运。

“疫情爆发后,其实我爸爸提到了有可能去不了越南,所以有一些心理准备,觉得也不意外。到处都看到其他国家不让我们入境了。”



朋友和老师当晚给留守空船的三个人带了一堆零食作为安慰。(受访者供图)

对于被下了入境禁令的三个学生,学生生活院长也曾提供留守船上以外的选择——提前退出项目,但西米没有接受,“我需要这个学分,所以我基本不考虑回去,没有后悔药的。”

家在温州的西米既为家人担忧,又为自己不可知的未来紧张。

面对不知道何时才能再次踏上陆地的未知,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失去海上学府所有体验各国风土人情的机会,一路在船上呆到最后,直到此次航线的终点站阿姆斯特丹。

她笑言,“在日本买了100个口罩,没想到派不上用场了。”

给同学开疫情讲座的中国学生

由于网络不太稳定,中国内地学生单宁一直没有太关注疫情。2月4日邮轮靠岸越南时,终于信号满格的手机让她瞬间受到大量疫情有关信息的轰炸。

随着越南旅游的结束,陆续从岸上回船的同学们并没有带来更好的消息。

手持中国护照的中国内地学生被困在船上的12天,亚裔面孔的其他学生踏上亚洲大陆,却迎面撞上因为疫情引起的歧视潮:商家拒绝中国人入内,亚洲面孔在公共场合被查护照,因为持有中国签证出入时被海关额外检查……

在与同学沟通时,单宁发现船上大部分同学对这个病毒的认知仅是“因为病毒我们改变了行程”,她决定将这些天收到的关于国内疫情的信息整理转达出去,告诉同学们“这场灾难背后的人们正在经历什么”。

2月15日,离港越南,教授协助单宁找到海上学府的工作团队,在三天内就确定了分享讲座时间,并将其定性为学术讲座。同日,海上学府确定取消所有亚洲港口,绕道改行直奔非洲。



单宁给同学们讲解新冠疫情。(受访者供图)

在离开越南的第三天,2月18日晚7点,由单宁主讲的讲座正式开始,集会大厅出乎意料地坐满了人,全场大约有300多位观众。

讲座以患者、医护人员、工人等“人”为核心的故事展开。单宁注意到观众甚少有人玩手机,还有人听着听着红了眼眶。

当时,对于主要为美国人的观众而言,新冠肺炎疫情具有地区性。这一路,他们遭遇的最大遗憾不过是在亚洲放弃了三个港口。受限于时间和空间,电子邮件和电话是与外界沟通的主要通讯工具,网络上的焦虑要真实地抵达他们身边,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比疫情更真实的,反而是教授们随着航程变动,不断调整的教学大纲。每一次港口的取消,就意味着课程作业截止日期的提前,又或者实地考察课的取消。

西米说:“那个时候,新冠肺炎只是中国人的事情,还不是全世界的事情。”

被幸运眷顾的“诺亚方舟”

2月26日,在计划抵达塞舌尔的前一天,尚未出现健康隐患的环球奥德赛号的入境申请,同时遭到塞舌尔卫生部和塞舌尔港口管理局的拒绝。在此之前,毛里求斯也拒绝了环球奥德赛号的入境申请。

海上学府不得不再次更新航行计划,决定前往毛里求斯仅作技术停留,为邮轮加油,然后改道非洲南部的莫桑比克。



平静的印度洋。(受访者供图)

在2月29日抵达毛里求斯时,环球奥德赛号已经在印度洋漂流了整整14天,情绪低落的众人刚刚好在邮轮上完成了一次隔离期。

不知是否被幸运眷顾,这艘仅在越南靠岸登陆时给乘客们测过一次体温的邮轮上,在这14天里,没有戴口罩,也没有全船体温检测,一切如常下,并未出现大量疑似症状者,成功解除了船上可能有人在越南感染成为无症状感染者的风险。

抵达毛里求斯当天,原本一直拒绝邮轮入境的毛里求斯也松口,允许环球奥德赛号入境,并表示环球奥德赛号可以在路易港港口有泊位的3月3日到3月7日返回该港口,乘客可以上岸观光。



环球奥德赛号停靠在毛里求斯路易港。(受访者供图)

毛里求斯最终成为了海上学府登陆的第四个港口。在越南被拒绝入境的中国内地留学生们,在被困邮轮整一个月后,终于再次踏上陆地。

环球奥德赛号的幸运,固然有运气加成,还有海上学府多年来面对灾难及时应变的经验积累、预判能力,和当断则断的魄力。每一个取消的港口,延长的海时,不仅意味着航行成本的增加,背后还有他们必须承担的经济损失。

运营着这艘没有消费娱乐设施的邮轮的海上学府,其收入来源主要来自学生和终生学习者缴纳的食宿费、基金会和校友捐款,以及与停靠国家当地合作的境内游学项目。

海上学府向购买了游学项目的乘客承诺,所有取消的项目都将全额退款。

自1963年项目成立以来,海上学府累计进行了128次航行,在其57年的航行史上,由于国际形势变化,海上学府曾多次规避高风险国家,也曾在无法预测的自然灾害中全身而退。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2003年非典爆发,2011年日本地震,2015年埃博拉病毒……这份及时改变航线的魄力让其环游世界的游学之旅,大多以“有惊无险”告终。

也许正是这样的经验,让环球奥德赛号成为一艘全球疫情下的“诺亚方舟”。

戛然而止的航程

然而,这艘“诺亚方舟”很快不再是学生们的避风港。

3月7日,当环球奥德赛号驶向南非时,新冠肺炎疫情已开始在欧洲部分地区肆虐。船上的人们仍然沉浸在对下一段旅行的期待中,听闻邮轮可能取消非洲剩下港口,直接取道欧洲,不少人还在纷纷计划欧洲游。

3月10日,海上学府的邮轮项目被美国政府紧急叫停。3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情况,并宣布暂停接下来的30天内从欧洲出发的所有航班。

3月12日,海上学府正式宣布项目将会在3月14日抵达南非开普敦后立即中止,所有乘客最迟必须于南非时间16日晚18点前,完成行李打包,离船入境。



入港开普敦前,最后一次全船开会。(受访者供图)

美国进入紧急情况的消息打破了船上原本轻松愉快的氛围,紧张的情绪开始在船上蔓延。

“因为每个国家都开始关闭边境,有的人慌了。”但在已经过了惶恐期的西米看来,面对这场迟来两月的焦虑,更多的还是个人的心态决定了当下的情绪,“也有人完全不慌,只管玩的。”

家乡福建新冠肺炎患者清零的消息,让单宁松了一口气,决定在非洲小作停留,“原本计划在航行结束后自己玩耍的同学们都买机票回家了。”

航程中止,“海上学府”承诺将把剩余时长的食宿费折算退换,但学期并未结束。船上未完成的课业将会转为网课,在接下来的一个月继续。

西米说:“和船员交流过,他们也是担忧的。但是我们船上没病毒这件事情是最让我安心的,仿佛诺亚方舟。”

抵达开普敦的次日,3月15日晚,南非宣布进入紧急情况,中国、美国等疫情严重的国家公民禁止入境。

据《伊隆新闻网》报道,海上学府董事会成员肯恩·盖瑟称船上并无确诊病例。没有人将会接受核酸检测,且海上学府一直严格遵守海事法律,对邮轮进行检测和消毒。

回想邮轮在越南靠岸,她被迫滞留船上时,西米曾想过也许情况会好转。

当时的环球奥德赛号开航才一个月,航程刚驶过三分之一,还剩下欧非大陆的五个国家,六个港口。

“希望到南非就好了。”想到护照里那张来之不易的南非签证,她仍然对人生第一次抵达非洲大陆抱有期许,“我还是很想去桌山的。”

然而,穿越完印度洋,航程计划就随着整个世界发生巨变。



环球奥德赛号的最终实际航线。(图源:海上学府官网)

西米去桌山的愿望,也因下船的次日桌山山脚着火,缆车关闭,最终不了了之。

目前,西米和一名中国同伴已抵达国内,正在隔离酒店进行隔离。单宁于3月27日下午抵达上海,她搭乘的是埃塞尔比亚飞中国的最后一班飞机。

(文中西米和单宁为化名)

来源|南都周刊

END



crazysushi 发表评论于
混球邮轮
空城之主 发表评论于
和新冠病毒不沾边
lzh0007 发表评论于
No princess